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28、亡命天涯!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4-14 13:45: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呼吸。”

  庆尘快速调整着呼吸,试图将自己紊乱的身体系统平复下来。

  可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了,甚至连视线都模糊起来。

  庆尘的狙击电磁炮最多三枪。

  他已经连续开了两枪,这两枪分别击穿了降魔金刚的两个头颅,但第三枪,对方死活都不再给他机会。

  降魔金刚与大长老战斗起来,彼此都快到了极致,身影交汇间彼此都模糊了几分,庆尘没把握只打到降魔金刚,却不伤到大长老。

  庆尘只剩下一次机会。

  此时,陈家章也已经出现在大长老身边,举手投足间大开大合,配合着大长老一起将降魔金刚逼退,给庆尘和zard喘息的机会。

  庆尘看向zard:“你怎么样?”

  却见zard躺在地上,胸口还插着那半截降魔杵,他双眼无神的看着树冠:“老板,如果我死了,请把我回归的尸体,埋在咱们战争要塞里,以后我析出禁忌物了,请一定随身带着,我想跟你继续并肩作战。”

  庆尘:“还挺严谨,知道自己尸体会回归,所以也不提埋在002号禁忌之地的事情了。”

  “嗯……”zard说道:“老板我好累,还有点冷。”

  秦以以在旁边瞪大了眼睛,神情有些伤感,眼泪都在眼眶边缘打转了。

  zard补充了一句:“电影里都这么演的。”

  庆尘哭笑不得:“你到底有没有事啊?”

  “我没事,”zard说道:“就是这玩意卡在胸口,感觉挺别扭的,但习惯习惯就好了。”

  庆尘:“你没事,躺地上干什么?!”

  zard:“我在数叶子,但禁忌之地里的每棵树叶子太多了,我数不过来。我刚刚数到多少了来着?”

  庆尘心中松了口气,立刻笑骂道:“就知道你是免疫物理攻击的。”

  曾经,zard在大阪市役所被打了数千发子弹都没事。

  这降魔杵虽然来自半神,可它也是物理攻击啊!

  zard摸了摸降魔杵从胸口冒出来旳尖尖,忽然给自己头上的小树苗拔掉了。

  庆尘愣了一下:“这小树苗你都顶着一个多月了,怎么忽然拔了?”

  zard认真说道:“我有新的限定皮肤了。就叫‘半神之劫.zard’,以后我就是所有半神的劫数。”

  就在这危险紧张的环境里,庆尘看着对方胸口上嵌着的降魔杵,差点笑出声来。

  说实话,如果zard因为救他而死,恐怕对方会成为庆尘心里一道难以愈合的伤疤。

  不管多长时间都无法愈合。

  这世上之人,每天都在为利益而活、为利益而交往,唯有这zard毫无所求,只为兴趣,一片赤诚与真心。

  这样的人如果死了,那会是世界的损失。

  “奇怪,战斗到现在,为何只有一个降魔金刚?”庆尘看向战场思索道。

  庆尘猜测,陈余随身压箱底的画作,绝对不止这一幅。

  即便对方被庆准杀死后,丢失了积攒多年的大量画作,可陈余保命东西绝对不止那些。

  但是陈余敢全力出手吗?

  若是一幅画作都不留,这时候却忽然有人偷袭,陈余岂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万一李叔同此时就守在禁忌之地里准备出手呢,这位陈氏半神敢赌吗?

  要知道,李叔同此时就在南方啊,虽然庆尘知道师父在002号禁忌之地,但陈余不知道啊。

  庆尘想明白了,陈余是在拖延时间,对方不想再使用新的画作了,陈氏半神要用降魔金刚拖住所有人,然后用陈氏集团军包围他们,完成收割。

  他静心聆听了片刻……果然!

  “我已经听到远处有部队行进的声音了,最多三公里,”庆尘说道:“这降魔金刚就是在跟我们拖延时间,陈余不舍得再使用第二幅画作了,他要拖到集团军过来!不好,这里已经被单兵迫击炮覆盖在攻击范围了!”

  时间开始紧迫起来,庆尘勉力站起身来,秦以以看着他:“我背你吧?咱们撤退。”

  庆尘笑着说道:“不用的。”

  秦以以认真的看着庆尘,少年的模样一点都没变,还是当初那个倔强的小仆役。

  真好。

  庆尘看向战场,降魔金刚面对两位a级,巨力挥舞的手臂如摆锤,硬生生砸飞了陈家章!

  大长老急眼了:“你现在怎么这么弱了,你被打飞了我怎么办啊?!啊?你们骑士还能不能再坑一点,说好了并肩子上,一起弑神,结果你这么不经打?当年你打我劲儿哪去了!”

  陈家章躺在地上咳血:“打架哪有喝酒有意思。”

  “草!”大长老杀红眼了。

  没了陈家章的掠阵,大长老也渐渐力竭,a级单独面对半神的画作,一个个全都败下阵来。

  战斗至此处,所有人身心俱疲。

  陈余只撕毁一张画作,便同时将庆尘、zard、大长老给一起逼上绝路,这便是半神之威吧。

  若不是影子当初破了陈余的底牌,毁了他六十二幅画作,此时的陈氏半神会更加可怕,这个境界,已经站在了半神的巅峰上!

  难怪陈余有了野心,开始图谋中原,原来是有了十足的底气。

  此时,降魔金刚占据上风,处处都在压制着大长老,三头六臂如疾风骤雨倾盆而下。

  却见大长老一刀劈下,而那降魔金刚竟骤然四掌合十,将那柄黑刀给按在掌心之中!

  下一秒,降魔金刚多余的两条腿、两条手臂一起攻来,三头、六臂、四脚仿佛开了挂似的,一个人能当三个人用!

  难怪陈氏画师都喜欢画漫天诸神,因为这漫天诸神能开挂啊!

  而且,陈余本人在浮空飞艇上,只用画作作战的话,根本不受禁忌之地规则限制。

  对方是早就把这一切想明白了,才会出动陈氏第二舰队的。

  霎时!

  大长老双手握刀,猝不及防下被降魔金刚一脚踹飞出去,而黑刀却留在了对方的四只手掌里!

  zard:“完了,芭比q了。”

  庆尘:“卧槽……”

  降魔金刚拿降魔杵的时候就够难缠了,如今黑刀到了对方的手上,这还不是见谁砍谁?

  这谁看了不迷糊?

  “救人!”庆尘怒吼:“zard,保护大长老和师伯!”

  zard已经如流沙般渗入地下,降魔金刚挥舞着黑刀便朝大长老劈砍过去。

  可它这次速度没有那么快了,却见降魔金刚脚下坚硬地面,一时间全都化作了软沙,那硕大的身躯也在不断下陷。

  它只能奋力挣扎,才能勉强保持速度。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降魔金刚面对方圆百米的流沙根本没有办法,拿刀劈砍也无济于事。

  庆尘心说这次肯定是杀不掉陈余,如果下次再与陈余战斗,一定要小心对方准备了火系的神佛来克制zard!

  “以以,救人!”庆尘说着用黑狙开枪掩护,他没有去尝试射击降魔金刚,对方哪怕在软沙上,也不是他随随便便就能瞄中的。

  庆尘瞄准的是大长老身前,用普通子弹为大长老撕扯出一片火力线来,阻止降魔金刚去趁机杀人。

  但是,那降魔金刚压根不管不顾,任由着狙击子弹击打在身上,一一在明光铠甲上弹飞。

  庆尘不敢用最后那一点雷霆之力,他还要防着陈氏空中舰队放出无人机。

  一整个舰队的无人机怕是有上万架,若是没了电磁脉冲的能力,大家一样要死。

  有些底牌,不用的时候反而比用出来更好。

  这时,秦以以已经赶到,她拖着动弹不得的大长老右腿就走。

  大长老只觉得头皮一凉,黑刀已经斩在了他头顶一厘米外的地面上。

  这一刀吓得他浑身一激灵,但凡秦以以慢上一秒,甚至是0.1秒,他今天就得死在这里了!

  降魔金刚还在追逐着,他趟过软沙,朝大长老和秦以以劈砍过去。

  “你跑,不要管我,”大长老急了:“你才b级,拖着我跑不过他!”

  “我不!要死一起死!”秦以以执拗道。

  大长老看着小以以那倔强的表情,忽然感慨自己没有白疼这個小祖宗啊,总归还是有回报的……

  庆尘突然大喊:“大羽!我的朋友大羽,你在哪里?!”

  树冠上,大羽没好气道:“跟半神战斗的时候,你可以别想起我吗?!”

  “那可不行,”庆尘一边开枪一边笑着说道:“我们是朋友啊!快些动手,我们去帮大长老,不杀了这降魔金刚,若是让它就这么对所有人展开追杀、逐一击破,那大家都得死。”

  大羽坐在树冠上,慢条斯理的说道:“会死的是你们,我可死不了。”

  庆尘大喊:“zard如果死了,小羽怕是要哭个七天七夜了!”

  大羽沉默几秒,骤然从自己手心里扯出个背包来,里面是塞满的小跳蛙,一个个蹦蹦跳跳朝降魔金刚厮杀而去。

  “不够,”庆尘说道:“撕破脸吧,代表陈氏家主,跟陈氏半神开战!你那些画作呢,别留着了!”

  大羽翻了个白眼:“你懂什么,我一旦使用画作他肯定能猜到我身份,陈氏画师就那么些,只有我不在他的行踪掌控里。这件事情牵扯甚远,你少在这里给我拱火。”

  说着,大羽又从掌心掏出一个背包来,那是小羽给他叠的雨燕,也是他压箱底的杀手锏之一。

  下一刻,雨燕划破背包飞出,它们没有去攻击降魔金刚,而是直奔苍穹之上的浮空飞艇!

  数百只雨燕瞄准浮空飞艇的动力涡轮,如子弹般飞进涡轮引擎里。

  “无相!”

  纸叠的雨燕从白色骤然变成青铁色泽,仿佛一下子从纸质变成了铁质,它们浴火却没有燃烧,宛如钢铁般撞击在涡轮上。

  铛铛铛铛的金铁交鸣声响彻天际,甲级浮空飞艇的主动力涡轮冒起黑烟来,

  原来,无相的含义是改变折纸的形态,可以让小跳蛙长出獠牙,可以让雨燕化作钢铁之躯!

  这无相,应该是禁忌物的二阶状态。

  庆尘喊道:“甲级浮空飞艇都有两个备用动力涡轮,你毁坏一个没用啊!而且就算全毁掉,它也有反重力装置,掉不下来。”

  大羽没好气道:“还用你说?先废了它的动力,不然等会儿怎么跑?”

  说着,他竟是又从手心里,接连扯出三四个背包来。

  上千只雨燕盘旋升空,在天上双轨盘旋着,宛如dna链条般向浮空飞艇冲击过去。

  第二舰队的上万架无人机倾巢而出,铺天盖地的就像是蝗灾过境。

  但钢铁材质的雨燕丝毫不惧,竟在这密密麻麻的无人机幕布上撕开了一条缺口,朝着甲级浮空飞艇上的涡轮引擎撞击过去。

  浮空飞艇的涡轮本就有防鸟撞的防护,但这防护能防一般的鸟类,却防不住被‘无相’加持的雨燕!

  大羽这次真的下血本了!

  轰隆隆的声音传来,只见甲级浮空飞艇的涡轮全部冒出黑烟来,并被逼着重新上升高度!

  庆尘好奇道:“你哪来的这么多雨燕,上次在002号禁忌之地外面,不是用完了吗?”

  “小羽让荒野聚居地村民帮我叠的,”大羽没好气道:“那边村民热心的很,zard帮他们盖房子,他们就坐在旁边帮小羽叠雨燕。”

  庆尘愣住了,那荒野聚居地怕不是要有数万人了,这一天能叠出多少雨燕来?

  要知道,家长会控制的下三区里,那些劳动改造的囚犯们,一天能叠出数万个包装纸盒啊。

  庆尘没想到,zard带着小羽去荒野聚居地做好人好事,竟还给大羽新增了不少底牌。

  他喊道:“再放出来点啊,把其他浮空飞艇也打熄火,它们可没有反重力装置。另外,再把那个降魔金刚也弄死!”

  大羽没好气道:“这禁忌物的极限就是一天操控1800只折纸动物,你以为我是神吗,已经到极限了!”

  可就在此时,大羽从手心里抽出一支画轴拧碎。

  下一秒,庆尘愣住了,他竟看到师父李叔同穿着白色练功服落在地上,面色平静的朝降魔金刚走去。

  什么鬼,师父怎么会突然出现?

  不对,这是大羽的画作!

  陈余画的是满天神佛,而大羽画的竟然是李叔同!

  大羽压低了声音喊道:“等什么呢!狙他!”

  不用提醒。

  那降魔金刚见到李叔同出现,竟也是一愣!

  并立刻不再追赶大长老和秦以以,而是缓缓向后退去!

  庆尘半跪在地上,凝神瞄准远处的降魔金刚。

  他以呼吸起伏的身形来调整准星,以绝对的意志摒弃身上的疼痛。

  就是降魔金刚一晃神的功夫,庆尘已经扣动扳机。

  兆安级的电流在枪膛内席卷着,最后化为沸腾涌动的电磁能,将钨芯穿甲弹推出枪口!

  电磁炮的速度是肉眼不可见的,连半神也可望不可及,庆尘若是没瞄准还好,一旦瞄准,哪怕是这半神画作也得立刻暴毙!

  只见那降魔金刚最后一个头颅被穿透。

  三个头颅皆死,整个降魔金刚的身躯化为虚影消散!

  大长老看到此情此景,第一反应便是:“刀,以以,我的刀……你的刀!”

  而zard的第一反应,则是看着自己胸前消散的降魔杵,还有仅剩的空洞,他哀嚎道:“我的降魔杵!”

  大羽怒吼:“这时候还不走吗,集团军要到了,再不走都得死!陈余再放一个画作出来,大家就团灭在这里吧!”

  说话间,大羽跳下树冠就往远方跑去,至于其他人跑不跑,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庆尘跑去背起陈家章,秦以以捡起黑刀后背上大长老,所有人都亡命奔逃。

  正如大羽所说,陈余这一幅画作就把他们逼上绝路了,要是再下来一个,可不就是全军覆没吗?

  好在,陈余似乎并没有继续动手的计划了,只是下令让陈氏集团军继续追赶着他们,并放出了数百只机械猎犬。

  众人狼狈的逃窜着,颇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大长老在秦以以背上骂骂咧咧说道:“陈家章,你们骑士以后能不能离火塘远点啊?遇见你们就从来没有碰见过好事,真他娘的晦气!”

  陈家章也骂骂咧咧的说道:“你以为我想啊,你觉得陈氏集团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驱使着一千三百多名难民过来解析规则,打算穿过008号禁忌之地去攻击火塘。你以为就你们火塘那点人,能抗住陈余的手段?不是庆尘坚持要救你们,我们早特么跑了!你以为我们是有多自大,敢跟半神掰掰手腕了?我们还不够人家一根小指头呢!”

  大长老沉默片刻:“有这事?”

  秦以以抿嘴微笑起来,却没有说话。

  陈家章骂骂咧咧的继续说道:“陈氏是打算庆氏被牵扯在北方时,先把你们给解决掉,没有我们,谁来帮你们火塘?你赶紧回去跟你们那个劳什子神明烧烧高香吧!”

  这一次,大长老倒是没有再反驳了……

  其实他也知道,骑士在大原则上,还是相对靠谱……

  ……

  ……

  甲级浮空飞艇上。

  陈余淡定的站在指挥室里,他面前摆着一张长长的桌子,铺开一层六尺的画布,上面是画了一半的持国天王。

  浮空飞艇里已经乱做一团,所有士兵都在努力解决雨燕带来的威胁。

  一名军官站在桌边:“老板,准备转移到乙级浮空飞艇上吧,这艘浮空飞艇已经没有前进动力了,只能漂浮在原处。”

  陈余没有说话,他只是认认真真的为持国天王勾勒出手中琵琶,琵琶是用金粉描绘的,看起来光彩夺目。

  就在这个桌边的画筒里,只有两支完成的画轴了。

  陈余勾勒完琵琶后,轻描淡写的说道:“急什么,总共六个人,四个重伤,他们能跑到哪里去?不过是待宰羔羊罢了。让地面部队跟紧点,新式机械猎犬全都派出去,禁忌之地一战后,火塘也不足为虑了。”

  军官:“明白了,我这就去传令。”

  混乱的舰仓内,陈余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站在桌前,仿佛与周遭格格不入。

  他回忆着刚刚通过降魔金刚看见的一幕,起初他以为是李叔同真的来了,要真是李叔同的话,会非常棘手。

  这天空中的甲级浮空飞艇搞不好都会被打穿掉。

  但现在想来,若是李叔同真的在场,哪会任由自己重伤四人?恐怕早就出手了。

  毕竟,降魔金刚再厉害,在李叔同面前也走不过十个回合。

  陈余面对李叔同这样的对手,两支画轴并不能给他安全感。

  但那不是李叔同本人,还能是什么呢?

  画作。

  这世间唯有陈氏画师,能如此惟妙惟肖的临摹出李叔同的神韵。

  没有神韵的画作,是无法战斗的。

  陈余细细回想着陈氏画师名录,然后嘴角微微勾起:“原来是你,难怪你会画李叔同。”

  ……

  两章一万一千字,求订阅,求月票

  s..book314382572946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