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68、修罗场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04 22:52: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咖啡厅门口停靠着一辆行政级轿车。

  一位女司机等在门口,见李可柔出来便立马为她开门,这就是如今的知识分子家

  庭,享有者与富豪一样的待遇,

  里世界的大学,与表世界扩招后的大学完全不同,这里的大学教授社会地位极高

  薪资也极高。

  他们都是财团磨下的某些项目合伙人,最厉害的甚至能享受项目分红,与议员、

  官员的身份并列在同一个阶层。

  所以,李可柔来跟庆尘相亲也不算是高攀,她与庆氏太子爷的身份,算是勉强的

  i]pt.

  换了其他庆氏旁系子弟,还配不上她。

  车上,女司机问道:

  “小姐,回家吗?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李可柔,发现小姐好像心情不错,难道是相亲成功了?

  李可柔笑着在手机上打字,她头也不抬的说道:

  “回家吧,我要跟爸爸妈妈说一

  下好消息。

  ‘庆尘’

  ’发来消息:

  “我很欣赏你的勇气和果敢,你拥有一般人没有的野心和坦

  率,虽然有野心,但是你愿意直面自己的野心,还能屈能伸,这一点就非常好。另外

  你的身材确实不错,下次见面的时候,请为我宇上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我喜欢看你穿

  白色

  她看着屏慕上庆尘发来的消息,心说这位太子爷在网络上,和在现实里完全不同

  啊,刚才是没有放开吗?

  可比刚刚会哄人啊!

  李可柔忽然说道:

  “李姐,先不回家了,送我去云顶商场,我要买几条白色的连

  衣裙去。

  sah.

  这些年来,李可柔的目标一直非常坚定,她为了今天这一切,甚至要求父亲把司

  机都换成了女的,以此来避嫌。

  家里的仆役,也从来没有男性。

  她所学的一切,准备的一切,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此时此刻,咖啡厅里的庆尘,对外面发生的一切还一无所知。

  他不知道1千了什么,也不知道李可柔在想什么,

  他只知道,秧秧的出现,让他人都麻了

  “行了,”种种笑眯眯的对庆尘说道:“小四已经走了,现在该咱们两个相亲

  了

  说着,秧秧拍了拍自己面前的桌子:

  “坐过来吧。

  这一刻的女孩气场格外强大,与往日里截然不同,这完全是战斗姿态啊。

  庆尘有些心虚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真像是男人被捉奸之后说的话啊,

  秧秧感慨道:

  “价赶紧给我坐过来,我好歹

  也是走了报名程序的相亲对象,你稍微给我点尊重,咱们也走一走流程

  庆尘慢慢的挪过去坐下。

  本来他参加相亲就有点高谱,现在种种忽然出现在这里,简直就是离离原上谱。

  他坐在位置上回头去看庆忌的位置,心中盘算着庆忌的实力,心说大家要不打一

  架吧,哪特么有这样坑人的?!

  大家应该都是a级,既然你不想让我好活,那咱们就在今天分出个生死!

  庆尘回头看去,却见庆忌依然仰望天花板装陌生人。

  而且最过分的是,对方还拿着手机,用摄像头对准了他。

  似乎…

  ?这里的所有画面,都正在通过手机,传输到未知的地方,似乎还有好多

  人都在看着庆尘的社死现场。

  秧秧捧着他的脸给扭了回来:

  “看别人千嘛,是我不好看吗?”

  “好看?”庆尘僵硬道,

  “来,我们先按流程走一遍,

  〞秧秧笑眯眯的说道:

  “我叫陈秧秧,今年18岁

  我没有很好的家世,从小就被送去火塘了,后来成了内测的时间行者。从洛城开始喜

  欢你的,

  一开始只是对你有好奇心,更多的是想利用你来完成骑士与黑桃的结盟,但

  后来就不这么想了。

  秧秧继续说道:

  “那时候,我每天跟着您上学放学,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在你身

  边很踏实。再后来大家一起战斗,同生共死过好几次,我没有背弃过你,你也没有背

  弃过我。你去郑城开时间行者大会的时候,我专门挑了一套的美少女战士的衣服,不

  是为了惊艳别人,就是想惊艳你而已。我会开始在夜里等你的短信,会在梦里梦到你

  我梦到咱们在同一所高中,大家都不是时间行者,我偷偷喜欢着你…??本来不想和

  你说这么多的,但我现在有点害怕了,我怕你被人抢走了。如果之前有利用你的心思

  我在这里和你说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庆尘怔在座位上,虽然以前秧种总喜欢开车,但如此正经的表白还是头一次

  这一幕来的太过突然,又或者说今天这一切都来的有点猝不及防,全都拜庆忌与

  庆氏家主所赐。

  秧秧笑眯眯的说道

  “我也不是要你表态,只是把我想的都告诉你而已。对了,

  刚刚忘记说了,我目前超凡实力是b级,昨天听到你相亲的消息,差点晋升a级呢。

  庆尘

  这最后一句话,可真是笑里藏刀啊。

  秧秧说道:

  “该你了,你自我介绍一下吧,别愣着

  庆尘慢吞吞的说道:

  “我叫庆尘,我从小就被扔去表世界了,也是内测的时间行

  者

  秧秧笑眯眯的说道:

  早点认识呢,早点认识你就不会来相亲了

  “咦,咱俩都是内测玩家吗,好般配啊。哥哥,咱俩怎么没

  庆尘想了想说道:

  中的感情不同,但是后来

  〝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你在别有用心的接近我,所以这与我想象

  刹那间,秧秧忽然打断了庆尘的话语:

  〝不用往下说了,我不逼你做出決定。

  “啊?”庆尘没明白这位女孩是什么意思

  秧秧笑眯眯的说道:

  _“哥哥,你这一個咖啡厅里就约了六个相亲对象,哥哥哪是

  来相亲的啊,哥哥是来进货的吧!”

  庆尘:

  ?生活所迫。庆氏这边跟我做的交易是,如果我来参加相亲,就给10号城市继续提供物资,还提供全套的纳米机器人生产流水线。

  秧秧惊叹道

  哥哥太伟大了,哥哥是为了六百万人来相亲的呢,我完全可以理

  解

  这个时候,1发来消息:麻烦这个也帮忙加一下,我超级喜欢她。

  庆尘哭笑不得,你特么装什么不认识呢,这时候还来添什么乱!

  他直接将手机给关掉了。

  只见秧秧胳膊撑在桌子上,双手托住自己的下巴:

  “哥哥,你要老婆不要?只要

  你开金口

  女孩梳着双马尾,看起来纯洁无瑕,瘦瘦的脸颊上稍微有些疲惫,能看出来她是

  日夜兼程飞来的。

  “好了好了,〞庆尘苦笑道:

  “这次真的是特殊情况啊,我跟你说对不起。

  “我又不是你女朋友,你跟我说对不起千嘛,我也没跟你开玩笑,

  〞秧秧起身拉

  着庆尘的胳膊:

  “走,这咖啡厅里你还有四个人没相呢,不能半途而废,我给你参谋

  参谋。万一真有合适你的呢,哪天我要是在战斗里牺牲,你也不至于孤孤单单的一个

  人

  庆尘无奈的被种种从座位里拉起来,任由着对方将自己带往另外一桌。

  此时庆尘已经躺平了,他决定在秧秧面前放弃抵抗,对方想千嘛就干嘛吧。

  然而下一刻,他又僵立在当场。

  却见秦以以梳着麻花辫,难得穿起来了精致的百褶裙和白色t恤,安安静静的坐

  在隔壁,

  一脸小心翼翼的看着庆尘和秧秧。

  难怪刚刚秧秧忽然表白。

  难怪秧秧表白后,反而又阻止他把心里话说出来。

  身为力场系觉醒者的秧秧,肯定也早就知道秦以以在这里了。

  而对方并没有挑明,跟自己闹了半天才终于拉着自己过来。

  秧秧刚刚那些话,其实并不是说给庆尘听的,而是说给秦以以听的。

  而她之所以不让庆尘往下说了,也是不想让庆尘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说出伤害

  秦以以的话,

  如果真让庆尘说下去,恐怕庆尘会觉得被算计了吧。

  秧秧很久以前就下定决心,再也不算计庆尘了。

  庆尘想明白这一切后,忽然想杀人了,

  也就是这一瞬间,他气的体内雷浆翻滚,咖啡厅里柔黄的灯光开始忽明忽暗。

  他一回头看向庆忌,却发现那个位置上已经没人了,大妖庆忌早就不知道去了何

  处,提前跑掉了!

  庆忌害我啊!

  庆尘不知道庆忌是如何把这两位凑一起的,而且还凑在同一个咖啡馆里,摆明了

  就是想要看他的笑话!

  秧秧笑着看向秦以以:

  “这位妹妹,你和我身边这个人认识吗?

  秦以以老老实实说道:

  "认识.”

  “喜欢他吗?

  秧秧又问

  秦以以坦诚回答道:

  〝喜欢,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了。

  “为什么喜欢他?”

  秦以以想了两秒: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当初我问妈妈为什么喜欢爸爸,妈

  妈说,如果喜欢有原因,那就不是喜欢了。秧秧姐,我不会退出的,当初我从荒野上

  徒步到西南大雪山,差点饿死在路上,差点被狼群咬死在路上,差点迷路在雪山里。

  躺在雪地上的时候,我看着天空就在想,我为了他做出这么多努力值不值得,如果就

  这么死掉了会不会后悔,我告诉自己,不后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这两位有主见的女孩撞在一起,谁都没有退缩。

  如果没有主见,秦以以就不会孤身一人去火塘,如果没有主见,秧秧也不会在黑

  桃里面独当一面。

  庆尘刚要说什么,两个女孩却突然看向他:

  “你先不要说话!”

  此时此刻,两个女孩竟然都有些担心了。

  庆尘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他不会允许自己就这么拖着两个人,所以当眼前这种

  情况发生的时候,他就一定会做出选择,快刀斩乱麻。

  可这样一来,两位女孩反倒开始担心庆尘现在就做出決定,每个人都担心庆尘选

  择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两人都没有把握。

  秧秧忽然开口称赞秦以以:

  "这才是我们火塘儿女嘛,敢爱敢恨,有话直说,或

  许这也是火塘神明喜欢你的原因。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什么好遮掩

  的。你看咱们旁边这位就不一样了,扭扭捏捏的只会玛卡巴卡.”

  庆尘:

  ?还会阿巴阿巴阿巴

  秧秧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觉得我和以以谁更好看。”

  庆尘转身往外走去:

  “我去外面看看天气。”

  可他身子还没完全转过去,却又被秧秧给拉了回来,她娇滴滴的说道:

  “哥哥,

  这咖啡厅里的女孩还没相完呢,怎么能走?哥哥,你觉得我和以以做亲爱的同事怎么

  样?

  没等庆尘回答,她自己先翻了个白眼:

  天还有更有意思的事情呢,走,继续相亲!”

  “想得美!行了,现在也不为难你了,今

  却见这位古灵精怪的女孩拉着庆尘的手腕,又拉起秦以以的手腕,将两个人拽到

  了另一桌前。

  刚刚那僵硬、冰封的气氛,不知道怎么便瓦解了。

  不过,他们这边紧张的气氛虽然瓦解了,但下一桌的相亲女孩已经完全懵了。

  女孩是被人喊来相亲的,但她不明白,庆尘过来相亲还带着另外两个女孩是什么

  操作:

  ‘您是庆尘吧

  庆尘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点点头:“我是。

  女孩看向种种和以以:

  “那这两位是.…您的姐姐和妹妹?”

  秧秧笑着摇头:

  “不是,是你的前辈,我俩刚刚跟他相完亲,就在这个咖啡厅

  里。现在我们来帮他参谋参谋,看看有没有合适她的女孩

  女孩人都傻了。

  秧秧问道

  “你什么学历?”

  女孩的气势一下就弱了:“高中?”

  秧秧喷啧了两声:

  "没有李可柔厉害啊,你什么家世背景?”

  女孩小心翼翼说道:

  “我父亲是5号城市的议员,跟庆氏关系很好。”

  “是家里人想要嫁女儿打开局面,

  〞秧秧点点头:“看样子,这一场是家世背景

  专场啊,我和以以出现在这里有点格格不入的意思了……庆尘,我听说跟你相亲的要

  有两百多位呢,你干脆把她们一网打尽得了,到时候整个西南都是你的了。你也别慌

  我和以以帮你管她们。

  庆坐一句话都不说,这会儿说什么都不合适…

  她将庆尘按到座位上,白己则和秦以以在旁边窃窃私语:

  “你觉得这个女孩怎么

  样?

  秦以以诚实回答:

  “配不上庆尘。

  “那还浪费什么时间,走,换下一个!

  〞秧秧再次拉着庆尘和秦以以离开,丝毫

  没有拖泥带水。

  唯独留下那个相亲女孩,坐在位置上凌乱着。

  晚上还有一章,但会很晚了,大家睡醒再看吧

  s..book314382594500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