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76、围攻,质疑!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07 21:28: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就在这个喧闹的宴会厅里,李可柔与许多正当芳华的少女站在一起,大家举着香槟,笑得花枝招展。

  然后,李可柔以大概每分钟两三次的频率看向庆尘,眼中是阻挡不住的欣喜与尊敬……

  庆尘想起李可柔刚刚说的话,越想越不对劲。

  他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拿出手机给壹发去消息“你是不

  是又坑我了?这个李可柔怎么回事。”

  壹回了消息“你还问我呢,明明答应我还有两百多个

  女孩,结果你光顾着自己快乐,答应的事情都没做到!

  庆尘心中顿觉不妙,壹开始顾左右而他的时候,基本

  就是干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你别给我岔开话题,我在跟

  你说李可柔,你到底跟她聊什么了?”

  壹的语气慢慢弱了一些“也没聊什么啊,就是安抚一

  下她难过的心情,我说相亲的时候你有很多话不方便说,只

  能私下里说…

  庆尘怔立良久,他几乎能想象到这种语境之下,李可柔

  会展开怎样的联想。

  自己这真是…

  一世英名都毁于壹旦了。

  庆尘开始疯狂的敲打着手机,对着壹便是一顿输出,壹

  委屈巴巴道“你答应我哥哥不对我发脾气的…

  庆尘汉息一声,造孽啊“但你这样搞,会造成很多误

  会啊。”

  “好吧,我跟她们解释解释,”壹回应道。心

  宴会厅里,无数灼热的目光,悄悄的朝庆尘扫来,然后

  被a级高手的第六感捕捉到。

  庆忌在他身旁平静说道

  “在宴会上玩手机可不是成熟

  的表现。

  庆尘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还需要在乎别人的看法吗?

  庆忌想了想

  “好像确实不用。

  ”

  如果是其他庆氏子弟,在十八岁的年纪来到宴会上,最

  该注意的就是行为举止,生怕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万一在长辈眼中留下个不稳重的评价,可能前途都会受

  到影响。

  但庆尘不一样了,他不需要谁来认可他,如果说也是庆

  氏的一员,那么现在掌握了家长会与影子部队的他,作为一

  座城市的城主,本身就是各派系内部最厉害的人物之一。

  哪怕他不是家主之子,也必然会在今年进入董事局,成

  为庆氏最年轻的董事,与庆坤、庆宇等人平起平坐。

  别人对他印象不好,也只能忍着。

  庆尘在这个喧闹的环境里,只觉得越来越不自在,他好

  像天生就不适合这里,也不适合这种每人都要端起来假惺

  惺的氛围。

  他将手机重新揣回兜里,松了松自己的领带,去冷餐台

  上拿了一些点心。

  也就是这个时候,庆氏派系所有人都收到了群发消息

  明日上午10点,将召开董事局扩大会议,并对“选庆尘为董

  事局主席”提案进行投票。

  一开始,大家收到消息时都没有及时去看,直到第一个

  人拿出手机,渐渐的所有人都把手机拿了出来,然后将异样

  的目光投向庆尘。

  董事局主席这个职位实在太敏感了,影子之争都还没结

  束,家主就要提名庆尘直接当选?

  宴会厅里先是一阵安静,紧接着又重新热闹起来,所有

  人讨论的热点就只有一个…

  …庆尘。

  庆忌看热闹似的说道

  “除了军方,庆氏的权贵人物基

  本都在这里了,政界有各个选区的重要议员,他们是掌管法

  案的代表,商界有庆氏麾下各个子公司的总裁,他们手里掌

  握着煤炭、石油、电力、航空、军工。其实这才是组成庆氏

  的基石,他们就像是一个个零件似的咬合在一起,为这台庞

  大的机器提供动力,

  庆忌继续说道

  “但是,这台机器里的零件开始各自为

  战了,它们不再为了一个最高的意志而服务,而是为了自己

  的意志服务。轮子有轮子的想法,引擎有引擎的想法,庆氏

  也因此显得有些笨拙。

  ”

  “家主为何不管,这不是家主的职责吗?”庆尘说道

  “家主要做的,本就是要常常保养这些零件,好让它们听话

  一些,好用一些。

  ”

  庆忌摇摇头

  “不,老爷子觉得有些零件已经腐朽了,

  所以他要换掉一些零件,甚至换掉引擎。这个过程里最核心

  的零件就是引擎了,以前新引擎一直没有出现,贸然换上新

  零件,也有可能出现不适配新引擎的问题,到时候还会更麻

  烦,所以只有当新引擎出现的那一刻,换零件的动作才有意

  义。

  庆尘明白了

  “我就是那个引擎?

  “不,你对自己的定位有误,”庆忌摇摇头

  “家长会

  才是新的引擎,而你,是驾驶这台机器的人。”

  “所以,这个宴会厅里,哪些人是要被换掉的?”庆尘

  问道。

  庆忌笑着回答

  “不听话的,全换掉。当然,他们自己

  还没有意识到,这个过程会有多么残酷。

  ”

  宴会厅里,所有人各怀心思的交谈着,真正的大佬例如

  庆坤、庆宇、庆芸等人都没有出现,他们的代表不停的发送

  着消息,想要问问自己老板该如何表态。

  这个时候,更多人其实想做的是墙头草。

  虽然所有好处都落不到墙头草身上,但权力斗争中的墙

  头草最不容易死。

  很多资历老的政客不是有多么厉害的能力,而是太会明

  哲保身了。

  但如果今天晚上他们不表态,明天庆尘自然而然的成为

  了董事局主席,也就没其他派系什么事了。包

  正当他思考如何表态时,宴会厅外传来爽朗的笑声

  这里这么热闹呢,大家为了欢迎我们也太热情了吧!”

  话音刚落,宴会厅的大门被哑仆重新推开,一袭白色狩

  衣神代云罗率先走进来,高声赞叹时的模样竟有种喧宾夺主

  的感觉。

  一个北方的贵公子,竟要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耀眼一些。

  神代云看向庆尘,笑着说道

  “我的朋友,怎么过生

  日都不喊我一声呢。

  庆尘也笑了

  “我也是今天刚知道,以前也从来没有过

  生日的习惯。

  ”

  “哇,那你也太惨了吧,”神代云罗笑吟吟的说道

  价真应该看看我过生日时的排面,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

  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神代云罗的到来,打乱了许多人思考的节奏,他们疑惑的看过来

  “这三人…好像是神代财团的吧。

  有人迅速拿起手机查找,等他们验明神代云罗三人身份

  之后,竟愕然间发现,这三位都是神代的核心成员,每个都

  是a级。

  其中神代云秀掌管着表世界神秘事业部,更是一位实权

  人物。

  这样三个人,怎么会突然跑到西南来?

  宴会中,有几人相视一眼,一位中年男子站出来问道

  “你们说你们是庆尘的朋友?

  神代云罗笑着看过去“起码我自己是这么想的,至于

  庆尘怎么想,我还没问过他呢。”

  那中年男子高声道

  “如今我方部队还在北方与神代战

  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个月的战争里,我方阵亡将士多

  达两万一千名。现在,庆尘你却要和神代的人做朋友?庆牧

  之仇难道都被你忘记了吗。”

  人群中,有人往前走了两步

  “庆尘,你要和神代的人

  做朋友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就没有资格成为庆氏的董

  事局主席。”国

  神代云罗皱起眉头看向庆尘

  “我好像来的有点不是时

  候啊,要不我们还是走吧。”

  神代云罗是一个很洒脱的人,他并不在意自己在庆氏地

  盘上被人攻击,哪怕他已经离开了神代财团。

  但如果他的到来影响了庆尘的事业,这会让他感到有些

  不安。

  神代云秀与神代空屿默黑默的看着,他们有些心疼神代云

  罗,明明是不远数千里过来的,却被人当成了攻击的对象。

  按照政治利益来看,庆尘在这种时候最该做的,就是和

  神代云罗划清界限,毕竟有什么事情比执掌庆氏更重要?

  换做他们,他们应该就会这么选择吧,毕竟庆尘和神代

  云罗并没有见过几次面,哪有那么深的交情?

  所有人目光看过去,却见庆尘还在桌旁挑着点心。

  他夹了一块提拉米苏到盘子里,又端起一杯香槟,一并

  递给了神代云罗“远道而来也没有好好招待你们,结果先

  是让你们卷入这样的纷争,真是有点惭愧了。神代云秀,神

  代空屿,你们也别客气,想吃什么就拿什么,不用太客气。

  ”

  宴会厅里的人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庆尘竟然完全没把

  他们的话放在心上。

  “难道你不需要解释一下你和神代云罗的关系吗?”有

  人问道。

  “解释?”庆尘疑惑的顺着目光看过去

  “我和神代云

  罗确实是朋友啊,有什么好解释的?”

  神代云罗的嘴角微微勾起,其实刚刚的某一刻,他也曾

  担心过…

  他甚至在想,其实庆尘跟他划清了界限也无所谓,他是

  可以理解的。只不过他以后就不会再帮庆尘做什么了,到时

  候他与云秀、空屿四处云游,再也不问世事就好。

  三个a级高手结伴同行,哪里不能去?日

  但是,他没想到庆尘站在了他这一边。包

  神代云罗笑道“其实你可以先不承认啊。”

  庆尘认真摇摇头

  “当有人问起你我是不是朋友的时候

  但凡有一丝犹豫,那就不算是朋友了。这条路上不该有什

  么折中的选择,朋友就是朋友,敌人就是敌人。而且我在想

  你的朋友那么少,我要是也不承认了,你岂不是很惨?

  ”

  神代云罗笑骂道

  “你也太自作多情了,我朋友可是遍

  天下的。”

  “那都是酒肉朋友,能并肩作战的可没几个,”庆尘说

  道。

  宴会庁里,多人面色一喜,?要床生恩意承八神代去

  罗这个朋友,那他们就可以逼庆尘放弃竞选董事局主席的职

  位。

  毕竟,神代如今是真正的敌人。

  然而还没等他们开口,却见身穿黑色晚礼服的李可柔走

  到人群面前,冷声说道“庆尘在身为pca中情局情报一处

  的处长时,合计抓捕神代成员314人,后来他为了换回庆牧

  ,又被神代抓捕至北方a02秘密基地。他从那里杀出来,并

  获得了代表庆氏最高荣誉的银杏勋章,授少将衔,你们这些

  连战场都没上过的人,却来质疑他勾结神代财团,会不会有

  些太摆不清位置了。在场有谁上战场杀过神代的士兵,举手

  我看看。”

  庆尘看着这个女孩,人都傻了,他是真没想到李可柔竟

  然敢在这时候出来。

  对方说会将辅佐他当成自己的事业时,庆尘只当是对方

  面试’时的一种说辞,毕竟面试的时候谁不说点好听的?

  但是,李可柔真的说到做到啊。

  壹发来消息庆尘,这女孩能处,有事她真上啊。

  下一刻,又有一人站出来说道

  “我很好奇,庆尘你是

  何时与神代云罗他们成为朋友的,你难道在北方生活过吗?

  当初我就在想一个问题,庆牧被抓走后,因为多次被人尝试

  用神经元接驳的方法夺舍,所以最终导致他成了植物人。可

  是,你被抓走一个月之久,却安然恙的回来了。难道神代

  就没有尝试着对你进行夺舍吗?还是说,你已经被夺舍了?

  ,

  这几人同时出手,一出手便要从根儿上抹杀庆尘曾经的荣耀。

  庆尘在庆氏立足,靠的就是当初他换回庆牧,然后从ao2基地杀出来。

  这样一来,庆氏情报系统才归心于他。

  而现在,对方直接打算诬陷庆尘已经被夺舍,这种脏水,

  庆尘自己基至無法自正清白。他知道自己不会被在夺舍,庆

  氏家主知道,哥哥庆准知道,可别人不知道,

  不管庆尘有没有被夺舍,哪怕只是存疑,他就没有资格

  接任董事局主席的位置。

  却听李可柔继续说道“如果你们觉得这还不够,那么

  他在表世界大阪墼杀神代时间行者数千人,甚至还在北方击

  杀高手神代云合,生擒神代家主之子神代靖丞,也是假的吗

  ?如今神代靖丞还在猪圈里关着呢,你们要不要去看看他过

  的有多么凄惨?”

  神代云罗小聱赞叹一声,他发现这女孩对庆尘公开的事

  迹如数家珍,连表世界发生过什么都给调查清楚了。

  这功课做的是真细致啊。

  宴会厅里安静下来,确实如李可柔所说,神代靖丞这会

  儿还在跟猪抢东西吃呢,这总不会假吧。

  有人冷笑道“如果牺牲一个神代靖丞、神代云合,再

  牺牲几千个兵卒,就能换回一个庆氏家主的位置,那这笔买

  卖就是划算的。演戏嘛,谁不会?如果庆尘有办法证明自己

  没被夺舍过,我愿意全力支持他成为新一任董事局主席,但问题是他怎么证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