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816、8号多元世界,特殊机制触发!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6-09 17: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

  “会长,已经证实了,在8号多元世界里每击杀一名玩家,就可以获得1点积分,”一位风暴公会成员说道:“白人之光现在击杀12名玩家,积分增长12。如果有人能组织一万人进入副本触发机制,然后所有人都让同一个人杀,那么这个人很有可能每月都稳定占据积分榜第一名。”

  有人在一旁倒吸一口冷气:“这白人之光为什么每次都能开发出新机制啊。速通136号多元世界也就算了,这8号的规则,他是怎么发现的?会长,咱们要不要现在就组织人手来刷这个副本?”

  黑蜘蛛思索片刻:“一万个奴隶倒是好凑,光是风暴公爵麾下就有11万奴隶工人。待公爵睡醒了,我向他汇报一下这件事情,看有没有这个可能。”

  虽然其他公会也会跟着这么干,但大家能每个月稳住一个前十觉醒名额,也很不错了。

  若是能抢到积分榜第一名,给已经觉醒的高手一次再度觉醒的机会,那就是派十万奴隶来也值得啊。

  反正开一次副本并不会浪费多少时间,9999个奴隶排队让一位法爷杀,很快就完事了。

  “随时关注着白人之光的斩杀数和生存状态,”黑蜘蛛说道:“一旦发现他被人击杀,立刻告诉我。”

  虽然黑蜘蛛预感白人之光会在8号多元世界里快速成长,可是大家还是要看客观数据的,这副本里面连s级战斗大师都有,白人之光升级到一半突然夭折也很正常。

  而且,大家进入副本的时候虽然随机分散到地图各处,但四大公会肯定能快速集结。

  就算没法全部集结,也能集结一半吧?

  白人之光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和四大公会抗衡。

  黑蜘蛛思索片刻说道:“8号多元世界的机制,肯定是这个白人之光想办法触发的,别的先不说,光是这个寻找游戏机制的能力,就非常珍贵。等咱们公会的人下线休息时告诉他们,在里面先不要与白人之光为敌,这个人对我们很重要,另外,让我们在其他公会里的卧底,全力追杀他!”

  一次通关还是偶然,如今白人之光已经再次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黑蜘蛛必须招揽。

  当然,此时黑蜘蛛还不知道,她其实早就见过这位白人之光了。

  8号多元世界内。

  庆尘喘息着在树林里匍匐穿梭,像一个伏地魔一样。

  如果有人从远处看来,根本看不出丛林里还有个人。

  匍匐前进十多分钟,直到远离空投点之后,庆尘才小心翼翼喝下空投箱子里的药剂,恢复着自身伤势。

  这副本里如今鱼龙混杂,高手与菜鸟全都有,稍不留神就容易踩到大雷。

  就算他刚刚遇到的都是d级以下小号,也差点送他回去删号重练。

  如今只有e级的他,实在太脆弱了。

  “如今空投的级别还很低,都是些药物和食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空投枪械?”庆尘思忖着:“一定会有,但需要等待。”

  当实力低微的时候,枪械其实才是庆尘最大的依仗。

  这多元世界要是能空投一杆大狙,庆尘有信心弄死上千号人,到时候升级成s级战斗大师也不成问题啊。

  随着毒圈缩小,随着战斗愈发激烈,空投里的物品也一定会慢慢升级。

  庆尘现在要做的就是猥琐发育,等待他摸到枪械的那一刻。

  他躺在草丛里感受着刚获得的力量和技能,超导世界的职业每升一级,会自动获得一个技能。

  例如雷霆法爷这个职业,到了e级突然多了一个武器雷电附魔的技能。

  庆尘拿出激光剑悄悄的尝试了一下,只觉得身体里雷浆忽然以诡异的方式,将手中武器包裹了起来。

  他愣了一下,因为这体内雷浆与他在现实世界当中并没有什么区别啊。

  而这雷浆运转方式,他也是可以模仿的,并不算难。

  “不知道这方法在现实中能不能用?”庆尘有些疑惑,如果可以的话,那他以后使用云气进行无差别攻击,是不是可以先给纸片、雪花包裹一层云气,再包裹一层雷霆?

  这谁挨了不迷糊?

  还有,也不知道这雷霆法爷的后续技能是什么,是不是可以运用到万神雷司上面。

  如果是的话,那他要带着所有修行了万神雷司的家长会、白昼、共济会、昆仑成员来练练。

  先前鲸岛上有不少人修行了万神雷司,但问题是这玩意只产生雷浆,大家并不知道该如何使用它。

  庆尘听说,现在时间行者学院里,学生们天天就是喊着“阿瓦达索命”,然后放出一道雷光。

  有些人电到路人,有些人摧毁了宿舍内的电子设备,有些人刷着抖音呢,一激动就把手机玩报废了。

  大家对雷浆的使用方法,要多粗糙就有多粗糙,要多搞笑就有多搞笑。

  毕竟大家都没经过系统训练。

  现在庆尘忽然意识到,超导世界不就是一个现成的培训渠道吗。

  别管大家能在这里学到多少东西,总比天天喊阿瓦达索命强吧!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孤零零的脚步声,庆尘翻过身来趴在地上,他的背部微微弓起,脚掌也抓住地面处于最适合发力的姿态。

  曾经有着龙鱼加持听力的他,如今稍微有点不习惯。

  但慢慢的,那孤零零的脚步声后面,又传来混乱的脚步声。

  庆尘轻轻扒开草丛,看到一个亚裔女孩忽然摔倒在地,惊恐的对身后喊道:“求求你们别杀我,我的等级特别低,杀了我也不会有多少经验,千万别杀我!”

  女孩穿着短裤和背心,身材匀称且充满了运动美感。

  五名奇形怪状的玩家靠近过来:“不好意思,游戏机制就是这样,你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误入

  8号多元世界吧。”

  还有一位玩家走到她面前笑道:“你的连发手弩不错,还是附魔的,我要了。”

  可这些人话音刚落,却见那女孩身体不再颤抖,她抬手便是两发弩箭,射击的同时用腿在地上奋力一蹬,整个人在草丛里滑行着向后飞退。

  只是短短三秒时间,三名玩家眉心中箭,而这位女玩家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抽出腰间短刀便杀了回去。

  动作干脆利落,哪里还像是刚刚那个求饶的弱女子。

  亚裔女孩快速逼近剩余的两位玩家,她身子忽然一矮,手中短刀快准狠的在两名玩家腿上扎了六七下,先是踝关节后面的脚筋,接着是腿部大动脉,最后刺入裆部,狠辣至极,颇有几分军中格斗技的影子。

  两名玩家弯腰去捉她,却她从一人胯下钻过,扯着对方的裤腰带一跃,趴在了玩家的背后,用短刀割断了对方的脖颈。

  短刀如翻飞的蝴蝶般在她手中飞舞,另一名玩家熊抱而来,她却将短刀脱手而出,钉在了对方的眼眶里。

  这名玩家惊异不定:“反抗军?!”

  话刚说完,玩家便化作一道‘经验白光’,飞进了女孩的身体里。

  以一敌五,她只用了短短12秒时间。

  “呼……”女孩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来:“特么的……”

  她低头看向胸口,却见一支蓝色的激光剑刃从胸前透体而过,剑刃上还有电弧环绕。

  女孩怔怔的看着这一幕,然后回头看向背后那个玩家,她甚至不知道这玩家什么时候绕到她背后的。

  她在看向地上,那里有一条长长的匍匐痕迹,草丛都被庆尘匍匐前进时给压弯了。

  啊这!

  女孩都没想到,竟然还有比她更阴险的玩家!

  “你怎么忍心对一个女孩子下手?”女孩身体僵在原地,泫然欲泣的问道。

  刚说完,女孩低头看到那激光剑竟然在自己胸口拧了一圈。

  这特么是人能干的事情?!

  彼此僵持着。

  庆尘因为偷袭的原因没法选择最好的出手角度,所以刺穿的是肺叶末端,女孩并没有当场死掉。

  女孩挣扎着想要回头看看庆尘长相,记到小本本上。

  结果,她忽然发现背后这伏地魔是真谨慎啊,连看正脸的机会都不给她!

  女孩抬起手弩,试图反手对庆尘射击,然而庆尘似乎算好了似的,就藏在她背后的射击死角里,而且她才刚抬手朝背后盲目射击,手弩就被夺走了……

  2秒后,女孩带着怨恨化作白光飞入庆尘胸口,庆尘身边金光顿时缭绕,升级了!d级!

  庆尘弯腰捡起女孩掉落在地上的手弩,还有21发弩箭:“好东西。”

  没有枪械,先用手弩也一样的。

  升级之后,庆尘并没有往副本中心走,反而转身往毒圈方向跑去。

  中心的玩家,一个个全都躲着当伏地魔,毕竟毒圈一时半会儿到不了那,起码得好几天时间。

  但进入副本后直接刷在毒圈附近的玩家就不一样了,毒圈会帮庆尘把那些伏地魔给撵出来的。

  那里才是他狩猎的战场。

  想到这里,庆尘重新趴在了地上,朝毒圈方向匍匐前进……

  ……

  ……

  风暴城以南30公里的矿井深处,一个女孩忽然怒气冲冲的摘下了虚拟眼镜:“气死了!”

  在她旁边还有数十名‘工友’正沉浸在超导世界里。

  这是一处极其封闭的空间,是有人从矿坑里单独挖出来的密道与秘密基地。

  基地里拉扯着线路,用电缆提供着地底的网络。

  此时,一名身穿迷彩服的亚裔男人看到女孩起身,便询问道:“怎么,张,在8号多元世界里不顺利吗?以你的经验,应该能活到最后才对。”

  张皱眉说道:“遇到了一个老阴比,我刚杀完5个玩家,结果被他给暗算了,附魔手弩也被爆了。这货前进都不用腿的,全程匍匐。”

  “这么阴?”男人愣了一下。

  女孩叹息道:“抱歉。”

  “不用说抱歉,先前你也是为了给反抗军买药材,才在赚钱的过程中被人杀了大号,”男人叹息道:“如今害你重新练号,还遇到了这种事。不过,你在多元世界里见到白人之光了吗?”

  “没有,”女孩摇摇头:“咱们就别找他了,他很明显是个白人,还是个想成为白人精神领袖的种族主义者,不会帮我们的。”

  “好吧,奥德鲁那边本来想要劫掠肯尼迪家族的长子,结果也失败了,”男人说道:“眼看夏季就要到了,到时候矿坑里闷热潮湿,我们急需治疗疟疾的药,还有抗生素,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找。”

  女孩愣了一下:“奥德鲁那边也失败了吗?怎么失败的。”

  “据说是遇到了一个非常变态的管家,一难尽,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什么事情都不太顺利,”男人说道:“你先出去吧,为其他兄弟姐妹打一下掩护。”

  “好的,”女孩点点头:“别让我找到是谁暗算我,不然给他头拧了!”

  她从一个矮矮的小木门钻了出去,外面就是矿道,还有两名守在这里放风的反抗军同伴。

  女孩拍了拍其中一人:“进去吧,换你了。”

  同伴眼睛亮了起来,他们终日不见阳光,能去超导世界里待会儿就像是重新找回了自由。

  ……

  知道大家等更新很辛苦,10号恢复正常更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