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822、阿弥陀佛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6-12 08:55: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风暴公爵穿着自己黑色镶金线的法袍,坐在偌大的起居室内,黑蜘蛛平静说道:“目前已经确定,joker就在我们西大陆。抱歉,是我没能找到他。”

  诅咒是有距离限制的,裁决者组织的长老既然施法成功,那就意味着joker确实在这里,那个突然出现的白人之光也很可能就是joker。

  只是,庆尘必然搭乘着君临号而来,她却没能抓到对方,这是她的失职。

  风暴公爵坐在黑暗里平静的看向她:“接受惩罚。”

  黑蜘蛛抿了抿嘴,缓缓脱下自己身上的黑色皮衣,脱下高跟鞋,露出里面满是鞭痕的躯体,背对着风暴公爵跪在了地上。

  公爵的起居室里响起了清脆的鞭响,却无人哀嚎。

  过了二十分钟,起居室外的金属闸门打开,黑蜘蛛已经重新穿好了衣服,表情毫无异样的走出来,对下属吩咐道:“盯紧18个农场,把我们的间谍全都撒出去,必须把joker给我找出来。”

  18号农场庄园里的富二代们还没有从超导世界中出来。

  庆尘在客厅里看着手机上的新闻,有人在夜晚拍摄到了黑水城袭击者的侧影,一段12秒的视频在网上蹿红,却见袭击者站在巨大的猩红之手上,行走与墙壁之间,看起来鬼魅又疯狂。

  紧接着,黑水城一座2级大教堂的监控录像也出现了,中羽肆意屠杀着里面的神官,邪魅狂猾……西大陆都在猜测袭击者的身份,唯有庆尘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他本以为中羽被丢过来之后,会小心翼翼的躲避追杀,却没想到对方如此肆无忌雏。

  从某种角度来说,对方现在比庆尘更擅长隐藏,而且身为半神,也拥有着微弱的毁灭能力。

  不得不说,颜六元将中羽放这里,真是放对了。

  有中羽掩护着,庆尘做的那些事情都算不得什么大新闻了。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庆尘此行的目标就是把西大陆给搅的天翻地覆啊,毕竟东西大陆的科技差异在那摆着,没人捣乱的话,东大陆真的打不过。

  庆尘甚至在想,他有没有可能利用一下中羽这个存在,甚至是跟对方联手?

  如果能做到的话,怕是整个西大陆都要头疼了。

  要头疼了。

  只不过,对方在黑水城,自己在风暴城,彼此相距数百公里,没有正当理由的话他根本没机会去寻找中羽……等等,自己来了西大陆以后,先体验了一把真正的虚拟世界。

  那么中羽来了以后,会不会也跟自己一样去体验一下?

  如果是的话,自己完全可以在超导世界里找到对方啊。

  庆尘见富二代们还没离开游戏,便在农场中巡查,他与每一位奴隶交谈,只为了从这些奴隶当中找出反抗军的那个主谋。

  他记得对方的声音,只要对方没有拆掉耳后的炸弹逃跑,他就一定能把对方给找出来。

  庆尘站在一固黑人面前问道:“今年的葡萄怎么样?”

  黑人放下正在修剪葡萄藤的剪刀,恭恭敬敬的说道:“管家大人,今年日照条件非常好,葡萄一定会丰收的。”

  庆尘点点头,刻薄的说道:“烂果率如果超过12%,小心你的皮。”

  直到他看见一个黑人眼神刻意躲避着,便走过去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管家大人,我叫奥德鲁,”黑人低声说道。

  庆尘知道,就是这个人!

  却见这黑人手里紧紧攥着剪刀,手臂上的青筋直跳,彷佛非常轻松。

  庆尘装作没看见对方的反应一样,严肃问道:“以前听说过超导世界吗?”

  黑人低声说道:“听说过……据说里面跟现实世界是一样的。”

  突然间,庆尘刚想再说点什么,却察觉到身上有一阵冷风扫过。

  若是其他人恐怕会觉得是早上的微风,但对他来说,再小的细节也不会被错过这冷风来的莫名其妙,毫无先兆与轨迹。

  那是一种莫名的力量依附在他身上了,像是一种蚀骨的诡异法术,彷佛有人在天空中吟唱着什么,以邪恶的方式改变了他的命运。

  就像是……所有人刚刚走进禁忌之地里的感觉。

  庆尘思索着:这是禁忌物的作用?还是裁决者的黑魔法?他暂时无法判断。

  这个负面影响是什么呢?三界外能不能豁免?他不确定。

  此时他的手上并没有戴着三界外,毕竟他要伪装成管家,如果管家手上突然莫名其妙多了一个手串,等于是强行暴露自己的行踪。

  庆尘面上没有什么正常,他泰然自若的往别墅走去,准备从藏匿的地点拿回三界外,先看看是否能豁免判定。

  只是,他忽然发现那位白人司机一直悄悄的跟着自己,看似与奴隶们交谈,可注意力全在自己身上。

  不仅如此,连同农场里的个别奴隶也眼神不太对劲,他们不像是在干活,更像是在侦查所有奴隶是否有正常。

  据说裁决者组织的间谍为风暴公爵监察天下,渗透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所有人都必须谨慎行……果然如此。

  庆尘联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忽然在想那位黑蜘蛛是不是要用这种手段,把自己给揪出来?

  他的精神已经高度警惕,周围环境里的一切信息都汇集在他脑中,时刻准备着路上,他看见一块石头搁置在地上,若是异常步伐走过去,很有可能会踩到滑倒。

  庆尘浑不在意的迈了过去。

  又往前走了几步,他看见一名园丁背着杂乱的工具箱路过,工具箱里杂乱无章,里面的剪刀随时都有可能掉在地上,若是经过庆尘身边的时候落下来,恐怕会直接扎在庆尘的脚上。

  但还没等对方靠近,庆尘就远远的斥责道:“你身为园丁连工具箱都整理不好吗,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如此邋遢,就先赏你一顿鞭子!”

  奴隶赶忙卑躬屈膝的蹲下身子整理自己的工具箱。

  继续往前走到别墅门口,却见一名奴隶正准备打开草坪上的自动洒水系统,而其中三个喷头刚好对准了庆尘的方向。

  庆尘冷声说道:“你,先别管草坪了,去把车子轮毂擦干净,记得要用鹿皮布擦。下次如果我再发现少爷的车子上有灰尘,一定让你知道什么叫痛苦。”

  奴隶想了想,100个深蹲、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好像确实挺痛苦的,他刚忙丢下手里的活去擦车了。

  余光里,那位新来的司机一直在后面缀着,观察着。

  而庆尘的人生,好像突然被厄运交织在了一起。

  无处不在的倒霉事虽不致人死亡,可庆尘已经明白这司机为什么要观察自己了。

  只不过,在他眼里,自己已经处处都是危机了,随时都有可能被意外选中。

  但在其他人眼里,那些危机还没出现就已经被解决掉了,所以他在别人看来他依然是那个刻薄的管家,没什么异常。

  庆尘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细节!

  他回头看向司机:“厨房的早饭应该做好了,你赶紧去吃一点,别等少爷要出发了你还没吃饭。从刚刚我就发现你一直在庄园里晃悠,记住,跟在少爷身边不能这么游手好闲。”

  司机愣了一下:“误……好,我现在就去。”

  这位司机有些疑惑,难道这个重点观察目标,并非是他们要找的人?不过也正常,毕竟行刑官阁下列出的重点观察目标足有九十多个,自己也没那么幸运直接遇到立功机会是不是。

  此时此刻。

  那些空中要塞里的裁决者们还在等待着消息,他们辛辛苦苦忙活了俩小时才念对了一次的诅咒咒语,总得有点效果吧?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凭计算预判灾祸,甚至光靠脑子就能趋吉避凶……庆尘此时已经确定,这应该就是裁决者的黑魔法了,对此他早有耳闻。

  对方一定是诅咒了自己的名字!

  庆尘不是很确定三界外能不能豁免这玩意。

  但他总感觉,三界外似乎是可以豁免诅咒的,因为这玩意跟禁忌物的作用并没有太大区别啊,庆幸手里的那个禁忌物不也是这个作用吗?

  胡氏情报机构对于三界外的描述是:可豁免禁忌物的规则判定。

  但问题是东大陆联邦也没别的什么传承来试出三外界的其他功能了,所以胡氏机构的判断会不会仍旧有些片面呢?

  庆尘不得而知,但他要试试。

  快步走回自己房间后,他小心翼翼的打开卫生间吊顶,将三界外重新戴回了手腕上。

  刹那间,那股缠绕不散的阴风竟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用!”庆尘松了口气。

  他虽然可以预判细节意外所制造的吉凶祸福,可每天24小时盯着也太惨了吧,而且睡着了遇到意外怎么办?

  一旦被人发现他厄运缠身,岂不是身份都要一起暴露?

  可就在此时,庆尘忽然感觉到,手腕上的三界外竟从他体内吸走了一些万神雷司的雷浆。

  奇怪了,三外界吸收雷浆后并没有什么正常,就跟平时完全一样。

  “吸收雷浆干什么?”庆尘心中充满了疑惑。

  空中要塞上,裁决者组织里的长老们安静坐在自可的屋子里,各自面前都摆放着材料,例如风干的鹿角、混合着玫瑰香精的蜡烛、出生三天的羊羔眼球等,全都是用来辅助施展诅咒的东西。

  他们等待着间谍们的反馈,看诅咒是否已经应验。

  不过有意思的是,他们之后为了保险起见,所有人还在继续施法,以免出现什么纰漏,足足四个小时,长老们总共成功了十二次。

  这也是庆尘遇到灾厄格外多的缘故,他被多人一同诅咒了。

  当然,也有一些被念错了名字的倒霉蛋,此时被庆尘连累的格外惨痛。

  “不知道黑蜘蛛有没有找到那个joker?他厄运缠身,目标应该非常大才对。

  “应该能找到吧,反正我们已经尽力了,”慈眉善目的长老耐心说道。

  然而就是这时,光明的屋子里忽然传来声音:“竟是从没见过的手段,但……也不值一提。”

  却见这屋子里一个金色的虚影出现,

  浑身缠绕着雷霆,一掌印在了某位长老身上:“滚。”

  轰的一声,刚刚还因为施法成功而兴奋的长老,竟被一道雷霆打得向后翻了五六个跟头。

  这还没完,那金色的光头虚影,连续出手,将三位裁决者长老打的七荤八素才渐渐消失。

  离开前,那浑厚的声音说道:“阿弥陀佛。”

  这位,还是个武僧……

  光明的屋子里,所有人都傻了,他们有生以来只见过无法诅咒的人,例如罗斯福家族的戏命师。

  可他们还没见过诅咒胜利后追过来还手的!

  刚刚那个虚影是怎么出现的?他又是谁?

  你不吃诅咒就不吃诅咒呗,怎么还追过来打人呢!

  事实上,能析出豁免一切规则的僧人,本身就是一个bug似的存在,得是什么境界的人才能析出这样的禁忌物呢?

  s..book314382669114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