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74、别人有的,你也要有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07 02:26: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们涟族人尤其喜欢吃辣,可你的蜜三刀、火锅底料……都是什么”涟心迟疑问道。

  ”反正是好吃的就对了,”zard乐呵呵笑道“以后我每次来里世界,都给你带那边的零食,我身体里能装不少呢。”

  涟心本想答应下来,却临时改口“我不喜欢吃什么零食,但你想带的话就带吧,谁也拦不住你。”

  这时。

  “我渴了,给我水喝,”陈家章见这两人有感情升温的架势,赶忙嚷嚷着骚扰“小宝,你让金尸把我松开吧!反正我这把老骨头了,想跑也跑不掉!”

  “不许叫我小宝!”涟心在队伍里停下脚步,若有所思的看着陈家章“你确实没有当年的风采了,既然跑了,既然要去追求自己的梦想,那为什么还把自己糟践成这个样子。

  既然选择放弃了我妈妈,那你就应该有更好的生活才对啊,不然我妈妈牺牲的那一切,不也都白费了吗。”

  提起此事,陈家章默然不语了。

  其实他也能感受到,涟心语气中不光有被抛弃的怨念,也有对他的一丝关心。

  终究是父女,又怎么可能完全割舍掉感情呢。

  他理解涟心的怨念,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zard在一旁道“他被自己最好的朋友暗算了,断掉了骑士之路。然后终日酗酒,意志消沉。”

  涟心愣了一下“谁干的

  “陈氏上一代的半神,陈传之,”zard笑道“不过他已经死啦,被我老板的师父给重创了,苟延残喘几年后就死掉了。前几天,我老板还带着我们打半神陈余呢。”

  “你还有老板”涟心疑惑道“伱老板是谁”

  zard想了想“骑士下一代领袖,李氏财团独立董事兼未来太傅,a02基地毁灭者,鲸岛战争院院长,白昼之主,家长会之主,共济会之主,影子部队之主,密谍司之主,令西方势力恐惧的joker……”

  涟心愣了一下”你老板怎么这么多,他们一起围攻的陈余吗”

  陈家章没好气道“那特么是同一个人……他老板叫庆尘,你们如今走出过秀株州,那就应该听过他。”

  涟心“……”

  实话,刚刚听zard完那么多头衔,她还差点同情陈余来着。

  竟然这么多人打人家一个。

  不过,庆尘这个名字,涟心倒是真的听过,在秧秧那里。

  荒野聚居地是秧秧在管,庆凌和李成那群情报人员、共济会也都听命于她,涟族与聚居地打交道,不可能绕过秧秧。

  如今,涟心跟秧秧算是好朋友了,庆尘这个名字可是高频率出现的。

  但不仅仅是秧秧提及,似乎所有人都会没事讨论两句。

  涟心看着zard,迟疑了两秒道“你到涟族当族长,就不用给别人当下属了。”那不行呢,”zard笑着道“他的事业很庞大,我得去帮他。

  涟心的声音渐渐冷淡“你可走不了。”对于涟族来,人生是很简单的,感情也很简单。看到喜欢的男人抢回家,喂下赤心蛊,这就是自己一生的伴侣了。

  只要赤心蛊吃下,就不会再有任何波折,所需等待的就是陪伴在一起,然后生老病死。但现在赤心蛊刚吃下不久呢,涟心虽然对zard的态度有所改观,但想到对方也要和陈家章一样一走了之,她就有点生气了。

  连带着zard送她的蚀骨花也丢在了地上,涟族人开始扎营,她们在篝火附近撒上白色的干粉,那是大蒜研磨出来的粉末,用来阻挡蛇虫鼠蚁靠近。七位金尸就守护在旁边,

  有这七位堪比a级基因战士的金尸在,寻常人在秀株州里根本打不过涟族。

  待到一切忙碌完毕,涟族人都从各自怀里掏出了木盒子,只见她们割开指尖,以鲜血喂食自己的赤心蛊。那原本一动不动的赤心蛊,在闻到主人的血液味道后,终于活了过来。涟心坐在篝火旁边怔怔的看着,就在昨天,她还和族人们一起以心血来喂养赤心蛊呢,结果今天倒好,赤心蛊没了……

  想到这里,她就白了zard一眼。

  zard看她神情,以为是涟心在羡慕其他的族人都有赤心蛊,就她没有了。

  想到这里,zard忽然伸手扎进自己的心脏里,从里面掏出一只小小的七星瓢虫来,赤心蛊。

  他憨厚笑道“别人有的,你也要有。”涟心傻了。

  神特么别人有的,自己也要有,这是赤心蛊啊,你怎么掏就掏出来了!而且还是完好无损的!

  所有人都愣住了,涟族人更是面色一变,掏心脏这个事情就已经让她们无法理解了,但更无法理解的是,赤心蛊竟然还完好无损

  涟心面色变了“这是怎么回事它怎么还在”

  zard挠了挠头道“它那么可爱我也不舍得嚼它,我最近身体一直保持着元素化,它在我身体里拱来拱去也找不到出路,最后就在心口停下来开始睡觉了。”

  所有人张大了嘴巴,全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个变故。

  陈家章也莫名震惊所以,元素化的身体吞下赤心蛊是没用的

  那涟心对zard的态度变化又是怎么回事

  这一路上,所有人都分明感觉到,涟心对zard的态度有了明显变化。

  如果不是赤心蛊的作用,那就明涟心真的动了情愫。

  此时,涟心呀一声,只觉得脸皮滚烫,她对族人道“别看了,专心喂你们的赤心蛊!”

  族人们憋着笑低头。

  涟心整理了一下表情,看向zard冷声道“你既然没有吃赤心蛊,那为什么去给我摘花,为什么不跑,为什么还要给我带吃的”

  这话把zard也给问愣住了”因为我喜欢你啊。”

  涟心冷哼一声“花巧语。

  趁着其他人喂养赤心蛊,陈家章再次悄悄与zard交头接耳“你身体里既然没有赤心蛊,还在这里待着干嘛,难道想要被人制成金尸吗我是你老板的师伯,如果我被制成了金尸,你怎么跟你老板交代”

  zard想了想道“现在骑士组织已经有雷霆骑士、阴阳师骑士、克敌先机骑士了,大家都开始转职了,你难道就不想转职吗”

  陈家章愣了一下“我转职什么”

  ”她们把你制成金尸,你就可以转职死亡骑士了。”

  陈家章“”

  ……

  5号城市傍晚,夕阳透过楼宇照射下来,被参差不齐的楼宇切割成形状不同的光柱,仿佛梦幻之城。

  庆尘坐在庆忌的破皮卡里,出神的望着窗外“我现在在王国组织眼里,应该还处于假死状态,你们搞个晚宴让我参加,等于是泄露了我还活着的消息。包括先前你们让我相亲的时候,故意给相亲对象泄露了我的身份,这也是扰乱我计划的行为。

  “假死你要做什么,”庆忌疑惑道。

  “我要去禁断之海彼岸杀人,顺便看看那边的真正实力是什么样的,”庆尘道。

  庆忌“这不就是我们让你留几个孩子的原因吗”

  庆尘忽然皱起眉头。

  这段时间他总觉得,银杏山上的那位家主仿佛可以预知未来,甚至是看到未来的某些片段。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就越来越浓烈。

  庆尘在想一个问题,别是那位家主看到自己遭遇了不测,这才组织了此次相亲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真有可以预测未来的禁忌物,起码神宫寺真纪手里的那个抽纸盒就可以!

  庆尘问道“这次过来,庆氏家主到底想让我干什么,总不至于真的只是相亲吧。那么大的人物,就像是这个世界的西南土皇帝一样,怎么会闲着没事关注相亲这样的小事”

  “相亲的事小吗”庆忌不以为然“那是你太小看自己的地位了,皇权有无的后代,这一直都是历朝历代的最根本问题。是你还没有进入角色,所以才会觉得它不值一提。如果真的不重要,你以为老爷子会一口气送出两件禁忌物”

  庆尘若有所思。

  其实,真正让庆尘意识到,财团权柄有多么恐怖的人,是那位相亲对象李可柔。

  对方将财团捧在天上,甚至愿意俯身下来亲吻权力鞋尖的模样,才是这个时代里,普通人最真实的写照。

  然而这也正是庆尘他们想要改变这一切的原因。

  庆忌继续道“不过,老爷子让你回来的目的,也确实不止是相亲。比如今晚的宴会,他就觉得很重要,为此筹划了好几个星期。

  “今晚宴会的主题是什么”庆尘疑惑“是要我跟庆氏的那些大人物接触”

  “奥,这个也不太重要,”庆忌道“等晚宴结束你就会明白了。

  庆尘道“你们有没有想过,我其实对庆氏并没有归属感。我哥哥走之前,从未过让我回归庆氏的话,他也从没有想过让我和庆氏捆绑在一起。

  庆忌突然道“老爷子虽然心狠,也不善于表达,但希望你不要在自己认识他之前,对他做过多的判断。其实……他和外界想象的不太一样。”

  “什么意思”庆尘疑惑。“到了,”庆忌道。

  庆尘看着车外那恢宏的银杏庄园,仿佛一座城中之城,国中之国。

  门口有两位哑仆憨厚的笑着迎接,并打着手语道衣服都准备好了,少爷可以先去换衣服。

  庆尘问庆忌“换什么衣服”

  庆忌瞥了他一眼“你该不会是要穿着這一身运动服就去参加晚宴吧,当然是换礼服了,西装或燕尾服都可以,到时候你自己挑。

  20分钟后,庆尘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黑色西装的尺寸完全贴合,身边的哑仆裁缝脖子上挂着一条卷尺,

  开心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并打起手势“少爷身材真是完美,我的衣服穿在少爷身上算是我最大的荣幸了。

  这位哑仆裁缝用手语拍马屁,都是如此的利索。

  银杏庄园已经开始张灯结彩,仿佛要迎接一个盛大的节日。

  庆尘跟随庆忌往宴会厅走去,路上的哑仆看见他,一个个都笑的格外开心,格外真诚。

  “他们全都认识我”庆尘问道。

  “当然,而且你在他们心中有着很高的地位,”庆忌道“哑仆们都是被神代毒哑的,你从a02基地杀出来的那一刻,就注定在他们心里有着不同的地位。放心,今天晚上参加宴会的人,全都是家主一系的,没有敌人。当然,他们能不能成为朋友,得看你自己。”

  走进宴会厅,里面音乐声、聊天声、欢笑声交织在一起,像是一个巨大的游乐场。

  庆尘却忽然看到门口贴着气球,里面还有许许多多标语,写着生日快乐。

  他整个人懵在原地,庆忌则在一旁道“今天是你在里世界的生日。”

  庆尘有两个生日,而里世界的今天,才是他真真正正出生的日期,表世界的那个并不是真的。

  可问题是,庆氏如此兴師动众的搞了个宴会,还将家主一系的将领、官员全都喊到银杏庄园来,整个庄园都张灯结彩,竟然就是为了给他过一个生日

  这有点离谱吧。

  庆忌道“没有陪伴过你也是老爷子的遗憾,他虽然什么都没,但我知道这种遗憾一直都在。你那么小就去了表世界,如今给你补一个隆重的生日,也算是补偿一下。”

  庆尘哭笑不得“你们怎么这么幼稚”这是一个庆氏家主的事情!

  天才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