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66、相亲进行时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03 17:24: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庆尘坐进皮卡车里问道:“为什么开了这么破旧的皮卡车,是怕有人因为觊觎我的身份和财富吗?这么庸俗的套路。“

  庆忌看了他一眼:“见富家女用破车,见平民女用豪车,看的便是人心,套路虽然老旧,但好用。不过,我开这辆皮卡,是因为一直都在开这辆皮卡,顺手。”

  “人性是经不起试探的,庆尘撇撇嘴。

  “所以那些经得起试探的人才珍贵,”庆忌平静的发动了车子:“那个叫秦以以的女孩就挺不错,我能看出来她就一点都不在乎你的身份和财富。火塘跟庆氏关系紧密,你拿下火塘唯一的神女,跟拿下火塘没有区别。他们在荒野上,倒也不会对城市里的权力体系造成影响,挺好的。

  庆尘无力道:“您就好好开车吧…对了,我今天要相多少个人?”

  “32个吧,”庆忌说道。

  叮,庆尘手机来了壹的消息:了这么攒劲的项目,不枉我跟你出来玩啊!

  “哇,这也太给劲了吧!没想到你们庆氏竟然安排与壹的亢奋不同,庆尘则是整個人都不好了。

  “什么玩意?为啥要相这么多!”庆尘快疯了:“一天32个,7天224个,整座5号城市有这么多好女孩吗。

  “那得看你我定义的好与不好,是不是一样了,”庆忌打着方向盘:“你定义的好,可能就是秦以以和陈种种的女孩吧,性格好,样貌好,人品好,善解人意,还能并肩作战。

  “那价定义的好是什么?”庆尘问道。

  庆忌诧异的看了庆尘一眼:“就是好生养啊,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首先,这224个女性,每个都是没有显性遗传基因病症的,这样的女性成为母亲,会极大减少后代的风险。这方面需要注意的就是,老沈的母亲就有家族遗传的阿兹海默症,亠旦父母一方得,那么子女得病的概率就是50%。所以老沈现在己经有点健忘了,难当大任这次,庆尘是真的忍不住惊叹了,,原来财团家族为继承人选择配偶,竟是如此的科学和谨慎,竟然还检验基因样本“你们是怎么拿到她们基因样本的?”

  ’庆尘疑惑道“奥,我们为了你,搞了一次城市里的全城免费体检,〞庆忌说道:小“你没有看到新闻吗?”

  “我关注这种新闻千什么!”庆尘无语了,这个新闻确实在联邦网络上出现过,当时有人猜测庆氏是要搞什么实验来着,也有人说是财团送的福利,但他压根没把这件事情往自己身上联想这也大兴师动众了吧!

  “所以,你们从城市1300万人里,,挑选了224名女性,”庆尘说道:“这些女性是少数没有遗传病基因的?”

  “嗯,〞庆忌点点头:“不光是基因,还要看她们的身体状况,乳腺是否发育良好,子宫是否干净,庆尘“请你们尊重一下女性啊,选择伴侣哪能这么机械化!”

  “不是伴侣,,庆忌认真道:“她们的文化层次参差不齐,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陪在你的身边。她们要做的只是陪伴孩子,给孩子母爱,但她们不会陪伴你,甚至无法自由的见到你、影响你。

  庆尘叹息:〝就跟机器人一样活着,有什么乐趣吗,你也是因为你老婆健康,才找她做老婆的?

  庆忌说道:“我是因为爱情。”

  庆尘:“凭什么你找老婆的时候就可以拥有爱情?”

  庆忌看了他一眼:“我又不是下--任家主眼神中,还有一种‘为何要问这种低级问题’,的表情庆尘原本还以为是一次秘密相亲,毕竟5号城市里,他的仇人那么多,想杀他的比比皆是。

  例如庆闻的母亲庆云,例如庆原和他的父亲,这些人动起手来必然非常疯狂、不计代价,家主都未必压得住现在,如此兴师动众的相亲会,那些敌人想不知道都不行。

  “你们是打算拿我当诱饵杀人呢吧?”

  〞庆尘无语道:“拿我当诱饵?”

  庆忌看了庆尘一眼:“别想那么多,今天的32个人选里,大多数不是很优秀。但你不要那么挑剔,先挑选2个传宗接代再说。生育先祖血脉的概率是16%,其实很低了,你先试两个垫垫概率,后面的成功率更高。

  庆尘:$2??”

  您当这是游戏里砸装备呢,还先垫两下概率?!

  庆尘算是发现了,这位庆忌看起来严肃,但也绝对不是什么正经人。

  皮卡车停在第三区一家茶餐厅店门口,庆忌下车说道:“走吧,这里约了四个,分别在2号桌,8号桌,16号桌,32号桌,你挨个见,约定好了,你手里拿着一张扑克牌就可以证明身份。放心,早餐钱我会帮你付掉的。

  “我差这点早餐钱吗?”庆尘拿着一张扑克牌就进去了,庆忌则保持一段距离,在茶餐厅的角落里观察庆尘来到2号桌,看着面前像是高中生似的女孩。

  对方还穿着校服,刚刚过膝的藏蓝色百褶裙,文文静静的坐在位置上。

  校服胸口,还绣着“庆氏第一高中”的字样。

  壹的消息来了:快加她!快加她好友!

  庆尘拿出袖子里的扑克牌放在桌子上:“你好,我是庆小土,家里让我来的。

  99女孩看到庆尘年轻的样貌,顿时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会是一个老头子…庆尘好奇道:“你年龄应该很小吧,为什么会来参加相亲?”

  女孩低声说道:〝我爸爸说,如果被你选中的话,可以缓解我家的债务危机?家里的资金链快断裂了,如果断掉的话,我们连第三区的房子也保不住,只能去下三区租房住。另外,我也没法继续上学了。

  “资金链是为何断裂的?”庆尘好奇道。

  女孩说道:“我们家是做城市间进出口贸易的,结果我爸爸押上全部家产运输的精密数控机床,在荒野上被人劫掠了。本来商队里是有雇佣兵的,以往都没有出过这种事情,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了。

  女孩脸色上有些疲倦,很明显是家中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而庆尘忽然意识到……这女孩家的货物,八成就是庆忌带人截的。

  荒野人特么的抢精密数控机床千嘛啊!荒野上压根就不会有人抢这种东西好吗,他们只会截那些没有太多雇佣兵的粮食车队!

  庆尘问道:“所以有人找到你父亲,说只要你来,而且被我看中,就会有人帮你家度过难关是吧。

  “是的,”女孩点点头。

  “找你父亲的人,是那个吗,〞庆尘回头指着角落里庆忌…庆忌挑挑眉毛。

  女孩点点头…庆尘无奈了,庆氏做事似乎也太凶狠了吧,为了逼迫人家来相亲,竟然用这种手段而且这又是一个无法选择的选择。

  那位家主知道庆尘一定能猜到真相,并猜到是庆氏在将这些家庭逼上绝路。

  于是这位家主就把这些相亲者,交往,对方整个家族才能获救…-个个全都搞得很惨,只有庆尘同意与这些女孩绝了!

  这位家主难道就不会好好商量事情吗,千嘛老是把事情整得这么极端啊,这个女孩才是个16岁的高中生啊,这也没到生育年龄吧!

  庆尘思索片刻,他将自己手机拿出来,打开了壹的社交账号:“你加一下我好友吧。

  女孩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加上了‘壹”

  的好友,庆尘心中有些不忍,虽然他没有打算把这个女孩怎么样,也不会再和这个女孩有什么交集,但他还得装出一副接纳了对方的样子。

  然而对这个女孩来说,对方在16岁的年纪,就早早被迫学会了如何对生活妥协。

  庆尘很不高兴,因为这种行为太过分了。

  连带着,他对庆忌的观感也直线下降。

  “你走吧,之后我会联系你的,庆尘说道,待到女孩走后,他给壹发去消息:“你可不要乱来啊,聊聊就行了,不要让她产生感情后再伤害她…感情不该这么廉价。

  9庆尘没有继续去寻找下一个相亲对象,而是来到庆忌面前:“这种手段太下作了庆忌抬头看向庆尘:“你以为,他家的货物是我截的?”

  “不是吗?”庆尘问道。

  庆忌平静说道:小“她父亲是个赌徒,在第四区的赌场里将家业挥霍殆尽,还将女儿的卖身契签给了李记娱乐集团,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需要以仆役身份为这个娱乐公司服役一辈子。所谓的运输事故不过是个谎,其实他根本就没有运过什么东西,不过是他没勇气向妻女坦诚的借口“抱歉,误会你了,”庆尘说道。

  庆忌说道:“放心,这种事情就算真是我做的,我也不会在意。所以,我也不会为了这种事情撒谎。找可怜人逼迫你同情他们,这确实是家主的策略,但我们不制造悲剧。

  〝你们有这么好心?”庆尘疑惑:“身为上位者,竟然还保持着良知与原则?

  “不,庆忌摇摇头:真相,一定会将某种怨恨施加到孩子身上。

  “只是因为你身边不能有恨你的人,一旦孩子的母亲发现庆尘松了口气,既然不是庆氏所为,起码他的良心可以稍安。

  但问题是,庆忌与那位家主真的很残酷啊,在这两人眼里一切都是工具。

  这时,庆忌开口说道:〞不用对我说抱歉。作为庆氏未来的家主,你做的每个决定都是正确的,杀错下属,错了也就错了。做错了决定,错了也就错了。在家族里你将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哪怕有一天真的做错了什么,结果也不过是拉着世界一起陪葬罢了,这就是庆氏庆尘沉默,无以对。

  庆氏顶层的行事风格,与世俗截然不同!

  “去见下一个吧,庆忌说道:“第一次相亲的表现不错,起码还加了好友,我还担心你会太过幼稚,对女孩放任不管。”

  庆尘转身去了8号桌,还没坐下呢,他就又开始无語了。

  却见面前赫然是一位短发女孩,平胸,对方穿着打扮都偏男性化,耳朵上打着六个耳洞,嘴上还打着唇钉……壹的消息又来:《快加她,哇,你们庆氏也太周到吧,竟然每一种女孩都给你挑了一遍,太幸福了啊!快快快,我等不及了!”

  庆尘纳闷的回消息:“你有什么问题吗,她在你眼里,应该不属于女性的范畴吧壹回应道:“把弯的掰直,这是我最大的爱好之一。”

  庆尘坐下来:“我先问个问题,你是直的还是弯的?”

  女孩看了他一眼,迟疑了几秒说道:我願意为你生孩子。

  “我虽然是弯的,但是只要你能救我妈妈,庆尘刚喝到嘴里的茶,一口气喷在了地上:“你妈妈怎么了?”

  “我妈妈需要做心脏搭桥手术,但是我们家拿不出这笔钱来,”女孩说道:“有人来找我说,只要我愿意给你生孩子,他们可以支付医疗费用,还可以配备最顶级的医疗团队。你放心,我没有抽烟、喝酒、嗑药的历史,我量然是这个打扮,但我的身体很干净。

  庆尘叹息着拿出手机:“加个好友吧.他现在是见人就加好友来应付差事,反正救这些人的钱都是庆氏出,庆氏根本不差這点毛毛兩。

  庆氏也是真不挑,只要适合生孩子的,全都给他找来了。

  庆尘看向女孩:“你先走吧,我想静静”

  女孩走了,庆尘坐在位置上发呆,他需要缓冲一下才能消化掉刚刚的沖击。

  就在此时,一片黑影笼罩在庆尘头顶,一个壮硕的女人看着桌上的扑克牌,用粗重的语气问道:“你就是来和我相亲的吧,等了好久也不见你,我就过来找找。没想到你找错位置了庆尘抬頭看着面前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只觉得哪怕对方有护心毛,他都不会感到奇怪、他默默的拿起桌子上的扑克牌,撕碎了塞进嘴里咽了下去:〝你找错了。”

  此时此刻,庆忌坐在角落里憋着笑,手机忽然收到了一条指示:加两个女孩的名额,插队让他见。

  庆忌认真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女孩竟然让银杏山上那位都亲自下指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