公众号
   登录  申请会员

2016年10月4日-7日 JRI @ 上海八万人 后来的我们

所在版块: 参与活动 2016-10-31 08:23 [复制链接] 查看: 523|回复: 0
没想到会以三场演唱会,而且是三场日期相同的演唱会来迎接自己的四周目。四年,说长,当然很短,连总数的四分之一都还没走到;说短,似乎也挺长,一起走过的地方自己也快要数不清。还记得那年回家刷微博时主唱说上次来上海开主题演唱会是三年,那时候觉得很不可思议,感官上而言,好像每年都来不止一次,原来一个专场会隔这么久,等到亲身走过这一趟,会觉得其实在不知不觉中又已经变了许多,多到你觉得这几年的时光被拉的很长;但同时,可能只是一句无心的话语或者是一个神似的表情,又让人觉得这一切也不过是转瞬即逝的几个场景而已。

这不能算一篇repo,因为这三天的时间总是在不经意地穿越,发现了些微妙,相似却又相异的心情,所以写成了心情记录,还是+-随意看啦。

那年的我,不知道有什么后援会团购,只会自己卡着时间在大麦上买票,结果因为公司网速太慢,只买到了超过1000号的排位,选位的时候也根本不知道还有什么怪兽区石头区,凭着感觉闭着眼睛乱选一气。
现在的我,无论是跟着各路团购,找关系帮忙买票,或是直到演唱会开始前三天乃至前一天才开始慢悠悠地求票,总而言之再也没在大麦上买过一张票。至于位子么,有执念也没执念,大多时候还是,随缘就好。

那年的你们,似乎开始从大红进入大紫的阶段,尽管如此,虹口第三场的票依旧没有全部卖完,10月7日开场前虹口门口的售票亭还可以买到当天的票。开场前由于前面一大片位子空着,我们那个看台的人都在往前爬,最后似乎从355爬到了555的区域。
现在的你们,即使我从未和任何人宣传过这三场演唱会,总是会有些你觉得出其不意的人突然弹窗出来问五月天的票能帮忙买吗,想帮朋友在开场前买张355却发现根本找不到票,以为并不能填满三天的八万人,到最后发现,是自己多虑了。

那年的我,八点的演唱会,四点就出门,会算好时间,吃个晚饭,比比各个摊位的荧光棒,然后在体育场绕个三圈找到入口,座位,然后看着体育场一点点被填满。
现在的我,七点的演唱会,七点才出地铁站,一手拽着一袋麦当劳,一路心里翻着白眼穿梭过各个摊位,闭着眼睛也可以找到自己看台对应的入口,踩着开场歌曲入场是常态,到了看台也不用特别找位子,坐满的一片空着的那几个就是了。

那年的你们,暖场嘉宾是严爵,票上写着19:30开始的演唱会,20:15开始,11:30结束。
现在的你们,暖场嘉宾是宇宙人,票上写着19:00开始的演唱会,19:30开始,22:35结束。


那年的我,前奏一响起来看着周围人刷刷刷地站了起来一脸懵逼,毕竟在曾经的认知里,演唱会似乎最后一首歌站起来嗨一嗨就可以了,于是也就只能跟着一起站了,毕竟我也不太想一整场都在看前一排人的屁股不是,然后没想到就这么一站一整场就再也没坐下来过。
现在的我,会在周围人都坐着的时候一个人自顾自地站起来,也会在周围人都站起来high的时候默默地坐下来刷个微信微博休息下。


那年的你们,还算你们口中名副其实的“中伙子”吧,整场演唱会让我印象深刻的地方就是感觉台上那些人的力气是不是用不光的?各种蹦跳各种带领群众们喊破嗓子,以至于回去被科普台上的人实际年龄的时候,整个下巴差点掉下来。毕竟我也是没有想到兜兜转转那么多年总算饭上的第二任偶像,年纪居然还要比前任偶像大???
现在的你们,虽然嗨歌还在,主唱依旧蹦的三米高,但“中伙子”这个称呼只能拿来自嘲了,“嘿嘿嘿嘿”变成了一桌人喝着酸奶侃大山,路人问我台上的人年龄时,轮到我来欣赏别人下巴掉下来时候的表情了。

那年的我,大多数歌都不会,前奏来一首需要问友人一首这是什么歌啊?台上的人,只认得出两个,拿话筒唱歌的和坐在后面打鼓的,其余三个拿乐器的各种傻傻分不清。印象最深的是那天唱了《第二人生》,但因为这首歌之前几乎没唱过,连我朋友也没“复习”到过,于是在全场一片疯一样的欢呼声中,我和我朋友一脸蒙圈地听完了一首歌,也不知道周围的人都在嗨些什么。
现在的我,歌单可以倒背如流,唱到《终结孤单》的时候会对着旁边被女朋友拖来的路人唱“约你你说不来,来了你又不high”,知道有AB面歌单,知道什么段落会乔什么歌,知道《兄弟》后面一定会接《人生有限公司》,笑着他们的套路,却又在《憨人》接《任意门》的时候突然哭到不能自已。

那年的你们,即使我记忆已经模糊不堪,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时候的talking还是基本走健康向上正常路线的,起码那时候作为一个路人来观演的我,没有在离开的时候觉得台上五个人是怪蜀(葛)黍(格)吧。
现在的你们,“来不及了”的笑话感觉是有备而来,“五月天”是个网站这种话更是信手拈来,反正也是没在管底下的人到底是十几岁还是几十岁了。只是,那个曾经在高雄让我笑到几乎站不起来的”来不及了“的笑话到了这里变成了诡异的冷场台上的人是不是该反思一下啦XD

那年的我,模模糊糊知道演唱会有个手机灯的梗,但并不知道是哪首歌,于是听到一首歌叫《星空》时,就特别激动地期待着全场手机灯亮起来,当然最后未如我所愿,便默默捉急了大半场,寻思着是不是自己来的这场特别不专业,直到很后面《知足》响起来的时候才大彻大悟,原来是这首啊。
现在的我,知道了《知足》中间还有一段要一起哼唱的想《小星星》间奏,唱到《笑忘歌》的时候会和小伙伴默契的牵起手,唱到《干杯》的时候会变戏法一样的拿出一排养乐多。然而,即使这些事情重复了几十遍,还是觉得,满场的星星最美了,和你们牵手唱歌最开心了,和你们一起干了的养乐多最好喝了。

那年的你们,《倔强》彩虹的呈现方式是人肉举起来的彩虹纸,无论我之后看过多少场更精彩的控,我想我都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从彩虹瞬间翻面为“SHANGHAI”时那种目瞪口呆,但自豪之情油然而生的感觉。
现在的你们,《倔强》彩虹的呈现方式是从内场一路打到看台,环绕整个体育场的彩虹灯光。演唱会除了听歌看台上的人,好像还是来看一场大型舞台灯光秀。


那年的我,拿着一个像素不咋滴的诺基亚,什么也拍不清楚还是喜欢执着的对着台上拍啊拍录啊录,以为这样就能抓住片刻的永远。
现在的我,拿着一个像素依旧不咋滴的爱疯4,却几乎不再举起来拍任何东西。明知眼睛和大脑都不靠谱,时常失焦和失忆,但仍旧固执地靠着它们去刻录回忆,或者说,能记下什么具象已经不再重要,那年那月那天那一片天空下,和你们开怀地笑过,大声地唱过,默默地流泪过,这些只要真实地发生了,其他的,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那年的你们,《憨人》是惯例的结尾曲,中间会夹《咸鱼》,最后会加《听不到》,“啦啦啦啦”中问着歌迷要不要回家,说以后会回来办不要票的免费演唱会。
现在的你们,当所有人都觉得背着吉他的人要继续唱《听不到》的时候,《憨人》的旋律毫无防备地流淌而出,一遍一遍地说不想回家,甚至把“啦啦啦啦”都直接改编成了“不想回家”,最后留了一个对着我们的麦克风,让我们用歌声等你们回来。

那年的我,虽然参加过的演唱会屈指可数,却特别有先见之明地在这场演唱会后请了半天假给自己休息。后来想来特别明智,因为光是散场爬回家里就折腾掉两个小时,接着又被拱廊“啦啦啦啦“的魔音缭绕搞得莫名其妙失眠了几乎一整夜。
现在的我,前一秒还在体育场听着“啦啦啦啦”哭成sb,后一秒就可以光速找到最佳线路迅速收拾情绪撤退,到家后沾了枕头直接秒睡。没有多余的脑力和体力可以让自己失眠,毕竟没有一天能请假的人生有限公司还等着我去赚钱再来循环往复这个别人永远不能理解的过程。

那年+现在就可以走到后来吗?我+你们就等于我们吗?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事情就是一直在变,而如果恰巧,在你我不断变化的过程中,你们还愿意继续写,继续唱,继续互亏对方,我还愿意继续相信,继续感动,继续奋不顾身。那,有幸变成"后来"的"我们”,就继续并肩走着,朝着共同的信念追寻着,然后呢,让各自的人生精彩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扫描关注纯真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Proudly presented by MyLong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