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78、庆氏家主的凶狠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08 21:09: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北方前线,庆宇平静的坐在指挥营帐里,手指不停的敲击着桌面口

  他在等待。

  算算时间,此时此刻庆迟应该已经抵达5号城市了吧?

  庆迟带去的不仅仅是战事情报,还带去了庆宇为庆尘准备的几份小礼物。

  礼物都不贵重,就是几尊金佛、金菩萨。

  每一尊金佛若给了普通家庭,恐怕能一辈子衣食无忧,但庆尘如果成为了董事局主席,每年那么多分红自然看不

  上这点东西a

  但这礼物代表了庆宇的态度。

  庆宇身为前线集团军总司令,如今可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以他的身份地位,根本不用给家族中小辈送贺礼,换做庆一这种身份,过一百个生日也不可能收到他的礼物。

  只有家主、董事局主席的身份,才值得他如此兴师动众口

  所以庆宇的态度很明确了:在他心里,庆尘已经是未来将要执掌庆氏的人了,自己心甘情愿鞍前马后。

  这才是最重要的。

  指挥营帐里,一位副官看向庆宇:“老板,以你的地位,其实没有必要这么早站队。借这个机会,您完全可以把

  庆幸的未来给安排好。”

  不是不站队,而是没必要这么早站队。

  政治就是交易的把戏,哪怕庆宇已经给影子交了投名状,庆尘想要获得他的支持,也得给出更多的承诺,比如未

  来这次洗牌后,庆宇的儿子庆幸获得某些职位。

  庆宇的位置太重要了,这种职位已经不是谁一声令下就能换掉了。

  他完全可以待价而沽,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庆宇敲击桌面的手指停下,他抬头看去:“我这一辈子只站在庆氏利益这一边,谁上去对庆氏有好处,我就支持

  谁,这是我当初对银杏山上那位的承诺。”

  副官愣了一下,这句话透露出庆宇与家主似乎还有隐匿关系,可之前没人听过口

  庆宇这个人的行事作风有些奇怪,他在庆氏财团内就像是一头孤狼,不结党不营私,掌管着庆氏二分之一的空军

  ,跟谁的关系都不太好.

  但就这样一個臭脾气的人,却一步步成为了庆氏集团军总司令。

  “其实也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庆宇笑了笑:“当初我年轻的时候谁也看不惯,总觉得老子天下第一,堂里

  习成绩第一,下棋没有对手。但因为太目中无人,搞得一个朋友都没有,庆坤当时和我是堂的同窗,天天纠集几

  个狐朋狗友放了堵我。我父母「的早,也没人帮我,只能任由他们欺负。”

  副官愣住了,这竟然是自家司令的陈年糧事?

  庆宇继续道:“当时火种军校开始招生了,我特别想去,笔试成绩我又是第一名,但面试的时候火种军校的校

  长,我的性格不适合参军,太独了。当时我为这事郁闷了很久,连庆坤都考上了,我竟然没能考上。别人都有父母

  帮忙活动,我没有。”

  副官奇怪道:“您军事指挥能力在联邦数一数二,当初怎么会没通过面试?而且,您最后不是去了火种军校吗。

  “复试是一场全息沙盘上的军事演习,”庆宇道:“当时我统帅部队为右侧偏军,而主力部队被敌方围困,考

  验的题目是让我绐主力部队解围。但是我仔细研究沙盘后就发现,即便我很努力的给主力部队解围,也依然无法获得

  胜利,但如果我能快速突进直取敌方大本营,敌方根本没有阻拦我的力量了。所以,我做了题目之外的答案……战争

  的目的,不就是胜利吗?”

  副官沉默了。

  “那个夏天我被火种军校拒绝之后,就天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抑郁的不想出门。结果某天下午庆忌找到我家,

  把我带到了银杏山上,带到家主面前。他他可以通火种军校的校长给通过复试,”庆宇笑着道:“我当时也不

  知道脑子怎么抽了,我问他,是不是想让我感恩戴德的给他当「狗,如果是要赔上后半生的自由换取一个机会,我宁

  可不要。”

  庆宇继续道:“但老爷子笑着不用,他只需要我永远站在庆氏利益这一边就可以了。我去了火种军校,往后

  的日子里他再也没有找过我,就仿佛那个夏天的谈话从没发生过一样……但是他的那句话,我记住了°”

  庆宇:“所以为了庆氏利益,我哪怕再看不惯庆坤,我也不会在大局面前绐他使绊子。所以你们都觉得我应该待

  价而沽,但在我看来,我只是做出了符合庆氏利益的选择。密谍司这个情报机构,在影子手上也没有这么恐怖,如今

  我必须承认,他这几天做的事情,我是办不到的。每当我在全息沙盘上复盘这几天的战斗,总会觉得惊奇,战斗里一

  环扣一环,竟然把神代打的一点脾气都没有,最后影子部队甚至都没有减员,太神奇了。这样的人,就应该成为家主

  啊。”

  副官思索片刻:“但剑「偏锋未必适合正面战场。”

  庆宇摇摇头:“正面战场有我们就够了。”

  “您是默认他要当家主了……”

  庆宇笑道:“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不是吗?”

  “您现在手握军权……”

  庆宇摇摇头:“我?我不是当家主的料,如果我来当家主,庆氏过不了多久就没了。”

  他看向副官:“「吧,巡视营地,今晚怕是要杀很多人。”

  此时北方前线已经没有神代、鹿岛的部队了,他要杀的只能是自己人。

  庆氏集团军因为战争而齐聚前线,庆宇虽然身为总司令,但这前线可不是只有他的部队。

  庆诗父亲的部队,庆闻母亲的部队,庆原父亲的部队,如今都只是在这里服从整体调配而已。

  今晚大家在5号城市对家主、庆尘发难,怕是前线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那些发难的政客与商人不过是被人推出来站台的,真正的好戏还在暗处。

  这也是他派庆迟回去轮休的原因

  5号城市宴会厅内,依然安静着。

  李可柔穿着黑色的晚礼服,在人群里偷偷的观察着。

  她看着那些刚刚还对庆尘发起诘问的人纷纷闭嘴,心中便一阵暗自高兴,仿佛这会儿赢下一局的人不是庆尘,而

  是她……

  她看见有人默默交换眼神,还看见有人表情里出现尴尬的慌乱。

  唯有庆尘还在淡定的从桌上拿着点心,仿佛刚刚庆迟所事情,都与他无关似的。

  她身边的闺蜜小声道:“难怪你想要嫁绐他。”

  李可柔平静道:“你不懂。”

  别人只当她是爰慕庆尘,可只有她自己才明白自己的心情,那是一种超越了爰慕的崇拜,与性别无关。

  没有同龄人能真正理解一位野心家。

  作为一个野心家。

  别的女孩还在关注化妆品与男朋友时,李可柔就已经开始每天关注时事了。

  从庆尘还是情报一处处长的时候,她就开始默默的关注着庆尘,搜集着一切与庆尘有关的消息。

  然后一点点见证着庆尘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与其他女孩不同的是,李可柔就像是庆尘的事业粉,她只在意庆尘的事业有什么样的进展……

  所谓事业粉,就是指他们非常关心爰豆的事业发展,对爰豆资源获取、业务发展、业界口碑、获奖成绩等方面的

  信息非常关注,甚至以这些信息为指标选择爱豆。

  而李可柔就是在粉庆尘,并愿意献身辅佐庆尘的事业。

  所以当她在相亲时看到秧秧的时候,只觉得这位同事真的很厉害,一定能在事业上对庆尘有很大帮助吧!

  当然,事业粉只是个比喻,李可柔也并非是真正的事业粉,她在关注庆尘事业成长的同时,也更希望自己能够参

  与其中完成自己的角色扮演,并让自己的家族享受成功的红利。

  所以她是野心家。

  闺蜜低声问道:“刚刚你为他挺身而出的时候,是不是已经知道会有军方的人来帮他了?”

  “不知道,”李可柔平静道。

  “那万一他今晚输了怎么办,”闺蜜迷惑不解:“万一他输了,你们全家可都没法立足了。”

  李可柔摇摇头:“在这张桌子上玩,想要获得最大的利益就得足够坚定,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没有别的选

  择。”

  “那现在庆宇都站出来支持他了,是不是大局已定?”闺蜜小声问道。

  李可柔依然摇头:“哪有那么简单,军中又不是庆宇一个人了算的,他们今晚敢站出来,自然有他们的底气。

  现在才刚刚开始。”

  此时此刻,宴会厅里的中年男人看向庆尘:“即便你战功卓著,但依然没法洗清自己被夺舍的嫌疑,死去的神代

  家主也可能只是一具躯壳,我现在甚至怀疑你就是神代家主。”

  庆忌在一旁对庆尘道:“看样子,他们今天晚上是铁了心要绐你扣屎盆子了,所有人都笃定你无法洗清这个骂

  名。”

  庆尘点点头:“所以,如果明天家主还是要推我当选董事局主席,他们就会鼓动军中将士,庆氏已经被神代鸠

  占鹊巢,发动兵变?哪怕庆宇支持我,他们也可以借机除掉庆宇?”

  “大概是这个思路吧,”庆忌点点头。

  庆尘旁若无人的好奇问道:“可这样一来,庆氏会开始内战吧,难道他们就不怕王国、神代、鹿岛立刻卷土重来

  吗,到时候恐怕前线会打乱吧。”

  庆忌冷笑道:“庆芸死了儿子,已经疯了。”

  如今前线部队的各个势力交错复杂,对外时当然一致,但对内时可就不一定了。

  很多人觉得庆宇是前线总司令,所有部队就一定是他的嫡系,其实不是的,他也不过是个把部队拧成一股绳的

  人。

  这也是宴会里众人敢于对庆尘和家主发起挑战底气。

  但发动兵变也是需要理由的,哪怕是麾下的嫡系部队,也不会随随便便跟你杀上银杏山造反啊。

  造反一直都是个精细活,就像明朝朱棣造反时,一定要竖起“清君侧”大旗一样:我们只是去扫清皇帝身边的奸

  佞,至于皇帝为什么被烧死,我们也不清楚啊!

  别人只当她是爰慕庆尘,可只有她自己才明白自己的心情,那是一种超越了爰慕的崇拜,与性别无关。

  没有同龄人能真正理解一位野心家。

  作为一个野心家。

  别的女孩还在关注化妆品与男朋友时,李可柔就已经开始每天关注时事了。

  从庆尘还是情报一处处长的时候,她就开始默默的关注着庆尘,搜集着一切与庆尘有关的消息。

  然后一点点见证着庆尘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与其他女孩不同的是,李可柔就像是庆尘的事业粉,她只在意庆尘的事业有什么样的进展……

  所谓事业粉,就是指他们非常关心爰豆的事业发展,对爰豆资源获取、业务发展、业界口碑、获奖成绩等方面的

  信息非常关注,甚至以这些信息为指标选择爱豆。

  而李可柔就是在粉庆尘,并愿意献身辅佐庆尘的事业。

  所以当她在相亲时看到秧秧的时候,只觉得这位同事真的很厉害,一定能在事业上对庆尘有很大帮助吧!

  当然,事业粉只是个比喻,李可柔也并非是真正的事业粉,她在关注庆尘事业成长的同时,也更希望自己能够参

  与其中完成自己的角色扮演,并让自己的家族享受成功的红利。

  所以她是野心家。

  闺蜜低声问道:“刚刚你为他挺身而出的时候,是不是已经知道会有军方的人来帮他了?”

  “不知道,”李可柔平静道。

  “那万一他今晚输了怎么办,”闺蜜迷惑不解:“万一他输了,你们全家可都没法立足了。”

  李可柔摇摇头:“在这张桌子上玩,想要获得最大的利益就得足够坚定,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没有别的选

  择。”

  “那现在庆宇都站出来支持他了,是不是大局已定?”闺蜜小声问道。

  李可柔依然摇头:“哪有那么简单,军中又不是庆宇一个人了算的,他们今晚敢站出来,自然有他们的底气。

  现在才刚刚开始。”

  此时此刻,宴会厅里的中年男人看向庆尘:“即便你战功卓著,但依然没法洗清自己被夺舍的嫌疑,死去的神代

  家主也可能只是一具躯壳,我现在甚至怀疑你就是神代家主。”

  庆忌在一旁对庆尘道:“看样子,他们今天晚上是铁了心要绐你扣屎盆子了,所有人都笃定你无法洗清这个骂

  名。”

  庆尘点点头:“所以,如果明天家主还是要推我当选董事局主席,他们就会鼓动军中将士,庆氏已经被神代鸠

  占鹊巢,发动兵变?哪怕庆宇支持我,他们也可以借机除掉庆宇?”

  “大概是这个思路吧,”庆忌点点头。

  庆尘旁若无人的好奇问道:“可这样一来,庆氏会开始内战吧,难道他们就不怕王国、神代、鹿岛立刻卷土重来

  吗,到时候恐怕前线会打乱吧。”

  庆忌冷笑道:“庆芸死了儿子,已经疯了。”

  如今前线部队的各个势力交错复杂,对外时当然一致,但对内时可就不一定了。

  很多人觉得庆宇是前线总司令,所有部队就一定是他的嫡系,其实不是的,他也不过是个把部队拧成一股绳的

  人。

  这也是宴会里众人敢于对庆尘和家主发起挑战底气。

  但发动兵变也是需要理由的,哪怕是麾下的嫡系部队,也不会随随便便跟你杀上银杏山造反啊。

  造反一直都是个精细活,就像明朝朱棣造反时,一定要竖起“清君侧”大旗一样:我们只是去扫清皇帝身边的奸

  佞,至于皇帝为什么被烧死,我们也不清楚啊!

  天才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