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29、大羽身世之谜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4-14 13:4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甲级浮空飞艇内,陈余站在那张桌子旁,不停回顾着探索008号禁忌之地以来的诡异事情。

  先前陈余怀疑是神代在破坏他们的计划,若没有发现庆尘的身影,也就罢了。

  现在想来,应该都是庆尘搞得鬼。

  陈余觉得庆尘这个名字很特殊,仿佛有某种魔力,他只要一听哪件事情里有庆尘,他便要忍不住深思片刻,思考这件事情里是否有蹊跷的地方。

  浮空飞艇里忙忙碌碌的,所有人都在准备撤离甲级浮空飞艇的事情。

  而陈余忽然看向指挥官问道:“跟野狐确认一下,地面部队前进的时候,是否有遇见难民的尸体。”

  指挥官惊愕了一秒,他转身赶忙过去联系陈野狐。

  结果经确认,地面集团军在第二次进入禁忌之地后,确实有发现难民的尸体,但数量完全对不上号。

  一开始大家没有细想这个事情,只当是被禁忌之地的植物消化掉了,亦或是野兽拖走了。

  可现在被陈余提醒,才惊觉诡异之处!

  浮空飞艇的指挥官毛骨悚然:“老板,是什么诡异的东西把尸体都吃掉了吗?”

  陈余审视了他一眼:“这一战结束之后,你从大校降为少校,重新回乙级浮空飞艇上锻炼锻炼再上来,把你旳蠢病治好了再回来。”

  指挥官面色一变,也只能低声应了。

  这位陈氏半神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温柔人物,可在家族内做出某个决定,却是没人敢质疑的。

  先前陈传之离世后也有人质疑过,但都被陈余的铁腕给镇压了。

  陈余说道:“那些难民根本就没有死,一切都是假象。我猜,你们抓难民的时候,或许不小心把庆尘给抓进来了,他身上应该有禁忌物提线木偶,并利用这件禁忌物全程策划了这件事情。让陈野狐重新分析视频,将视频里得到的规则认真分析,去伪存真。直接让一名士兵在禁忌之地吃东西,没死的话就说明我们被误导了。”

  指挥官立刻去传令了。

  要知道很多集团军士兵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饿的烧心。

  现在如果确定是被人误导,那么横渡008号禁忌之地就没有那么困难。

  只是这件事情不能传出去,不然陈氏可就丢人丢大了!

  此时,陈余继续说道:“你们撤离吧,我就在这里安静作画,也免得你们打扰我。出了事情就给我发坐标,我有青牛,随时可到。两天之内你们没有找到目标踪迹,所有军官薪酬降一级,然后直接放弃追杀他们,直接杀去火塘。”

  说着,陈氏半神挥挥手,示意指挥官退下。

  而他则将画到了一半的持国天王放在一边地上,并重新拿出一张画布来,开始在上面勾勒线条。

  陈余不愧是画道天才,仅仅勾勒几笔,那画上的人物便已经有了“生气”,仿佛正对画外怒目而视。

  画中之人头发如火焰般冲天摇曳着,正是火神祝融。

  ……

  ……

  倒计时240000.

  “左拐,从前面矮坡爬上去就是藏身之所了,”大长老趴在秦以以背上,极其虚弱的说道。

  庆尘、大羽、zard、陈家章、秦以以、火塘大长老,这个亡命天涯六人组,此时正穿过一条长长的溶洞。

  六个人里有三个都被陈余打成了重伤,庆尘、陈家章、大长老。

  剩下的三个人,大羽若无其事,跟没事人一样,zard则像孕妇一样挺着大肚子。

  庆尘诧异道:“你这干嘛呢?”

  “老弱病残及孕妇,咱们前面的都集齐了,还差个孕妇,”zard认真说道。

  庆尘:“……你是要去公交车上抢座位吗?”

  大长老:“你们从哪找的这么一个活宝。”

  大羽面无表情的说道:“从地里挖出来的。”

  庆尘在山洞里看见了一些未知的记号,犹如密码一般,大长老则负责破译密码,指引着他们前进。

  期间,他们还趟过好几条地下河,哪怕是机械猎犬也别想根据气味来追踪他们,若是陈氏集团军真的追下来,很有可能全部迷失在这里。

  按照大长老的指示,他们爬上一处溶洞的矮坡,面前豁然开朗起来。

  一百多平米的溶洞里,竟然是干燥的。

  墙壁上挂着八只煤油灯,给溶洞里提供着温度,暖烘烘的。

  “这煤油灯可以一直烧着吗?”庆尘好奇。

  “里面装的是神牛炼出的油脂,很耐用,”秦以以解释道:“这样一盏煤油灯填满了牛油,能烧三四年。”

  “好东西。”

  溶洞里有七八张雕刻出来的石床,墙根还摆放着数十只半人高的木箱子,庆尘去打开一看,赫然是油布包裹着的枪械,还有食物,以及一些庆尘都没见过的草药。

  看样子,这里是火塘设置的‘安全屋’,一旦在008号禁忌之地里遇险,大家就会躲藏在这里。

  大长老面色惨白,看样子陈余操控降魔金刚给他的一脚,着实重创到他了。

  他缓缓说道:“其他族人没有事。”

  “你怎么知道?”庆尘问道。

  “按照火塘惯例,一旦遇险,将有18条溶洞通道可以来到这里。他们既然没来,那就说明他们很安全,所以不必来,”大长老解释:“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已经按照我的吩咐离开这个禁忌之地了。”

  秦以以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洞里的一個石床上,大长老指了一个木箱子:“里面有腌好、风干的神牛肉,以以你给大家取出来,让所有受伤的人分掉,里面的神牛肉够我们吃7天时间,足以愈合所有伤处。”

  “神牛肉这么神奇?”庆尘眼睛一亮:“你们会定期往这里存神牛肉吗?这里还有什么东西,那些草药是干嘛使的?”

  大长老顿时一惊:“你要干嘛?你可别自己一个人进来,万一迷失在这里,可没人救你。这溶洞绵延上百公里,寻常人进得来、出不去!”

  庆尘说道:“你们在墙上有记号啊,我看还标着左拐右拐的箭头呢。”

  大长老解释道:“那都是假的,很多记号都是为了误导别人,你可别觉得顺着记号就能来到这里。”

  这地底如迷宫一般错综复杂,庆尘也曾进入过类似的溶洞,那还是他被神代云合抓捕的时候。

  寻常人如果误入此处走的深了,真有可能会迷失方向,困一辈子都未必能找到出口。

  大长老劝道:“真的,你们这些人可别随意来这里,我们火塘花了几十年,才将这里摸明白。”

  庆尘沉思两秒:“连续出现三个左拐,那么第三个左拐就是右拐,连续出现两个右拐,那么第二个右拐就是直行。见圆形记号,那就重复先前三个记号的规律前进,见叉,往后记号全都是反的,直到看见下一个圆……对吗?”

  大长老:“???”

  庆尘点点头说道:“看样子总结的没错。”

  大长老看向陈家章:“这货是什么脑子,跟我走了一遍,就把所有规律都记住了?”

  庆尘忍着浑身的疼痛,靠在墙边坐下,他笑着说道:“你们这规律也不复杂,这两天我给你弄个新规律,肯定比你这个好用,弄完以后谁都找不到这里。”

  大长老没好气道:“然后让我也找不到是吧?少跟我玩文字游戏!”

  此时大长老已经警惕起来了。

  以前火塘经常跟李叔同、陈家章打交道,这俩人虽然坑了点,但都是武夫,充其量就是揍他一顿而已。

  而且李叔同和陈家章也挺给他面子,没有当着火塘族人的面揍过他,这就挺好的。

  他身为火塘大长老,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所以,他们火塘不怕李叔同和陈家章这样的骑士,他们最怕的其实是庆尘这种骑士,战斗力高也就算了,还浑身都是心眼。

  这种骑士他不光是揍你,还变着花样的坑你!

  大长老担忧的看向自家小祖宗,心说这秦以以要是跟庆尘在一起了,能玩得过庆尘吗?

  这俩人加起来总共一千个心眼,庆尘1200个,秦以以还倒欠庆尘200个。

  秦以以从木箱子里拿来草药和牛肉干,她说道:“神牛肉的功效有很多,吃下去可以活血化瘀,促进身体生长。草药呢是治外伤的,但你内脏应该也有破裂的地方,所以嚼一嚼咽下去就好。”

  “谢谢,”庆尘笑着说道:“火塘的家底可真丰厚啊。”

  大长老在一旁生闷气,秦以以送神牛肉和草药,竟然是第一时间给庆尘,而不是给自己……

  他没好气道:“安心在这里养着,等大家把伤养好了再出去,最多七天时间。”

  “不行的,”庆尘看向大长老:“如果陈余没有在008号禁忌之地寻找我们,而是直接穿过008号禁忌之地,直抵火塘。到时候,你们火塘有抵抗他的力量吗?”

  大长老愣了一下:“坏了!”

  他知道,庆尘不是在故意跟他抬杠,而是陈余一旦这么做,那么火塘没他在,就跟不设防一样,所有族人都会死!

  庆尘说道:“我们养伤固然重要,但绝对不能彻底藏匿身形,必须时不时给陈氏部队制造一些麻烦,拖住他们。得让他们明白,不杀了我们,他们就算穿过008号禁忌之地,后方也没法安稳。”

  “那陈余如果硬是要穿过去呢?”大长老说道:“反正我们几个蝼蚁也不敢去招惹他这个半神。”

  “那我就去找我师父,在002号禁忌之地附近彻底截断他陈氏的补给线,”庆尘缓慢说道:“西南是庆氏的地盘,陈氏如今不过是仗着庆氏被牵制在北方,没工夫搭理他们。可一旦陈氏的补给线被截断,庆氏就一定不会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当然,代价就是火塘的族人一个都没法幸免,肯定死在陈氏前面了。”

  如果庆尘是庆氏的指挥官,那么最优解就是抛弃火塘,将陈余直接杀死在西南,这样一来陈氏必然内乱,庆氏与李氏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但从他个人角度,他不想放弃火塘,那里还有数千条生命。

  他也不是庆氏的指挥官。

  大长老站起身来,剧烈的疼痛让他龇牙咧嘴起来,胡须不停的颤抖着:“我们不能让陈氏就这么穿过去。”

  庆尘哭笑不得:“那也不能急这一会儿,耐心养伤,我有我的计划。”

  大长老一听庆尘这么说,顿时决定听庆尘的。

  他也很有自知之明,玩心眼这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吧。

  庆尘说道:“在杀出去骚扰陈氏之前,我要先熟悉这个溶洞的所有地形,你得带我走一遍。另外,你得保我们不被禁忌之地杀死。”

  下之意就是,大长老得示范一下如何规避这里的规则,等于是将008号禁忌之地拱手送给骑士了……

  大长老思索再三,最终咬牙道:“可以!”

  一边是火塘族人的性命,一边是自由出入008号禁忌之地的权限,他懂得如何取舍。

  但比较痛苦的是,大长老不确定庆尘会不会像他前辈一样,阴损的往这里种个人,形成新规则……

  骑士的人品,那真是大熊猫点外卖,笋到家了!

  所以,这008号禁忌之地几十年后,八成会像10号禁忌之地一样,成为骑士的自留地……

  晦气!

  就在此时,陈家章忽然看向大羽:“你为什么会画我师弟李叔同?”

  大羽别过脸去没有说话。

  陈家章不依不饶的又问:“你母亲是谁?是不是陈凝脂?”

  大羽冷笑着说道:“这位阿伯,你已经不是陈氏的人了,少来打听我陈氏的事情。”

  陈家章说道:“你是不是陈凝脂的儿子?”

  大羽冷笑一声,没有回答。

  庆尘愣住了。

  没有回答的态度,本身就是一种答案了。

  他知道陈家章这么问肯定事出有因,其实他也觉得很奇怪,大羽是陈氏的人,陈氏的人都喜欢画漫天神佛,结果大羽却画了李叔同,这事就非常离谱。

  要是他庆尘得到了陈氏传承,画李叔同还说得过去,因为那是他最敬仰的师父。

  但大羽这么做,真的说不过去。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陈凝脂恐怕就是当年与李叔同相爱过的女人,而李叔同与陈传之一战后,陈凝脂迫于家族压力与李叔同断绝往来时,其实已经怀有身孕,后来在李叔同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人造子宫秘密生下了大羽!

  所以,大羽是师父李叔同的亲生儿子,大羽自己也知道这件事情,于是画下了自己的父亲!

  少年崇拜父亲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尤其是……父亲还是一位联邦最知名的半神,品行、样貌、为人,都被人称赞的半神。

  如果大羽知道父亲是这样一位人物,而且了解当年的恩怨情怀,自然会对父亲产生一些思念。

  而且,陈凝脂是陈氏家主这一系的核心人物,立场上也能对得上了。

  大羽真的是师父的儿子啊……

  除此之外,庆尘想不到别的可能性了。

  庆尘看向大羽,心情忽然复杂起来……师父自己知道这事不?

  大羽冷冷的瞥了庆尘一眼:“少把你那脑筋用在我身上,睡了。”

  说着,他大摇大摆的躺在石床上,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自从大羽遇见庆尘,他的身体就一直处于透支精神意志的状态,战斗就没有停下来过,也是倒霉催的。

  庆尘缓缓站起身来:“其他人休息吧,以以,你背着大长老,我们现在去认路。12个小时内,我要将这里的路全部确认一遍。”

  陈家章愣了一下:“你受伤可比我们重多了,不用休养一下吗?我们就挨了陈余一下,你可是挨了好几下的。”

  “不用,”庆尘摇摇头:“习惯了。”

  四肢百骸的疼痛侵袭着他的意志,但庆尘对这一切早就习以为常了,当年在a02基地时,他也是这么过来的。

  秦以以默默的看着庆尘,只觉得庆尘好像没变过,又好像变了许多。

  她忽然说道:“要不我背你吧,大长老他能自己走。”

  大长老:“???”

  庆尘笑着说道:“不用的。”

  说着,他转身出了庇护所。

  zard在旁边喊道:“我也去,我也去!”

  溶洞里只留下陈家章与大羽两人,待到所有人离开后,大羽忽然坐起身来直勾勾的盯着陈家章说道:“不要再乱猜了,你们当年的恩怨情仇,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陈家章沉默了,大羽似乎还有心结。

  ……

  ……

  倒计时080000.

  溶洞在地底的分支足有上万条,但能够抵达地面的路只有18条。

  庆尘站在一处分岔路口问道:“哪条是去地面的?”

  “中间那条,”大长老在秦以以背上虚弱的说道。

  “旁边三条岔路通往哪里?”

  大长老仔细看了一眼标记:“第一条的尽头是地下河,但我也不知道这地下河是通向哪里的,第二条是死路,往前走几百米就没有路了,第三条是个悬崖,比较奇怪的是,那悬崖上有人类开凿痕迹,好像有人葬在了悬崖之下,那里还有个虫窝,它们也不攻击人,但看起来很恶心。”

  庆尘忽然有种看鬼吹灯的感觉……但他对盗墓实在没什么兴趣,里面充其量就是点金银珠宝。

  这时,庆尘呕出一口血来,但他像没事人一样擦了擦,便继续记录地形。

  大长老皱眉道:“你没事吧?”

  “没事,体内的淤血而已,”庆尘说道,他此时转头看先zard:“我听到头顶有军靴踩踏地面的声音了,准备战斗,先给陈氏一点惊喜。”

  庆尘要依托着这里的复杂地形,跟一整个陈氏集团军缠斗,让对方无法顺利通过禁忌之地。

  说完,他快速朝另一个方向跑去,甚至连记号都不用看的。

  大长老头皮一阵发麻,他只觉得这里已经是庆尘的地盘了……

  ……

  五千字章节,晚上12点前还有一章

  s..book314382572946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