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80、父子俩玩的都挺大啊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09 21:30: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山腰上的小木屋昏暗寂静。

  这里就像是荒山上的神龛,里面是一尊无人拜访的神佛,不在意有没有烟火气,

  也不在意人间是否太平。

  它就在这里,但过去十几年几乎被人遗忘。

  但从今晚开始,或许很多人都会重新回忆起,坐在这里的老人到底是个怎样的角色。

  能在影子之争里脱颖而出,又击败所有影子来到这个位置上的人,果然才是这个人世间最凶狠的存在。

  在庆尘的眼里,这位家主应该是个老谋深算、视家族利益高于生命的人。

  他将家主当做了故事话本里的“帝王”,而帝王总是无情的。

  某一刻,他甚至怀疑,是这位家主为了让儿子心甘情愿的当影子,才动手杀了宁秀。

  但如今庆尘不这么想了,只因为庆氏家主的所作所为,一切都在为了给庆淮报仇而淮备的。

  这个老人为了给自己疼爱的大儿子复仇,竟是不惜要把整个庆氏都拖入深渊!

  这哪里像是一家之主做的决定,分明像是一个朴实勤垦的匹夫父亲,要为儿子血溅五步。

  庆尘有些不适应,他本来以为当这个世界上的亲人只剩下家主时,所谓亲情已经名存实亡了。

  但他没想到的是,事实并非如此。

  庆尘转头看向庆忌,却见对方在昏暗的光线里似笑非笑,似乎早就料定庆尘会是这副反应似的。

  “您就不在意庆氏的利益吗?”庆尘问道。

  “你觉得我太任性,要毁掉庆氏?不是的,”家主慢条斯理的道:“这个庞然大物历经千年时间已经腐朽了,历史上连王朝都没有伫立千年的,一个家族又怎么能立千年而无事?过去的人躺在功劳簿上,新人难以出头,每个人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做着痴心妄想,这种庆氏不要也罢。“

  庆氏家主回忆道:“过去的庆氏是什么样呢?先祖庆缜认为那时的家族已经腐朽所以杀上了银杏山,推翻了当时的庆氏。在与人工智能‘零’的决战里,所有人靠着‘功成不必在我’的信念,前仆后继的死去,就为了给活着的人搏一个未来。

  庆氏本就应该是魄力与血性的代名词,我们从来就不缺重新开始的勇气。这才是庆氏啊,

  真让人向往。”

  家主继续道:“小淮先是把密谍司给了你,影子部队也给了你,今晚我把庆氏前线部队也送给你,所有项目公司都送给你,往后你在哪里,庆氏就在哪里了。”

  庆尘默默的听着,只觉得对方淮备的…真的很充分。

  这位父亲生怕他没有经验,甚至还留了九个管理领域的经验包,直接将他一个管理小白给练成了满级大号。

  对方为了这一天,几乎操碎了心。

  但是,庆尘的面色并没有多么动容,他平静问道:“然后呢?您还有什么安排?

  家主淡然道:“要看今天晚上的计划是否顺利,你不用担心自己的脚步被牵绊在这里,前线我为你选好了庆宇,他是孤臣,不结党不营私,没有羽翼,一心只为了家族的利益。若有一天你不满意他,撤掉他就好了,他没有什么反抗能力。今天晚上他会连夜抓捕一些人,其中有步兵师的师长,空中部队的师长,火箭军的师长,信息部队的旅长,等你掠夺了他们的记忆,自然能对军队了如指掌,庆宇欺瞒不了你。后方有庆坤,他虽然脾气暴躁,却是治理内务的一把好手,经商方面的天才,

  家主道:“你只需要许诺他庆一的前途,他不会反你,也没心思反你。你想做骑士就去做,没人羁绊你。对了,那个李可柔给你做秘书很不错,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她会是最适合留在你身边辅佐你的人。”

  庆尘问道:“所以您安排好了一切,却从没问过我想不想要这一切?您可曾问过我有什么安排?”

  “怎么,你不想要?”庆氏家主的语气中并没有意外,似乎早就料到了:“在表世界待得久了,会变得有些妇人之仁,我能理解。但你既然回来了,自然要会如何与这个世界相处,它比你想象的还要凶很。“

  此时,庆尘忽然摇摇头:“您都把一切安排好了,如果这时候我还拒绝,会不会显得有些太矫情了?这偌大的庆氏,别人求之不得,我有什么理由推辞?高高在上的成为财团家主,这是好事啊!”

  “嗯?”

  这次,反倒是庆氏家主疑惑了,这倒是跟他设想的不同。

  他让10号城市陷入苦难并袖手旁观,本就是要给庆尘一个回归家族的理由。

  他做了这么多努力,最担心的就是庆尘不愿意回来接手这一切。

  但是,庆尘并没有那么矫情,反而坦然的接受了。

  这倒显得家主先前做的事情有些多余了。

  只不过,庆尘也有自己的想法:“您有您的安排,但我也有我的安排,你把庆坤、庆宇安排好了,方便我来做甩手掌柜。但我跟他们没有什么信任基础,所以我要挑我满意的人选。”

  “哦?”庆氏家主问道:“据我所知,家长会里可没有能够胜任这两个职务的人。他们或许有天分,但治大国如烹小鲜,操控庆氏这台庞大机器是需要经验的。

  步庆尘摇摇头:“我选的人,并不是家长会里的。梦话音刚落,庆尘的身形竟在屋里快速闪动,连外面洒进来的月光都仿佛被他的身影切碎了。

  庆忌心中一惊,当即便要阻拦庆尘靠近家主,可他心念转动,却又停了下来。

  人家父子俩的事情,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刹那间,只见庆尘已经来到庆氏家主身后,并以右手抚在对方的头顶,强行催动自己身体内的骑士真气灌注进去!

  庆忌与老人全都愣住了!

  老人只觉得,一股滚烫的暖流从头顶汇入,游走于他的四肢百骸。

  如朽木般的器官,竟开始重新焕发生机!

  连心跳声都不再那么虚弱无力。庆忌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家主在他心里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可此时却毫无反抗能力的被庆尘强行灌顶。

  这一幕,太颠覆他的认知庆尘怎么敢这么做?!

  几分钟后,庆尘缓缓收回手掌,面无表情的道:“您做了那么多安排,也没问过我同不同意,那既然我是未来的庆氏家主,做什么决定也不需要征求谁的同意了,

  扯平。您安排的庆坤和庆宇其实我都不太满意,想要安安心心的当甩手掌柜,

  我觉得还是您来管这个庆氏比较好,不然我不放心。“

  老人沉默几秒:“你怎么敢?”

  庆尘冷声回去:“我明天就是董事局主席了,难道连安排家族事务的权力都没有吗?还是,这个董事局主席的职位是假的,其实中看不中用?我一个董事局主席要求您这个家族成员继续工作有什么问题吗,没有问题。“

  老人被庆尘给彻底整沉默了。

  庆尘继续道:“从家族利益考虑,还有谁比您更适合继续管理家族呢,反正您也不会坑我,但庆坤和庆宇可就不好了。李修睿老爷子是不再眷恋这个世界了,我哥哥是被规则束缚,寿命只有那么多,所以他们无法续命。但您可不一样,

  您摆明了还放不下这个庆氏。所以,别想着解脱的事情,安安心心给我的庆氏打工吧,淮提法灌顶增寿21年,这剩下的21年里,请您为了这个家族继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庆尘冰冷的着这些话,让庆忌感觉无比诡异。

  神代和鹿岛那边的继承人们,天天盼着自家的老东西赶紧死去,这样年轻人才有出头之日。

  而庆氏这边,庆尘竟然主动给自己的太子期限.续了21年?

  而且,在骑士真气的催动下,那位心硬如铁的家主热泪盈眶,庆忌从侧面就能看到对方的眼泪一滴滴落下,根本止不住。

  某一刻庆忌明白:庆尘是生气家主从不问他意见就安排好了一切,所以故意整了这么一出,就是要看着这位稳坐钓鱼台的家主出糗。

  你作为父亲,想要以你的方式付出,完成你作为父亲的责任,这当然没问题。

  但我也不是一个随便接受操控的人,剧本也不会像你安排好的那样演!

  想托付一切之后酒脱离世?做梦。

  庆忌在一旁砸吧砸吧嘴…父子俩玩的都挺大啊!

  他试想着,要是庆无敢这么干,怕是会被他揍的抱头痛哭吧。

  此时此刻,庆尘继续道:“剩下戏码我会配合着演完的,但您也别想退休了,

  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着,他转身往外走去:“我是今天才了解您是个怎样的人,但您也应该是今天才了解我是怎样一个人。我们相处的时间还有很长,大家慢慢相互了解吧。“

  话音落地,庆尘的身影已经下山了。

  屋里安安静静的,老人却抹了抹眼泪,忽然笑出声来:“不愧是我的儿子,厉害。”

  庆忌已经很久没有见老爷子笑过了。“你刚才怎么不拦着他?”老爷子看向庆忌问道。

  庆忌眼睛瞟向小木屋顶上的横梁:“他是骑士,我哪拦得住他?”

  “倒是头一次见你在战斗这方面承认技不如人,难得,”老人叹息道:“这下好了,我还得再工作21年才行。”

  庆忌也忽然笑了起来:“这不是好事吗。“

  老人看着他幸灾乐祸的模样,不耐烦的挥挥手:“滚去帮庆迟,今天晚上把该杀的人,全杀了,先清理了这些人,我们才能腾出手来杀那个躲在暗外的傀偶师。”

  5号城市内部,一名卫戍部队营长正悄悄集结了自己的下属,淮备对旅长完成斩首,并对整座城市完成换防。

  按照计划,他们本应该在扣完屎盆子后,明天再发难的。

  但是如今银杏庄园的信号屏蔽了,里面一切消息都传不出来,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更不知道里面的计划有没有成功。

  不能等了,所有想要造反的人,心中都产生了浓烈的危机感,他们当机立断决定今晚就动手,哪怕没有正当理由也要造一个理由才行!

  可是,这位卫戍部队营长才刚刚秘密集结下属,正淮备讲话煽动兵变的时候,

  他身旁的副官忽然掏出手枪,扣动扳机。

  士兵们看着倒在血泊里的营长,一时间有些惊惶无措。

  却听副官冷声道:“他今晚意欲造反,我奉家主之命对他处刑,各位不要轻举妄动,不然一家老小都性命不保。给你们两个小时的时间相互检举揭发,只要找出今晚有煽动论的人,其他可免牢狱之灾。”

  完,营区外面忽然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那原本已经轮休的卫戍旅其他部队,

  竟然已经将这里团团围住。

  北方前线,庆宇的人已经都杀出去了。

  目标正是庆闻母亲庆芸麾下的集团军,还有庆原父亲麾下的集团军,这就是今晚有人敢向家主发难的底气。

  庆宇部队快速穿插进营区,这两只意图兵变的部队长官忽然发现,自己部队的戒备营不知道何时已经叛变,为庆宇打开了营区的布防!

  不仅如此,营区内的雷达也在晚上被人关闭了,连头顶上有浮空飞艇抵达都不知道!

  有人尝试着求救,在他们右翼还有一支集团军作为底牌,那正是庆诗父亲的部队,第一装甲师。

  然而他们打出去的电话并没有人接听,反而有人忽然进入指挥营帐汇报:“不好了,第一装甲师忽然从右翼包围过来,他们与我方外部警戒力量遭遇后,一不合就直接开火了,他们不是来增援的,是来围剿我们的!”

  营帐里的指挥官瘫坐在椅子上,谁能想到那个一直扮演着野心家、想要挑战家主权威的人,竟然是家主的人!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庆诗父亲野心勃勃的时候,对方始终都是家主最忠心的下属,

  从未改变过。

  这演技,可比神代云罗、神代云秀他们强多了!

  大势已去!

  s..book314382600431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