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70、明争暗斗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04 22:52: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屋的地方不大,总共就三十多平米,你们好好的酒店不佳,非要跑来这里挤

  〞庆坐说道

  秦以以忽然说道:

  “我们也想来看看影子哥哥生前住过的地方嘛。”

  庆尘问道:

  〝你见过我哥哥吗?”

  “见过,他常来火塘的,我们火塘跟他有协议,固定给影子部队提供神牛肉和风

  隽花的花粉,每次都是他亲自来取

  〞秦以以说道:

  〞不过,我见他的时候,他都带

  着口罩呢。

  秧秧补充了一句:

  “我也见过。

  庆尘没有说话,两位女孩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其实还在相互比较呢。

  她们如今的关系有点奇妙。

  彼此都出身火塘,以前也见过好几次,关系自然是亲近的。

  但问题是,大家现在保持着竞争关系,肯定会各自留个心眼。

  白天的时候,两个人看着跟亲姐妹似的,谁也不跟庆尘主动说话

  那是因为大家都没想好怎么处理感情问题,谁单独跟庆尘聊天都会尴尬,还不如

  就她们两个聊,把庆尘撇开。

  俩人手牵着手,也是防着另一個女孩去主动找庆尘?…..

  三个人走进电梯,正当电梯门要关闭的时候,有人快步跑到大厦门口来,按下了

  开门键

  门外的女孩走进电梯,赫然是庆尘新邻居家那位纹身女孩,对方看着电梯里的庆

  尘,还有他旁边的秧秧与泰以以,顿时怔在了原地。

  秧秧与秦以以的样貌虽然不是绝对精致,但也绝对是90分以上的标准,再加上两

  人都是特立独行的超凡者,自身气质便不是一般女孩可以比拟的。

  所以,两位同时出现在电梯里,竟一时间让邻家女孩惊在原地。

  庆尘提醒道:

  “你好,要进来吗。

  这时,邻家女孩才看到了带着口罩的庆尘:

  “你也在啊。

  邻家女孩走进电梯,好奇的打量着秧种与秦以以,她见两人窃窃私语着都没跟庆

  尘说话,便觉得她们和旁边的庆尘并没有什么关系:

  “两位是楼里的住户吗,以前也

  没见过你们

  秦以以笑着解释道:

  “确实是今天刚搬进来的,这还是第一次来

  女孩笑道:

  “你们住在第几层?

  〝17层,

  ”秧秧笑眯眯的回答道:

  “价呢?

  女孩惊喜道:

  〝我也在17层,以后咱们可以一起出去玩啊。

  秧秧客气道:

  “好的”

  三个女孩聊天的时候,完全将庆尘给无视了,待到电梯抵达17层,邻家女孩笑着

  往里面走:

  “你们住在哪一间啊,看你们两个都有一米七的样子吧,是模特吗…

  正说着,女孩便看见庆尘、秧秧、以以一起停在了她家对面,1722室?

  邻家女孩渐渐张大了嘴巴,那叨叨个不停的嘴巴,像是突然被人按下了静音键,

  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你们?

  这时,庆尘已经打开了房门,秧秧笑着说道:

  〝有机会一起玩啊,我们先回家

  t

  说着,房门在邻家女孩面前关闭。

  对面与她家的户型一模一样,所以她很清楚对门就只有一个卧室!

  而刚才那两个漂亮小姐姐,刚刚真的跟着一个男孩走进去了!

  房门的隔音效果一般般,女孩还听见秧秧在里面惊叹着:

  带女孩回家吧哥哥,我有点害羞啊哥哥。

  邻家女孩:

  简直颠覆三观

  到了屋里,只剩下三人独处的时候,竞争便开始了。

  泰以以看着屋里,她先去找了衣柜,将里面的崭新被褥拿出来铺在沙发上,然后

  笑着对庆尘说道:

  “这样你能睡的舒服一点,现在还是四月,半夜睡觉有点凉。对了

  我发现柜子里面还有新的洗漱用品与毛巾,很柔软呢。对了,冰箱里也有今天刚放

  进去的新鲜蔬菜和生肉,你想吃点什么,我可以给你做,我的厨艺可好了。

  这位女孩在庆尘面前,明显要更温柔一些,更居家一些

  秧秧看到这一幕,心说秦以以突然来这么一下,搞得她有点猝不及防。

  说好的要当一生一世好姐妹呢,怎么白天还好好的,晚上就要偷家了?

  秧秧好奇的打量着屋里:

  〝好温馨啊,有点像你在表世界行署路的那个家,不过

  要比那个更小一些,但一样的温馨。

  秦以以神情一阵黯然。

  对于秦以以来说,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庆尘是时间行者,而她不是

  她很清楚一点,时间行者的人生是被分割的,时间也被表世界与里世界平分。

  当庆尘回到表世界的时候,她的时间却被定格在里世界。

  所以,她是无法完美陪伴庆尘的。

  她找到了种种的弱点,那就是做家务有点拉胯,也不够温柔。

  秧秧也找到了秦以以的弱点,那就是没有时间行者身份…异地恋能有什么好结

  果?

  庆尘像是没听见似的打开全息投影,试图以全息投影里的电视节目来分散女孩们

  的注意力

  秦以以起身去厨房做饭,秧秧则笑眯眯的说道:

  “谢谢啦!”

  说着,便凑到庆尘身边去一起看电视节目。

  结果,还没等她看两秒呢,秦以以就过来拉起她:

  啊,做饭很好玩的。

  “走吧秧秧姐,咱们一起做饭

  “诶?诶?放开我放开我??”秧秧无助道。

  下一刻,庆尘眼睁睁看着,秦以以拖着秧种的手腕,将种秧从地板上拖进了厨

  房

  秧秧坐在地板上滑行,一脸无助的看着庆尘。

  哐的一声,厨房门关上了。

  谁也别想跟庆尘单独相处!

  说实话,种秧的性格是非常难缠的,很少有人是她的对手,唯有秦以以这种直来

  直去的性格才能破掉她的吉灵精怪…..

  庆尘轻轻松了口气,终于有点独处的时光了啊。

  今天一整天,他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触发了修罗场的场景机制,太不容易。

  这会儿他就在想,古代皇帝娶那么多老婆难道不累吗……千嘛给自己找罪受

  没过一会儿,秦以以和秧秧端着夜宵走出来,番茄炒蛋,青椒炒肉,简简单单的

  秦以以笑着指向番茄炒蛋:“这个是我做的。

  庆尘看向青椒炒肉:

  〝这个呢?”

  秦以以微笑道:

  “这个也是我做的。

  合着秧种一个都没做,就在旁边看着了。

  秧秧:

  她忽然发现,秦以以也开始进化了啊。

  果然人在压力下都是会成长的!

  饭后,秧种拿好洗漱用品往卫生间走去:

  “哥哥,我去洗澡了哥哥

  庆尘鼻音里嗯了一声,眼睛看着全息投影目不斜视。

  秦以以笑眯眯的凑在他身边,紧接着相同的一幕上演了,秧秧看向秦以以问道:

  “你不去洗澡吗?你今天也出汗了呀。”

  泰以以说道

  “我等会再洗?…?诶,放开我!”

  “咦,你天天在大雪山里风吹日晒,皮肤怎么还这么好。,

  “天生丽质。

  两个人推搡着一起进了洗手间,秧种和以以在里面嬉笑打骂着,庆尘则闭上眼睛

  开始修行,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电影青蛇里的法海,身旁的蛇精正在尝试破他道心。

  最后,庆尘起身出门,独自一人坐在89层楼顶的天台边缘,看着脚下的灯光灿若

  星河,

  一辆辆纯电汽车驶过,就像是城市里的彗星。

  街上的人们匆忙而又热闹。

  有时候庆坐依1旧会有些迷茫,敌人还有那么多,要思考的事情也有那么多,人生

  好像要一直这么匆匆忙忙的过下去了,没有停下来的机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身后的天台门开了,秧秧和秦以以拎着啤酒走上来:

  道你在这里。怎么,现在就觉得我们烦啦?”

  “就知

  庆尘笑了笑说道:

  “没有。

  秧秧和秦以以一左一右坐在他身边,一人手边放着半打啤酒,隔空举杯。

  春季里温和的晚风吹拂在他们三人身上,就像是无所事事的高中少年少女,人生

  还有许多梦想没能完成,却充满了希望。

  秧秧说道:

  〝你以前并不希望自己与庆氏有太多瓜葛,这次为了10号城市,却主动来接受这一切,确实为难你了。

  庆尘摇摇头:

  “没有什么为难的,有时候想想,六百万人还在为了温饱而努力,

  这时候牺牲我一个人的喜好又算什么呢。而且,我哥哥其实也希望我来这里看看的

  吧。

  秦以以在一旁说道:

  “我听大长老说过,庆氏家主是个很奇怪的人,当初他还去

  火塘喝过酒,当面与火塘签订了合作的盟约。大长老说,庆氏家主有一代雄主的风范

  气度惊人。只不过后来不知道怎么了,开始深居简出,总是藏于幕后,也不再信任

  火塘了。

  庆尘若有所思:

  “或许他不是不信任火塘,而是不信任所有人了。

  秧秧忽然说道: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庆尘回答道:

  “我从5号城市离开后,会想办法尽快前往禁断之海彼岸,只有真

  的在那里待过才能了解他们。东西方注定会有一战,如今联邦半神因为内斗陨落过半

  若是禁断之海彼岸的半神都存活着,那恐怕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联邦的气运到这一代,像是忽然断掉一样,财团之问相互倾轧,半神各个心怀鬼

  胎,对方都打到家里了,陈余都还没有一点抵御外敌的意思。

  这是非常危险的。

  “我短期内只有三个目标,一个是追查宗丞的傀儡,

  一个是探明禁断之海彼岸实

  力,最后一个则是晋升实力,不管是我白己的实力,还是我麾下所有人的实力,都必须为那场大战做好准备。

  “加油,我会在荒野上打好基础的,

  "秧秧说道

  一旦联邦沦陷,荒野上会成

  为你最后的退路,我们在那里学习先辈一样跟他们打游击,早晚还能东山再起…

  --只

  不过,希望不要走到那一步。

  秦以以也说道:

  “我代表火塘支持你!”

  聊着聊着,两个女孩就喝多了,纷纷醉醺醺的说着胡话。

  她们两个在天台上晃悠着身子,分分钟都有可能从上面坠落。

  庆尘无奈,只能一边一个将她们扛回房间,扔在床上,把门关好。

  门刚刚关上,两个女孩都纷纷在黑暗里睁开眼睛,彼此平静的相视许久后,同时

  拿出手机,用手机互发消息?

  毕竟庆尘听力那么敏税,她们哪怕再小声,庆尘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两个人寂静无声的扣着手机,在手机上打着悄悄话,战況格外激烈。

  時不时的,彼此还会相互瞪上一眼,然后继续低头扣手机。

  这种战斗一直持续到凌晨四点钟,两个人才放下手机,挤在一个被窝里沉沉睡

  去。

  夜深人静的时候,秦以以再次睁开眼睛,她小心翼翼的用两团棉花堵住了耳朵,

  与她有关的一切声响都被禁忌物ace-105掩耳盗铃给屏蔽了。

  声音如同被黑暗里的未知怪兽吞噬了一样,衣服的摩擦声,被褥的摩擦声,床垫

  里弹簧被挤压的声音,全都消失不见。

  她悄悄的起身,宇着自己新买的睡衣,悄悄往客厅走去,想要坐在庆尘旁边看看

  他睡着的模样。

  然而就在此时,她听见窸窸窣窣的声响便回头一看,赫然发现床上已经没有了秧

  秧的身影。

  整个屋里都看不见秧种的人了!

  下一秒,秦以以听见耳旁的空荡处,秧秧低声说道:

  家商量好的事情你要反悔。

  “你要去哪啊?好哇你,大

  说着,秧秧摘下了她左耳的棉球。

  秦以以吓了一跳:

  “呀,你能不能别這么吓人!”

  “我看你是做贼心虚!”

  这时,秧秧放下了捂住眼睛的双手,從黑暗里显露出身形来。

  这刚刚到手的传家宝禁忌物,已经被两人用上了,一个能消音,一个能隐身,司

  惜都没有用到正地方。

  秦以以笑道:

  “我去洗手间。

  “嗯嗯,

  秧秧笑眯眯说道

  〝一起去啊,把棉球带上吧,别把庆尘吵醒了,他好不容易休息这几天呢。

  两个人活蹦乱跳的往洗手间走去,秦以以拉着秧秧的手,两人就像是真正的亲密

  无间好姐妹。

  秦以以这时候发现,她握住秧种的手掌时,秧种所发出的一切声音也都消失了。

  倒计时160000.

  清晨八点钟,庆尘终于睡了个好觉。

  他一觉醒来,却没有听见房间里有任何动静,而他旁边的茶几上,則并排放着两

  张纸条

  s。

  两个女孩都不告而别了,她们没有选择继续战斗下去,而是选择了同时离开。

  晚上12点前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