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71、傀儡师!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05 13:3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空气里还留存着以以与秧秧的体香,像是牛奶与百合混合着的纯净味道。

  庆尘拿起她们留下的纸条,第一张是种秧留的:我回荒野聚居地啦,那边有可能被陈氏集团军找到,那里还离不开

  我

  第二张是以以留的:我回火塘啦,大伙们都躲进西南雪山了,我得去和他们汇合。

  两个人的纸条都格外简洁,没有一句废话。

  她们仿佛约定好似的一起离开了这个战场,然后去做自己现在的使命,

  一切都等大家的目标完成后再说。

  只不过以以好像大意了,因为秧种还在表世界和庆坐一起,俩人刚刚抵达珠峰北坡下面:

  再有16个小时,她和庆尘就会一起回到表世界

  秧秧离开了,但没完全离开

  秦以以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算是被秧秧小小的算计了一把。

  论心眼儿,秧秧似乎略胜一筹。

  庆尘拿起两张纸条,将它们全部烧掉,然而就在他烧掉泰以以的纸条时,那纸条上似乎有什么粉未飘飞。

  用火一烧,却见秦以以的虚影骤然出现在面前,紧紧拥抱了庆尘一下。

  随后,那白色的光影飘散.

  得,两個人的心眼加一起能有八百个,谁也不比谁差。

  庆尘又看了一眼时间,并看向手机,那里己经有庆忌发来的消息:

  己经整理后发给你了,查收。档案绝密,不得外泄。”

  庆尘打开看了一眼,

  一共1201个账户,其中连疑点都标注清楚了,第一个可疑的资金账户追湖到几百年前,其中有

  两位毫无血亲的老人、十八位毫无关系的年轻人,每个月都会将自己的工资、养老金同时汇入一个账户,几乎是这些人

  收到钱的一瞬间,就全部转入了这个可疑账户里。

  这就让庆坐感到疑惑了,这份资料之详细,绝对远超想象。

  他给庆忌提出这个要求的时问不过24小时,对方却能准备的如此充分吗?

  要知道,庆氏银行屹立数百年,前前后后存在过的账户足有数十亿,转账信息、消费信息更是如浩瀚星河般庞大

  哪怕是他和壹来整理,也不可能整理得这么快啊。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庆氏其实早就开始追查这个线索了,有人已经提前发现了这个傀儡师的存在,并进行了暗中调

  查!而且,对方也选择了和他一样的方法,进行最基础的简单甄别!

  庆尘继续往后看,这1201个账户涉及人数高达39万人,而这39万人基本都在生老病死中淹没于时间的长河。

  越是接近现代,可疑的账户就越来越少

  直到近几十年,已经查不到类似的可疑账户了。

  这就说明,宗丞在这些年里愈发的谨慎,正在不断的填补着自己早些年因为稚嫩而留下的漏洞。

  这样一个不断成长、不断进化的傀儡师,确实很难再找到了

  但问题是,庆氏内部竟然有人和他一样,也在追查这个傀儡师?是谁?

  银杏山上的那位家主吗。

  庆尘给庆忌回去消息:

  “你们已经追查这个线索很久了吧?”

  庆忌回复:

  ‘8年。

  “是谁发现这个人的,”庆尘又问。

  庆忌:

  “想知道更多的事情,自己来银杏山上问老爷子。

  庆尘想了想又问道:“今天是什么安排?”

  庆忌回复:

  〝晚上接你到银杏山,参加晚宴。

  “可以不参加吗?”庆尘问道。

  庆忌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并在对面平静说道:

  “我们是因为陈种种和秦以以来了,才把后续的相亲全部取消,结

  果她们早上来银杏山,跟老爷子见了一面就走了,你们是来骗禁忌物的吧。就像世俗家庭的儿子为了骗零花钱,所以带

  女孩回家骗红包,是这样吧?

  庆尘:

  h

  什么玩意,就在自己睡着的时候,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以以和秧秧竟然还一起去见了庆氏家主?!

  虽然庆尘不愿意承认,但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两位就算是见过家长了啊。

  庆尘问道:

  “还有什么我应该知道、却不知道的事情吗?

  庆忌说道:

  “没了。

  “家主跟她们说了什么?,庆尘问道。

  “不知道,只是早饭多喝了一碗白粥,说明心情不错,”庆忌淡然道:你连个女孩子都留不住,看样子你接下来

  还是好好接受我们的安排吧。不要忘了,这是我们的交易”

  庆尘沉默半晌:

  .?

  ?…好。

  天色尚早,他打算出门看看5号城市里还有什么表世界特色,那都是哥哥为他准备的小彩蛋。

  然而刚刚出门,庆尘就撞见了昨晚的那位邻家女孩,还有她的母亲,一起开门走出来。

  女孩还在小声说道:

  〝妈价相信我啊,隔壁那个男的真的有问题,他竟然带回来两个那么好看的女孩留宿…

  话音戛然而止,女孩面带尴尬的看着庆尘。

  庆尘笑着从兒里掏出手机,那是他昨天去手机店帮忙修好的,并对大婻笑着说道:

  “妽子,手机已经修好了。”

  “啊呀,太感谢你了,我早上刚好熬了绿豆粥,给你盛一杯,

  ”大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

  “你赶紧上学去。小庆啊

  你跟我来,我这绿豆粥加了冰糖呢,特别好喝。

  女孩在走廊里一步三回头,好奇的打量着庆尘,仿佛在看什么稀世奇珍似的。

  庆尘跟着大妽走进屋里,并将门给带上。

  大婶端着一碗绿豆粥回来,她见门被庆尘关上也没说什么,只是继续将绿豆粥递到庆尘面前:

  “给,喝吧,特别解

  渴。

  庆尘笑道:

  “谢谢宗永阿姨。

  大婶的瞳孔骤然收缩了一瞬,很快平息。

  但这一瞬,依然被庆尘捕捉到了

  庆尘原本是要诈一下的,没想到真的诈出来了。

  大妽将绿豆粥放在桌子上,也找椅子坐下来笑道:

  “小伙子,你在说什么?”

  庆尘想了想说道:

  “我很好奇,为什么地底的一万多个仿生体全都死了,唯有你能从玻璃器四里爬出来?别人都化

  成了一具枯骨,唯有你能继续祸乱人间?现在我很确定,当初杀我嫂子的人就是你了,宗丞。

  大妽的瞳孔再次轻微收缩。

  人的微表情是难以管理的,尤其是潜意识里对于危险信息的判断时,瞳孔收缩便是最好的证据。

  哪怕是庆尘也做不到完全控制情绪、控制瞳孔的细微变化,除非借助禁忌物ace-005大福。

  庆尘知道宗丞为什么在这里设下傀儡,只因为对面就是庆准故居,能来这里的要么是哑仆、要么是庆忌、要么是庆

  氏家主?

  反正回来光顾对面那间屋子的人,一定非富即贵,哪怕是在哑仆当中制造一具傀儡,收益也是无限大的。

  所以在这里守株待免,就是宗丞的最好选择

  如果是庆尘,也一样会这么做的。

  自从跟神代千赤战斗之后,庆尘已经习惯了代入敌人的思维,来考虑如果自己是敌人,怎么做才是最优解。

  感谢神代千赤,敌人在成长的同时,庆尘也在经验与教训中成长着。

  大妽笑了笑:

  〝不管你是诈我也好,还是真的知道了我身份,你能说出地底的情况,便说明你真的去过了,也找到

  了相关的线索。但我也有个好奇,我已经将铭牌撕走了,你是如何核对出我身份信息的呢。与我有关的信息己经全部烧

  毁了,硬盘在那里搁置了几百年也不可能恢复信息.…真是神奇啊。

  庆尘摇摇头:

  “你不需要知道我怎么将你找出来的,你只需要知道,我会一

  一将你的傀儡全部找出来,然后一一杀

  死。

  大婶笑着摇起头来:

  你能做到吗?我傀儡已经多达百万,你如何找我的傀儡呢。”

  “吹什么牛逼呢,

  ”庆尘冷笑道:

  查你了,相信很快就能把你傀儡都找出来。

  “你傀儡要有百万,早就统一联邦了,还用在这里跟我废话?我已经开始着手追

  大妽笑道:

  “那你来试试吧。

  〝我不是已经杀了你两个a级傀儡了吗,”庆尘笑着回应。

  两个人皮笑肉不笑,全都没有说实话,不过是两个对手第一次见面时的一轮嘴炮而己。

  大妽指着自己问道:

  “不过,你是怎么发现这具傀儡的。

  庆尘摇摇头:

  “随便猜的。

  有时候庆尘会感觉,这个傀儡师好像并不怎么聪明。

  先说宗丞本体,还没有发育起来就冒险的招惹了神明任小粟,结果被李神坛斩杀

  再说宗丞的仿生体,还没有发育起来,就跑去化名柳月,想要控制联邦集团军,

  还有,庆氏追查出来的资金链条里显示,对方也是花了上百年时间才渐渐意识到,自己这样转账可能会出问题。

  然后才开始慢慢给自己擦屁股。

  要是庆尘,哪用上百年?他压根从一开始就不会做这么愚鑫的事情。

  现在他拿知乎上的问题举例:如果你有十万忠心耿耿的将士,会让他们干什么?让他们去电子厂拧螺丝赚工资。

  这是一个非常戏谑与调侃的回答,而这个宗丞,真特么这样做过啊!

  他真的在利用傀儡打工赚钱给自己花…

  甚至还花退休老人的商业养老金…..

  简直了。

  所以,庆尘只能说宗丞本体的基因里,智商属实是有点欠缺了,跟庆氏先祖血脉相比,差的不是一点点远。

  若不是这个宗丞拥有了超乎寻常的能力,若不是宗丞拥有了数百年猥琐发育的时光,庆尘根本不用怕他。

  如果让庆尘生在柳月作乱的年代,亦或是任小粟那个年代,他早就把这个宗丞玩死了,根本不会让对方继续发育

  大妽看着庆尘笑道:

  就是你最大的失误。

  〝所以,你觉得我在这大楼里只有一个傀儡吗?你以为我只有这么一点准备?敢来这栋楼里,

  这时,大妽拿出一个遥控器来,轻轻按下

  预想中大楼爆炸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没有轰鸣,没有热浪,什么都没有。

  庆尘笑道:

  “你是说你放在11层、24层承重墙上的炸弹吗?你连每天检查自己放置爆炸物的习惯都没有,还学别人玩反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