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77、给庆尘祝寿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07 23:43: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面对质疑,庆尘将自己脖子上的领带扯下来,继续淡定自若的吃着蛋糕。

  反倒是李可柔面色铁青:“如果那么多功绩都可以被一句污蔑抹杀,那我现在也可以说你们其中有人被神代财团

  夺舍了。”

  中年男子平静回应道:“我们可没有被抓去过a02秘密军事基地,从时间和条件上,他确实有被夺舍的可能,不然

  怎么解释庆牧疯了,他却没事又怎么解释,他要被提名成为董事局主席的前一天,三名神代高手突然出现在这里

  “庆尘如果能证明他没被夺舍,才有资格成为董事局主席,不然我们就是将庆氏拱手送给神代”

  李可柔抿嘴一不发,不是她辩论能力不行,而是这件事情牵扯太深远,又太致命,她根本想不到怎么才能洗掉

  这些人泼在庆尘身上的污水。

  神经元接驳夺舍,如果是庆牧醒过来的话,还有机会自证清白。

  因为夺舍者是无法继承记忆的,所以苏醒的庆牧只需要印证一些他曾经在庆氏的秘辛,还能摘掉一些嫌疑。

  比如谁谁谁曾对他说过什么,比如某次秘密会议上,出现过某几个最高机密的信息。

  但问题是庆尘在庆氏没有根基,他本身就像是凭空蹦出来似的出现在里世界,他想印证自己的身份都没有机会。

  而对方也正是笃定了庆尘没法自证,才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将夺舍这件事情拿出来作为最致命的攻击。

  这些人对庆尘很有研究,或者说他们早就将庆尘当做最大的假想敌了。

  “庆尘,你就打算这么一直吃下去,不说话吗 ”有人高声问道。

  庆尘瞥过去:“你想让我怎么证明 ”

  话音刚落,却听宴会厅外面又传来脚步声。

  宴会的宾客已经都到了,不速之客却接连到场。

  哑仆将大门推开,却见庆一笑眯眯的走进来:“我家先生的生日,怎么能没有我到场呢。先生,先生,你怎么没

  有通知我啊,我还是昨天才接到的消息,临时从10号城市乘坐浮空飞艇赶过来的呢,来晩了”

  所有人看着这个来搅局的人,庆一的身份其实非常敏感,他背后是他的父亲庆坤,而庆坤手里不仅掌握着庆氏40

  的能源、21的军工生产,还掌握着一支野战师。

  庆氏内部各派系泾渭分明,但大多数情况都是有资源的人手里没军队,有军队的人手里没资源,这样才能彼此制

  衡。

  唯独庆坤这种少数者,才会又掌握军队,又掌握资源,在整個庆氏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所以,庆坤的独生子庆一,在财团内部也算是顶级的核心子弟,与那些纨纟夸截然不同。

  庆一往宴会厅里面走来,他身后还跟着八个人,分别抱着八只盒子。

  这位少年来到人群外围,所有人纷纷给他让开一条道路。

  有几名年轻人有些看不惯庆一,又或者受人指示,挡在了庆一的去路上。

  却见庆一站在他们面前冷笑着说道:“滚远点,不然今天晚上就让你们曝尸荒野。”

  众人面色一变,家族宴会上,一个晚辈杀气竟然这么重

  庆一环视四周:“忘了我爸是谁了吗”

  所有人想起那个混人庆坤,忽然觉得,庆一如果真的放话出去要杀了谁,庆坤麾下的无面人部队真有可能出手。

  不为别的,就为了保住自家儿子的面子

  有中年人冷笑道:“不过是依靠你老子而已。”

  庆一斜睨过去:“儿子依靠老子天经地义,怎么,你没爸爸吗我没找你们算账之前,都给我滚一边去。”

  人群之中,有人面面相觑后让开了道路。

  有人问道:“你这个时候赶过来,你父亲知道吗 ”

  庆一冷笑:“我来这里的浮空飞艇就是他派去10号城市的,你觉得他知不知道今晚,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

  代表他。”

  这就意味着,庆坤一系要公开站队了。

  说起来也奇怪,庆一不过14岁,庆坤却愿意让他做主。

  如此宠溺儿子的老子也很少见。

  众人开始沉默,唯有庆尘笑着招呼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10号城市管情报系统吗,饿了没,快来吃点东

  西。”

  庆一来到庆尘面前,接过自家先生递来的点心,并笑着说道:“先生,李恪那边也是刚刚知道你的生日,所以赶

  不过来,他让我帮忙带声祝福,祝您早日晋升半神,杀尽宵小。”

  宴会厅里许多人突然间屏气凝息。

  大家都知道庆尘已经是a级了,若是让他再踏过那个半神的门槛,所有人又要重新回忆起被影子压制的日子°

  一个半神,是可以无视许多规则的,就像陈余在陈氏一样。

  “你这是临时编的吧,李恪哪里会说杀气这么重的话,”庆尘哭笑不得。

  庆一腼腆笑道:“其实他说的是,反正先生还能活两百多年呢,也不差这一个生日了。但我能听出来,他也是想

  过来的。”

  庆一面对庆尘时的腼腆,与刚刚面对其他人时的凶狠,截然不同

  庆尘在成长,庆一也在成长,但唯一没有变的就是庆一见到自家先生时的心情。

  “来把礼物都打开,”庆一笑着说道:“先生,礼物都是从我爸那里找的,不算贵重,别嫌弃。”

  说话间,庆一身后的几个人将盒子全部打开,却见八支盒子里,是整整八套基因药剂,从f级到b级

  宴会厅里无数人倒吸一口冷气。

  这特么还叫不算贵重

  大家都知道,庆坤的军工产业主要就是基因药剂,占整个庆氏基因药剂产量的30。

  但是大家没想到,庆坤为了给儿子的师父过生日,竟然能送出来这么贵重的礼物

  要知道,庆坤麾下的无面人部队,也才四十多个b级基因战士。

  而且,庆坤这边就算能够生产基因药剂,也不能全都据为己有,那是要供给家族的,他只能一点点慢慢攒着,最

  终攒了不知道多少年,才攒出来了一支无面人部队。

  现在,这是把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吧

  庆尘看着盒子里的东西,心说庆坤肯定是把他的处境告诉了庆一,而庆一专门找他父亲要了最贵重的东西,来绐

  自家先生撑场面。

  他笑着说道:“东西很贵重,我收下,不过你既然是负责密谍司的,这些基因药剂的使用权就交给你吧,绐你的

  心腹使用。”

  庆一笑着说道:“谢谢先生,我从罗万涯手底下挑了八个银色家人过来,打算编入密谍司里,他们都挺能干的,

  可惜资质不好,正适合使用基因药剂。”

  “嗯,”庆尘伸手想要摸摸庆一的脑袋,却发现场合不对,赶紧收回手来。

  庆一去一旁搬了张椅子绐他:“先生坐下吧,咱们听听这些人还要放什么屁来。”

  说着,他站在庆尘身旁,冷冷的环顾四周。

  人群中,有人说道:“今天不管是谁来,都无法改变我们的质疑”

  话还没说完,外面竟然又传来了脚步声。

  众人疑惑的往外看去,这次来的人竟然是李氏财团驻5号城市的大使,对方身后也跟着几个人,手里都拿着东西

  神代云罗在一旁调侃道:“好好年轻人过生日,硬让你绐过成'祝寿'了。神代家主过寿的时候,基本就这种场

  景,不停的有人来拜访,然后送上稀世奇珍”

  庆尘叹息道:“我也不想。”

  此时,李氏的大使走进来笑道:“各位晚上好啊。”

  有人皱眉问道:“你来做什么 ”

  这位李氏的大使矮矮胖胖,看起来格外的和善,就像是一尊弥勒,他笑眯眯的说道:“庆尘先生是我李氏的独立

  董事,他生日当天,我当然要代表李氏家主李云寿,还有李氏李长青来送生日贺礼。东西并不贵重,只是里面有长青

  长官为他精心挑选合尺寸的衣物,礼轻情意重。”

  众人沉思,合尺寸这三个字太有深意了,甚至还有歧义。

  李长青得多么熟悉、多么了解庆尘,才能去挑选合尺寸的衣物

  而且,如果是财团之间的礼尚往来,一般都讲究贵重的恰到好处,送衣服实在有点太廉价了。

  可偏偏就是这廉价,却体现了两人关系的亲近:礼物的价格,已经不是他们之间会考虑的事情了。

  庆尘苦笑起来,说实话他没想到李氏竟然也来凑这个热闹。

  他甚至能想到,李长青此时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正饶有兴致的等着李氏大使回去后给她八卦人们的反应。

  这绝对是她能做出来的事情。

  李氏的大使笑眯眯的环顾一圈:“要没别的事情我就告辞了,各位今晚尽兴。”

  可还没等他带人离开呢,又一队身穿军装的人走进来,为首者身穿少将军装,这是庆宇麾下的将领,庆迟。

  这次,宴会厅里的人真无法淡定了,只因为军方此时都在前线,庆迟作为集团军野战师统帅之一,根本不该出现

  在这里

  宴会厅里的人,甚至不知道庆迟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却见庆氏军人们面色黝黑、坚毅,所有人为他们让开一条道路来,任由他们走到最中心。

  有人问道:“前线无战事了吗,为何前线统帅之一的庆迟会突然回来 ”

  庆迟看过去:“前线战事稍歇,我是回来轮休的。”

  “咦,前几天不是还说前线危险吗,庆迟长官不需要在那里留守吗还有,不是说陈氏也在虎视眈眈吗。”

  庆迟平静说道:“我要说的,正好跟这件事情有关。几天前,我庆氏密谍司在庆尘长官指挥下,与神代云罗、神

  代云秀两位配合,对20号城市完成了夜袭。期间,我庆氏密谍司影子部队炮轰心境道场,致神代切舍御免传承死伤数

  百人,道场也化为废墟。”

  说到这里时,所有人很敏感的发现,庆迟贵为集团军少将,却称呼同样是少将的庆尘为'长官',其中态度不

  而喻。

  庆迟继续说道:“随后,影子部队接应神代云罗、神代云秀撤离,在庆尘长官指挥下操控乙级浮空飞艇,撞击了

  神代家主的官邸,将那里陷为一片火海。”

  所有人看向神代云罗、云秀、空屿,这里大多数人都还没有站队,刚刚只是被有心人带了节奏。

  他们却没想到,庆迟此次回来,竟带来了如此震撼的消息。

  炮轰心境道场,撞击家主官邸,这是何等恐怖的战绩,而这一切正是在神代云罗、神代云秀帮助下完成的。

  庆迟继续说道:“目前还有两个已经确认的消息,第一个是鹿岛下一任家主李允则,还没有来得及继位,就被庆

  尘长官杀死在表世界。”

  “第二个消息是,庆尘长官利用特殊手段袭击了王国组织的空中要塞,我方已经想办法与禁忌裁判所确认,神代

  家主死于这场空难,对方尸体已经被禁忌裁判所收容。王国组织的空中要塞已经向北方撤退,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卷

  土重来了。”

  说到这一刻,宴会厅里已然是鸦雀无声了。

  李允则死亡,神代家主死亡,这严格来讲,等于是庆尘一口气杀了两个家主啊。

  你要说神代用神代云合、神代靖丞的命,帮庆尘骗过所有人,这还说得过去。

  毕竟也就是一个a级高手和一个親儿子嘛,神代干得出来。

  可现在,神代家主总不至于用自己命来成全庆尘吧

  众人震惊的看向庆尘,他们回忆着刚才的种种,却发现哪怕面对那麼多诘难,对方也并没有将这些功劳挂在嘴边

  平日里,大家稍微有点功绩都要吹到天上去,你这值得吹的事情,反而不吹了。

  这也太低调了吧。

  很多人对庆尘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杀出a02基地的狠人”阶段,但与他现在所做的事情一比,先前的事迹都有

  些微不足道了。

  然而,庆迟说到这里仍然没有打算停下:“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就在前几天我方在北方部署兵力的时候,陈氏集

  团军在陈余亲自带领下,忽然意图穿过008號禁忌之地,想要染指我方境内的西南区域。结果被庆尘长官亲自拦截,截

  杀对方一支野战团、一支野战旅,并击毁一艘甲级浮空飞艇,耗费了陈余两副画作。”

  '耗费陈余两副画作'是重中之重,这意味着庆尘曾与陈余短兵相接,并且还全身而退了。

  这种战绩如果被报道出去,足以让庆尘成为整个联邦最耀眼的a級高手,被冠以a级之下第一人的称呼也不过分。

  听着庆迟的汇报,所有人终于明白他为何要称呼庆尘为长官了,因为庆尘马上就要获得新的授衔授勋,到时候庆

  尘可就是中将了

  说实话,单说击杀神代、鹿岛家主,炮轰心境道场的战绩,就算授上将衔也不是很过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