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816、8号多元世界,特殊机制触发!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6-07 16: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联邦历史中,李神坛早就死在了一千年前的浩劫里。

  极少人知道李神坛的存在,但他并没有真的消失。

  联邦里,曾有太多人尝试着将意识上传网络,以此来获得永生,然后被李神坛杀死。

  那些研究人员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当是自己的技术还不够成熟。

  从来没人猜到过,这一切是谁做的。

  所以,当李神坛再次身穿华丽燕尾服,出现在大家视野里时,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意外。

  他消失太久了,以至于所有人对他的战斗力,都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只能靠猜测。

  “我不知道你这身体是从何而来,但陈氏内部记载的历史不会错,恶魔耳语者李神坛的肉身,早在一千年前就湮灭了,”中羽慢条斯理的分析着:“所以,这身体既然是个替代品,那你应该发挥不出全盛的实力才对。”

  李神坛笑眯眯的听着,并未反驳:“继续说。”

  中羽:“而且,你应该也面临着与世界同化的危机吧。刚刚你已经出手一次了,现在应该已经不敢继续出手了吧?嘻嘻。”

  李神坛饶有兴致的笑问:“所以,你就可以凭借这些猜测,小瞧与世界同化度完成85%的前辈了吗?你猜完我的实力了,那我现在来猜猜你的……我猜你强行吞噬弟弟精神意志之后,就被迫陷入沉睡,根本来不及熟悉自己获得的力量,对吗?”

  下一刻,这位千年前的魔术师摘掉自己的礼帽,只是手腕轻轻一抖,哗啦啦的声响传来。

  那神奇的礼帽中,数百只白鸽接连飞出,拍打着翅膀飞向中羽。

  奇怪的是,那些白鸽眼球通红,尾翼浓黑如墨,根本不像正常魔术师手里的鸽子,凶猛异常。

  夜色中的猩红之手出现,想要拍碎这些诡异的白鸽群。

  可七八只猩红之手刚刚出现,那白鸽群竟骤然分散,让所有猩红之手全部落空!

  就像当初壹驾驶君临号,悍然发动的空战一般。

  这位李神坛竟是精确的控制着白鸽,如无人机群般展现出强大的微操,任你力量如何强横,都被这操控能力给轻松化解。

  白鸽在空中盘旋、冲刺,缥缈之中无迹可寻。

  轰隆一声,数百只白鸽撞击在中羽身上爆裂成一团团白色的气,将中羽轰出了十多米远。

  中羽倒飞途中以猩红之手接住自己,他伫立在大手之上,升到半空。

  却见他身上衣服破烂,浑身上下鲜血淋漓,但神色却突然亢奋。

  “这就是活了一千年的半神吗,不过如此,嘻嘻,”中羽笑着说道。

  只是,他嘴上虽然这样说,却没有选择去正面攻击李神坛,而是用那些控制住涟族人的猩红之手,猛然用力一握!

  一些实力高的涟族人,内脏突然被挤压出血来,一些实力低的涟族人,当场便惨死了。

  连同那些金尸,浑身上下也被攥的嘎吱吱响。

  短短一瞬,涟族人竟死伤过半,二十多个金尸在这位新晋半神面前,都毫无还手之力。

  中羽在猩红之手上笑着说道:“你是先去救人,还是先来跟我打?嘻嘻。”

  猩红之手打不到李神坛,但可以打到别人!

  一个能口口声声说心疼弟弟,却吞噬对方精神意志的恶魔,是不会考虑手段正义与否的,他只需要利益最大化!

  在中羽看来,李神坛能够出手的机会一定不多了,他只需要再消耗片刻,李神坛就必须再次沉睡。

  他了解临界点,他有他的判断。

  此时,一旁的zard对陈家章大喊:“救人!”

  陈家章忽然从催眠中清醒过来,第一时间就往涟蓬那边狂奔而去。

  一只猩红之手朝他握来,却见他毫不避讳的硬碰硬,以自己身躯将猩红之手撞碎,继续往涟蓬那里跑去。

  涟蓬挣扎着说道:“快滚,我不需要你救。”

  陈家章惨笑道:“老子要救你,跟你有个屁的关系。”

  一路上猩红之手不断给他重创,然而这位骑士却一次又一次爬起来,去救涟蓬。

  zard也想去救人,可空中具现出的猩红之手,早早便将他一掌拍飞,中羽冷笑道:“我没杀你,但你也要适可而止啊……李神坛,你是先救这些人,还是先跟我打呢?”

  然而,中羽忽然看到李神坛嘴角露出微笑,这位魔术师笑着说道:“你忘了吗,我也曾是恶魔啊……当年,我的恶魔之名,可比你响亮多了呢。”

  话音落地,李神坛没有去管涟族人,而是从怀中掏出一副扑克牌来洒向天空。

  漫天飘落的扑克牌落下,似乎一副牌并不是五十四张,而是五万四千张,它们如雨幕般落下,又如龙卷般将空中的中羽环绕。

  中羽站在龙卷的中央,被低气压笼罩着。

  他撕碎了上衣,露出上半身矫健的肌肉与伤痕来:“开!”

  夜色中再次具现出猩红之手,中羽努力的想要将那些环绕着自己的扑克龙卷击碎,却发现自己猩红之手穿过扑克牌,那些扑克仿佛虚构般空无一物。

  “这不是真的!是假象!”中羽惊疑。

  他这时候终于意识到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真的摆脱过催眠。

  先前他以为自己已经挣脱出来,可那也只是挣脱出了第一层。

  而现在,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李神坛想让他看到的!

  这就是真正的恶魔耳语者,那个曾催眠过百万人的半神!

  这位李神坛虽然用的是纳米机器人组成的身体,没法承受高强度的肉身战斗,但问题是,恶魔耳语者的战斗风格一直都是以催眠为主,除了与涟漪近身战斗过以外,他就算全盛时期也不屑于与人肉搏啊!

  若是换了骑士只剩下一具纳米躯壳,自然实力大降,可李神坛的手段本就不会被躯壳拘束。

  那是纯粹的精神力量,请所有人都将潜意识交到他手中的力量!

  李神坛笑着说道:“我都不知道沉睡多少年了,如今与世界融合程度已经降到了84%,应付你还是可以的,所以……千万不要小看前辈啊!”

  而且,李神坛也是真的狠心没有去管涟族人,他是有正义感,可他又不傻,如果去救人只能被牵扯着疲于奔命,最后还会白白浪费了胜利的机会。

  如今,他必须抛弃一切,赢下这场战斗!

  想要战胜恶魔,就要以恶魔的方式!

  中羽面色平静,脸上并没有出现受挫的神情。

  刹那间,他无视了身旁的扑克,并收拢了控制着涟族人的猩红之手。

  却见李神坛身边出现了比扑克龙卷声势还要浩大的猩红之潮,要让这位魔术师再也无处躲闪。

  zard惊愕的看向猩红之潮当中:“小心!”

  可这时候,数十只猩红大手的狂潮中,哪还有李神坛的身影?!

  “什么情况?!”zard愣住了。

  下一刻,却见中羽身旁的扑克龙卷散去,而李神坛就飘在中羽面前。

  夜空中,两位半神彼此之间仅仅相距半米,燕尾服在月光下摇曳,像是优雅的琴弦。

  那一头银白色的头发,熠熠生辉。

  谁也不知道他是如何从猩红之潮里脱困的,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出现在中羽面前的!

  但是,李神坛并没有借这个机会将中羽一击毙命,而是轻轻的拥抱了对方,并轻轻的对中羽说道:“别紧张。”

  月光下,一身华丽燕尾服的魔术师,轻轻拥抱了那个真正的恶魔,怎么看都让人觉得诡异又温柔。

  李神坛轻声在中羽耳边说道:“安静。”

  于是,世界真的安静了。

  这便是半神之上的层次。

  更诡异的是,那组成李神坛身体的纳米机器人,竟快速渗透到了中羽的身体里。

  魔术师竟然像是在月光下融化了一样,消失不见。

  中羽眼神从狰狞到平静,再到呆滞,这空中只剩他一人。

  李神坛那诡异的身体已经与中羽合二为一,并在这具躯壳中不断接驳神经元,不断甄别意识体!

  中羽的神情再次变化,从狰狞到天真,从天真到平静。

  仿佛每一秒都在经历不同的人生与性格。

  zard本来担心李神坛杀死幻羽,导致小羽和大羽一起死亡,可现在看来,那位千年前的魔术师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杀人。

  可问题是……对方在做什么?

  还没等zard想明白,却见纳米机器人从幻羽背后渗透出来,重新形成了李神坛的模样,轻轻落在地上。

  就像是李神坛轻轻的从幻羽身体里‘路过’一般。

  那一头银发,时黑时白,李神坛的半张脸,也一次次出现中羽狰狞的模样。

  zard疑惑道:“你把他的意识给剥离出来了?!”

  李神坛笑着说道:“没错。”

  “怎么做到的?”zard大为震撼!

  李神坛眼睛弯成了月牙状:“你猜。”

  此时,还有红色的能量缭绕着他的身躯,在表面不断游走,撞击。

  不光是中羽被剥离了,连赤心蛊也被一并剥离出来!

  先前,中羽自己尝试着拉扯赤心蛊,都没能成功。

  可李神坛却以一种极其神秘的手段,做到了这一点。

  zard看着周围消散的猩红之手,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千年前的魔术师的手段,竟如此神奇,似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一般。

  刹那间,李神坛的面孔突然变成了中羽的模样,并疑惑问道:“咦,你这身体为何如此奇怪?!你是怎么将我剥离出来的?”

  说着,他便要朝幻羽的身体跑去,想要重新回到那具躯壳之中。

  但还没等他靠近,面孔又重新变成李神坛的样子,并笑着说道:“不要挣扎了,没有意义的。”

  说着,李神坛扯开嗓门,笑眯眯的呼唤道:“六元,六元,呼叫颜六元!”

  zard惊疑不定的看向四周,难道这里还藏着一位大佬吗?!

  但颜六元并没有从寨子里走出来,而是在李神坛身边打开了一扇虚空之门。

  那位永远年轻的颜六元走出来,他手中握着一枚黑色真视之眼,眉眼如画,长长的头发被束在脑后,格外飘逸出尘:“唤我何事?”

  zard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这种级别的半神,真的能感受到别人呼唤自己的姓名。

  这与传说中的神明有何区别?

  李神坛笑吟吟的说道:“你前阵子不是说要找一个合适的目标吗,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哥哥不在,我替他送你一个生日礼物。”

  “嗯?”颜六元挑起眉毛:“什么意思。”

  李神坛指着自己的心口:“这里有个即将与世界融合的意识体,获得力量之后也没好好使用过,被我抓住了。你先前不是说想从世界意识中剥离一个人吗,世界意识不是那么好相处的,如今你想剥离一个人,得拿一个人与它交换才行。”

  颜六元若有所思的看着李神坛,此时对面的这张脸上,一半是李神坛,一半是中羽。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还没到合适的时机,想让他与世界融合,需要一个更好的机会,不过……交给我来办吧。”

  说着,他返身走回虚无之门背后,取来一个密封的黑色箱体,对李神坛说道:“来吧。”

  李神坛走到黑色箱子前,站了进去:“这一次出手之后,我恐怕又要陷入沉睡了,话说你哥哥去寻找掌控世界意志的方法,怎么还不回来。”

  颜六元平静道:“你说这话不怕被世界意志听见吗。”

  “怕什么?”李神坛浑不在意的笑着回应道。

  他双眼紧闭,却见他那身穿燕尾服的身体逐渐融化,回到了液态的纳米机器人形态。

  被困在纳米机器人中的中羽,突然从那银色液态之中冲出一张脸颊怒吼:“我会让世界与你们一同毁灭。”

  中羽面目狰狞,这一刻的李神坛已经选择将自己在这具躯体的意识格式化,于是便让中羽重新掌握了身体的主动权。

  他要以核动力机械之心为心脏,重新塑出自己的身体,与颜六元战斗。

  可颜六元只是小声叹息道:“这是哪冒出来的愣头青……回去。”

  当回去二字落地,仿佛有一种出法随的规则,将中羽牢牢束缚在箱子之中,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颜六元说道:“放心,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他将黑箱子盖好,将一切咆哮声都隔绝了。

  那个黑箱子里,只余下中羽一人被囚禁着,暗无天日。

  实际上,李神坛可以杀中羽,他和zard也不一样,他是可以为了胜利而不择手段的,比如杀掉涟花。

  但他之所以不杀,只是因为对方还有用处罢了。

  颜六元看了zard等人一眼,手握黑色真视之眼走入虚无之门,不知道去了何方。

  回归倒计时003000。

  zard赶紧跑到幻羽身边,将对方搂在怀里:“醒醒,小羽你醒醒!”

  幻羽睁开眼睛,漠然的看着zard,又看了看自己赤裸上身,被zard搂在怀中的姿势:“滚。”

  zard无语了,醒来的竟然是大羽……

  “等等,”zard指着涟花:“你看这个女孩怎么样?你喜欢她吗?”

  大羽拍拍身上的灰尘站起来,纳闷道:“什么怎么样,我为什么要喜欢她?”

  zard长长松了口气,赤心蛊被李神坛彻底拔除了,不幸中的万幸!

  大羽冷声说道:“给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刚才在沉睡中一直感觉自己被人吊在悬崖上扯来扯去,这不正常。”

  zard想了想说道:“一开始是你群殴”

  这时候,涟心忽然冲了过来,上上下下的检查着zard身体:“你身上的伤怎么样?”

  zard憨厚道:“我没事……你是在担心我吗。”

  涟心见他这样皮实,本来想嘲讽两句的,可她一想到刚刚zard保护她的模样,便说不出来了:“是有点担心。”

  zard感动道:“有你是我的福气。”

  大羽:“有你我是真的服气,你俩什么情况?!”

  ……

  ……

  西大陆黑水城内。

  梳拢着长发的颜六元忽然出现在摄像头下,他看了一眼长街上无处不在的摄像头,浑不在意的放下了手中的黑箱子。

  似乎因为多次穿梭空间的缘故,又或许是他这一次穿梭的太远,以至于发梢开始出现溃散的痕迹,黑色的头发正一点点湮灭成星辰粉末。

  颜六元并没有在这里多待,他只是轻轻打开黑箱子,并在中羽反应过来之前转身离开了。

  这就是他给中羽说过的,好玩的地方。

  黑箱子中,银色液态的纳米机器人包裹着机械之心,快速站起身来,塑出中羽的模样来。

  城市里的警报已经响起,自动甄别犯罪的指令已经下达,城卫军迅速组织起抓捕力量,朝中羽包围过来。

  中羽面色冷峻的打量着四周,那位颜六元把自己放在这里……是想干什么?!

  ……

  ……

  以下非正文,不感兴趣的书友千万不要看,容易影响心情:

  对面作者又开始装受害者啦。

  管理下场说我、老鹰、香蕉刷票你是一字也不提啊,你书评区放纵别人网暴也是一字也不提啊,所以能从你单章看出来你确实认为我这边在偷塔,所以你管理所做的一起一切都是你授意的啊……你这单章可能没有怎么过脑子吧。

  还有,刷票的事呢?刷票的事呢?刷票的事呢?不敢提是吧。

  我被你那边喷了大半个月,你连续两天发章末、单章阴阳怪气,我回应一下就叫网暴你了。

  你可别装受害者、白莲花了好吗。今天你管理突然在群里说“宅猪老婆被人用境外电话骚扰”,你可真是装受害者的一把好手,我可不知道你老婆电话多少啊,我劝你报警好吗。这简直是最经典的受害形象了,让我想起纸牌屋主角往自家扔砖头博同情的操作,你是作者还是政客?

  还有最有意思的是,你先说自己“早上8点醒来”才看到我单章,然后又说“老婆深夜被电话骚扰,你锁了境外电话”……啊这!你还是好好想想再说吧!

  你都配合游戏公司运营饭圈、故意引战引流、提纯粉丝了,还专门弄两个公众号两个身份撒谎演读者,你在这装什么老实人呢,别装了啊!恰烂钱不可耻啊,你也承认你恰烂钱了,但你怎么还装起来了啊!?

  不好意思,我版权都卖了,但我到现在没有为游戏公司演过读者。

  (抱歉,因为这段话多收了大家2分钱,见谅。但好消息是,我真的回来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