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817、伏地魔,庆尘!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6-08 17:55: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

  黑水城的上空传来嗡鸣声,黑色浮空飞艇的涡轮声就像是有节奏的共振,将地面吹起气浪。

  无人机在全息霓虹中穿梭,犹如正穿过钢铁森林的远古翼龙。

  这一幕惊得街上行人纷纷跪下,以奇怪的手势放在胸前祈祷,仿佛天空中的浮空飞艇并非科技产物,而是神的恩赐。

  黑水城的苍穹上,一座纯黑色的空中要塞,如岛屿般屹立着,信徒们朝那边跪拜着,乞求神的庇护。

  黑水公爵的传承名叫神徒,传说可以吸收信仰之力来壮大自己,所以这里是西大陆的信仰之城,神徒们播撒着信仰的种子。

  中羽赤身裸体的站在长街上,冷冷的注视着这些人……

  他知道这里肯定不是联邦了,那些金发碧眼的白人、短发黑面的黑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东大陆联邦会出现的人种。

  那么答案就很清晰了,他嘴角微微勾起:“竟然把我丢到了西大陆,嘻嘻。”

  此时此刻的中羽,虽然脑子不太正常,但还是能体会到劫后余生的喜悦。

  毕竟十分钟之前,他还以为自己要被颜六元镇压的永世不得翻身,结果十分钟之后,对方竟然把自己给放了!

  这谁能不高兴!?

  中羽在和李神坛战斗的时候,也藏了一手,他虽然临近与世界意志融合的临界点,但其实还有一段距离。

  所以他笃定自己可以随意出手,李神坛却不行。

  这是他的底气所在,也是颜六元说还没到时机的原因,颜六元要的是一个能够立刻与世界意志融合的半神,中羽还不是。

  当然,也是这一次李神坛和颜六元出手,让中羽意识到了自己的孱弱,他空有力量,却因为刚晋升半神就陷入沉睡,毫无技巧。

  不,这样说也不准确,真正与颜六元、李神坛接触过才能明白,这两位其实是人世间的两座高山,常人很难翻越过去。

  李神坛与他战斗还费了一番波折,因为李神坛是想要将中羽剥离出来,可颜六元就不一样了。

  这位颜六元移植了任小粟的骨髓,身体里流淌着的都是神明之血,说是神明之下第一人也不为过。

  对方仅仅用了‘回去’二字,就将中羽压在黑箱子里动弹不得,这种出法随的能力是中羽生平仅见!

  那种与世界意志融合的程度,以及对力量的掌控能力,绝对是中羽无法比拟的。

  要知道,颜六元在一千年前就能以一己之力摧城拔寨了……

  那时候这位神明的弟弟,在北方草原建立王庭,带着一票科技落后的草原人,跟更北方的蛮子打得有声有色,最后将蛮子彻底赶进冰原杀死。

  要不是有任小粟,联邦姓什么都还不一定呢。

  在那个时代里,这位也算是一代枭雄了。

  此时此刻,中羽头顶传来广播声:“地面的疑犯,立刻双手抱头趴在地上,不然的话我方将立刻对你进行武力围剿!”

  巨大的光柱投射下来,宛如舞台上的灯光,打在了中羽赤裸的身上。

  慢慢的,中羽用纳米机器人给自己幻化了新的衣物。

  “嘻嘻,”中羽抬头看向头顶二十多米的浮空飞艇,却见他双眼漆黑如墨,一只猩红利爪在夜空中具现,竟是一爪子生生撕裂了浮空飞艇的动力舱!

  巨大的浮空飞艇燃烧起红色的火光,喷吐着火舌,倾斜着向左侧高楼撞去。

  前来围剿中羽的城防部队全都看傻了,这得是什么级别,才能一出手就隔空干沉一艘b级浮空飞艇?!

  要知道这种级别的人物都有名有姓、有头有脸,这个怎么从没见过呢?!

  城防部队的通讯频道里,传来了浮空飞艇士兵的哀嚎与惶恐,地面部队的指挥官怒吼:“立刻开火,格杀勿论!呼叫黑水号,请求支援!”

  下一刻,黑水号空中要塞上,有战斗机电磁弹射起飞,更多的无人机如蝗虫群一般落下。

  中羽面带笑意,黑色的眼眸却格外冰冷。

  他是打不过李神坛和颜六元,但什么时候连这种杂碎也能来招惹自己了?!

  高端局里他不行,在低端局里他就是神!

  此时,他要撕裂的不仅仅是浮空飞艇了,数十只猩红之手出现,在天空撕裂了一片无人机,还有刚刚抵达的城防部队。

  长街上枪火交织。

  子弹一枚枚打在纳米机器人上,他却再也不会像是当初血肉之躯时一样畏惧,那些子弹击打在身体上如浪花般吸收掉,然后排出体外、掉落在地面。

  让人没想到的是,李神坛的这具由纳米机器人组成的身体,竟还如此强悍。

  中羽忍不住思考一个问题,这些纳米机器人的能量来源于核动力机械之心。

  既然李神坛与颜六元要囚禁自己,为何没把这机械之心拿走?

  所以,对方把这具躯体和机械之心留给自己,还专门把自己丢到西大陆来,就是希望自己来搞事情啊。

  但中羽现在还有什么选择?

  西大陆监控森严,只要是没在面部识别库的人出现在街头,立马就会被揪出来。

  所以,颜六元带着他大摇大摆的出现在黑水城中央,一来就被发现了。

  现在,颜六元拍拍屁股转身走了,他中羽该怎么走?只能杀出去啊!

  他观察了一下环境,一只猩红大手在他脚下具现。

  中羽伫立在猩红手背上,而猩红大手的五指手指,则像是蜘蛛的腿一样在地上快速爬行。

  这猩红之手仿佛是他的坐骑,却见那猩红的手指扣在楼宇的墙壁上攀爬,如履平地,跳跃楼宇之间也毫无挂碍。

  灵活的像是有了自己的灵魂!

  夜空中的猩红之手不断撕裂来敌,这一追逐战从城中央杀到了城西,天空中不断有火光爆裂开来,将偌大的黑水城都搅得无法安宁。

  颜六元将中羽放到这里肯定是没安好心的,以中羽这种性格,不可能被任何人招安,也不可能向任何人妥协,他就像是一个威力极大的炸弹,丢在哪,哪就会爆开。

  所有人都炸个粉身碎骨。

  这一次,黑水城是被恶心透了,突然被人在城中央扔个疯子半神,简直毫无防备。

  黑水号空中要塞里,那位黑水公爵已经被人从睡梦中喊醒,他身穿主教长袍往全息沙盘走去,并冷冷的看着下方的战场。

  但他没有直接出手,他怀疑这是有人在针对他设的诱饵。

  ……

  ……

  中羽看了一眼手臂,原本应该在的倒计时也没有了!

  他愣了一下,倒计时怎么会没有了呢?

  要知道,很多人就算改装了机械肢体,手臂上的倒计时也会直接出现在机械肢体上,怎么会消失呢。

  该不会是他被李神坛剥离之后,彻底变成了里世界人吧!?

  他大概计算了一下时间,恐怕距离回归只剩几分钟时间了。

  趁着身后追兵被甩开的空档,中羽终于找到了监控死角,直接落在一条小巷子中。

  这时,一个流浪汉躺在巷子里的纸盒子上,中羽直接落在他身上化作液态,将此人浑身上下全部包裹住。

  银色的液态纳米机器人不停蠕动,流浪汉在里面发出尖锐的嚎叫却根本传不出来。

  短短十多秒,液态纳米机器人都渗进了流浪汉身体中,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流浪汉的意识已经被清除,独留下中羽的意识。

  他缓缓闭上眼睛,继续睡觉,任由头顶浮空飞艇与无人机飞过。

  也有无人机飞入箱子,开始对流浪汉不停扫描。

  无人机里发出警告声:“站起身来,双手抱头,面朝无人机进行面部识别!”

  中羽顶着流浪汉的身躯站起来,茫然的用英语说道:“不是我偷的,不是我偷的!”

  那无人机没有理会他的说辞,而是冰冷的吩咐道:“眨眼。”

  中羽照做,眨眨眼。

  无人机又吩咐道:“点点头。”

  中羽照做,点点头。

  3秒之后,无人机向外飞走,留下了一脸茫然的‘流浪汉’站在原地。

  “嘻嘻。”

  ……

  ……

  回归。

  zard在鲸岛上的宿舍里睁开眼睛,第一时间便去转头观察幻羽。

  大羽冷冰冰的问道:“看什么呢?你和那个涟心到底怎么回事。”

  “等等,”zard惊叹道:“你不觉得有哪里奇怪吗。”

  “奇怪什么?”

  “中羽没有回归啊!”zard说道:“我本来还担心他会一起回到这里来着,却没想到,他根本回不来了!”

  这时,大羽也反应过来了……相比起庆尘,其实中羽才是他的心头大患,那个沉睡的人格太过邪恶,连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如今中羽被剥离出来,竟连时间行者的资格也一并被剥夺了。

  大羽长长松了口气:“只要能把他剥离出来,他爱去哪去哪,跟我们都没有关系了。对了,小羽给我写的信呢。”

  zard从肚子里掏出来递给他。

  也就是这个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以及罗万涯的声音:“两位,老板刚刚打来电话,希望你们在鲸岛上坐镇,另外下次前往里世界的时候,可以去5号城市集合。你们先去荒野人聚居地,自然会有人用暗影之门接应。”

  大羽没好气的打开门问道:“那是你老板,又不是我老板!”

  罗万涯乐呵呵笑道:“一样的,一样的。”

  “什么一样的,”大羽想发脾气,但看着罗万涯那么和善也发不出来:“他说没说去5号城市有什么事情?”

  “没有,他只交代我们在表世界,往某个地方送去一枚金色真视之眼给他,其他的都没说……奥对了,他说自己找到了非常好玩的东西,邀请大家一起去玩呢!”罗万涯说道。

  大羽与zard面面相觑,好玩的东西?

  什么好玩的东西?

  此时,罗万涯提及金色真视之眼,大羽已经猜到庆尘是想要打开东、西大陆之门,对方应该暂时站稳了脚跟,可以摇人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摇而已!

  大羽撇撇嘴:“又想拉我们当打手是吧?”

  罗万涯摇头:“不知道啊。”

  大羽问道:“他打算什么时候拉我们去西大陆?”

  罗万涯又摇摇头:“不知道啊。”

  “一问三不知,”大羽不耐烦道:“你先回去吧,我们要考虑一下。”

  罗万涯试探着问道:“考虑哪方面的事情?”

  zard在旁边说道:“我们要考虑一下,怎么能够听庆尘的去集合,但又显得我们非常不情不愿,让庆尘落我们个人情。”

  大羽瞪大了眼睛看着zard:“你是有什么大病吧?!”

  你这怎么还把我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送走罗万涯,大羽没跟zard说话,甩着脸色坐到床边,拆开了小羽的信件。

  这是他最喜欢的温馨时刻:

  “哥哥,我和zard哥哥遇到了涟族的姐姐与阿姨,还有一些金色的老爷爷。涟族的姐姐们手很巧的,她们帮我叠了好多的雨燕。”

  “zard哥哥说要带我去涟族的寨子玩玩,我其实有点想庆尘哥哥和秧秧姐姐了。但zard哥哥说,如果我跟他去涟族的寨子,他会在寨子里给我造一个大大的竹屋,到时候,你一定要看看他给我造的竹屋呀。”

  大羽面无表情,你应该看看你zard哥哥给我造的孽。

  去农务学院是zard搞得鬼,去涟族也是zard搞得鬼,这个zard趁着他睡觉,简直是各种搞鬼!

  原本大羽还想写信,责怪一下小羽太容易被zard忽悠。但想到小羽一直被中羽吞噬精神意志的事情,顿时觉得心疼,什么责怪的话都不忍心说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