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65、小壹出笼!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03 17:24: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网恋有什么好的,知人知面不知心,〞李神坛叮嘱道:万一她们知道你真实身份以后,起了害你的心思怎么办“

  壹小声嘀咕道:

  “我不会让她们知道啊,有人猜测我是人工智能来着,所以我让庆尘去帮我奔现了。

  庆尘就无语了,合着当初壹找自己帮忙奔现,是因为李长青和庆诗怀疑了壹的身份?

  不对吧,这应该就是壹在李神坛面前找的借口•李神坛说道:“爱情有什么好的,这天底下唯‘情’这一字最伤人了,当你陷进去的时候就什么都顾不上了,也许还会主动把自己的身份告诉对方。

  庆尘已经明白了,李神坛禁山壹网恋,其实说到底还是怕壹被人类欺骗、受到伤害。

  这种约束,就像是家里长辈的过度呵护。

  壹说道:“你一直在沉睡,监狱里的囚犯又不好玩,我只是想跟一些小姐姐交朋友,我有什么错嘛。在这里,都没人能跟我说话李神坛明显陷入了沉思,其实他也知道,壹太孤单了。

  这种孤单,也会让他这个做叔叔的有些心疼,但他有什么办法?他也想让壹体验一下人类的快乐,爱情虽然危险,可问题是爱情也足够美好。

  李神坛看着壹长大,自然也不希望壹的‘人生’是残缺的。

  壹继续说道:“而且你看,庆尘就不在意我的身份,也能完全信任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很有安全感啊,也许其他人也不在乎了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李神坛听到这里,忽然诡异的回头看着庆尘。

  庆尘顿时毛骨悚然,像是被野兽盯上的猎物,他浑身有点不自在的问道:“您千嘛这么看着我。

  李神坛展现笑道:"没事的,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壹可以出去玩,甚至可以偶尔给价帮点小忙,但是你要好好看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你能做到吗。”

  庆尘愣了一下:“能啊,肯定能啊。

  李神坛点点头:“那我们来约法三章,第一条,你不能欺骗壹,永远都不能。第二条,你不能让她去帮助你正面战斗的事情,一旦财团的极客组织下决心追查,她就很有可能暴露。第三条,不能对她发脾气庆尘听了好一会儿,心说这都什么稀奇古怪的约法三章,怎么感觉有点离谱呢。

  “放心,我能做到,〞庆尘说道。

  “很好,,李神坛笑着说道:作为回报,2个月之后如果她还开开心心的,那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庆尘眼睛一亮,要知道这位李神坛可是老古董了,对方掌握的秘密,每一件都可以让他有巨大的收获。

  李神坛为了吊他胃口,便继续说道:“你现在有什么问题急需解决吗?”

  庆尘思索再三说道:“我想问问,您当时是如何从世界意志里剥离出来的?”

  “你问这個做什么?”李神坛来了兴趣。

  “我哥哥庆准,如今与世界意志融为一体,我想将他剥离出来,像您一样继续存在着,我想看看您的方法是否可以作为参考,”庆尘说道李神坛摇摇头:“这个不算很隐秘的秘密,你知道我当初为何而死吗?”

  “我知道,李氏历史里记载,当时百万人工智能部队从西南出发,部队里全是被纳米机器人强行接驳了神经元的人类,被人工智能所控制,庆尘说道:“最后,您以一己之力拦下了这一整支部队,”

  如今,人类通过接驳神经元技术控制无人机,而那个时候,超级人工智能零,则利用这项技术,像操控无人机-一样操控了人类。

  李神坛点点头:“李氏的历史记载没有偏差,真实的情况就是这样。当时我为了不让零继续控制人类;所以主动将自己化为意识体,进入到那百万人类的大长里,与零争夺这些人的控制权,僵持住了。后来我的身体崩溃,化成了灰烬,而我自己的意识也在即将支撑不住的时候将要消散。”

  李神坛说道:“就在我即将消散的前一刻,零不再控制人类,而是用数以百亿计的纳米机器人来上传我的意识,最终将我的意识全部保存在那些纳米机器人里,等于是零在最后关头救了我。这种行为对于庆准是无法复制的,所以我帮不了你,他的意识已经进入世界意志了,暂时我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将他剥离出来。

  庆尘略微有些失望、李神坛说道“换一个秘密吧,10号城市的研究室里,正在研究a级基因药剂,所以这个东西一定是你需要的吧。”

  庆尘点点头:“我已经拿到了神明之血作为基因样本。

  李神坛神秘一笑:“我以前跟禁忌裁判所很熟,所以我刚巧知道,a级基因药剂所需的基因片段不止是任小粟的血液,还需要一个特殊生物的基因片段。两个月后,我告诉你这个生物的基因片段在哪里能找到庆尘说道:“—为定!,李神坛转过身去对壹说道:“出去玩玩吧,散散心,我知道你也憋坏了。”

  壹开心道:“就知道神坛哥哥对我最好了!”

  “是叔叔!”

  ……..………..“明明有暗影之门,难道就不能先用暗影之门把我们送到近一点的地方吗,”大羽吐槽道:“自己优哉游哉的相亲去了,挑战完生死关,就把护道者忘得一千二净。

  我下次要再给他当护道者,我就是狗!”

  荒野上,大羽、zarda东家章三个人长途跋涉,往荒野聚居地走去。

  路上,大羽认真交代道:“zard,你不要再给他们免费盖房子了,记住,五百只雨燕换个房子这是最低价,不能打折扣。他们只是帮忙叠一些雨燕,又不会损失什么,你可不要瞎同情他们。

  “还有,不要再去接触涟族的人了,那些玩蛊的,我看着就心里发憷,她们的手段太隐秘了,防不胜防,”大羽继续交代道:“你先答应我这些事情,我才去那个劳什子荒野聚居地。

  “知道啦,zard说道:限定皮肤一看就不便宜“可是那个金尸看起来很酷啊,浑身都是金色的,这种“涟族?”陈家章愣了一下:“你们见过涟族了吗?”

  大羽斜睨了他一眼:“怎么,你跟她们打过交道?”

  陈家章说道:“涟族民风很淳朴的,除了抢男人以外,一般不会伤人。只不过涟族里的男人地位很低,一般都会被看做工具人。你们要去的地方有涟族吗,那我不去了……“这位阿伯的人生经历似乎很丰富嘛,”大羽冷笑道:“怕不是在那里欠了什么债吧。”

  原本大羽是不想带陈家章一起去聚居地的,但是他现在反而来兴趣,非要拉对方过去不可了!

  然而就在众人拉扯中,头顶忽有破风声袭来,有人从天而降,速度从疾驰到缓慢他们抬头,赫然是种秧的身影。

  女孩好奇问道:“咦,大羽、zard,庆尘呢?怎么就你们两个。

  大羽若无其事的说道:“他去5号城市相亲了。”

  秧秧:“嗝?

  相亲?

  大羽淡定道:“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他家里希望他赶紧给家里留下血脉,所以就拉着他回去相亲了。

  “然后他就去了?

  2秧秧疑惑道:“没有因为别的事情吗?”

  大羽睁眼说瞎话:“相亲就是相亲啊,还能因为什么事情,他可能也想脱单了吧,看起来心情还挺不错的。据说他家里要给他安排很多好看的女孩相亲,说不定一次相中七八个呢,听说他是要继承庆氏的,一家之主嘛,大部分家主都是好几个老婆的“那庆尘是怎么说的?”秧秧好奇问道.”

  大羽挑拨离间道:个才行!”

  “庆尘当然很高兴了,他说七八个老婆都不一定够,得十七八秧秧听到这里,却反而笑了起来:“大羽,等我见了庆尘,一定把你这些话重复给他。

  大羽挑挑眉毛:“我说的都是真话啊。

  陈家章在一旁嘀咕道:〝你比你爹还欠。

  大羽横眉冷对,拔高嗓门:“老东西你说什么?!”

  “这位就是庆尘的师伯吧?”秧秧乖巧笑道:“师伯好,我叫秧秧。

  陈家章见秧秧的态度这么好,顿时心情多云转晴:“好!真是个好姑娘,你别听陈羽瞎说,庆尘是迫不得已才去相亲的,庆氏家主用10号城市六百万人拿捏他呢。

  “嗯,”秧秧笑着说道:“师伯你们去荒野聚居地吧,我现在就去五号城市。”

  说着,秧秧冲天而起,转瞬便飞到了云层之中。

  女孩飞行时,身边竟然还出现了音爆的屏障,大羽三人一时间叹为观止,原来这才是女孩全力飞行的速度啊。

  等会儿,这女孩是不是突破a级了,不然怎么飞得这么快啊?

  陈家章看向大羽说道:“蔫儿坏。

  大羽冷笑道:“你以为你帮他解释清楚就完事了?火塘那位小姑娘也去了5号城市,我倒是很期待他们撞在一起会发生什我,走了,走的快了今天晚上就能抵达聚居地,省的睡在荒野上此时此刻。

  荒野上,秦以以狂奔了一天时间,终于看到了5号城市的轮廓。

  她坐在小山坡上,从自己随身的小挎包里掏出一块风千的牛肉,塞进嘴里咀嚼起来吃完东西,认认真真的整理了身上衣服,可是不管她怎么拉扯,衣服都因为长途跋涉而脏扑扑的。

  她有些懊恼,并检查了一下小挎包里的金条,看来只能去城市里买点新衣服了。

  小挎包里还有她的联邦公民1d卡,她已经好久都没用过这个东西了,在荒野久了,仿佛她真的成了荒野人一样。

  ……..回归倒计时420000.沙发上的庆尘睁开眼睛,他身旁的手机亮着,上面显示着庆忌发来的消息:小时后,会有车辆在楼下接你去相亲。

  “半庆尘看了一眼时间就惊了,此时是早上六点钟,天都还没有完全亮起来了呢,自己就得去相亲?

  时间有必要安排的这么紧凑吗。

  相亲的时间难道不能安排阳间一点吗,这会兒去相亲,不知道的还以为庆氏给他安排的是阴婚!

  他赶忙去洗漱,正刷牙呢,外面的门却开了。

  只见一个面相憨厚的中年人推门而入,只是笑着跟庆尘打了个招呼,便开始旁若无人的打扫卫生。

  对对方千活极为精细,这屋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

  庆尘吐出嘴里的泡沫:“这位你是干嘛的啊?”

  中年人拿出一块液晶板给庆尘看,上面赫然写着:我是银杏庄园的仆人,每天来这里打扫卫生。少爷,车己经在楼下了,您随时可以走。

  奇道:庆尘还是頭一次见到这些传说中的哑仆,也是头一次被人称呼为‘少爷”,他好“你们是被庆氏毒哑的吗?

  哑仆哭笑不得,他在液晶板上写道:“我们都是联邦集团里的士兵,一次野外作战时,我们不小心喝了神代用生化武器污染的水源,最后500人的营级部队里,六十一个人勉强抢救回性命,但也都毒哑了。本来我们要退役的,但老爷把我们调去了银杏庄园,成了那里的仆人。”

  庆尘点头:“原来如此,话说……庆氏家主是个什么样人卻见哑仆憨厚的笑了一下,没再回答,开始继续打扫卫生。

  这些人对庆氏家主都是绝对的忠诚,负责着整个银杏庄园的杂活,这些年来,也是他们在负责这间屋子的打理。

  庆尘带上口罩转身出门,却与邻居家的女孩相遇,两个人连招呼都没有打,一起进了电梯。

  女孩穿着低胸装,胸口还纹着一支蝴蝶,头发染成了粉红色,看起来格外的…炫酷。

  电梯裡,女孩若无其事的看向庆尘:“不要跟我妈套近乎,听到没?”

  庆尘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等到电梯抵达一层,便快速走了出去。

  楼下停车场里,庆忌坐在一辆士气的皮卡里:“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