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72、吃了爱情的苦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06 00:06: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宗丞笑道:

  “大楼里唯二的两个炸弹竟然都被你找到了?有点厉害。

  庆尘微微眯起眼睛,这位傀儡师操控着大婻的身体,似乎对炸弹被拆除的事情并没有很意外。

  宗丞神情里没有丝毫的沮丧,反而饶有兴致的问道:

  “我想知道,那两枚炸弹可是藏在墙里的,而且这具傀儡每天

  晚上凌晨2点都会检查炸弹的信号源。也就是,你在凌晨2点潜入了这两个地方,然后拆掉了它们?这点时间你能搜遍

  整栋大楼吗,你应该做不到吧……所以你是怎么把炸弹找出来的呢,我明白了,是那个力场系觉醒者,你身边的那个女

  孩。

  对方藏匿炸弹地方很隐蔽,连哑仆都不曾找到,毕竟哑仆也不可能挨家挨户的去搜查别人承重墙。

  但庆尘不一样,昨天晚上他的身边,可是有一位力场系觉醒者的。

  炸弹的力场,以及炸弹上捆绑信号接收器,全都逃不过秧种的感知。

  而且最关键的是,秧秧不仅能感知到炸弹,还能感知到他们隔壁那位大妽是个c级超凡者

  如果较真起来,其实宗丞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可惜他遇到的是秧秧。

  此时,按照秧秧感知的话,这栋楼里已经没有其他的炸弹了,也没有其他的超凡者。

  不过,庆尘还是有点不放心,因为眼前的宗丞太淡定了,并不像是计划完全失败后,受挫的模样。

  宗丞继续道:

  这个倒是被我给忽略的事情,明明你们曾联手击沉过一艘甲级浮空飞艇的,我怎么能把这么重要

  的线索给漏掉呢。看来,我在发起正面冲突这方面的能力,还有所欠缺。

  完,宗丞抬起头对庆坐笑道:“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有点笨,而且当初火种公司的基因改良虽然提升了寿命,却

  牺牲了一部分智力。我换过好几个身体了,可不管怎么换,都还受着初始状态影响,所以很多事情我要慢慢想。好在我

  的能力,给了我不断试错的机会。过去我曾犯过不少错误,但好在只要留条命在,我总能把它们想明白”

  此时此刻的宗永,语气竟格外坦诚。

  庆坐皱起眉头,这个宗丞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狂妄,对方在面对失败时,竟然还在不断总结着自己的得失?

  而且,对方分析问题的样子,很像是一个刚刚开始习的人工智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对方在几百年里不断查找漏洞,并不断将漏洞弥补。

  不对。

  庆尘在心里重新开始对这位傀儡师进行心理侧写

  想要通过新得到的信息、己经得到的信息,尝试着对对方重新构建一个丰满的形象:

  这个仿生体一开始很笨拙,就算制造了傀儡也不怎么会利用。

  对方吃着老头的低保,靠工人拧螺丝养活自己,就像是一个寄生在数百人身上的奇生虫,没有什么脑子

  后来,对方开始给自己的行为打补丁,主动将那些已经暴露了资金链线索的傀儡全部除掉

  再后来,对方化名柳月,开始尝试着掌握军队,就在他几乎要成功的时候,被人给一炮轰的灰飞烟灭了。

  但这位傀儡师没有死,他直到那个时候终于到了一个道理:韬光养晦:

  从那以后几百年的时间里,甚至没人意识到

  ‘柳月’其实还活着!

  对方在这几百年里,

  一直在不断的习着,

  最终就在十几年前,时机终手成熟了,他在西南完成了自己的布局,开始利用影子候选者的身份,图谋更高的位置。

  对方想要悄无声息的掌握一个财团,但是对方没有尝试着去直接把家主变成傀儡,因为那样一来,

  一旦暴露,他很

  有可能再次遭受灭顶之灾。

  所以,对方选择了影子候选者,这是一个非常稳妥的选择。

  最关键的是,在十几年前,这位傀儡师就能做到暗杀宁秀却没有被影子找到线索!

  连庆氏家主也是8年前才开始着手调查他!

  这样一个正在不断习,不断成长,不断反思的敌人,倒是让庆尘重新重视起来了

  那么又有一个问题出现了,一个如此谨慎,而且积淀了数百年的傀儡师,为何会开始主动暴露自己呢?

  只有一个答案,对方自己想要暴露出来

  当排除一切的不可能之后,剩下的那个答案哪怕再不可思议,它也一定是唯一的真相。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庆尘的思维不断转动着,对方为什么要主动暴露?主动暴露之后,一定会被人针对,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一定是有好处的,只是庆尘现在还想不到为什么。

  庆尘警惕起来。

  等等,

  重新梳理!

  这里有个非常关键的信息就是,对方忽略了种种的能力,但不可能忽略庆尘的能力。

  其实那两枚炸弹就算没被找到,也根本不可能被引爆,因为庆尘有能力在对方的信号源传递出去之前,以电磁脉冲

  来毁掉遥控器。

  如果要杀庆尘,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在傀儡身上绑好炸药,现在只要手动一拉引线,庆尘必然要遭受重创,甚

  至可能会死。

  这种方法,难道不比炸掉整栋楼更简单吗?

  反正傀儡的命不值钱,那就搞自杀式袭击啊,但对方没有这么做。

  当然,有秧秧在,宗丞真这么搞,庆尘早就跑了。

  但关键是对方为什么没这样做?因为对方没想杀庆尘吗,对方留着庆尘还有用?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对方暴露后想要得到的好处,得从庆尘身上得到?

  庆尘只觉得,他像是与一个初出茅庐的人工智能对坐着,彼此对弈

  这是一个他必须重新申视且重视的对手.

  宗丞看着庆尘笑道:

  〞今天似乎了很多话,我们下次再会。

  话音刚落,庆尘对面的那位大°当场七窍流血而死

  庆尘起身,千脆利落的往外走去!

  回归倒计时140000.

  上午10点钟。

  树林里。

  陈家章坐在籍火旁边烤着野猪腿,zard在一旁托着下巴,眼巴巴的等着,隔一会儿就问熟了没。

  大羽则在一旁睡觉,近两天,他越来越嗜睡了。

  陈家章问zard:

  “喂,那小子,你们荒野聚居地里有酿酒吗?

  zard摇摇头:

  〝我们那里粮食都紧缺,哪还能酿酒。

  一般都是秀株州里的涟族出来换东西时,才会带一两壶她们酿

  的青酒。我想喝,但当时我还带着小树苗限定皮肤呢,树是不能喝酒的。

  陈家章:

  这段时间以来,陈家章也算是大概了解zard的尿性了,你只要屏蔽掉他疯疯语的那半句话,还是能提炼出一些内

  容的

  “青酒我知道,这玩意虽然好喝,但可不能乱喝,我当年就是吃了这玩意的亏啊,”陈家章感慨道:“连族是个比

  较特殊的部族,她们那里男性地位很低的,只有吃了一种叫赤心蛊的玩意,你才能在寨子里和女人拥有同等地位。可问

  题是,吃下那玩意,你的自由就没了,这辈子你都只能爱那个养赤心蛊的女人。”

  zard想了想问道:

  “好吃吗?

  “你关注的重点是不是有些问题?人人避之不及的东西,你还问好不好吃? ”陈家章没好气道:

  “反正我没吃过,

  听是苦的。

  zard

  “主要是……我长这么大了,也想尝尝爱情的苦.”

  然而话音刚落,籍火营地周围传来了窸无率窣的脚步声,陈家章惊愕的朝四周望去,却只能看到一颗颗巨树,却根

  本看不到人影

  灌木丛在晃动,高高的杂草也在晃动,四面八方传来声音,他们仿佛被包围了一样。

  这个地理位置距离陈氏集团军很远,苍穹之上也没有空中部队,应该不是陈氏的人。

  那么就在这个荒郊野岭,还能有谁让陈家章都找不到踪迹?

  下一秒,zard指着7点钟方向道:

  我看到一个金色的人影晃过去了哎。

  “坏了!”陈家章站起身来:“别是涟族找来了吧,当初她们在我体内留了赤甲蛊,我还以为这么多年它早就死了 !快快快,把陈羽喊起来,我们得赶紧离开!走不掉的话,就得战斗了!

  zard道:

  〝可他睡的很香哎。

  “都什么时候了还睡觉呢!”陈家章走过去摇醒幻羽:

  “醒醒,别睡了。

  这时,幻羽睁开了眼睛,他惊喜的看向zard:

  “zard哥哥,过了几天?

  陈家章

  “

  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zard掰着指头,认真算了好一会儿:“好几天对了,这是你哥哥给你的信。

  他从怀里掏出信来递给小羽,陈家章惊了一下:

  “这孩子怎么了?

  zard解释道:“他们体内有2个灵魂,你就当她们是神经分裂吧,每个人格会交替着出现,你认识的那个是大羽

  现在的这个是小羽。”

  紧接着,一旁的zard耐心教导着小羽:

  “小羽啊,这位是糟老头子。

  陈家章:

  4>9

  小羽迷惑:“什么?

  zard解释道:

  “你哥哥专门交代了,你得叫他糟老头子,不然你哥哥该不高兴了。

  陈家章没好气道:

  〝专门交代这事干嘛?!你们加起来有一个是正常人吗?还有,这个时候就别唠嗑了啊,你们就

  没有一点危机感吗。

  可他这话的时候,已经晚了

  却见树林里,七具金尸堵住了七个方向,宛如一个七星北斗阵似的,将陈家章三人牢牢锁死在阵内。

  陈家章气的跳脚:

  〝我就不该去荒野聚居地吧,你们非要去!”

  这时,

  一位二十八、九岁的女人从树林里走出来,她的身边还跟着十多个涟族女人。

  她们穿着藏蓝色的裙子,身上挂满了金色、银色的首饰。

  女人平静的看向陈家章:

  “陈家章对吗?若不是赤甲蛊,我都已经快要认不出来你是谁了。”

  陈家章疑惑道:

  “你是

  女人冷笑道:

  怎么忍心?

  〝我叫涟心,现在想起来我是谁了吗?当年你抛下我妈妈和我,可真够无情的。那时候我才5岁,你

  zard和小羽两个人都惊呆了

  他们原以为这是仇敌追杀的戏码,却没想到是个负心人被女儿算账的故事,这个转折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zard看向陈家章:

  “这事明显是你错了,我们可不帮你。

  陈家章没好气道:

  “你懂个屁!

  涟心平静道:

  “为什么要离开我们?

  陈家章面对自己女儿,终究是语气弱了一些:

  〝我是骑士,注定要浪迹天涯的,你妈妈非让我吃什么劳什子赤心蛊

  留在你们的寨子里,那怎么可能嘛。我劝她气我一起远走高飞,她也不愿意。

  “既然你不愿意留在寨子里,为何还要跟我妈妈好?”

  涟心问道。

  陈家章无语道:

  “这能怨我吗,我游历到你们寨子的时候,你们正在办籍火晚会,我稀里糊涂的被拉着喝了不少青

  酒,然后你妈妈把我扛回了家里

  zard惊叹道:

  “这是让的吗?

  陈家章瞪了他一眼:

  “你先滚一边去。

  在涟族,每过一阵子就会办籍火晚会,唱歌,跳舞,喝酒。

  男男女女都可以在晚会上找自己的有情人,情郎会被称为阿注,女性则被称为阿夏。

  涟族女性都有自己单独的家,男性则住在一起。

  如果没被挑中的男性,就只能孤零零回到他们住的地方,苦练舞技,歌技…

  而那天晚上,陈家章就是被挑中的人,

  也还好,那时候涟心的妈妈还没养出赤心蛊来,不然当天晚上赤心蛊就喂下去了。

  涟心道:

  “在寨子里生活不好吗?我妈妈对你那么好,你喜欢喝酒,她就给你酿酒,你你喜欢她穿白色,她就给自己缝了白色的衣服。她为你付出那么多,只是想让你在秀株州里陪着她,难道她有什么错吗?

  陈家章苦涩道:

  “但我不可能一直留在那里。

  “那为什么还要让我妈妈爱上你?”涟心道:

  百年以后,妈妈还会把你练成金尸,让你陪伴着我这个女儿。

  “只要你吃下赤心盅,寨子里你也可以当家做主,还能练尸。等你

  其实这前半句还算正常,但到后半句,就让人有点毛骨悚然了

  陈家章是知道的,涟族金尸分金银铜三个品类,铜尸相当于c级基因战士,银尸相当于b级基因战士,金尸可就有a

  级的战斗力了。

  而这些金尸银尸铜尸,全都是男性,也都是涟族人曾经的伴侣,有些金尸甚至是上千年前留下来的。

  在上一次智械危机发生时,秀株州偏安一阳,算是躲过了那场灾难。

  在涟族,男人的地位是两个极端。

  吃赤心蛊之前,男人会变心,会背叛,所以没吃赤心蛊的男人在寨子里地位很低。

  但是吃了赤心蛊后,男人一旦无法背叛她们,就可以拥有与女子等同的地位。

  然而代价是,死后会被练成金尸、银尸、铜尸

  陈家章道:

  “被练成金尺这种事,听起来就很离谱好吧:

  涟心道:

  “你都死了,还在乎自己有没有被练成金尸?

  陈家章痛心疾首道:

  “我要是死你妈妈前面,我当然可以不在乎。但我是骑士啊,我那会儿骑士之路还没断绝呢,

  随随便便就能活251岁。那会儿我问你妈妈,如果是她先走了怎么办,她她要带我一起走:”

  ard在一旁瞪大了眼睛:

  “哇哦。

  涟族女子中,有人对女人涟心道:“族长,别跟他那么多,他走以后老族长天天以泪洗面,这几年才慢慢解开

  心结。咱们这就抓他回去,还有他旁边那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挺不错。

  zard将小羽揽在身后惊呼道:

  “不行不行,小羽还是个六岁的孩子呢!”

  涟心一脸疑惑的看向小羽:

  “这特么是六岁?你家六岁的孩子长这样?!

  “这个解释起来有点复杂,”zard道:

  “他昨天还27岁呢,今天就变成6岁了。但是没关系,再过七八天的时间

  他就又是27岁,到时候你们再喂他吃赤心蛊也不迟。

  涟心:

  ”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zard这段话,应是给涟族人给绕迷了,涟心这位族长只当面前这小子要她们玩呢。

  这时,zard问道:

  你们老赤心蛊赤心蛊,好像很可怕的样子,赤心蛊到底长什么样子啊?

  涟心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个鸡翅木做的小盒子来,打开后,却见一只小小的红色七星瓢虫在里面安静的沉睡着

  “这就是我族的赤心蛊.诶?

  涟心只觉得眼睛一花,zard冲过来便抢走了那个盒子,嘿嘿嘿笑着往远处跑去,终于能吃到爱情的苦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了

  谁也没想到,别人都不愿意吃的赤心蛊,这货竟然抢着吃。

  七位金尸同时动了起来,在树林里拦起了一个七星阵,将zard封堵在里面。

  不光是金尸,这次连陈家章都急眼了,竟和涟族人一起抓捕那个满树林逃军的zard!

  可是,这货身手太灵敏了,左拐右拐的兜了好几个圈子,愣是没人能抓住他

  眼瞅着zard一边跑一边捏出赤心蛊来塞进嘴里,所有人彻底急眼了,纷纷奋不顾身的将他扑倒在地。

  陈家章坐在zard身上就去掰他的嘴:

  “张嘴,吐出来吐出来!

  zard张开嘴巴乐呵呵道:

  “咽下去了!

  不远处的涟心,呆若木鸡

  那是她用自己心血养出来的赤心蛊!

  今天有些意外的事情,上午全员核酸,下午还要为夜的影视剧,跟制作团队开个会,今天晚上的章节肯定很晚了

  大家千万别等,明天天亮前更新,我会熬夜写出来的!

  天才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