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67、野心家与庆尘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03 20: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joker手里的那张扑克,不知道曾让多少敌人感到恐惧。

  心境道场外的天台,大阪的心斋桥,阿姆斯特丹的街头,每一次joker扑克出现

  的时候,都伴随着一场腥风血雨。

  如今,随着庆尘利用密钥之门规则重创尼基塔和空中要塞,joker之名已经彻底

  传到了西海岸。

  所有禁断之海彼岸的敌人,都将他当做最强大的假想敌之一

  而现在,有一位护心毛大姐,竟逼着joker自己,主动把扑克撕碎了塞进口中,

  咽了下去。

  恐怖如斯

  若让超凡世界得知此消息,恐怕会以为有新的半神诞生了。

  此时此刻,三十多岁的大姐居高临下術视庆尘:

  “我知道是你,你就是把扑克吃

  了也没有用

  说着,大姐挤进了对面的座位里:

  “你怎么还没点东西?服务员,点菜!”

  庆尘咽了口唾沫,试探着问道:

  “大姐,你家有什么困难?我就说也有母亲需要

  搭心脏支架吗,或者家里做生意亏了?

  护心毛大姐一边看菜单,一边斜了庆尘一眼:

  “你就算看不上我,也不用在这阴

  阳怪气的咒我.”

  他拿出手机递过去:

  “大姐,加个好友吧。

  起夜的命名术_767

  结果手机刚拿出来,竟然直接自动关机了。

  庆尘哭笑不得,这位大姐竟然给壹都整不会了。

  护心毛大姐点了一大堆菜说道:

  “像我这样的御姐,追我的人很多,你说说价家

  什么条件吧。

  庆尘沉默了。

  喜欢御姐的、不喜欢御姐的,都沉默了。

  “服务员,结账,,庆坐喊道:

  “我要去上个厕所,但为了让你放心,所以我先

  把账结了再去,

  护心毛大姐满意点点头:

  “年纪不大,还挺懂事。

  庆尘结过账之后立马落荒而逃,他站在茶餐厅外面透气时,庆忌来到身边掏出一

  根香烟来。

  结果,庆忌憋笑憋的手都开始抖了,半天也没点着火。

  庆尘从庆忌嘴上摘掉那根香烟,扔在地上,再用脚碾了好几遍:

  “过分了吧,强

  制安排我来相亲就算了,怎么还有这种人

  庆忌一本正经说道:

  “从医学数据来说,她是224人里最健康的人之一

  《真特么健康啊,

  ”庆尘感慨道:

  “她家里没有困难,你是怎么说服这种高傲御姐来参加相亲的?”

  庆忌:

  “我告诉她,来这里可以随便点菜,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庆尘心说你还挺会看人下菜碟的。

  “你今天早上相了三个,茶餐厅里还有個在等着呢,

  〞庆忌说道。

  庆尘面色一变:

  〝那大姐还吃着呢,我怎么进去?要不还是换下一场吧………”

  “行,”庆忌点点头。

  “^咦,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了,”庆尘好奇道:

  “按照你们的尿性,不应该是要

  求我必须跟每个人都相亲吗?”

  庆忌想了想说道:

  〞没关系,这一场不过是个开胃小菜,后面的更好,后面的更

  精彩。走,带你去你哥哥最喜欢的小面馆,刚才一点东西都没吃,有点饿了。”

  庆忌和那位庆氏家主怕是已经琢磨透了,在庆尘面前提庆准最好使。

  哪怕是刚才那位护心毛大姐,你要给庆尘说那是庆准帮他选的,他都能硬着头皮

  多聊两句?

  说实话,先前庆忌还觉得他亲白带庆尘相亲,属实是有点大材小用了,有这个时

  间去修行不好吗。

  但现在,庆忌想到下一场里,插队来相亲的那两位,顿时觉得修行这件事情也可

  以往后放一放。

  回归倒计时380000.

  第三区的云领咖啡馆里,庆尘带着口罩推门而入,门与风铃撞在一起,发出清脆

  悦耳的声响

  庆忌在他后面跟着:

  “这咖啡馆里有六个,见完这六个人以后,今天还有24个要

  见,你也不用耽误太多时间,觉得不错了,一口全收也没什么问题,我庆氏养得起。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等等,怎么多了两个,应该只剩下22个才对,”庆尘

  吐槽道

  庆忌平静道:

  “临时加了两个。

  现在是什么情况呢,庆忌和那位家主都希望庆尘多多益善,而庆尘只希望自己能

  赶紧熬过14天。

  要不是家主用一堆悲惨人生绑架他,他都不会多看一眼,直接给所有人都pass

  掉。

  庆尘来到1号桌前。

  桌对面坐着一个女孩,对方长相美丽温婉,一头长发如瀑布般搭在腰上,柔顺黑

  亮。

  ……

  女孩穿着最近联邦流行的深色碎花连衣裙,这衣服还是宋袅袅新电影给带火的。

  却见她安安静静的坐在棕色的皮质沙发里,就像是一个精美的手办。

  不出意外的是,壹在摆脱护心毛大姐的阴影后,又活了过来,并开始给庆尘发消

  息:快加她,快加她!

  女孩见到庆尘之后,主动站起来说道:

  “你好,我叫李可柔,是庆氏公立大学的

  一名大三学生,学的是材料学。目前是大学里的学生会主席,还是5号城市的田径长

  跑冠军,身高173,体重48公斤,很高兴认识你。

  李可柔整这出,倒是给庆尘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先前相亲的三位,要么是家里欠钱,要么是家里缺钱,女孩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情

  愿的样子。

  而眼前这位,态度可比别人主动多了。

  庆尘在她对面坐下说道:

  “你家有什么困难之处吗?

  他问这句话的时候,甚至感觉自己像是中国好声音的导师,有事没事先问“你的

  梦想是什么”

  绝了。

  只是,李可柔却摇摇头:

  〝我家没有困难,如果有困难也没法供我上庆氏公立大

  学。首先我父母都是公立大学的教授,我算是高知份子家庭,正好可以弥补你在这方

  面的缺憾,也可以弥补庆氏在文化领域里,声誉上的短板。”

  庆尘微微眯起眼睛,这是第一个提到他庆氏背景的女孩,目前他还不知道庆忌是

  怎么跟女孩说的,反正肯定是用对方最在意的东西,将对方吸引过来了。

  李可柔继续说道:

  “庆先生,我一直有在锻炼,马甲线有,笔直的腿型也有,蝴

  蝶背也有,这是最标准的形体,身高优势也不会在基因上拖后腿。另外,如果你需要

  的话,我可以在大学结业后不再从事研究,而是成为你的贤内助,帮你打理家庭里的

  一切琐事,可以成为你身边最优秀的生活助理。我辅修统计学、金融学、行政管理多

  门课程,也能在辅助你时起到一定帮助。

  李可柔继续说道:

  〝我也很清楚,我目前所拥有这一切,对于社会来说其实只能

  算是初出茅庐,还很稚嫩,但我想为您展示的是我的学习能力,只要您需要的,我都

  可以学。体位,学识,

  一切都可以。

  这几段话给庆尘都听蒙了,他能很明显的感受到,这位李可柔是有备而来的。

  刚才对方所说的,在家里还不知道排练了多少次。

  -切都格外的直白,露骨,精准!

  可庆尘想不通的是:

  “你图什么?咱们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李可柔认真说道:“我通过与您的婚姻,来改变整个家族的命运。

  庆尘暗自倒吸一口冷气。

  直到这一刻,他才从李可柔身上,真正认识到庆氏太子选妃的恐怖。

  对方明显是被暗示了自己的庆氏继承人身份,于是立马像孔雀开屏一样,将自己

  的所有优势都展现出来。

  这是一位野心家,纯粹的野心家。

  就像是宫斗剧里,那些代表着家族上位的贵妃一样,她的视野已经不是柴米油盐

  了,她要通过庆尘来帮助家族崛起。

  这种人,永远斗志昂扬,永远精力充沛。

  他们的世界观里,从来就没有丧这个词…

  庆尘从未跟这种人打过交道,所以他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想了想说道:

  “咱们加个好友吧,之后再聊,我还有其他人要见。你的意思我

  也明白了,咱们往后慢慢聊。

  这种棘手的人物,交给壹就好了,反正壹喜欢跟各种类型打交道,天天像精神分

  裂似的跟那么多妹子聊。

  可就在庆尘起身的时候,李可柔竟然起身拦住了他,并用身体凑了上来。

  庆尘赶忙退回了座位上:

  “这位姑娘,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先坐回去。

  李可柔回到座位上抿着嘴:

  “您看不上我吗,是我哪里不好?”

  庆尘耐心道:

  “你很好,是我不好。

  “您也很好,〞李可柔认真说道:

  “我把您的事迹都研究透,每天晚上都会梦到

  您,我是特别崇拜您的。能在各个财团里游刃有余,而且还能回到庆氏扛起大旗,您

  就是我最理想的伴侣。您放心,我会把您服务好的,我会把妻子这个身份,当做一份

  事业来奋斗.”

  庆尘牙疼,庆忌到底给这位姑娘交了多少底?

  其实,要是换了其他财团核心子弟,李可柔就是他们最需要的人,什么感情不感

  情的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一个能帮助事业的妻子。

  这个妻子不光要是个内务高手、要听话,甚至还要是一位出色的政客。

  可关键是,庆尘跟那些人截然不同。

  庆尘左思右想,找借口劝退对方:

  “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但你也得明白,一入豪

  门深似海,我这种人是不可能专一的,以后说不定还会有小三、小四、小五,你一个

  女孩子何必挤破头往这里来?”

  李可柔认真起来:“哪有什么小三、小四,那都是我亲爱的同事啊。

  庆尘:

  “3??”

  这野心家的世界观,他属实是看不懂了啊!

  也正是庆尘迷茫的时候,旁边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只见庆尘面色一变,站起身来,目光越过隔断看去,赫然是秧秧坐在隔壁桌!

  而这个桌号,正是他这场要相亲的二号人物!

  秧秧也特么是来相亲的。

  卧槽。

  难怪庆忌早上说,后面的更精彩,合着在这等着自己呢?!

  他骤然回头看向庆忌,却发现对方两眼目视天花板,完全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

  起的模样。

  庆忌害我啊!

  秧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行啊你,天天跟我玛卡巴卡,结果自己跑这里来相亲

  了?你给我说说,是我哪里做的让你不满意了吗?”

  说着,秧种学着庆尘的語气阴阳怪气道:

  五??原来我以后要有这么多同事呢!”

  “〝我以后说不定还会有小三、小四、小

  庆尘脚指头都抠住地板了,这社死来的太突然、太猝不及防了。

  他明明就是为了劝退李可柔的,却忽然成了种秧手里的把柄!

  “咳咳,

  ”庆尘赶忙说道:

  “我这就是走个过场,其中另有隐情,回头我再跟你

  解释。

  起夜的命名术_767、野心家

  “我不听!”秧秧说道:

  “你赶紧跟她相亲,相完了咱俩相,我虽然没有大学文

  凭,不是学生会主席,但我也有马甲线和笔直腿啊,搞得谁没有似的!

  说着,秧秧还挑衅的看了李可柔一眼。

  令令人没想到的事情發生了,李可柔看看庆尘那焦急的表情,又看看秧秧那宣示主

  权般的模样,立马心领神会。

  这位野心家站起身来,柔柔弱弱的给秧秧鞠了一躬,然后对着比她小了三岁的秧

  秧说道:

  “姐姐,我不会跟您抢的。

  这下,李可柔甚至把秧秧都给整不会了!

  李可柔说道:

  〝姐姐您跟庆尘肯定认识的更早,感情更深,我心甘情愿当妹妹,

  没关系的。您不愿意做事情,都交给我去做

  秧秧愣在当场,她看着庆尘,指了指李可柔:“这是你从哪找来的神仙,真是能

  屈能伸啊,就差给我伺候月子了。

  庆尘哭笑不得:

  “这也不是我找来的啊………?再说,你也没有月子可以伺候啊,别

  乱说话!”

  秧秧看向李可柔:

  “你会伺候月子吗?

  李可柔郑重道:

  “我可以学。

  秧秧:

  庆尘:

  野心家有点魔怔了啊…??

  庆尘对李可柔认真说道:

  “这位姑娘,你真不用这样的,我不可能接受你的。

  李可柔有点失望:

  “这样嗎?

  “嗯

  庆尘认真点头:

  “感谢你对我的厚爱了,但希望今天的事情,不会对彼此的生活造成困扰。

  起夜的命名木

  “好吧,”李可柔点点头,心说反正已经加好友了,说不定私下里还有挽回的余

  地。

  她收拾自己东西往外走去。

  剛出门,李可柔便收到一条来自“庆尘’的消息:

  咱们可以在网络上私下聊??

  李可柔眼睛一亮,男人果然都是这样的。

  事情果然还有转机!

  “刚刚正宫在,我不好说什么

  今天还有两章,其中一章为上个月月冠加更,不确定啥时候,写完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