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79、银杏山上的老人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08 21:39: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庆尘卡过许多bug,但他头一次发现,原来神代的夺舍技术到了庆氏家主手上,

  还能卡出如此逆天的bug来。

  与这个bug相比,也就只有裹尸布与大羽完美配合的bug可以相提并论了。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琴子能做好一件事情就很不错了。

  想要当好一位军需官,你首先要知道物资从哪来,收缴物资会对财政造成什么影

  响,运输到前线'需要多久,中间会有哪些困难。

  想要掌握财团经济运转模式,那么最好的方式就忌负责审计,最优秀的审计官知

  道一切门道,他知道怎么查假账,知道怎么查頁实经济数据,知道各个项目上的灰色

  地帯,知道各個项目怎么玩小把戏来欺陽家族。

  庆尘没有后勤经验?没关系。

  庆尘没有审计经验?也没关系。

  庆尘没有管理城市与财团的经验?也没关系。

  庆尘没有管理军队内务的经验?也没关系。

  庆尘没有跟政客们打交道的经验?更没关系。

  这里有好几个现成的经验包留给你,他们一生的经验与记忆都是给你留着的。一

  条人命,换庆尘少走一条弯路。

  这就是一个庆氏家主给儿子的生日礼物。

  这世上,还有比这九条人命更凶狠的生日礼物吗?或许没有了。

  先前庆尘还在想,002号禁忌之地一战之后,家主明明知道家族已经内乱了,却

  没有任何动作。

  家主明明知道自己隐居山上的时候,自己的嫡系派系里一玄有人被其他派系弟反

  ,社至家主也知道这些人是谁,但这位家主偏僞没有动手,反而留着对方好吃好喝的

  活着。

  家主明明知道对方会拿“庆尘已经被夺舍”来攻击庆尘,却没有丝至担心,反而

  将这件事情当做契机,送给庆尘一份最凶狠的生日礼物。

  辽到这时庆尘才明白,原来对方早就扣好了一环又一环,然后等自己抵达5号城

  市后完美收尾。

  养着这些人,不过是因为这些人还有用罢了。

  庆尘叹息道:“太狠了。”

  “狠吗?”庆忌若无其事的说道:“这些人已经不仅仅是背叛家主了,而是在背

  叛家族。勾结陈氏陈余圉杀自家影子将自己核心技术拱手让人外敌当前还要发起

  内战,这种人死不足惜。老爷子在银杏山上沉寂太久,他们都以为老莘子糊涂了。老

  莘子越沉默,他们便越觉得自己有腔算,甚至頁的以为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斗争.这

  不,胆子大的仝都跳出来了。”

  庆忌继续说道:“本来,老爷子想要亲自教你如何当一个家主,可他没有那么多

  时间了.他能做的,就是将这些人留下,然后全部送给你”

  正当庆忌与庆尘交谈的时候,九人已经被仝部控制住了。

  庆忌对庆尘说道:“去接这些经验包吧,不论如何,今天都要把你可能被夺舍过

  的嫌疑洗掉才行,未来的一家之主,哪能背负这样的嫌疑.”

  “他们会变成植物人么,”庆尘平静问道。

  “这得看你想不想让他们变成植物人,”庆忌笑了起来:“神经元接驳之后,你

  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记忆留下,剰下的都会重新下载回他的脑子里,留什么退什么

  你拥有决定权”

  夺舍的原理杲利用神经元接驳技术,将对方的意识全部上传到纳来机器人里,然

  后利用纳米机器人,将意识下载覆盖到庆尘的脑海中,

  这种技术其实是可逆的,只要庆尘记忆之后,让纳米机器人重新将对方的息

  识下载到大脑皮层,对方就不会成为植物人.

  庆忌说道:“家主建议你只他们有用的技能经验,至于无用的感情经历还是

  退给他们吧.夺舍结束之后,自然会有人送他们上法庭接受正规审判,庆氏家主不能

  背负用邪门手段杀人的污名

  庆尘叹息道:“你们还頁贴心.”

  他走了上去,哑仆将两根导管贴在庆尘的太阳穴,另一边,庆守的头上也被连上

  了注入纳米机器人的导管。

  宴会厅里鸦雀无声,所有人怔怔的看着这一慕,甚至有人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与此同时,有人想要通风报仁,却发现这里的仁号已经仝被屏蔽。

  随着哑仆调试好数据,按下启动键,仪器内宛如水银似的纳米机器人注入两人身

  体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庆尘迅速将庆守的记忆归纳分类,只留下庆守的军需管理经验秘密,其他感情

  类的记忆一并当做垃圾退了回去。

  庆尘睁开眼睛,对方用二十年摸索出来的军需管理经验,他只用了几分钟便接收

  完毕。

  另一边的庆守也睁开了眼睛,一脸的茫然。

  此时的庆守只觉得脑海里少了些什么,却想不起少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宴会厅里,众人震惊了,原来庆尘真的不会被夺舍!?

  庆忌平静的说道:“奥对,你们也可能怀疑这台机器有问题,比如怀疑它本就不

  是用来夺舍的,庆尘和庆守站上来只是装装样子,我们也并没有开启夺舍程序。来,

  把刚刚诘问声最大的两个人带上来,给他们启动夺舍程序.”

  那两人挣扎着,甚至有一个人还尿了裤子。

  他们被绑在仪器上,眼睁睁的看着纳米机器人被注入身休.

  短短五分钟过后,一个人醒了,另一人却永远成为了植物人。

  被夺舍者站在原地,难以呂仁的看蓿自己双手:“我我夺舍成功了?”

  庆忌说道:“夺舍已经完成了,帝走吧.现在还有谁不相伫庆尘吗,可以举手我

  看看。”

  没人敢举手.

  没人反对。

  到了这会儿,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那位隐居多年的家主并没有老糊涂,对方早

  就准备好应对今晚的眾凤雨了.

  庆忌笑道:“那么,今天的晚宴就结束了,不过大家现在还不能走,只能住在银

  杏庄园的客房里面,祝你们今晚有个好梦!请离开吧!”

  他不想让这些人看着庆尘掠夺记忆,所以剰下的掠夺过程,得等这些人都走了才

  能进行,

  待到人去楼空,庆尘重新站在仪器里面,等待着哑仆一个个将人带上去。

  神代云罗默默的看着,许久之后才感慨道:“以前听说庆氏家主凶狠,但总感觉

  他一直待在银杏山上也不动弹,有点名不副实。也只有今天亲身经历,才能感受到他

  心思的恐怖这位家主頁的能摒弃人类的感情吗?”

  庆忌审视了神代云罗一眼:“那个你有什么比较厉害的技能吗?”

  神代云罗若有所思的说道:“我特别会招女孩子喜欢。”

  庆忌眼睛一亮:“來,把他也给我拉到仪器里面去,我们家太子太需要这个技能

  !”

  庆尘哭笑不得的从仪器里走出来:“搁这阴阳怪气谁呢我读过他们所有人的

  记忆了,开始吧,今天晚上还有不少人要清洗。先从所有城市的卫戍部队开始,他们

  已经准备哗变了。第一个是5号城市卫戍旅的庆舟旅长,他已经被秘密策反了,第二

  个是4号城市的庆卞营长,第三个是”

  被掠夺记忆的庆守是主管军需的后勁官员,本身就是对方阵营里的核心人物之一

  ,自然知道很多秘密。

  随着庆尘一连说出几 个名字,庆忌看向庆迟,对方则在记录后立马离开,开始

  为今晚的清洗行动拉开序幕。

  不需要庆尘再做什么,他只需要将这些名字说出来就够了,清洗的事情自然会有

  庆迟庆宇来做。

  这就是庆宇镇守前线派庆迟带部队回来轮休的原因,对方打算明天动手,但家

  主压根没打算让某些人活过今晚。

  大人物开重要会议的时候,基本都有一个统一的习惯:能解决的问题一定要在会

  议前解决,该杀的都杀了,该谈的都谈了,然后正式会议开始的时候永远都是全票通

  过。

  能出现在会议上的人,只有东家。

  输家是没资格参会的。

  庆忌问道:“记忆都完了。”

  庆尘点点头。

  如今他掠夺了九个家族内精英的记忆,就算说他是政务仝才也不过分了。

  他只用了一晚上,就走完了别人需要九琴子才能走完的路。

  庆氏家主的生日礼物,可以说是非常丰厚了。

  庆忌看向庆尘:“走吧,跟我去见家主,是时候去见一面了。”

  庆尘深吸一口气,这还是他穿越后,第一次见到那位亲生父亲,他的心中甚至还

  有一丝忐忑。

  看着庆忌与庆尘离去的背彩,神代云罗惋惜道:“我还以为今天晚上能有一场好

  玩的宴会呢,结果结束的如此仓促。”

  神代空屿忽然说道:“挺好的。”

  神代云罗笑道:“验证了一下友谊,确实挺好的。”

  回归倒计时020000

  沿若山路拾阶而上,庆尘跟在庆忌身后问道:“家主的时间没多久了么?他得了

  什么病?”

  “没什么病,就是心力交瘁导致身上各个器官都出现了衰竭的迹象,让他换器官

  ,他也不同息,”庆忌淡然说道:“这种事情我们也劝不了,你要想劝的话可以帮忙

  劝劝,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一个常年隐居在山上不问世事的老人,却因为心力交瘁而即将离开人世,说明对

  方隐居的时候也没闲若啊。

  来到山腰,庆尘看着那座孤零零的小木屋:“他这些年就自己独居这里?”

  “嗯,”庆忌点点头:“去吧,他在等你。”

  这时,屋里传来苍老的声音:“庆忌,你也进来旁听。”

  两位哑仆将门拉开,庆尘走逬去时看见那位老人背对着他们坐在蒲团上,身后还

  放着两个蒲团,似乎是为自己与庆忌准备的。

  与尘封的记忆里不同,对方佝偻了许多,消瘦许多,再也没有 多年前风采了。

  庆尘没有坐下,他只是站在门口问道:“我哥哥生前最后的时光里,是来见您了

  吗?”

  “嗯,是来见我了,”老人回应道。

  “他有说什么吗?”庆尘问道。

  “他说,他走以后,拜托我来照顾你,”老人轻声道。

  庆尘若有所思:“所以您準备了这么多计划,就是打算在自己临走之前,将这偌

  大的庆氏送给我?就算杀掉那么多人就算破坏了先祖留下的影子之争制度也在所不

  惜。”

  老人想了想说道:“其实,就算我想给你,也得你能接住才行。另外,我也不是

  为你才计划大清洗的,我是为了小准。”

  “嗯?”庆尘不解。

  老人回忆道:“小准认识宁秀以后,一玄瞒着我,因为他担心我接受不了宁秀这

  个舞女说实话,他一玄都不了解他的父亲。其实我挺喜欢宁秀这个女孩的,她对

  小准很好,也确实是一片真心,至于舞女的身份,那本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如

  我们这般身份,难道不是自己过的开心就好了吗。如果世界认同我们,那我们就认同

  这个世界,如果这个世界不认同我们,那我们就改变这个世界,这才是王者的思维。

  老人继续说道:“后来,有人想要杀小准,却错杀了宁秀。让我没想到的是,小

  準竟爲此浪费了一百年的时光,这让我有些生气。”

  “您责怪他感情用事?”庆尘问道。

  “不,”老人摇摇头:“他是否感情用事,那是他自己的选择,跟我没有关系。

  自己的人生由自己决定,能有什么错呢?我生气的是,竟然有人浪费了我儿子一百年

  的生命。”

  庆尘怔在原地,他没想到对方竟是这样的回答。

  “我查了很久,都查不到是谁做的那件事情,但我^想,凶手总归是这件事情的

  受益者吧。我既然找不到頁凶,那就把所有受益者仝杀掉好了,所以,清洗計划就是

  从那时候开始的。”老人轻描淡写的说道:“但这个清洗计划不能太急,因为你还没

  回来,总不能你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千疮百孔的庆氏,那岂不是显的我太无能了

  吗。”

  庆尘惊愕:“全杀了?如果您这么做,庆氏一半的人都要死吧!”

  老人笑道:“那又怎么样?”

  s..book314382599416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