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85、蟑螂之灾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11 18:46: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与平常的会议不同,庆尘选举董事局主席的会议,是在腥风血雨之后召开的。庆氏家主摩下的所有派系,以最血腥暴力的方式镇压了所有逆党,这个时候轮不到庆尘来当好人,他要做的事情,就是用更加强硬的态度将所有派系拧在一起。只有这样,庆氏才有能力去面对未来的疾风骤雨。

  如今的庆氏,只能有一个声音,那就是银杏山上的声音。

  没有等人主持会议,庆尘便平静说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庆氏董事局新一任主席了,反对的举手。”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他们只觉得,庆尘坐在这个位置上时,竟然比那位影子还有压迫感。

  没有人举手,没人敢举手,今天早上庆艺才刚刚被送进秘枣监狱,所有人都知道反对是什么下场。

  此时,庆忌在一旁宣布:“全票通过,恭喜庆尘先生当选董事局主席。”掌声雷动中,庆尘已经开始清算了。他明白,老爷子送他九个人的记忆里,并非只有人生经验,那九个人位高权重,知道太多的秘辛了。

  庆氏老爷子在昨天晚上并没有把人全部杀完,而是留了一批,专门给他今日立威用。

  不得不说,老爷子确实贴心。

  庆尘没有看稿子,他只是坐在椅子上有条不紊的说道:“庆氏恒天能源公司准备了两套账目,这些年你们跟负责审计的庆廉相互勾结,吞没家族一千二百亿资产,还给自己养了六百私军,带下去,三天之内把钱给我吐出来,恒天能源公司由庆达接手,让他两天之内来银杏山述职。”

  “冤枉啊!”恒天能源的董事长站起身来:“这是毫无证据的污蔑!”

  庆尘说道:“所有证据都在庆廉名下那个功名花园别野区11号楼的墙壁里。庆坤,你安排人去抄。”

  “明白,”庆坤点头,并默默给儿子发去消息:“杀气好重,你家先生不会整你老子吧,你老子屁股也不干净啊。”

  庆一:“…·您放心吧,我跟先生的关系很好。”

  庆坤:“谢谢儿子。”

  庆一:“……”

  此时,庆尘继续说道:“庆迟,第二集团军合计吃空饷2312人,告诉庆宇,他接手之后务必清查,自己查好过被我查。集团军是庆氏的基石,军队不能有岔子。”

  庆迟点头:“我明白,已经将贪污吃空饷的军官抓捕归案了,正在送回五号城市。”

  庆尘继续说道:“整个庆氏集团现在有虚构骗补贴项目18个,合计骗的补贴达2100亿,其中有龙天实业、日正水电、春雷水电……这些项目从上马都现在,所有工程进度基本都是虚构的。庆地,这些人也由你来抓。”

  庆坤松了口气,这18个项目里有三个都是他的……庆尘让他来办,那就是给他弥补亏空的机会了,只要把钱交出来应该就没事了。

  下一刻庆尘说道:“庆氏将成立商业事业群,将集团除军工以外所有商业项目归纳其中,我推选庆坤升为集团副总裁分管,反对的举手。”

  无人反对。

  庆坤大喜,庆尘这么做等于是让自己当庆氏大总管了啊,一步登天!

  虽然军工的项目要让出去,但利大于弊。

  庆尘站内搜索夜的命名术继续说道:“庆氏将成立军工事业群,将集团所有军工企业纳入统一管理范畴,我推选庆驱升为集团副总裁分管,反对的举手。”

  无人反对。

  庆尘坐在位置上,从早上一直到下午4意沙右位板的领有7512冬敕改更求、纠察要求,期间他没有看过任何资料,中间也只给所有人留了四次上厕所的时间。

  身为学霸的李可柔,听着庆尘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

  先前她关注更多的是庆尘的身份、实力,以及麾下的势力。

  在媒体报道中,其实还未有人对庆尘的智商做过报道,也没有什么事情来侧面反应,最多是战术奇诡,重创神代、鹿岛,但这些事情也有名将做到过,并不能说明庆尘的智力达到了怎样的程度。

  然而这一刻,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一种纯粹的力量折服了一样。

  只觉得自己曾引以为傲的脑子,在庆尘面前不值一提。

  这512条要求会形成会议纪要,然后由李可柔去负责跟进,确定整改是否完成。

  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作量,可李可柔没有头疼,她只觉得格外亢奋……一场会议开下来,所有庆氏派系的大佬都汗流浃背,毕竟大家屁股都不干净,生怕庆尘突然就念到自己的名字了。还好,除了一开始的杀鸡儆猴之外,庆尘所说的事情都避开了在座的董事局成员,似乎有大赦天下的意思。

  然而在会议末尾,庆尘忽然说道:“我这里还保留了311条需要纠察的内容,但会议上就不说了,各位过去做的怎么样,各位心里很清楚。给各位时间,自己去找问题,然后将自己的整改措施和计划以文字形式呈上来。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请珍惜。”

  众人面面相觑,其实庆尘没有明说他知道了什么,这才是最恐怖的。

  你自纠9项,结果还漏了1项,而这1项偏偏就是庆尘掌握的那个,那这事就可大可小了。

  庆尘不想动你,你就没事,庆尘想动你话,军权财政全都集中起来了,谁有反抗的能力?

  大佬们暗道晦气,当初大家盼着庆准退位,谁能想到竟然来了个比庆准更狠的角色·……

  不过,这个时候大家忽然发现,所有人都有了新安排,唯独庆诗的父亲庆堂还空无一职。

  有人幸灾乐祸起来,这庆常明明是本次肃清计划的大功臣之一,却被无情抛弃了?

  他们目光悄悄投了过去,却发现庆常如古佛般坐在位置上,神情没有丝毫改变。

  庆尘说道:“庆氏将成立督查巡视组,庆常担任巡视组组长,反对的举手。”众人心中一惊,庆常摇身一变就成了手持尚方宝剑的钦差大臣!

  什么情况,家主对庆常的信任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难道其中还有隐情?!庆尘没有多做解释:“散会。”

  他率先走出会议室,好些个大佬忽然瘫坐在椅子上长舒一口气,终于结束了。他们只觉得今天这六个小时,比六年还难熬。

  单看庆尘对于整个集团的熟悉程度,以后想再要欺上瞒下的糊弄家族,恐怕是行不通了。

  庆坤起身带着庆一离开,他小声嘀咕道:“老子还想着你以后是不是能跟他掰

  于肥,现任有木你走七七头关的吧,你斗不过你这位先生啊。”

  庆一哭笑不得:“我也没想斗他啊,您别天天给自己加戏行吗?”

  夜晚降临。

  庆尘站在山腰小屋前,耐心的说道:“该做的我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就请您好好为庆氏打工吧,退休工人再就业,发挥自己的余光余热,这站内搜索夜的命名术是好事情。身体机能恢复以后,也别老宅在屋子里了,没事多出来走动走动。”

  屋里的老人憋了半天:“赶紧滚蛋。

  屋里的老人憋了半天:“赶紧滚蛋。

  “我这次的计划比较危险,至于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也不太清楚,”庆尘忽然认真起来。

  老人问道:“非去不可?”

  “嗯,”庆尘点头:“我们和禁断之海彼岸必有一战,现在的问题就在于三点。”

  “第一点是我们不了解对方,对方却借助鹿岛、神代了解我们,这种有信息差的战斗打起来太吃亏,我们根本不知道对方能拿出多少力量来打。到现在,我们甚至连对面的具体社会体制都还没搞明白,像是奴隶制,但还没能证实。王国和未来组织牢牢把控着舆论渠道,在表世界也很难查到。”

  “第二点是联邦割裂,对方却似乎保持着格外统一,不管是超凡老的力是还是军事力量,对方必然占上风。如果我能拖一点时间,让家长会和骑士组织成长起来,也许还有搏一搏的机会。”

  “第三点是对方手里有密钥之门,我得想办法将这支传承亲手断掉,对方手里的黑色真视之眼我势在必得。”

  老人沉思片刻:“我让庆野、庆驱、庆忌跟你一起去。”

  庆尘摇摇头:“他们语不通,到那里只会被针对,我有自己的计划了,您操心好自己就行了。”

  这位老人是个普通人,身边是离不开庆忌的,庆驱要负责军工,庆野要负责影子部队,最关键的地方在于……语不通,容易露馅。

  庆尘抵达那边之后,很容易便能像水融于大海般藏匿,可庆野庆驱他们不行。庆野、庆驱的战斗力确实很强,可问题是禁断之海彼岸一定有半神,a级再厉害也是有上限的,他们没办法刚正面

  “既然决定了,那就去吧,”老人平静道:“临走了也没留一个种,也不知道你究竟在忙什么。”

  “放心,我会活着回来的,”庆尘郑重说道。

  说完,他看向庆忌:“麻烦送我去20号城市。”

  庆忌疑惑了:“你这时候去20号城市做什么?”

  庆尘说道:“王国的空中要塞在三天前抵达20号城市开始维修,我要乘坐这座空中要塞前往禁断之海彼岸,这也是我潜入他们权力体系的方式。”

  庆忌疑惑了:“它在北方待的好好的,怎么可能突然回西海岸去?”

  “我会想办法的,”庆尘说道。

  暗影之门打开了,庆尘毫不留恋的走了进去。

  李可柔在不远处看着,她想说点什么,但庆尘根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

  20亏城市经过影子部队的袭击后,已经彻底施行夜晚10点后宵禁的政策,街上一旦出现可疑人物,只要不是高种姓与王国、未来组织成员,一律就地处决。此时夜晚8点,许多行人已经早早开始回家了。

  因为王国的空中要塞停靠在20号城市的缘故,数千名空中要塞机组成员开始轮休,这几天,20号城市的强奸案频发,基本都是白人所为,但pce治安委员会接到报案,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神代压根不管,也不敢管。

  20号城市居民们群情激奋,但也没有办法。

  很多人商量着偷偷联系家长会,看能不能让家长会再来干一票,把这些白人也给弄死。

  但是白打各个财团围剿后,家长会就进入静默状态了,大家根本联系不上。这时候,所有人都念及家长会的好了。

  此时此刻,小三正坐在风情街里的一个拉面摊前,笑着对老板说道:“站内搜索夜的命名术一碗豚骨拉面,再来两份关东煮。”

  他一边擦着一次性筷子,眼神却一边盯着一个白人。

  对方人高马大,浑身都是奇奇怪怪的纹身,左臂上还纹着两个中文汉字“牛逼”。

  拉面摊的老板在餐车后面,一边煮着拉面,一边冷眼旁观着,嘴里还不时嘀咕:“好好的姑娘全被他们糟蹋了,要是家长会还在这里,不得把他们全弄死!呸!”

  小三问道:“大叔,你不怕出事吗?”

  老板嘀咕了一声:“怕啥,反正他们听不懂咱说啥。”

  也就是这个时候,小三眼睛一亮,他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并暗中用手势指了指刚刚白人走进去的风俗店。

  少年会意,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脸上抹着白色粉底的妈妈桑笑着迎接,她身上的和服看起来格外臃肿:“客人,您喜欢什么样的?”

  少年摇摇头:“我不是来光顾生意的,我是来找人的。”

  “嗯?”妈妈桑愣了一下:“你找谁,这里可不是找人的地方,请你出去。”然而她话音刚落,风俗店的墙缝里忽然有数不清的螳螂钻了出来,那是小三培育的新种,小型蜂螂,无孔不入。

  妈妈桑看到这密密麻麻的漳螂,吓得花容失色,而庆尘则趁此机会快速往里面走去。

  与此同时,整个城市的下水道里,都忽然爬出数不清的蜂螂。

  一只金色大幢螂拱开井盖从里面钻了出来,它来到小三身边蹭了蹭,小三则将一碗关东煮倒在它面前,笑着说道:“吃吧,今晚要辛苦你了。”

  说着,小三又转头看向老板说道:别怕,这些蜻螂不会伤害你们的,还有,家长会从来就没离开过。”

  老板怔在原地,紧接着,他看见小三带上了鸭舌帽,融入了渐渐开始混乱的人群中。

  ··

  今日两章已更,抱歉最近家里事情确实多,更新可能不太稳定,如果能及时写完我就会两章一起发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