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52、李叔同有什么好怕的?他又没拿加特林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4-26 00:2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昏暗的深渊里,数百名陈氏士兵带上了夜视仪,快速前进着。

  他们没有打出曳光弹,只因为将夜视装备佩戴齐全的他们,在这里是具备良好视野的,打了曳光弹反而会丢下夜视的优势。

  前方,摩诃室利开路,快速斩杀着大羽的神女与降魔金刚。

  而且,摩诃室利在击打神女的时候,明显力气要更大一些,多少带点私人恩怨在里面了。

  陈余侧坐在青牛上,面色平静的等待着。

  肃清外围之后,所有士兵朝实验室一拥而入,快速搜索着里面的一草一木、每个角落。

  然而他们很快便失望了,各种仪器都未曾发现这里有生命迹象。

  他们追杀的那几个人,似乎人间蒸发了!

  就像是一位侦探追击着凶手,穿行于一辆高速行驶的东方快车走廊,从车头一直追击到车尾。

  可是,凶手却在进入最后一节车厢后,变了个魔术,消失不见了。

  只剩下资料库里,一张画着joker的扑克牌,扔在空空如也的焚化炉中。

  陈氏部队动用了声呐设备,动用了生命探测设备,结果一无所获。

  此时,陈余淡然的捏着那张扑克牌,嘴角有一丝隐隐的冷笑。

  庆尘等人杀了陈氏将士近万人、戏耍了陈氏集团军数日,如今竟然还敢留下一张扑克牌来挑衅。

  即便双方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也没几个人敢这样挑衅一位联邦半神!

  而且最关键的是,对方竟然在自己找到这里之前,就将这里的所有硬盘、所有资料全都卷走了。

  那个他心心念念的成神之秘,也随之一起消失。

  这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在成神之路面前,是否亲手杀掉庆尘都不太重要了。

  一位军官低声道:“他们会不会是用传说中的密钥之门离开了?”

  参谋长解释道:“根据情报,开启密钥之门后需要有人留在这里关门的,所以暂时排除密钥之门的怀疑。”

  陈余平静下令:“把实验室里所有东西都拆了,把墙也给推倒,如果是通过密钥之门离开,且没人留下关门,那他们自然会重新掉出来。既然有人给我们变了个魔术,那就让我们揭秘一下,看看这个魔术的原理是什么。”

  拆家行动开始了,陈氏工兵营开始将整座实验室拆除,天花板拆了,墙壁推了,办公桌掀起来,厕所的马桶都给砸碎。

  别说,还真的找到了一些东西:隐藏在抽水桶里的生锈手枪,隐藏在办公桌夹层里的录音机,员工宿舍里的情趣内衣和小皮鞭,还有一本日记。

  庆尘他们时间仓促,注定不可能搜查的如此仔细,好在他们也不是很在乎这些东西……

  陈余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物品,面色没有丝毫变化。

  这都不是他要的。

  他打开日记本,却见纸张已经泛黄,字迹也略微有些模糊:9月24号,今天秘密基地里又来了两位博士,他们带来了p博士在另外一个基地遗存的资料,说与神明任小粟有关,记载着当初任小粟与癌共存时的关键身体参数,不过我对这事并不是很有兴趣,我只想知道公司什么时候能同意我造一个女性仿生体,我记得我们好像有不少女性超凡者的基因样本。

  10月2号,今天实验体出现问题,过去的抑制剂开始渐渐失效,我们尝试着改良,但它们的身体好像产生了耐药性。

  10月7号,s博士说秘密基地里混进来了其他组织的间谍,实验体与仿生体抑制剂出问题,好像与他们有关。仿生体也开始出现问题,他们在玻璃器皿里晃动着,像是要苏醒过来。我上厕所的时候,听见s博士与d博士说,如果事态继续严重,我们必须手动切断一切供给,杀死他们,并个人面虫下达肃清深渊的声音指令。我有点害怕。

  11月3号,我们抓住了间谍,但损失惨重,有一个仿生体结束休眠,竟然在玻璃器皿里睁开了眼睛。

  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它被藏在一张木床的夹层里,没有被人发现。

  似乎在这个秘密基地里,写日记都是不被允许的行为。

  陈余看到这里,心中更加渴望了,他知道这里确实存在过成神之路的秘密,可他得不到。

  他心中暗忖,庆尘得到了吗?应该也得不到吧。

  这里的硬盘已经时隔上千年、数百年,根本无法修复。

  陈氏士兵也确认过,焚化炉里有大量烧灼痕迹,火种肯定把最关键的资料都烧了的。

  所以他没得到的东西,庆尘应该也没有得到才对。

  不过,庆尘有没有得到,陈余都会想办法抓住庆尘,让对方在痛不欲生的状态下,亲口告诉自己真相。

  此时,士兵们将实验室里的玻璃器皿也全都推倒,可是,本该是楼梯的地方却已经被zard牢牢堵死,看起来与地面其他基座下面一模一样。

  最终,一座实验室就这么化为了废墟,可魔术却依然没有被揭秘。

  仿佛那位joker变的并非魔术,而是魔法。

  ……

  ……

  倒计时960000.

  008号禁忌之地里。

  一支野战营正在向008号禁忌之地外撤退。

  野战营正在树林里穿梭,数十台战争机器人走在最前方,它们就像是移动的堡垒,将陆地士兵牢牢掩护在身后。

  行进时,却听操控无人机侦查的士兵说道:“有情况,不明人员出现在禁忌之地内,警戒!”

  所有士兵半跪在地上,隐隐拱卫着一名陈氏画师。

  操控无人机的士兵忽然说道:“等等,好像是李叔同?他好像冲着我们来了!注意隐蔽,重复,注意隐蔽,敌人奔着我们过来了!”

  营长忽然问道:“只有一个李叔同吗?”

  “没错,只有一个!”

  却见那位陈氏画师松了口气,然后冷笑道:“单单一幅画作也想打我们的主意?不用担心,你们杀他代价太大,我来解决他。”

  这位陈氏画师只有b级,但如果只来了一幅a级的画作,他足以应付。

  下一刻,他接连拧碎了六幅画作,刹那间,乾达婆、降魔金刚、飞天神女等诸天神佛一并飞出,一同朝着李叔同冲去。

  这位陈氏画师操控着他们来到李叔同面前。

  可异变突生。

  却见那月光照射下的森林里,李叔同的身影眨眼间消失了,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李叔同再次出现。

  那六个画作神佛却一同爆开光影,消散于空气中,像是有人在这禁忌之地里放了六朵烟花。

  陈氏画师与士兵们察觉出不对劲来了,a级画作与b级画作的差距就这么大吗?!

  一弹指时间,此时对于他们来说也格外漫长。

  这树林里的一切都仿佛被定格了,所有人僵硬在原地,只有李叔同还在行动。

  李叔同再次消失了,众人只觉得一阵狂风刮过,李叔同重新出现时,已经在人群中捏住了陈氏画师的脖颈,将对方轻松提起,并疑惑道:“陈氏画师不是很怂的吗,你们是因为什么变的这么勇敢,见到我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逃跑……”

  李叔同的声音疑惑极了,他只是猜测这会儿是火塘来008号禁忌之地的时间,所以想来看看大长老有没有给自己带点什么禁忌物。

  可他还没看见大长老,就撞见了这么一件奇闻异事……

  陈氏军队为何在这里?

  陈氏军队为何不怕他?

  陈氏画师为何如此勇敢?

  李叔同想不通,但李叔同大为震撼,他只觉得陈氏部队的战斗素养又上了个台阶,已经到了悍不畏死的境界。

  也是直到这一刻,陈氏画师才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在心里已经将陈羽骂的狗血淋头……

  这特么是真的半神李叔同啊,陈羽误我!

  过去一段时间,他们看到所有战报里都显示,陈羽用画作李叔同袭击了野战团、陈羽用画作李叔同袭击了野战旅,画作李叔同提着加特林大开杀戒,画作李叔同随身带着两颗手雷……

  这样的战报实在太频繁了,以至于陈氏画师刚刚看见李叔同时,还心说没有加特林李叔同有什么好怕。

  结果,却踢到了真正的铁板,一脚踢上去,整个人都粉碎性骨折了……

  咔嚓一声,李叔同拧断了他的脖子。

  陈氏士兵们举枪射击,然而李叔同身影再次消失,这一个营的五百名士兵,一个个倒飞出去,被击打在树上,如画卷般缓缓落下。

  咚咚咚咚声音不绝于耳,树冠里的树叶,被那一具具尸体撞击的簌簌落下树叶,仿佛一场大雪。

  数十台战争機器人对李叔同展开封锁,这堪比b级基因战士的行動力,快速将李叔同团团围住。

  可又是一连串的火花爆起,一阵风吹过,数十枚秋叶刀精准的扎在机器人胸口的能量核心上,爆出一团团火球来。

  从始至终,士兵们都没看见李叔同到底在哪。

  这是一场完完全全的屠杀。

  毫无悬念的屠杀。

  李叔同站在树林里环顾着四周,他拉起营长,这是他专门留下的活口:“问你个事情,你们为什么不怕我?”

  营长都快哭出来了:“我们怕啊,真的很怕,您误会了……”

  “哦?”李叔同疑惑:“你们也没有表现出很怕的样子啊,告诉我具体发生了什么。”

  营长将这几天的事情一一道来,李叔同的眉头越皱越深。

  庆尘出现在008号禁忌之地?难道也是来打劫大长老的?坏了,这次被徒弟抢先了。

  紧接着,他听到庆尘被陈余追杀,眼中杀意渐浓。

  当他听到营长说庆尘已经消失不见,这才缓缓放下心来,开始关注其他事情。

  陈羽?一个陈氏的年輕画师,不画神佛,却画自己?

  有问题。

  有大问题!

  关键是,李叔同想象着六个自己,手持加特林狂奔于树林之间的模样,顿时觉得自己的形象似乎要出问题了。

  简直是下意识的,他便认为这绝对是庆尘出馊主意。

  可陈羽为何会画自己呢?李叔同心中有了某个预感,却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他只觉得,世界忽然荒诞起来。

  李叔同捏死了营长后,并未再往008號禁忌之地内深入,而是转身快速退出008号禁忌之地,此地不宜久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