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31、成神的那条路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4-14 17:16: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洞穴外面,数以万计的人面虫将陈氏野战营包围,它们用锋利的口器轻而易举便能撕开血肉,陈氏士兵到死都没能想明白,自己竟然会在这个地方遇到虫潮。

  人面虫是来追杀zard的。

  陈氏士兵也是来追杀zard的。

  zard呢?

  zard不见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人面虫和陈氏士兵反倒杀在了一起。

  人要无耻到这种程度,敌人就该恶心了。

  短短5分钟,一个五百人单位的野战营就被人面虫彻底吞噬,然后它们又和支援过来的部队撞在一起,有了新的目标……

  这会儿,人面虫家被偷了,愤怒已经是无穷无尽了,见人杀人,见野兽杀野兽,这玩意十分暴怒,就没有它不杀的生物。

  当初火种公司研制它,本身就是当武器来用的,现在千年前的生物武器重见天日。

  但最关键的是,有这玩意在008号禁忌之地里肆虐,陈氏根本不可能放心旳去探索禁忌之地。

  必须把它们清理干净才行。

  甲级浮空飞艇上,陈余正在桌子前继续勾勒火神祝融,勾勒好线条之后便是上色,他必须以自身鲜血,将红宝石研磨的粉末浸泡三天,到时候再将血迹洗去,才能将这粉末与朱砂混合用作颜料。

  这还是其中一种颜色。

  所以陈氏画师做一幅画,都要以月为周期。

  此时,甲级浮空飞艇里的全息影响打开了:“老板,禁忌之地里忽然出现了人面虫,是从庆尘等人躲藏的洞穴里跑出来的。”

  陈余本不打算继续指挥的,但他听到人面虫三个字,还是抬起头来:“确定是人面虫吗?”

  “确定,”军官将照片放大:“与史料记载没有差别,所以我们怀疑地底溶洞里,有火种公司遗漏的秘密基地。”

  陈余思索几秒:“人面虫是不会轻易离开它们领地的,因为它们的使命就是守护,现在为何会突然追杀一个人跑出来?庆尘是否已经借机深入火种公司的秘密基地了。”

  “这……”军官低头:“我们也不知道。”

  陈余想了想说道:“务必全歼人面虫,并在洞穴口砍伐树木,给浮空飞艇提供降落地点。陈氏运输舰稍后便启航,将会有增援部队于一天之后抵达。我要知道那溶洞下面藏着什么。”

  “是否直接硬闯,以免庆尘先拿到火种公司的秘密?”军官问道。

  “不用,拿到什么他都得从洞里出来,”陈余从容的说道:“除非他在洞穴里待一辈子。”

  火种公司一直是个特殊的存在。

  各个财团都有传闻,任小粟便是借助火种公司技术才得以成为神明,那位神秘的颜六元也受益于此。

  达到半神这个领域,所有半神都面临与世界意志融合的‘劫数’,所有人都想再进一步而不死。

  单单在生物科技方面,火种公司甚至领先于现在的联邦,只因为他们真的‘制造’过神明。

  哪怕是在巧合之下制造的。

  谁都想成为下一个神明,陈余在见过一刻钟的神明之后,格外渴望更高层面的境界。

  所以这些年来,所有半神都在寻找着任小粟成神的秘密。

  强大的身躯、与世界意志融合度超过70%的精神意志、黑色真视之眼、与癌细胞共存的身体,这是四把通往神座的钥匙,缺一不可。

  而其中一把:与癌细胞共存的技术。

  就在火种公司手里。

  陈余此时已经不再关注庆尘与火塘了,他的目标只有火种公司,而庆尘与火塘不过是他探寻秘密路上要顺带解决的目标罢了。

  陈余拨通了7号城市的某个电话:“将诸天号空中要塞调到008号禁忌之地来,不管北方的战争了,我要去找更重要的东西。”

  这诸天号空中要塞是陈氏的战略级武器,原本停留在中原,随时准备对海外势力开战。

  毕竟庆氏和李氏如果战败了,那陈氏也孤木难支。

  所以,陈余是不希望庆氏、李氏战败的,他只希望北方战场能够僵持住,只有僵持才符合他的利益。

  但现在不同了,北方战争看起来一时半会儿还打不起来,神代、鹿岛甚至还忙着镇压境内的民变。

  那么陈余要趁这个机会调来诸天号……以免李叔同出现。

  有空中要塞在,即便是半神也要避其锋芒。

  另外,空中要塞的相控阵雷达覆盖方圆数百公里,别管这溶洞有几個出口,只要庆尘回到地面,就一定会被发现。

  陈余这次动真格的了。

  ……

  ……

  回归倒计时010000.

  “真是小刀拉屁股,开了眼了,”大长老在溶洞内听着外面的哀嚎声、枪声,只觉得自己这辈子白活了。

  他们火塘以禁忌之地为生,各个财团都曾私下里找他们购买禁忌之地规则、禁忌之地特产,他们也曾在禁忌之地里跟各种各样的人战斗过。

  但就这么硬生生卡禁忌之地bug的战斗,大长老还是头一次见。

  寻常人触发规则都是死路一条,a级能勉强闯出去,结果触发规则的这个规则,竟然也被庆尘拿来当一种手段了。

  此时,zard抖了抖,从身上抖出数百发子弹来,乐呵呵笑道:“这一次斐丽果没事。”

  大长老心说,这活儿一般人还真干不了,换他去拉扯人面虫的仇恨,刚出洞穴就被打成筛子了。

  “等等,剩下两株斐丽果还给我们!”大长老板着脸:“这玩意我还要采了给以以吃呢。”

  zard乐呵呵笑道:“我们老板说了,等这次回归后,两株斐丽果移植到我们表世界鲸岛上,繁育出了新的就还给你们。这叫什么来着……奥对,借腹生子。”

  大长老摸了摸脑门:“你特么能不能换个形容词,我怎么感觉自己被绿了似的。”

  “不要纠结这个事情,斐丽果会还给你的,”庆尘一边走一边奇怪道:“一个秘密基地竟然藏在溶洞的最深处,到底是多么重要的秘密才会需要如此兴师动众?”

  要知道,在一片荒野溶洞里建造秘密基地,光是运输物资、建筑材料、研发设备,就是一个非常让人头疼的事情。

  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吧。

  “火种公司的基地被人挖掘出好几处了,都是在相对隐蔽的地方,”大长老说道:“这家公司从上上个文明纪元就存在了,上上个文明纪元里他们一直都是非法公司,研究的东西全都见不得光,所以必须隐蔽一些。当然……这么隐蔽的还比较少,肯定是下了血本的。”

  庆尘知道,上上个纪元的人类文明,其实跟现在的表世界差不多,这样一个邪门的公司,确实为世俗法律、道德所不容。

  “下去看看吧,起码得知道下面有什么才能安心,”庆尘说道:“有人面虫在,陈氏一时半会儿是过不去的,一支野战旅想消灭将近十万的人面虫,够呛。”

  众人回到安全屋,却见陈家章和大羽俩人,正像小孩子一样扭打在一起。

  陈家章用一只手掌抵着大羽的下巴,另一只则死死钳着大羽的一只手,怒吼道:“今天就教你什么叫尊老爱幼,叫五叔!不准叫我老东西!”

  大羽则揪着陈家章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怒吼道:“你也配当我五叔?!你连陈传之那老东西是什么鸟货色你都看不明白,白活一把年纪了!当初你要直接给陈传之弄死了,我妈至于以泪洗面吗?”

  庆尘:“……”

  大长老:“……”

  这么刺激的吗?

  大家就出去干了一架,回来你们俩就成这样了?

  而且,大羽竟然也承认身份了……

  庆尘好奇道:“走之前,你俩不是还好好的吗……”

  大羽愤怒道:“你自己问他,我父亲是谁跟他有个屁的关系,他非要多管闲事!”

  陈家章也愤怒道:“你父亲要知道有你这么个儿子,不晓得有多高兴!难道不该告诉他吗?”

  大羽:“我呸!”

  陈家章:“我呸呸呸!”

  庆尘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俩人身为a级高手,怎么跟小孩子似的,大羽的高冷人设彻底绷不住了啊!

  好在大羽没下死手,不然陈家章的脑袋今天就得变成地中海。

  “行了行了,别打了,”庆尘和zard将两人拉开。

  庆尘这会儿内伤还没好呢,浑身的力气都使不出来,好半天才给两人拉开:“先别急着打架,我们发现了骑士公司的秘密基地,大家正决定去探索一下。”

  陈家章都懵了一下:“咱们骑士什么时候成立公司了!?”

  大长老痛心疾首道:“那是人家火种公司的秘密基地。”

  庆尘点点头:“现在是骑士的了。”

  大长老:“……”

  庆尘看了一眼手臂说道:“马上该回归了,等下次穿越过来后,我们立刻出发,人面虫那边也拖不了陈氏集团军太久,咱们早点探索完,也好离开这个鬼地方。”

  现在是最好的机会,秘密基地的守卫已经被调走,那里已经不设防了。

  倒计时归零。

  回归。

  ……

  ……

  倒计时1680000.

  依然是南池小镇的民宿里。

  民宿外是被爆炸声惊动的各国登山客,他面前则是神代云罗和秧秧。

  庆尘刚刚回归便剧烈咳嗽起来,再次呕出一口血来。

  此时,他内脏破损的情况依然非常严重。

  神代云罗与秧秧两人看到这一幕,顿时就惊了。

  秧秧赶忙给庆尘倒了一杯热水:“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呢,咱们约好了荒野聚居地见面,你跑哪去了?”

  庆尘喝了口水说道:“我本来要去荒野聚居地的,结果一脚醒来就被陈氏集团军包围了,陈余也在军队里。他们驱赶着1300多名难民去008号禁忌之地,我们在那里和陈余打了一架,我们重伤逃跑,暂时安全。”

  神代云罗皱眉道:“还会发生战斗吗,我从北方赶不过去。”

  庆尘突然似笑非笑的看向神代云罗:“你是在关心我吗?”

  神代云罗挑挑眉毛:“我只是觉得会有机会拿到眼球。”

  他没想到,庆尘竟然用他招数来对付他。

  神代云罗说道:“可以啊,在半神手下走了一遭,竟然能活着回来。”

  庆尘摇摇头:“陈余的实力非常恐怖,已然是半神的巅峰了。我们四个a级,竟拿他一幅画作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人人受重伤才勉强废了他一幅画。”

  神代云罗点头说道:“当初我受他一击时便知道了,这位半神有紫兰星加持,成为了最年轻的半神,咱们现在招惹不起。假设我给百百目鬼集齐眼睛,再加上我自己也晋升半神,拥有十二个半神式神,说不定能打过他。”

  “不至于,”庆尘摇摇头:“他的画作丢了很多,如今他应该只有随身保命的几幅画了,不然我也没法活着回来。我支持你集齐眼睛就去挑战他,其实他也没那么可怕。”

  神代云罗失笑道:“你这是想骗我去扛雷啊,有没有良心!”

  庆尘勉强笑了笑:“我跟你一起去。”

  神代云罗嘴角微翘:“这还差不多。”

  秧秧撇撇嘴:“你俩差不多得了啊,我还在这呢。”

  神代云罗:“……”

  一旁秧秧检查着庆尘的伤势:“你的生命力场都弱了八成,陈余也太不是东西了吧。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要不咱们先走吧,不要在这里给王国、未来、鹿岛当靶子了。”

  庆尘沉默了,其实这才是他目前最大的危机。

  里世界的半神虎视眈眈,表世界还有三个财团想要置他于死地。

  他说道:“咱们已经被盯上,走肯定是走不掉了,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吧,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要解决。”

  说完,他转身走出房间,朝那位刘总房间走去。

  上一次回归时,刘总和他老婆在红景天里下毒的事情,他还没来得及处理。

  其实,这两位一直都是被倪二狗监视着的鹿岛间谍,刘总的公司一直在悄悄为鹿岛间谍组织提供着境内资金。

  所以当他们两个突然报名来参加登山队,郑远东便将此事告知了庆尘。

  也是因为这两人看到了庆尘脸上的逆呼吸术冰纹,鹿岛和王国的敢死队才决定来试探。

  庆尘用权力尾戒拧开了房门,结果他发现刘总的妻子已经成了灰尘,散落了一地,刘总则在地上一边哭着,一边将散落的骨灰聚拢在一起。

  他平静说道:“原来你们俩,只有一人是时间行者。”

  庆尘没有因为红景天中毒,便意味着这夫妻二人的身份早就已经暴露。

  穿越的七天里,鹿岛既然知道他们失去了利用价值,便不会再给庆尘审问知情者的机会,对方直接杀掉了刘总的妻子。

  刘总一边哭一边说道:“我就说不要来不要来,但她说里世界有人威胁她的生命,不来就得死。她哪里杀过人啊,来这里干嘛!她说是有个叫鹿岛的财团想要杀你,不光是她,还要好多人都准备杀你!”

  庆尘平静问道:“我还以为你们的感情不深,先前也没有多和睦,此时却哭的这么伤心?”

  庆尘觉得还有一种可能:夫妻二人都是时间行者,鹿岛在自知暴露后,选择刀掉一个人,然后让另一人来获取信任,给他一些误导信息。

  刘总无力的跪坐在地上:“我还没创业那会儿就和她结婚了,那时候我俩住在深城的小出租屋里,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那会儿我太穷了,结婚的时候都没舍得请她吃顿好的,俩人就在路边吃了一顿牛肉火锅,我说对不起她,她都说没事……患难夫妻,哪怕现在有再多矛盾,那段感情是忘不了的。”

  刘总继续说道:“从她穿越开始,我们俩就被人控制了,每天活的心惊胆战,觉也睡不好……”

  说着,刘总竟从枕头下掏出一柄手枪来,对准自己下颌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

  刘总愣住了,子弹已经出膛,却并没有射穿他的头颅,而是和手枪一起砸在他身旁的墙上!

  当他扣动扳机的瞬间,庆尘就已经发动了无矩,巨大的磁场让手枪和子弹一起脱手而出,宛如粘在了墙上。

  随着他收回无矩的磁场,枪械才掉落在地。

  庆尘平静问道:“为什么要自杀?”

  刘总怔怔说道:“我老婆说,如果她回归后死亡了,就让我也自杀,不要给你审讯的机会,不然的话我们儿子会被暗杀。”

  庆尘摇摇头:“放心吧,此时此刻去追杀鹿岛境内间谍的人,应该已经将他们包围了,他们顾不上杀你儿子了。从现在开始,你老老实实跟着我继续登山,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你。不要试图逃跑,你逃跑的话我会知道,到时候就不是死亡那么简单了。如果有人问起,就说你妻子因高原反应被送去加德满都了。”

  说着,庆尘回到了房间里,神代云罗赞叹道:“精彩,你这能力越发收放自如了,竟然还能在扣动扳机后救人。”

  庆尘叹息道:“这叫什么事儿。话说你们神代在境内还有间谍吗,把名单给我,我给他们一锅端了。”

  神代云罗乐了:“你是不是看我像傻子?”

  庆尘忍着疼痛慢慢躺在床上,他深呼吸几次后说道:“人家都说,中年人三大乐事,升官发财死老婆,我倒是没想到这姓刘的,竟然和老婆感情那么深。”

  神代云罗笑着说道:“正所谓贫穷时考验女人,富贵时考验男人,人世间大多数人都经不起这两个考验,所以成功男人的离婚率才会高达95%啊。”

  庆尘看着神代云罗思索道:“你不回去睡觉吗?”

  神代云罗笑眯眯的盘坐在地上开始修行:“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我作为护道者之一,当然要在这里保护你了!你放心睡吧,我不出声。”

  秧秧翻了个白眼。

  ……

  晚上12点前还有一章

  s..book314382573082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