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823、三界外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6-12 18:03: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空中要塞的黑暗屋子里,三位各挨一掌的裁决者哀嚎不已,倒在地上呕血不止,肋骨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其中一人甚至胸口塌陷,要不是里世界医疗水平高,这怕是就活不了了。

  刚才那一掌实在太重了,少说也是a级超凡者的几乎全力一击,这还只是单纯的手掌而已,要是拿点武器神马的,搞不好三位裁决者就得当场暴毙。

  关键是这出手太突然了。

  这里是风暴号空中要塞啊,谁能想到自己在最核心区域里还能平白无故挨一掌?

  没防备啊!

  此时此刻,裁决者长老们无比感谢中文的难读难念。

  也正是因为塞擦音难读,大多数人咒语无法顺利施展,才让更多人幸免于难。

  不然的话,人人给庆尘一个诅咒,庆尘再给他们每人—个反伤,裁决者长老团今晚就要全军覆没了啊!

  感谢中文!

  得知长老团出事,黑蜘蛛第一时间赶到这里询问“怎么回事,诅咒失败遭到反噬了吗?”

  黑魔法也是有反噬的,例如他们对那些比自己等级高的敌人进行诅咒,很有可能会特诅咒反噬到自己身上,还有,面对罗斯福家族的戏命师时也会如此。

  一位年轻些的长老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反噬,机定—m长老这边诅咒成功后,突然有个洋身冒着金光的光头出现在屋里偷袋大家,后就消失了。他嘴里说着什么,但那是中文,我们听不懂。”

  黑蜘蛛看了一下屋里的监控“他说你们的黑魔法不值一提。”

  这位行刑官,竟是会中文的!

  她并皱眉沉思“这是某个超凡者的能力,还是禁忌物器灵对某种诅咒的反馈?”

  她觉得禁忌物的概率更大一些,毕竟对方如果是超凡者,那就应该出手更狠辣一点,直接杀了这些没防备的长老们啊。

  手下留情根本不合逻辑。

  黑蜘蛛有点头疼了,这joker身上的底牌怎么这么多,竟然连诅咒都没法作用到他身上?

  这还怎么找?

  长老们再来几轮诅咒也不用东征了,都去医院养伤好了。

  然而这位黑蜘蛛也是狠人,她竟然走进那间黑暗的屋子里,取来诅咒的材料摆在面前,分别放置在六芒星的六个点位上。

  女人跪坐在六芒星中,口中轻轻念着什么,身为白人的她竟是一次就成功的念出了庆尘的名字,诅咒成功!面前的黑魔法材料也随之化成黑烟!

  下一刻,金光再现,那位武僧骤然出现后一掌印来,而黑蜘蛛则向后一个空翻,堪堪将这手掌躲开。

  武僧双手合十“我佛慈悲。”

  说完便消失了。

  黑蜘蛛愣了一下,打中人了你说阿弥陀佛,打不中了就我佛慈悲,你这有点不要脸了吧。

  不过她也大概得到了一些信息,首先这个反击是一次性的,不管能不能击中都会消失,这肯定就是禁忌物了,自己的诅咒触发了joker身上某件禁忌物的规则!

  其次,刚刚三位长老是施法后15分钟才被反击,而自己则是立刻被反击,这中间一定隐藏着什么关键信息。

  想到这里,黑蜘蛛决定再试一次,她重新摆好黑魔法材料并念动咒语。

  随着黑魔法材料化为灰尽,金光再次出现。

  可令人没想到的是,那金光这次并没有出现在黑蜘蛛面前,而是直接出现在她背后来了一掌,将她拍出老远!

  “阿弥陀佛!”

  黑蜘蛛呕了一口鲜血回头看去,只见那武僧面带微笑消散。

  这武僧竟然还会偷袭!

  你算哪门子出家人?!

  几位裁决者长老过来问道“您没事吧?”

  黑蜘蛛摇摇头,她抹掉嘴上的鲜血说道“我没事,你们回去休息吧,寻找joker的事情从长计议。”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慢慢揭下自己身上的黑色皮衣,露出自己鲜血淋漓的后背。

  直到独处时,这位黑蜘蛛才终于面露痛苦的神色。

  她赤裸着全身走进盥洗室里,任由着淋浴里的热水浇在伤口上,让疼痛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走出来让机器人帮助自己涂抹伤药。

  黑蜘蛛坐在床榻的边缘,机器人女孩面带微笑的跪在她身后,小心的涂抹着白色的药膏。

  她忽然说道“你想不想离开这里?”

  机器人女孩微笑着说道“主人您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黑蜘蛛叹息着摇摇头,不再说话,没有生命的机器人终究是不会理解她的感受。

  这时,屋内的通讯器里传来声音“长官,我们在禁断之海的荒岛上,找到黑奴和亚裔奴隶了!有人将他们放生到了孤岛上!”

  黑蜘蛛起身,面色平静的从衣柜里取出一件新的黑皮衣穿上,干脆果断的往外走去。

  她来到指挥室问道“找到了多少个黑人?多少个亚裔?”

  “黑奴就剩下三个了,我们去的时候他们还在荒岛上互相追杀呢,岛上有大量的枪械和战斗痕迹,黑奴应该是自相残杀致死。亚裔那边正开荒种地呢,我看他们连简易的木屋都搭好了。已经确定,确实是joker将他们放生到了荒岛上。”

  黑蜘蛛又问“问他们,君临号上的白人呢?”

  “他们说,白人都被joker杀掉了,joker后来每天钻进虚拟仓里不出来,都是一个生活机器人在指挥他们干活的。”

  黑蜘蛛皱起眉头来,生活机器人?

  正常的生活机器人能指挥那么多奴隶?怎么可能。又或者说,就像空中要塞里那位ai所说,joker带来了一段人工智能程序,只不过这段程序还没进化到出现智慧与生命的地步?

  西大陆高层习惯了依赖ai的日子,过去数百年时间里,那位al从来都没有撒过谎,所以黑蜘蛛有些迟疑。

  她不知道该不该去质疑这个al。

  同时,这位行刑官更疑惑的是,joker这样心狠手辣的人物,怎么会如此愚蠢,竟然冒着被发现线索的风险,救下这几百个奴隶的性命?这是上位者应该做的事情吗。

  难道不该直接全部杀掉吗?

  黑蜘蛛站在指挥室里默默沉思,她有些好奇,joker,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三界外?”庆尘回忆着脑海里的联邦历史。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陈无敌。

  神明任小粟的唯一一个徒弟。

  在联邦历史里,这位半神可谓是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因为他是超凡时代开启后的第一位半神。

  历史上记载他总说自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转世,曾因世道炎凉而心灰意冷,将自己封印在石头中,后又复活出来参与最终决战。

  但奇怪的是,这位陈无敌在大战之后,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当初002号禁忌之地的老家伙们说任小粟去了001号禁忌之地,去搞了一大堆游戏规则,但在老家伙们的语里,陈无敌并没有与任小粟同行。

  那这位陈无敌会不会是真的出家当了僧人呢?

  齐天大圣当初去地府勾了生死簿后,他便跳脱三界外不受规则束缚了,如果这样看的话,庆尘总觉得这三界外很有可能就是陈无敌这位半神析出的啊。

  毕竟,三界外这件禁忌物实在太厉害了,隐隐凌驾于其他禁忌物之上,能与之匹配的半神实在不多。

  当然,历史已经无法追朔了,这位高僧的形象也没留下来,庆尘的猜测也只能是猜测。

  他还不知道,三界外的器灵已经去莽了一波,搞得裁决者的长老们再玩诅咒都提心吊胆,生怕再有人蹦出来喊一句阿弥陀佛。

  18号庄园里,庆尘确定没有新的诅咒出现后,将三界外放入口袋里走出房间。

  他对一名奴隶说道“少爷应该要从游戏里出来了,早上我去葡萄园里挑选了五名奴隶,让他们过来集合,准备跟着一起回风暴城。”

  这五个人里就有那位策划刺杀管家的奥德鲁。

  庆尘决定把这货带到风暴城去,既然要把西大陆搅得天翻地覆,那就得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

  反抗军、中羽、巨人王朝,还有四位风暴公爵之间的纠葛与嫌隙,他都要利用起来才行。

  总不能让中羽孤军奋战吧!

  每每想到中羽独自一人在黑水城搞破坏、承受压力,庆尘便心痛不已,那可是他的至爱亲朋、手足兄弟啊!

  这时,别墅里传来蓝山爽朗的笑声“太过瘾了,我就说了光凭凤凰公会弄不死白人之光吧,你们还不信!”

  “你一开始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一开始说白人之光这次肯定悬了!”

  “我有这么说过吗,你可不要污蔑我啊,”蓝山拔高了噪门“我当时在8号多元世界外面看着凤凰公会会长的表情,那真是丰富极了。等这次白人之光从副本里出来,说不定都s级战斗大师了,到时候有他带着咱们练级,还不是事半功倍?”

  蓝山喊道“管家!管家在哪呢?”

  庆尘从楼上走下去“少爷,我在。这边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饭菜,你们请前往餐厅吧。”

  “不用,”蓝山大手一挥“我父亲给我发消息说,这里可能已经被裁决者盯上了,不要继续逗留。车子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咱们这就返回风暴城。他裁决者总不至于把人派到我们肯尼迪庄园里面吧!”

  “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庆尘说道。

  此时庆尘有些疑惑,蓝山以前都会把所有事情跟管家交代的如此清楚吗?连裁决者往这里派人的事情都说?

  不过,裁决者是无孔不入的,就算回到肯尼迪庄园也少不了。

  但是,庆尘总算要进入风暴城了,等找到根据地,他就能开始摇人。

  先杀king夺取黑色真视之眼,然后反向操作密钥之门能打能跑,也该让西大陆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骚操作

  大羽缓缓从睡梦中醒来,在上一次回归周期里,小羽接替他掌控了身体,一直到今天才重新换回他。

  他睁开眼睛,感受着身体的颠簸。

  大羽一低头,赫然看见自己被zard扛在肩上,在荒野上狂奔着。

  他再一抬头,远方的城市已经能看到轮廓了!

  而身旁,还有那位涟族的族长涟心跟在身边,带着她的金尸

  “还真把涟族族长拐出来了,你给我放下来!”大羽怒不可遏。

  “阿,你醒啦,”zard乐呵呵的将大羽放在地上。

  “这是哪里?”大羽怒问。

  “我们快到5号城市了,”zard回答。

  大羽说道“我不都说了,这次不趟浑水吗?”

  先前罗万涯询问的时候,大羽见行仅zard拆了台,所以干脆一气之下不打算来5号城市汇合了。

  但问题是,他总有沉睡的时候,就像当初在荒野聚居地陷入轮回一样,不论他怎么决定,当小羽出现之后,他的决定都会被彻底改写

  除非小羽永远不出现,不然他大羽就只能身不由己。

  大羽痛心疾首的说道“到底我是你老板,还是庆尘是你老板啊?当初你怎么跟我保证的?”

  zard想了想说道“你醒着的时候你是老板,你睡着的时候他是,不冲突。”

  大羽伸手摸他后脑勺。“干什么?”zard愣了一下。

  “我摸摸你脑后有没有长反骨,”大羽说道。

  zard一脸期待“有吗?”

  大羽平静说道“你不是脑后长反骨,你是反骨上长了个脑子。”

  zard浑不在意“快走吧快走吧,5号城市一定聚集了好多熟人呢,肯定很热闹!

  s..book314382669316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