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62、庆准为弟弟准备的世界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5-01 17:44: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庆尘知道,庆准在离世的最后一刻离开了战场,至于他用生命中最后的时间去了哪里、见了谁,连庆尘都不知道答案。

  如今看到暗影之门,那就说明眼前的庆忌,便是哥哥选中的人。

  “哥哥最后的时光去见了你么?”庆尘问道。

  可庆忌摇摇头:“不是我,只不过他交代了,暗影之门要留给我。”

  “你胸前的白色银杏叶,是在祭奠我哥哥吗?”庆尘问道。

  庆忌点点头:“七七四十九天还没结束。”

  庆尘说道:“还有银杏叶吗,给我一枚。”

  对于庆尘的要求,庆忌似乎在意料之中,他从袖子里掏出一枚银杏叶递给庆尘:

  “戴上吧。”

  庆尘小心翼翼的将那枚银杏叶别在胸口,用食指轻轻抚摸着。

  暗影之门就像是一个背书,那是庆准用禁忌物告诉庆尘,谁才是最值得信任的人庆尘相信庆准的判断,所以庆忌邀请自己去5号城市绝对不会有恶意。

  庆忌不是敌人。

  “14天时间,随便你们安排,我也想看看你们到底打算让我干什么,”庆尘平静道。

  庆忌斜了他一眼:“也不用太紧张了,又不是要逼你去上战场。再给你十分钟,

  交代一下事情吧。”

  庆尘先是看向大羽和zad“唯一要拜托的就是帮忙将神明之血给罗万涯送去,

  我已经从珠峰北坡滑下去了,回归后可能会直接离开。倪二狗会在山下等着你们,为你们开启密钥之门。”

  zard心痛不已:“这就要分别了吗!”

  “对了,”庆尘又看向大羽:“千万不要离zard太远,他脑子不好很容易被人针对,裹尸布在你手里,如果他出事了,一定要及时救他。两位最好还是去荒野聚居地吧,也好帮衬一下秧秧。”

  大羽撇撇嘴冷声道:“不用你提醒。”

  庆尘又看向陈家章:“师伯,你接下来打算去哪?”

  “浑浑噩噩过日子呗,”陈家章浑不在意的说道:“听说火塘那边快到酿酒节了

  ,正好去喝酒。”

  大长老:“火塘不欢迎你。”

  秦以以:“火塘欢迎您。”

  大长老:“……”

  庆尘没有劝陈家章振作精神,骑士的路都得自己走。

  他最后看向秦以以,欲又止,最终只说道:“好好保重。”

  说完,庆尘转身朝暗影之门走去。

  秦以以身形一动便要朝庆尘走去,却被大长老死死拉住。

  待到庆尘消失在暗影之门里,他才松开。

  秦以以委屈巴巴的说道:“好不容易才见他呢,您干嘛啊!”

  大长老低声说道:“他走的时候有跟你多说什么吗?你没听见他的身份吗,这种要当庆氏家主的人,心里只有野心和权力,他们的生命是要奉献给事业的,他们的未来里没有你!”

  秦以以瘪着嘴:“他只是现在没时间去考虑这些而已,我理解他,那么多人都是他的责任,他顾不上考虑这些。”

  “小祖宗,你快别安慰自己了,”大长老气不打一处来:“跟我回家。”

  说着,大长老便扯着秦以以的手腕往西南走去,秦以以就像是一头小倔驴似的被拖行前进,给大长老累的够呛。

  陈家章乐呵呵跟了上去:“我觉得小以以就挺好的,纯粹。”

  “关你屁事,”大长老回头横眉冷对:“少对我们火塘的事情指手画脚啊。”

  陈家章挑了挑眉毛:“你怎么说话呢,我们才刚帮你拦住陈氏部队!”

  “晦气!”

  两个老头吵了半天,吵的他们全都面红耳赤、口干舌燥的。

  等中场休息的时候,大长老说道“以以,给我水袋,我喝口水……以以?”

  大长老一回头,却发现秦以以早不知何时消失了。

  大长老气急败坏的一跳三尺高:“造孽啊!”

  不用想,秦以以肯定是偷偷溜去找5号城市了。

  这个女孩其实从来都很有主见。

  当初她能偷偷离开家人去火塘,此时也能偷偷去5号城市。

  倒计时88:00:00.

  庆尘从一条胡同里走出来,看着热闹的街道,还有处处林立的招牌,小龙坎、大龙燚、龙幺妹儿,到处都是火锅和面馆。

  还有家富富侨足浴按摩。

  这座城市给他的感觉是不同的,市井烟火气要比其他地方更重一些,也更热闹一些。

  就连头顶的全息投影,都是长长的筷子和蒸腾着热气的火锅,红油在锅子里咕嘟咕嘟的翻滚着,看起来就很过瘾。

  只不过有個问题,那锅子里炖的菜品好像有点单一…

  紧接着,庆尘又在市井里看到正在巡逻的pe探员,这在其他城市基本看不见。

  而且,庆尘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这城市里竟然有一半人都带着白色的银杏叶。

  庆忌在前面缓缓走着,庆尘问道:“我还以为你会直接带我去银杏山上。”

  庆忌则面无表情的说道:“得让你看看这座城市才行,这是小准的心愿。”

  庆尘愣了一下:“我哥哥的心愿?”

  “没错,”庆忌点点头:“你离开里世界前往表世界后,他又有机会见到了那位庆尘知道,所谓的“那位”大概是指颜六元了。

  庆忌继续说道:“那时候小准已经是影子了,他问那位:表世界是什么样子啊,

  小尘回到里世界会不会有些不习惯?表世界有什么娱乐活动,表世界的人都吃什么,

  最好吃的又是什么,表世界的人都在做什么。”

  “那位回答他:表世界最好吃的就是牛油火锅和小面了,表世界的人和里世界也不太一样,他们可以自由的走在街上,非常安全。表世界的人生活相对富足,没有那么多的贷款和压迫,也没有人走在路上就会割你腰子。表世界人的娱乐活动是洗脚,

  还挺舒服的。”

  “于是,小准就跟家主提了条件,他可以继续当庆氏影子,但5号城市必须要像表世界一些,要有火锅,要有洗脚城,人民要富足一点点,路上要安全一点点。他不希望你回来的时候,这里不如表世界。于是家主顶着各派系的压力,单独给这座城市颁布了一些法案,降税、补贴、保供物资、提升破案率……”

  “那些实打实的好处,都被老百姓记在心里了,所以当大家得知他离去后,有四分之一的平民都主动带上了银杏叶祭奠他。”

  庆尘怔怔的看着周遭的一切,难怪这座城市如此奇怪,如此与众不同。

  哥哥用他从颜六元那里道听途说来的东西,为自己打造了这座奇怪的城市。

  庆准身在阶级之中,没有能力去真正改变整个世界,他能做的就是让5号城市更像表世界一些,让自己回到这里时,疏离感不那么重。

  对方曾许诺过,等他回来的时候就把全世界都送给他,那么这首先得是一个他喜欢的世界才行。

  所以,刚刚来到5号城市,庆忌没有带他去银杏山,反而来到市井,看看庆准为他做的这一切。

  这种笨拙的付出方式,让庆尘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庆尘问道:“你和我哥哥关系很好吗?”

  庆忌想了想说道:“还行。”

  “还行是什么意思?”庆尘疑惑道。

  “不常见面,不会为他去死,但会为他报仇,这就是‘还行’,”庆忌说道。

  庆尘又问:“你知道暗影之门的收容条件吧?”

  “知道,”庆忌撇了庆尘一眼:“我有孩子了,庆无是我儿子。”

  “庆无呢?他好像已经失踪很久了,”庆尘说道。

  “修行,武夫一生只有三件事情,修行是最重要的那一件,”庆忌说道。

  “剩下两件是什么?”庆尘好奇。

  “第二件是修行之后,将一身本领交予帝王家,第三件是生孩子,别绝后,别断了传承,”庆忌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还真是……难以形容的人生目标啊,”庆尘感慨。

  这时,庆忌带着庆尘来到一栋破旧的大楼前。

  庆尘心有所感:“这里曾是我哥哥和嫂子住过的地方?”

  “对,”庆忌说道:“这里还是老样子,每周都会有哑仆过来打扫,放心,没人知道你住在这里的,可以先安心住着,再去周围逛逛,没人会打扰你。”

  “庆诗、庆幸、庆原,都在这座城市里吗?”庆尘问道。

  “庆原在,但藏起来了,庆诗和庆幸倒是没有藏匿行迹,但也深居简出很少抛头露面,”庆忌回答道:“你要小心的是,庆闻的母亲庆芸也在这里,她坚信是你杀了她儿子。”

  庆尘叹息:“这不是让我回来扛雷了吗,你们到底要安排我做什么?”

  庆忌按下电梯,17楼。

  他平静说道:“相亲。”

  “什么玩意?”庆尘这一刻满脑子都是问号了。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大妖庆忌专门走了一趟荒野,并带着庆氏家主的安排。

  庆尘猜测过很多可能性,比如让他回来述职,让他参与什么权力斗争,让他见某些重要的派系人物……

  他唯独没想到的是,对方付出整套的纳米机器人制造流水线,付出那么多的物资

  ,花费这么大的阵仗,把他带回来,竟然是要他来相亲!

  神经病吧!

  庆忌淡定道:“我在你这个年纪已经有庆无了,你现在天天做的事情都太危险,

  留个种保险一些,传承不能断。”

  庆尘:“……大可不必。”

  “现在倒是由不得你了,14天内,你的自由属于我们。不过你放心,你要没有喜欢的,也没人会逼你做什么。”

  庆尘“???”

  庆尘陷入沉思,按照哥哥庆准所说,银杏山上那位从来不会去做无聊的事情,传宗接代意义重大吗?对于那位家主来说,可能意义确实重大,但还不至于做出强迫自己相亲后繁衍后代的事情。

  或许,还有其他事情在等着自己。

  来到17层,1722室,打开门后里面一尘不染,三十多平的房子看起来很拥挤,但是很温馨。

  庆尘忽然愣住了,因为这里与他在梦里见过的那个小屋格局一模一样,一室一厅一卫。

  只不过,在梦里的时候他自己单独住在卧室里面,因为全家人都希望他有个好一些的居住环境,能够好好复习去参加青禾大学的考试。

  这里,卧室里放着一张并不宽敬的床,只有1.5米宽,他能想象到哥哥和嫂子相拥而眠的温馨模样。

  窗边是一张小桌子,桌子旁则是一个不大的衣柜。

  除了家具布局以外,这里所有格局都和他梦里一样的。

  可这就意味着,他那个梦并不是完全虚拟的,而是庆准的意志与世界融合后,依然影响了他。

  那不是真正的‘虚幻梦境’,而是哥哥给他留的念想,告诉他最美好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模样。

  等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哥哥与世界意志融合后,并没有彻底泯灭自我意识?

  对方只是融合了,并不是消失了。

  庆尘豁然看向庆忌:“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哥哥和世界意志融合后还没有完全湮灭,那我该怎么做,才能将他剥离出来?”

  庆忌皱起眉头:“别说胡话,与世界意志融合是不可逆的。”

  “我是说如果!你的实力境界比我高,对于修行一事也比我有经验,按照你的经验来推测,怎么样才能将他重新剥离出来?哪怕剥离后只是意识体也好啊,”庆尘说道:“我就见过完全以意识存在的人,李神坛!既然他可以,为何我哥哥不可以?”

  庆忌也陷入沉思:“恐怕只有神明才能做到吧,但神明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4月最后一天了,顺带求一下等会儿零点的5月保底月票,我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

  !

  5月是双倍月,前七天都是双倍,目标月票第一,冲冲冲冲!

  s..book314382591678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