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51、密室逃脱,给陈余变个魔术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4-25 18:36: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宗丞,只要是熟悉联邦历史真相的人,就会知道这个名字。

  他曾觉醒‘将其他人制作为傀儡’的罕见能力,他也是上一个人类文明统一的导火索之一。

  如今,宗丞已经死了不知道多久,而对方的基因样本出现在火种公司实验室里,并被火种公司成功的克隆出了仿生体。

  这不是宗丞本人,没有宗丞的记忆,却拥有着与宗丞一模一样的身体。

  既然是一模一样的身体,那么觉醒的能力很有可能是一样的。

  杀死嫂子宁秀、给神代鹿岛传递消息、提供情报的人,也大概率就是他。

  大羽忽然说道:“这就是那个正在针对骑士组织、家长会的傀儡师吧?”

  “应该是了,”庆尘点头:“世上没有那么多巧合,一个诞生于如此阴暗之地的傀儡师,出去之后还没有被世人知道,说明他一直藏于幕后。”

  “他的资料虽然久远,但火种公司的电脑硬盘里一定有他的照片吧,”zard一边按着实验体,一边说道:“我们可以拿到照片以后通缉他啊。”

  “行不通,他现在已经不会是‘宗丞’的样子了,”庆尘摇摇头。

  火种公司制造这批仿生人,是为了用神明之血的基因片段,解决a级基因药剂带来的短命弊端,不然的话所有注射a级基因药剂的战士都只能活40岁。

  庆尘也从资料里得知,这一次针对仿生人的基因改良并不算成功,最多是将a级仿生人的寿命从40岁延长到60岁。

  如今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年,仿生人宗丞的本体早就死亡了。

  对方已经利用能力,在傀儡身上复活。

  鬼知道对方现在换了多少个身份、多少具身体、长什么样子?这可比神代的夺舍方法还要厉害。

  “我们在这里只是得知了他的来历,但想要杀他,还得用我先前准备的方法,等待小七他们去执行我的计划,”庆尘说道:“这是个棘手的人物,没那么好杀。”

  庆尘问面前的实验体:“你是什么时候被放出来的?”

  实验体摇摇头:“太漫长了,我也记不得是多少年,这里暗无天日,根本没有办法记录时间。我只记得,某一天基地断电了,关押我们的门被强行锁闭。门外传来枪声,玻璃器皿里用来抑制生理机能的药剂也渐渐失效。恢复行动能力的我们打碎玻璃器皿,从里面钻出来,却被一直困在这个房间里……直到我快要饿死的时候,门打开了。”

  庆尘想了想,忽然对大长老与秦以以说道:“麻烦你们二位去找一下实验室里剩下的资源,zard,你去把这里所有的硬盘都收集起来,我们要的资料都在里面。大羽,召唤出你的画作,将这里好好打扫一遍。”

  大羽挑挑眉毛:“你怎么这么会使唤人呢?而且你打扫这里干嘛,要住下来吗?”

  庆尘摇摇头:“陈氏集团军早晚会追到这里,我不想让他们从浮灰的脚印观察到我们的行动轨迹。二十个画作留下打扫卫生,四个到外面示警,一旦有人靠近,立刻发出声音警告。”

  待到嘱咐完这一切后,庆尘再次看向实验体,并笑眯眯的说道:“别试着逃跑,别试着故弄玄虚,这里随便挑一个人都能给你脑子打出来,继续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说实话,当超凡者到了一定实力的时候,对鬼怪就没什么畏惧了。

  这六人小队凑在一起看午夜凶铃,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都得给他们表演个劈叉,才有机会重新爬回电视里面……

  一切恐惧,都来源于火力不足。

  “你出来后,是如何生存的?”庆尘问道。

  “去河里捕鱼,”实验体说道。

  “你会捕鱼?”庆尘反问。

  “只需要割开自己的手臂,鱼便会被血腥味吸引过来,这地下河里的鱼早就变异了,”实验体沙哑回答道:“我甚至吸引过一条巨蟒,够我吃一个月。这里暗无天日,我的眼睛渐渐模糊,又慢慢适应了黑暗,甚至可以在黑暗中看清你们。”

  “实验室里的守卫,是你杀掉的吗?”庆尘问道。

  实验体摇摇头:“不是我杀的,我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腐烂了。”

  大羽问道:“你问这些乱七八糟的干啥。”

  庆尘回应道:“我要知道这个宗丞出去多久了,衡量一下他现在势力的规模。”

  宗丞离开这里的时间,可能要比想象中更早,几百年、上千年都有可能!

  这个答案甚至让庆尘都产生了一丝忧虑。

  如果再大胆猜测一下,庆尘甚至怀疑,连几百年前的柳月都是仿生体宗丞制造的傀儡,对方犯了和‘宗丞’本体一样的错误,没能够保持低调。

  按照人性逻辑猜测:‘宗丞’从这里出去后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潜伏,当他发现自己无法与财团抗衡后,就想要掌握军队力量,于是便有了柳月这个化身。

  联邦集团军用导弹直接将‘柳月’所掌控的军队夷平,以为‘柳月’已经死亡,但其实柳月背后的宗丞并没有死,他还活着。

  那导弹杀死的傀儡数,也并未超过宗丞所控制的半数。

  后来宗丞学会了低调,对方耗时数百年蛰伏,触手已经蔓延了联邦各个角落。

  现在,对方可能已经创造出上万个、几万个、几十万个傀儡来。

  表世界知乎有个问题,如果你拥有十万个忠心耿耿的将士,你会让他们干什么?

  有人回答:“让他们全都去电子厂上班拧螺丝。”

  假设这些工人哪怕一个月工资只有2000,那这十万将士也将拥有两个亿的月薪……

  不管是多么弱势的群体,一旦数量达到某种程度,就会变的非常可怕。

  尤其是,庆尘已经猜测到,陈氏核心权力里就有对方的傀儡,不然对方也不会将逆呼吸术了解的如此清楚。

  庆原,亦或是庆原的父亲,他们中间最少有一个人是傀儡。

  这样一个躲在幕后、且渐渐开始接触到权力核心的人,实在太恐怖了。

  难怪对方连a级傀儡都毫不吝惜,失去两件禁忌物也毫不心疼,只因为这些在对方用漫长时间积累的财富与实力面前,根本不算伤筋动骨。

  庆尘忽然说道:“不过,在我真正有能力杀他以前,也可以先铲除一些他的羽翼了。”

  大长老疑惑:“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怎么铲除他的羽翼,你知道谁是他们的傀儡吗?”

  庆尘笑道:“查一下资金流向试试看,他当然不会傻到像我说的那样,将十万人的工资全都汇集到一个人身上,但一定会有一小股一小股的资金汇聚到某个节点。”

  庆尘继续说道:“大羽,比如你是个富二代,结果你的钱却定期和一个钢铁厂工人的工资一起,汇入了同一个账户,它正常吗?肯定不正常,我要找的就是这种流向异常的资金。一旦找到了傀儡,那我们就可以试着查一下,这个傀儡变成傀儡以前,谁突然接近过他们。”

  大羽愣了一下,他承认庆尘的思路是正确的,这样查起码能有一些线索。

  对方掌控着几万人、几十万人,也不可能完全没有纰漏,就算是庆尘来操作,也不可能做的天衣无缝。

  “不过,我想你也高估他了,”大羽说道:“他的傀儡确实正在接近核心权力,但他未必有那么多傀儡,他的傀儡并不会像家长会那样放射性增长,而是有增有减的。”

  “怎么说?”庆尘问道。

  “因为,他的生命虽然无限,但他的傀儡却不会长生,”大羽说道:“假如他亲手制作一个傀儡,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傀儡都会自然生老病死。所以他控制的傀儡数量一开始会激增,可一旦到了某个阶段,傀儡数量就会稳定下来,因为衰老的傀儡会慢慢迭代掉。”

  假设宗丞每天能制造一个傀儡,每年能制造360个傀儡,再假设他的傀儡被控制后还有80年寿命,那么360个傀儡乘以80年寿命,对方能控制的傀儡极限就是28800个。

  一旦超过这个数字,那么宗丞制造新的傀儡时,也会有老傀儡不断死去,并不会出现几十万个那么夸张的数字。

  庆尘觉得,宗丞还没有到一天能制造10个傀儡的地步,不然早统一联邦了。

  大羽说道:“我觉得,这也是他必须去接触权力核心的原因,他不可能将全联邦都变成他的傀儡,所以他需要更高质量的傀儡。他当初错杀宁秀时,其实想杀的还是影子,如果从利益角度考虑:那一届的影子候选者里或许就有他的傀儡,影子挡了他的去路,影响他悄悄夺得庆氏权力的进程,所以他要先除掉最大的竞争对手,将水搅浑。”

  庆尘沉思,大羽说的有道理,如果那一届影子候选者里有傀儡的话,对方的动机就有了。

  大羽继续说道:“而且,我也大概明白他为什么要针对你了。因为家长会扩张的太快,比他制造傀儡的速度还快,并慢慢具备了一些推翻这个世界的潜力。他的计划是徐徐图之,通过制造傀儡的方式将联邦掌握在手里,结果你一来,直接要把他谋划了几百年的基业给掀了,他肯定不能忍你。”

  庆尘笑道:“厉害,是我疏忽了一些线索,感谢提醒。”

  今天的庆尘思考了太多问题,他的脑力也不是无限的,所以承认自己有疏忽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大羽嘴角微微翘起,陈家章在旁边感慨:“终于赢一次啊,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大羽脸色立马垮了下来。

  大长老和秦以以也将实验室搜索完毕,大长老忍痛将手里三支水晶瓶递给庆尘:“给,这里面应该是神明之血了。”

  庆尘似笑非笑的问道:“我还以为你会昧下来呢。”

  大长老不耐烦的挥挥手:“我能和你们骑士一样吗,而且这次你们帮忙拦住了陈氏去火塘的脚步,这份人情我记下了。”

  庆尘摇晃着水晶瓶里的神明之血,它们历经上千年,竟然还保存着。

  而且他总觉得任小粟的血液与常人不同,直到近距离观察才觉得那里面似乎还有微微的毫光。

  他将神明之血收好,这将是10号城市研发a级基因药剂的关键。

  庆尘看向实验体:“你说你吃掉了五个同伴,他们的骸骨在哪里,你总不可能将它们的骨头一起嚼碎吧。”

  “我把他们葬在外面了,绕到实验室后面,就能看到空地上的坟墓,是我从河里捡石头垒起来的,我有时候会在那里坐一会儿,”实验体说道。

  陈家章等人沉默了,其实这实验体也很可怜,说到底对方只是想治病而已。

  大羽冷声问道:“你是不想杀它吗,现在你觉得它可怜,如今看守这里的人面虫全死了,它若出去,可怜的就是普通人了。你如果不想杀它,我来。”

  庆尘摇摇头:“我没有那么伪善,这种事情我自己就可以做。”

  说着,他转头看向实验体:“抱歉了,你不能活着出去。”

  话音刚落,实验体再次亮出獠牙嘶吼起来,却被庆尘干脆利落的拧断脖子。

  人生的选择题很多,这次的选择题,并不是庆尘人生里最难的那一个,甚至排不上号。

  “我们在这个实验体身上耽误了太多时间,现在该怎么走?杀出去吗?”大羽问道。

  大长老撇撇嘴:“疯了吧,外面是陈氏的主力部队,还有半神陈余,我们九条命也杀不出去啊。”

  “我不想和他们正面作战,因为我不希望王国和未来组织听到我还活着的消息,”庆尘起身说道:“在人面虫的阻挡下,宗丞都能悄无声息的离去,那就说明这个实验室里还存在一条给研究人员准备的逃生通道。”

  “没有,”大长老摇摇头:“我没看到什么通道,真要想走,只能赌命跳进地下河,随波逐流。有可能漂到尽头逃出生天,也有可能淹死在地下河里,谁也说不准。这基地里倒是有不少氧气瓶,但氧气早就漏光。”

  庆尘沉思着,一定有一条逃生通道,而且宗丞就是依靠这条逃生通道离开的。

  可是,这条逃生通道会在哪里呢?

  其实,庆尘心里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

  ……

  溶洞悬崖之上,陈余平静的站在边缘,默默的看着下方黑色的深渊。

  一名陈氏军官说道:“长官,很快就能搭起升降梯,给我们20分钟的时间。”

  陈余嗯了一声,他看着下方却不知道在想什么。

  此时,数十名工兵拿着伸缩梯架过来,很快便测算好下方距离,开始不停的组装着梯子。

  仅仅一会儿的功夫,六架梯子便延伸到了绝壁底部。

  工兵顺着梯子挪下去,并在下降的过程里,不断以气压钉将梯子的固定处打进石壁,将这六架梯子稳稳的架在绝壁上。

  陈氏士兵如同蚂蚁般,一个接一个的向底部下潜,陈余则坐着一头青牛往下飞去。

  军官率先落地后,立刻分散开来,一批人往上游寻找过去,一批人往下游寻找过去。

  很快,他们也看见绝壁上密密麻麻的玻璃器皿,以及上面的铭牌。

  陈余看到这一切,只觉得自己距离成神之秘已经很近很近了。

  然而下一刻,他坐在青牛背上,看到四个李叔同并排挡在他们的去路上。

  陈余冷笑一声:“以为这样便能阻挡我的脚步吗,你们已经是瓮中之鳖了,既然跑到这下面来,便不要出去了。”

  说完,他身边的摩诃室利便飘飞而至,朝四名李叔同杀去。

  可这四名李叔同并没有正面抗衡,而是转身就跑,还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陈余那小子来了!陈余那小子来了!”

  说实话,陈余还没有见过这么沙雕的李叔同……

  实在有损那位半神的形象。

  但这些李叔同逃跑的速度,比摩诃室利慢多了,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四名李叔同全部暴毙。

  其实,陈余看到自己的画作如此碾压李叔同,心里竟然还升起了一丝爽感。

  陈余冷声道:“加快速度,将这里给我翻个底朝天,不要让他们跑掉了!”

  一名军官说道:“长官放心,我们用声波探测过这里的地形了,前方是绝路。”

  ……

  ……

  与此同时,李叔同的声音也传到了实验室这边。

  大羽说道:“是陈余到了,我们现在就得离开这里,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们该怎么离开这里?”

  庆尘看向他,忽然问道:“你觉得,宗丞为什么要在离开这裡之前,把实验体放出来?他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剛刚离开玻璃器皿就知道要撕走自己的铭牌,以免被人知道身份。那他为何又要多此一举,在临走前放出实验体呢?这不是给自己横生枝节?”

  众人陷入沉思。

  庆尘说道:“因为实验体所在的屋子,就是他要去的地方,只有放出实验体,他才能过去。走,我们给陈余变个魔术,一群杀了他近万士兵的魔术师,消失在走廊尽头的密室里,有趣。大羽,把实验体的尸体装进空间戒指。”

  这个时候,大羽忽然意识到,庆尘肯定早就想到这一点了,所以才会让他召唤画作神佛来打扫衛生,扫除浮灰与脚印。

  只是,他又忽然意识到,庆尘现在指挥自己,真是越来越顺嘴了啊。

  想到裹尸布这个神器,大羽决定暂时先忍下来……

  此时,庆尘转身往那间曾经关押着实验体的屋子里走去,毫不拖泥带水。

  却见他来到一座玻璃器皿面前,用力将器皿推开,却见那器皿之下竟露出一条窄窄的楼梯出来!

  大羽等人一惊,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庆尘什么时候就找到这条出口!

  “那个实验体恐怕没有想到,它梦寐以求的逃生出口,其实就在他曾经待过的地方,真是讽刺,”大羽叹息道。

  “人生中的讽刺太多了,”庆尘笑着说道:“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大长老松了口气:“我还以为得再跟陈氏半神打一架呢,心里都做好为火塘捐躯的准备了。”

  庆尘深深的看了一眼昏暗的实验室,轻声说道:“早晚有一天要杀他的,但还不是現在。大羽,画作都放出去吧,迷惑一下陈氏士兵和陈余,让他们晚一点找到这里。”

  说着,庆尘安排所有人鱼贯而入,而两个李叔同在负责将器皿严丝合缝的挪回原位后,朝外面杀了出去。

  ……

  晚上12点前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