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50、从秘密基地里消失的仿生体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4-25 18:36: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昏暗的实验室资料库里,陈家章看向庆尘的表情诡异起来,骑士是知道成神秘辛的,在禁忌之地老家伙们的不知廉耻调侃中,成神一直是他们的选项之一……

  用老家伙们的话讲就是“要不是没有癌症,咱们也能成神的,可惜了,便宜了任小粟”。

  这个时候,因为癌症死去的少数骑士们,就不说话了。

  当初有陈家章、李叔同的师叔得癌症后,大家也尝试着寻找任小粟当年用过的方法,但大家找不到黑色真视之眼,也找不到与癌症共存的科学方式。

  没办法,大家只能放弃,然后看着自己的同门被埋葬在002号禁忌之地。

  现在,若是再有骑士得癌症,或许就不用那么绝望了。

  陈家章低声说道:“如今,只差黑色真视之眼了。”

  庆尘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黑色真视之眼……我有啊。”

  陈家章:“???”

  庆尘笑着说道:“它一直掌握在旁观者组织手里,如今归我了。虽然有人借走了六个月使用权,但六个月之后还是要归还给我的。要不师伯你去找个核辐射强烈的地方试试?”

  陈家章哑口无,气氛都烘到这里了,自己不得癌症的话,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了。

  只是,他想不通这位师侄是个什么情况,曾经骑士们梦寐以求的东西,到他这里好像都不算什么了。

  禁忌物是一件一件的往外掏。

  徒弟是一窝一窝的养。

  现在连成神之路的拼图都集齐了。

  陈家章此时还不知道,当初拿捏他和李叔同的老家伙们,此时也被庆尘用禁忌物的高额子孙债给拿捏了……

  他要是知道,估计能羡慕死。

  大羽在一旁狐疑道:“你俩在这嘀咕啥呢,成神?你们也想成神?做什么梦呢。”

  庆尘摇摇头:“我来继续整理资料。”

  他双眼的瞳孔骤然收窄如虎,竖长的瞳仁里泛出金黄色泽来,仿佛在那瞳仁的深渊里流淌着一条黄金之河,奔腾不息。

  庆尘说道:“与癌共存……神明之血……安全通道……等等,还有一个重要的信息,基因药剂!”

  “火种想要从神明之血中提取基因,改良基因药剂,他们所有的基因药剂都存在副作用,可以将人类力量提升到a级,代价却是没人能活过40岁。p博士声称自己已经在神明之血里找到了秘密,但……研究中断了。”

  这一地的资料里,都没有接下来的任何相关信息了,说明p博士才刚刚开始这项研究,火种公司的各个实验室都出了问题。

  不过,资料中所说,倒是和他们接回来的2号科学家说法相似,想要找到a级基因药剂的突破点,必须从神明之血着手。

  先前,庆尘已经给2号科学家提供过自己的血液,但他只是融合了神明之血,对方要在繁杂的基因片段里选出与神明有关的,工作量非常大,光是重新基因测序就得一年多。

  如今要是能在火种基地里找到神明之血,那10号城市的a级基因药剂将会很快研制出来。

  庆尘盘点了一下此次的收获:第一点是与癌共存的技术,只不过这项技术,会导致临床试验目标,成为皮肤灰败的非人类:攻击性极强,宛如丧尸。

  第二点收获将是神明之血。

  第三点是a级基因药剂配方。

  这些都在目前还锁闭着的a1区域。

  “走吧,”庆尘说道:“大羽帮忙将资料都带在空间戒指里。”

  大羽疑惑:“我怎么感觉自己这空间戒指是替你戴着呢,怎么什么东西都往我这里塞?要不我送给你得了?!”

  庆尘耐心安慰道:“也不是不行……”

  大羽翻了个白眼:“想的美!”

  众人往a1区域走去,就在他们走后不久,那资料室的大门竟在黑暗中无风自动,仿佛有什么东西经过那里时蹭到了它似的。

  庆尘回头去看那黑暗的走廊,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将手中灯光照去走廊的天花板,那里也光秃秃的。

  来到a1区门口,这次是从上方落下的密码锁闸门,可是因为整个秘密基地都已经失去供电,里面的锁芯已经彻底锁闭。

  大羽好奇道:“这玩意你也能打开?”

  庆尘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从秦以以腰间抽出黑刀来,两下便将门给切开了。

  禁忌物ace-001,神明的刀:可以切割世间万事万物,无坚不摧。

  大长老吐槽道:“庆尘,你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吧。别人的刀,你说用就用。”

  秦以以在旁边美滋滋接回黑刀,并对庆尘说道:“没事的,大长老就是唠叨一句,你别放在心上。”

  大长老:“……”

  话音刚落,后方忽然出来当啷一声。

  一块铝合金制成的天花吊顶忽然摔落在地上,仿佛有什么东西正从天花板的黑暗空洞里穿行。

  庆尘骤然具现出黑狙来,对准天花板便连续开了数十枪,可天花板都被他打烂了,也没见有什么东西。

  大羽说道:“你会不会是神经太敏感了,没什么东西啊,就是年久失修掉落的。”

  庆尘想了想说道:“可能吧……走,我们去寻找这a1区域的所有硬盘交给大羽,还有神明之血。”

  “分头寻找吧,”大羽说道:“一起找太慢了,分散着寻找会快一些。”

  庆尘皱眉:“这实验室里说不定还有未知的威胁,贸然分散会有问题。”

  大羽有些不耐烦:“你也太小心了吧,这里都封存上千年了,能有什么危险。你要没那个魄力就别随便指挥了,换我来指挥吧。”

  却听庆尘冷笑一声:“随你便,真遇到危险可别怪我,是你自己不小心。分组吧,我和师伯一组,以以和大长老一组,大羽和zard一组。”

  所有人分成三组,各自往黑暗中走去。

  庆尘与陈家章不知道走了多久,这里大多是研究室,里面是用来采样、分析的设备,走到最里面时,却见一扇灰色的金属门再次横在面前。

  庆尘与陈家章相视一眼,这里面恐怕是整座实验室最重要的地方了!

  “开门吧,”陈家章说道。

  然而庆尘忽然说道:“门本来就是开的。”

  说着,他将门拉开,却见门内侧上遍布挠痕,仿佛要将这金属门挖穿似的,挠痕上还有干涸的血迹。

  庆尘皱起眉头:“里面的怪物原本是被困在这里的,它们痛苦着、咆哮着、愤怒着,根本无法走出这间实验室。但是有一天……门忽然自己开了。”

  他用手电筒扫向内部,却见里面有六个伫立的器皿,此时却已经完全破碎了,地上还有灰尘与液体混合后干涸的痕迹。

  陈家章悚然一惊:“是里面的东西主动破开密闭容器的,有六个鬼东西从里面跑出来了!就在这秘密基地里!”

  “不好!”

  ……

  ……

  此时。

  大羽走在黑暗的走廊里冷笑道:“庆尘胆子也太小了,这里能有什么危险,都什么年代了,还怕那些牛鬼蛇神?”

  zard小心翼翼的躲在他身后,还揪着大羽的衣摆下方:“你小声一点啊,可别把黑暗里的鬼东西给招出来了,我害怕。”

  说着,两个人快步走进一间宛如会议室的地方。

  结果下一刻,会议室的大门竟忽然在两人身后关闭。

  zard吓的嗷嗷乱叫,转身扑回到大门前用力拍打着:“来人啊,快来人啊!”

  大羽面无表情的站在黑暗里,耳朵细细的辨别着周围的声音。

  这时,黑暗里忽然传来利器在金属上抓挠的声音,让人牙齿都酸疼起来,那声音越来越近。

  大羽将手电筒照射过去,却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

  有什么东西在黑暗里沙哑的笑着,如猫抓老鼠般兴奋着。

  那指甲与金属摩擦声一直响个不停,对方似乎非常喜欢这种声音。

  这时,zard在恐惧中一头将会议室的大门撞开,带头往外冲去。

  可是,大羽跑的比他更快,而且还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伸腿绊了zard一下。

  zard倒地不起,撕心裂肺的怒骂道:“大羽害我!”

  大羽一边跑,一边举起手电筒回头看去,却见黑暗中不知道什么东西,快速将zard拉进了黑暗之中。

  庆尘等人听见声音,迅速跑了过来,他拉住逃跑的大羽高声问道:“zard呢?我问你zard呢?”

  大羽慢条斯理的瞥了庆尘一眼,却用着和神情完全不符的语气惊恐说道:“黑暗里有什么东西把他给抓走了!”

  “你为什么不救他,你是不是没有良心,他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忍心?!”庆尘质问道。

  大羽挑挑眉毛:“差不多得了。”

  “咳咳,入戏了,”庆尘说道。

  没一会儿,便听到zard在黑暗中乐呵呵笑道:“抓住了。”

  说完,zard提着一只人形灰皮怪物从黑暗里走出来,对方在zard手上不断的挣扎着,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zard的脖子上还被咬开了一半,看起来格外惨烈,但那伤口竟像流动的沙子一般,快速弥合在一起。

  从刚进入这栋大楼时候,庆尘就注意到了这个怪物,不止是庆尘,在场zard、陈家章、大长老都是吃过龙鱼的,对方的心跳声在黑暗寂静的环境里,就像鼓声一样。

  而且,这货不止一次盯着大家,这种目光在黑夜里,在a级感知里,就像是敌人提着一盏大灯笼似的面对我方迫击炮。

  仿佛生怕我方火力不够。

  结果,这怪物还觉得自己藏挺好……

  要不是庆尘担心自己不了解这里的内部结构,被对方跑掉,不然早就去抓了。

  所以庆尘与zard密谋了一下,让完全免疫物理攻击的zard,去把这货给钓出来。

  此时,那只灰皮猴子被zard死死禁锢着,庆尘蹲在面前说道:“火种实验体?我倒是在李氏的资料里见过这种东西,据说当初数量数十万,还毁灭过好几座城市,群体战斗力极强,还挺会故弄玄虚的……”

  这货躲在暗处,应该是想要将庆尘他们各个击破。

  实验体确实凶狠强大,当初庆氏在008号禁忌之地原址城市扔下核弹,就是为了杀死这些灰皮实验体。

  但问题是,当年它们形成灾害的时候,是因为数量太多了,一旦数量降下来就一点都不可怕了。

  在李氏记载中,当初实验体最强大的个体战斗力,也就相当于如今的b级基因战士。

  寻常人可能会被它吓到,可问题是……庆尘他们的队伍人均a级啊……

  庆尘看着那张狰狞的面孔叹息道:“兄弟,时代变了啊。”

  那灰色实验体慢慢平静下来,也渐渐收敛起了獠牙,并用生硬的语问道:“你们是谁?

  庆尘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拥有着如此清晰的意识与智慧。

  他知道,实验体就是与癌症共存的人类,在千年前,对方本就是人类之中的一员。

  只是与癌症共存后,对方开始变得像癌症一样渴望着物质与能量,对一切蛋白质都会产生难以抵挡的欲望。

  他若有所思的问道:“现在还没到你问我们的时候,我先来问你,你是从实验室内部的器皿里跑出来,还是从绝壁上的玻璃器皿跑出来?”

  “绝壁?”实验体沙哑道:“绝壁上的仿生体不都死了吗?”

  庆尘愣了一下,他总觉得有些不对:“等会儿,先不忙着审问他,帮我把这里翻个底朝天,我要所有仿生体的名单!我总觉得这里面藏着大秘密!”

  一个仿生体从绝壁上的玻璃器皿里逃出来,可实验体却完全没有见过对方,那只能说明,那个仿生体已经离开了深渊!

  众人分头寻找起来,只留下庆尘和zard留在原地,庆尘冰冷的注视着实验体:“我希望我接下来每个问题,你都可以老老实实的回答,不然让你生不如死。”

  实验体沉默片刻:“困在这个地方生不如死,就算死了也没什么可怕的。”

  庆尘疑惑:“你进入火种公司之前,是干什么的?”

  实验体回忆了很久:“时间太久远了……我是一名教师,因为得了肺癌无法医治,渐渐陷入绝望。某一天,火种公司的人找到我,他们说可以帮我治病,而且事后还会给我支付30万现金,我就跟他们走了。却没想到,这一走便是无穷的岁月。”

  是了,这些实验体在成为实验体前,也不过是得了癌症的可怜人而已。

  庆尘不能容它活着,但庆尘理解对方的过去。

  这不是一个被精心训练的战士,只是一个被食肉本能操控的野兽而已。

  庆尘问道:“你既然有能力逃出实验室,为何不离开这个地底深渊?”

  实验体沙哑道:“若是能绕过那些人面虫,我早就走了,我还想问你们是怎么下来的呢。”

  “咦,”庆尘忽然觉得有意思了。

  他先前还在思索着,既然是一个如此隐蔽的实验室,为何还要闲着没事养一堆人面虫出来,火种公司这不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吗?

  而且按照记载,有实验体的地方,入口就有人面虫,这两个仿佛像是组合,总是搭配着出现。

  火种039号实验室是如此,这里也是如此。

  直到这一刻,庆尘才忽然明白,人面虫的作用确实是守护,可它们的责任并不止是阻挡外来者入侵,还要阻止里面的实验体出去!

  火种公司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他们的实验失败,导致实验体外泄,那么人面虫就是火种公司的最后一层保险,避免实验体出去祸乱人间!

  庆尘问道:“我问你,是不是你打开的里面那扇门!”

  他说的,是剛刚与陈家章发現的门。

  实验体摇摇头:“我们六个人苏醒后,被困在那里很长一段时间,绝望,愤怒,让我们丧失剩余的理智,开始相互厮杀。我杀了其他五个,吃了他们,并等待着死亡。然而就在我快要饿死的某一天,那扇门忽然咔哒一声打开了。我疯狂的跑出去,却没有见过开门的人是谁。”

  庆尘點点头:“和我的猜测对上了,但我还会找其他东西来印证你说的是不是实话,而且也知道该如何印证。”

  这时,大羽拿着一沓资料回来:“我们看不懂,但这上面有序号和人名,应该就是你要的东西。但问题是,那个玻璃器皿上的铭牌不是已经被人撕走了吗,你怎么查找他的身份?”

  庆尘说道:“仿生人也就是克隆人,火种公司既然克隆他们,那就一定记载着对方的基因来源,原主是谁。他逃离了器皿,还帮这个实验体打开了闸门,撕走了自己的铭牌。他以为自己做的很聪明,以为我找不到他,但问题是,我只要记下其他所有铭牌,然后在名单上做排除法就可以了。”

  深渊绝壁上的仿生人器皿合计10023个,火种公司在纸上登记名单也是10023个,但铭牌只有10022个。

  这种排除法对于庆尘来说,可比先前将资料重新排序简单多了。

  很快,庆尘在第27页找到了那个消失的铭牌:t50381,基因片段来自西北宗氏,宗丞。

  庆尘豁然抬头,在胡氏情报机构里记录的很清楚,只因为这个宗丞与大枭柳月一樣,都拥有着罕见的,操控傀儡的能力。

  所有人都怀疑,禁忌物提线木偶就是他或柳月析出的!

  此时此刻,庆尘只觉得自己已经无比接近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