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819、诱杀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6-10 17:50: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 ,

  8点钟方向的树冠中一阵晃动。

  所有人立刻看去!

  这8号多元世界里是没有动物的,只有玩家自己,所以这树冠晃动必然是有人在里面隐藏着。

  有玩家朝树冠释放了一套技能才敢慢慢靠近过去,然而他们却发现,刚刚晃动的树冠处,竟是有一根藤索缠绕着树枝。

  是有人拉动了这根藤索,假造了有人在树冠里的错觉。

  众人发现上当后立刻朝自己队友看去,正好看见白人之光再次从树冠里倒吊下来,割断了一名队友的脖颈,又钻回树冠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是这声东击西的短短几秒里,又有人死亡了。

  玩家们不寒而栗,这种杀人手段太极端了,刀刀割喉,只要稍微分神,等级高也根本没什么用处,对方连释放技能的机会都不给你!

  这些能够进入公会的玩家,最少也是个从军中退役的自由民,他们是上过战场的,

  打过反抗军,打过巨人族,深入过禁忌之森。

  当面对庆尘的时候,他们会忍不住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大家是在现实世界里、战场上、禁忌之森遇到这样的敌人,会是什么结果?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战场上最棘手的敌人。

  有人小声说道:“这种人绝对不是贵族子弟,肯定是某个集团军里最精锐的特种兵退役了。”

  西大陆是精英式教育。

  很多人以为的精英式教育是养尊处优,舞会,礼仪,攀比炫富。但真正的精英式教育是最优秀的人教最优秀的人,他们擅长战斗且知识渊博,基本都是多方面有所建树的全才、亦或是专精某一门类的天才。

  然而,这些玩家见过贵族天才是什么样。

  那些天才给人更多的是一种压迫感,一看见对方就自惭形秽的感觉。

  而庆尘却不一样,他给人的感觉,是最直接的危机感。

  面对庆尘时你会明白,你面对的就是生与死的选择。

  说的再通俗一点就是,贵族子弟不会如此不择手段……

  他们良好的学识与教养,不允许他们这么阴……

  〃会是哪个集团军的呢?〃有人小声问道。

  “对了,你们有没有感觉,他的行事作风有点像白银城的黑骑士团成员”

  “好像有点。”

  凤凰公会的玩家小心翼翼走在树林里,他们来的时候有多嚣张,此时受挫的程度就有多大。

  他们面对的这位白人之光,好像已经与树林融为一体了似的,来无影、去无踪。

  随时随地都在准备给他们致命一击。

  玩家们渐渐聚集在一起,不再分散搜索,他们窃窃私语着什么,似乎在制定什么计划

  很快,凤凰公会玩家再次分散,但这一次似有不同,分散的阵型内在有着巧妙的逻辑。

  这些退役军人,终于开始用最谨慎的态度来对待庆尘了。

  他们甚至觉得自己重新回到了军队里,

  面对的不是一名玩家,而是真正的威胁。

  队伍里,军衔最高的士兵立刻接任队长,他无声的打出战术手势,两翼分别有人分散出去侦查,附近则有人以五人一队为编制,迅速靠拢。

  他拿出液晶板来,给外界发出消息,似乎还在摇人。

  大家放缓了脚步,不一会儿,就有新的成员进入队伍,队长说道:〃不要慌,等他出来。如今是他在狩猎我们,不是我们追杀他,所以他一定会回来的。”

  队长已经立刻摆正了彼此之间的身份,他们是正在绝地反击的猎物,而不是猎人。

  就是此时,一名玩家不小心掉入了陷阱之中。

  但所有玩家都没有去看他,而是关注着其他方向。

  就彷佛那个掉入陷阱的玩家,并不是他们的队友一样。

  因为他们很清楚,如果白人之光想继续杀死他们,就一定会是现在。

  刹那间,队形边缘的树冠上倒吊下来一个人影。

  他双腿勾着粗壮的枝干,俯身便刚好以短刀割断了一名士兵的咽喉。

  然而这一次,附近的玩家已经快速响应,却见他所在的大树顿时被冰霜缠绕,所有树叶与树枝都被冰封,彷佛成了一颗坚硬的铁树。

  这玩家反应太快了。

  这才是退役军人该有的战斗素质。

  庆尘试图重新钻回树冠里,却被冰冻的树叶将脸部割伤,衣服也都被撕成条状。

  他顿时放弃,立刻跳下树冠往树林深处跑去。

  “打上标记没?”队长看向一名玩家。

  “打上了,他跑不掉,”玩家说道。

  这名玩家的职业是刺客猎人,d级技能便是给其他玩家打追踪标记,专防隐身刺客。

  标记技能需要持续施法两秒钟,而玩家们刚刚这一套配合,也仅仅是为了帮这位猎人打上标记而已。

  众人动身,目标明确的朝着庆尘追去,这一次不管这位白人之光跑去哪里,都别再想暗算他们了。

  一路上还有人中了陷阱,但所有玩家都没去管中了陷阱的队友,而是疯狂突进。

  彼此之间的距离快速拉近,庆尘的等级

  低,根本跑不过他们。

  而且,庆尘也尝试躲藏起来,却总是被轻易找到。

  一来二去的,这躲藏竟是耽误了他逃命的时间。

  庆尘也意识到不对劲了,对方一定是用了某种手段,锁定了自己的位置!

  〃准备寻找机会,一击毙命,”队长低声说道:“不要让他有还手的机会。”

  可就在此时,前方出现了一处断崖,庆尘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

  这断崖高达五十多米,他这一跃轻巧的落入河流之中,浪花极小。

  追来的玩家看着高度童孔收缩:〃他竟然连退路都已经留好了!”

  〃我们跟着跳吗?跳下去有可能会死。”

  〃跳!不能让他逃出猎人标记的两公里范围,上面有命令,必须杀他!服从!队长没有犹豫,跟着就跳了进去,一起被湍急的河流往下游冲去。

  其他玩家也跟着跳,但当场就有五六人摔死在河里

  ……

  这种高度,如果没有跳水技巧是会死人的!

  在湍急的河流里,队长的脑袋露出河面,想要去寻找庆尘的踪迹。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庆尘根本不在他的下游,而是在他上游。

  队长凝神望去,正透过清澈的河水,看到那位白人之光叼着一柄短刀快速游弋,朝他的队友扑去!

  这位白人之光坠入河里之后就没有再跑了,而是凭借自己强大的水性,抱住了一块礁石,稳稳的躲在暗处露头呼吸,等待着新的时机。

  当凤凰公会的玩家落入水中后,他便立刻叼着短刀扎入了水中。

  当初为了完成生死关,他在以德服人的世界里不知道浸泡了多久的海水,巨浪、暗流,早就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

  而这个时候,所有玩家都处于坠河后的混乱之中,正是杀人的最好时机!

  短短五秒钟,庆尘便拉扯住一名玩家,在水下割开对方的咽喉后,一脚踹在对方的胸膛上,借着这一踹之力向另一名玩家奔涌过去。

  被当做目标的玩家心中一惊,当即便要释放技能,可河水里骤然有雷霆迸发,竟把他给电麻了。

  还没等这玩家反应过来呢,庆尘已经来到他身边,割喉,借力离开,一气呵成。

  队长看着这一幕,顿时释放技能想让河流结冰,困住庆尘的行动。

  但还没等他施法,湍急的河水便带着他撞上了一处礁石,差点给他撞晕过去。

  这种地形,比树林还要复杂!

  只不过,庆尘杀掉两人后并没有继续纠缠,而是快速的朝着岸边游去,见好就收。

  这凤凰公会在河里还有三十多人,很多人已经调整好了水下的状态,刚刚有一支冰箭在水中颱射,洞穿了庆尘的肩膀。

  他不能再继续战斗下去了!

  庆尘观察到,这些玩家里,c级少说有七八个,那个领头的很有可能是b级。

  他刚刚已经升到c级了,若是继续贪下去,怕是对方随便丢一片范围技能都能把他集火杀掉。

  更何况现在身上有伤。

  队长大声呼喊着:〃追,他要上岸了,继续追!”

  庆尘一边游,一边抬头看向天空。

  队长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正看到一艘浮空飞艇从苍穹上掠过,并在各个区域扔下一

  个个空投。

  庆尘上岸后毫不停留,干脆直接的奔向空投落点。

  队长心里一咯噔面会有什么,万一有枪械的话,他们又要多死好几个。

  队长玩命的游到岸边,与剩余二十多名队友一起追了上去。

  “标记目标去哪了?!”队长吼道。

  那位刺客猎人指向11点方向:〃那里!”

  〃追,我看到他肩膀被冰箭洞穿了,就算被他拿到空投里的枪械也不可能持续战斗,”队长喊道。

  众人穿过河岸对面的树林,一路跟着猎人的标记追去。

  然而,当他们远远看到庆尘时,却见对方半跪在地上,一只手臂因为肩膀的神经丛被击穿而无法抬起,可另一只手却异常灵活的拼装着一支自动步枪。

  队长奔袭时眼睛微微眯起,只因为他在远处看去,只觉得这位白人之光在摸到枪械后,整个人的气质便有所不同了。

  从容,自信。

  对方半跪在地上就像是一尊被艺术家繁

  复凋琢的艺术品,神态中再也没有狼狈、仓皇,只有坚定。

  彷佛他就是战场的主宰.长说道:“快速接近,进入施法距离!不要怕,这个距离他很难打中我们,冲过去最多死一半,剩下的一半也能解决他了。”

  可此时此刻,庆尘已经完成了最后一步组装,他单手持枪,用牙咬着枪栓上膛,并小声滴咕道:〃空投怎么投放的枪械还是零件,这不是故意制造难度吗?”

  说话间,庆尘已经单手抬起枪械,甚至没有瞄准的过程就直接扣动了扳机。

  队长见他不瞄准时,心中还暗自窃喜。

  单臂持枪,还不瞄准,那这枪械最多只能做做样子!

  可下一秒,他赫然看见身边一名玩家向后倒去,眉心还有一个窄窄的弹孔。

  队长心念电转,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对方真有这个水平?

  如果是有这个水平的话,这得是某个集团军里,用子弹喂出来的三军比武冠军了吧?

  队长下意识的开启了录屏选项,并第一时间向左侧扑倒。

  卧倒可以让受打击面积减小,避免流弹击中。

  可还没等他想好对策,便顿时感觉眼前一黑,并从现实世界的虚拟仓里苏醒了过来!

  〃不是巧合,对方有绝对枪感!”队长高声说道。

  超导世界里,庆尘半跪在地上,精打细算的扣动每一次扳机,确保一发子弹就能击杀一名玩家。

  直到剩余的玩家终于意识到不对劲,藏在树后再也不出来了。

  庆尘拎着枪械缓缓向后退去,待到一定距离后转身狂奔.

  虽然距离b级只剩下一线经验,但他依然选择了撤离,800米外还有一个空投,他要去看看那边是否有药物。

  天快要亮了,他作为管家是必须下线的。毒圈在慢慢收拢,他必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一个12小时内毒圈到不了的地方才能下线。

  按照推算,毒圈最少还有6天才会把所有人逼到中心的红河谷去,庆尘的时间还很充裕。

  8号多元世界以外,所有人看着白人之光的击杀数,竟然在短短12秒时间内,增长了17个。

  路人们全都没搞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有人小声滴咕道:“凤凰公会的玩家不是挺强吗,怎么一下子就被杀了17个?!不是说白人之光进去的时候是f级白板小号吗,他凭什么一口气杀这么多公会玩家……”

  说话的时候,有人将目光投向凤凰公会的会长。

  这位会长的脸都黑了,明明是别人安插在他们公会里的卧底擅自行动,结果最后他却成了白人之光的背景板?!

  不过,连他也有些疑惑了,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杀不掉一个白人之光?这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以一己之力搅得大家不得安宁。

  远处,黑蜘蛛若有所思的看向下属:“现在他已经暴露出很多线索了,你去查一下军中的神枪手有谁在这个时候登陆了超导世界。另外,让我们在东大陆招揽的间谍确认一下,joke「还在不在东大陆联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