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820、主宰战场!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6-11 08:59: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 ,

  绝对枪感并不是谁都能有的。

  按照情报所说,白人之光在空投处拿到了自动步枪,以单手就育将枪械庆速组装起来,而且并以单臂举枪射击,枪枪爆头。

  400米内,没人可以近身。

  这是战场上绝对的掌控力,耽异定)风寡公特麾下的集团军里,历年来也没出过几个这种级别的枪械高手。

  只有真正了角解职业军人的人,才知道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超凡者再历害,只要没到a级,也会害怕被这种人冷不丁在400米外打中眼睛啊。

  在王国组织、未来组织出征的时候,黑蜘蛛就是他们背后的负责人。

  王国组织前往东大陆之后,虽然是自主的,但也会时时刻刻将情报共享回来。

  所以黑蜘蛛很清楚一件事情东大陆联邦里的庆尘,也就是那位joker ,一直都是他们发起东征的心腹大患。庆尘都把表里世界给闹的天翻地覆了,她能不知道这个人存在吗?

  所以,庆尘身上有什么标签,早就被黑蜘蛛调查清楚了。

  骑士下一代领袖、狙击之神、现任庆氏家主、白昼领袖......

  头衔多的数不过来。

  狙击之神,这是个非常恐怖的头衔,据说连a级觉醒者神代云合都曾死于他的枪下。

  先前君临号坠落时,她一直都怀疑有

  人从君临号上偷渡过来了,可她没有证据。

  但—个心很手辣的情报贝贡人1t-的候做事不需要证据了?只要有一点怀疑,她就会一直去寻找线索。

  现在,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白人之光,出现时间与君临号起飞后的时间差不

  多物合,又拥有着绝对枪感以心元百x舟受的近身战斗天赋,这种人有没有可能是joker?

  太有可能了!

  可问题是,当初她已经那么费劲的调

  查海岸线了,也没有什么可人物啊。

  难道,对方并没有从海岸线那边进入?

  黑蜘蛛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默默的思考片刻“给我派裁决者里最精锐的间谍,去渗透海岸线附近的18个农场,盯紧当时在场的所有人!另外,请裁决者的长老会成员尝试着诅咒‘庆尘这个名字,看是否能应验。”

  审问时,虽然所有在场者都通过了审讯,但谁能保证对方不是准备好了情报才来渗透?

  所以绝对不能轻易放弃调查。

  另外,裁决者组织是以风暴公爵为首的黑魔法组织,最擅长诅咒系法术。

  但黑魔法是有前置条件的。

  首先是最简单的一档知道真名。

  这是最低的门槛,黑魔法师得知道敌人的名字才能进行一些小诅咒咒语施法,例如让对方吃饭的时候卡鱼刺,让对方出门摔跤,让对方遇人就吵

  架。

  然后是中等一档的需要知道真名 生日,知道生日之后就可以诅咒意外灾祸,就像庆幸手里的那件禁忌物一样,让人出门的时候遇到车祸、火灾、高空坠物等可以致死的状况,但仍然可以躲避。

  最高一档是获得敌人的真名 生日 血液,可直接诅咒低于自己等级的敌人的命运,无法躲避。宿命里的安排让你死去,那你就必须死去,但裁决者也要付出一些代价。

  除此以外裁决者还拥有攻击类黑魔法,甚至可以传播瘟疫。

  黑魔法针对东大陆联邦是很好用的,因为那边没有隐藏真名的传统,真名随手可得。

  若不是距离限制,恐怕风暴公爵已经把各个财团家主诅咒一遍了。

  不过有些尴尬的是,东大陆很多名字对他们来说并不好念,例如庆尘。

  准确讲,是庆这个字念不对。

  再准确讲,是q的发音,他们念不出来......

  外国人很难念‘塞擦音’(z,c,zh,ch, j, q),他们念qing,会念成ching......

  这件事情听起来很搞笑,却真实存在。

  有外国人抱怨记者(激zhe)这个词就不应该存在,有外国人常常把‘我来找你’说成‘我来chao你。

  在这种语环境下,黑魔法师们念咒语念一半卡壳那也是在所难免的。

  如今,风暴公爵已经被罗斯福国王任命为东征先锋之一,为了能够顺利诅咒东大陆的人,整个裁决者组织都已经开始通过亚裔时间行者学习汉语了。

  当然.这种生死攸关的大事、他们就算再难受也得克服,学会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黑蜘蛛说道“一旦有裁决者诅咒成功,所有间谍立刻给我盯好,看那些亚裔里,谁开始频繁遇见倒霉的事情,谁就是joker。”

  这就是黑蜘蛛寻找庆尘的方法。

  说完,她准备下线了,目前空军已经开始搜寻禁断之海上的岛屿,她要时刻盯着第一手情报。

  有下属问道“会长,你不在这继续盯着了吗?”

  黑蜘蛛冷笑着摇头“有凤凰公会那群蠢货送经验,白人之光怕是要在8号多元世界里无敌了。接下来不用看了,我最后一天再过来。”

  下属低声说道“会长,那其实是咱们的人,是您派去凤凰公会的卧底您忘了吗......”

  黑蜘蛛停顿了一下“反正丢的是凤

  凰公会的人,谁要敢把这件事情传出去,我杀了谁。”

  “明白.....

  凤凰公会有些苦恼。

  他们数十人追杀白人之光,却被反杀特近三十个人的事情,在——个小时内不胫而走。

  以前白人之光杀的都还是小角色,大家虽然觉得厉害,但毕竟

  没有强大的参照物。

  但现在不一样了,普通玩家们天天被公会玩家虐,现在有人以一己之力把公会玩家给虐了,这能不爽吗?

  凤凰公会俨然已经成了白人之光的背景板......

  凤凰公会会长黑着脸,低声问道“有没有查出是哪家公会的卧底?竟然敢这么败坏我凤凰公会的名声。”

  “没......

  会长沉思片刻“现在我们招揽白人之光肯定不行了,直接让里面的成员全力追杀他,人我招揽不到,面子得先拿回来!”

  “明白!”

  很多人都没注意,中羽正兴致勃勃的混在玩家里,默默的听着这一切,他恨不得现在就进入8号多元世界里玩玩,跟那个所谓的白人之光过过招。

  “到处都是白人之光这个代号啊,嘻嘻,”中羽小声说道。

  8号多元世界里,庆尘左手手臂垂在身侧,右手则拿着自动步枪。

  他拖着残躯往副本中心赶去,他要在下线之前躲到毒圈12小时内波及不到的地方。

  庆尘数了一下弹匣,他还有42枚子弹,得省着点用,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一枪穿两个......

  这时,路上一名女玩家看到庆尘手里拿着自动步枪,顿时隔空大喊“你好,可以带带我吗,咱们两个可以组队,我这里有空投箱子里的药物。求求你带带我吧,只要你答应带我,我就把药给你......”

  砰。

  庆尘走到她尸体旁边嘀咕道“能抢到空投箱子的能是什么正经人吗,正经人能抢到箱子吗?我杀了你,你的药不就归我了?”

  然而他找了一圈,也没见这女玩家所说的药物“骗子啊这是!”

  对方分明是想假意接近,然后杀掉他拿走枪械和经验。

  在这个8号多元世界的副本里,果然已经不能相信任何人了。

  庆尘找到一处灌木丛,蹲下,下线。

  他不知道的是,他击杀的那些玩家已经开始在超导世界里对他进行谴责了,并将他如何当伏地魔、如何辣手摧花的事情全都发了出来。

  尤其是反抗军里的那位,含怒发帖。

  中羽也看了论坛,但他和别人的反应

  有些不太一样,他小声嘀咕着“这么有趣、残忍、邪恶的灵魂吗.......我有点想认识一下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跟这位白人之光产生了一丝惺惺相惜的感觉.......

  如果和这个白人之光联手,他统治这个西大陆会不会更容易一些?

  当然,在中羽眼中这位白人之光还不够邪恶,要是能像自己一样再邪恶一些就好了。

  嘻嘻。

  庆尘在18号农场庄园的别墅里睁开眼睛,摘下了脸上的虚拟眼镜,并从口中吐出一枚金色的真视之眼。

  欧洲之行时,让神代云罗三人来帮忙还是其次,让他们送来真视之眼才是重中之重。

  不过,现在还不是开启密钥之门的时候,得等他有落脚的地方,稳定下来才行。

  庆尘起身往外走去。

  倒计时1620000。

  距离穿越才刚刚过去6个小时时间,他便已经搅的四大公会不得安宁了,那四大公会背后是四大公爵,四舍五入说他搞了四大公爵也没问题。

  庆尘对着镜子,认真细致的还原着管家的细节。他要以管家的身份混进风暴城,在肯尼迪家族里打开第一个突破口。

  早上6点,别墅里的奴隶们已经起来干活了。

  做饭、维护设备、洗车,干什么的都有。

  只是大家看向庆尘的目光,要多奇怪就有多奇怪,大家用极低的声音交谈着,无非是“变态”、“太变态了”、“深蹲”、“仰卧起坐”之类的话语。

  庆尘抖了抖手中的皮鞭冷笑道“还敢在这里窃窃私语?赶紧干活!”

  奴隶们纷纷低头。

  也就是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开来了一辆越野车。

  庆尘的眼睛微微眯起,他站在原地没动,却见越野车开到别墅前的庭院里,跳下来一个年轻的白人司机笑着说道“管家好,肯尼迪老爷觉得这边有危险,所以临时派我过来给少爷当司机,协助你保护大少爷。”

  “很好,”庆尘点点头“你先在车上等着吧,待到少爷从超导世界里出来,咱们就返程回风暴城。”

  “好的,”司机点点头。

  庆尘在想一个问题,按照里世界的时间,昨天黑蜘蛛才刚刚搜查这里,今天就换来了一个新司机,是巧合吗?

  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绝对的巧合。

  与此同时,风暴号空中要塞上正有十多位裁决者,看着面前的名字一阵犯难,他们一遍又一遍的尝试着诅咒,但每次到了名字这里就会卡壳。

  一位年轻的裁决者绝望了,他念了一个小时的咒语,愣是没念对一次啊!

  “长老们,要不咱们还是换个名字施咒吧,这也太难了。他们起庆这个姓,是不是故意针对我们裁决者啊?”

  一位年长的裁决者话都有点说不利索了,但还是耐心说道“这是行刑官交代下来的事情,务必成功。”

  说完,这位慈眉善目的长着再次念起咒语“至高的裁决者啊,请您对chingcheng、xinchen、激nchen......fuck! ”

  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一名年迈的裁决者兴奋大喊“我成功了,我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被抽走了一部分!”

  这就是诅咒成功的标志!

  诅咒成功降临!

  “快,把消息告诉所有情报人员,他们盯紧!

  .-.·

  晚上12点前还有一章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