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26、风中凌乱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4-11 23:4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大羽看到陈氏士兵挂在树上,表情震撼,却又若有所思。

  那一刻,庆尘就明白他在想什么了……

  在禁忌之地这个鬼地方,人类很容易升起模仿的心思。

  因为你也不知道规则到底有多少、是什么,这个时候,有一群人都在做同一件很沙雕的事情,你会下意识的跟着学。

  不学的结果可能就是死亡。

  所以,大羽说自己去上厕所的时候,庆尘便喊着zard与陈家章悄悄跟在后面,三个人甚至还心有灵犀的克制着,全都没有将目光聚焦在大羽身上。

  此时此刻,三个人蹲在灌木丛后面,发出鹅鹅鹅鹅鹅鹅的笑声。

  大羽面色铁青的挂在树上,下来也不是,不下来也不是。

  刹那间,他连死在这颗树上的心思都有了。

  另外,大羽也认真思考起,要不要假装小羽的事情。

  最终,他叹息一声:“晦气!”

  “快下来吧,”庆尘克制着自己的表情,斟酌着语气:“我们……鹅鹅鹅鹅鹅……”

  大羽黑着脸松开双手,从树上掉了下来,然后提上了裤子:“到底怎么回事?”

  陈家章:“其实是这样的……鹅鹅鹅鹅鹅……”

  “咳咳,”庆尘揉了揉笑麻旳脸颊,但他不能直接说这个规则是错的,只能斟酌着将事情复述了一遍:“你那天睡觉后,陈氏部队押解着我们和1300名难民来到这里,大家对这里都几乎一无所知,于是我们组织难民以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装死,然后陈氏误会了一些事情。”

  其实话说到这个份上,大羽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时,只见他平静的点点头:“zard,把你身体里的小跳蛙给我。”

  zard面色一凛:“使不得啊!”

  “不给是吧,”大羽平静的点点头。

  只见他双手骤然合拢,左手凭空从右手的手心里,抽出来一支长长的画轴……

  庆尘顿时就惊了:“等等,禁忌物ace-047,空间戒指!”

  陈家章:“卧槽!”

  zard:“卧槽!”

  联邦禁忌物总数可能保守估计有三百多件,有人猜测没编号的应该还有一百多件。

  但这将近五百件禁忌物里,只有一个存在空间属性,那就是禁忌物ace-047空间戒指。

  很多人将它奉为瑰宝,它却在几百年前突然失踪了,再也没出现过,连胡氏情报机构都没有机会记录它的模样。

  这简直就是主角标配的禁忌物啊!

  难怪大羽身为陈氏画师,却从来没有把画轴带在身上过。

  这是大羽身为陈氏核心成员的最强底牌,当所有人都以为他画作不在身边时,那空间戒指里的画作绝对可以让所有敌人感到惊喜。

  而且最关键的是,大羽很清楚陈氏画师的最强能力是什么。

  绝不是像陈余那样频繁战斗,而是一生用画作战斗一次,一次便一锤定音,如陈玄武那般。

  所以,他在厮杀时,一直用的都是雨燕,而不是自己的画作。

  鬼知道这货现在存了多少!

  大羽冷笑道:“看来要杀人灭口了。”

  陈家章:“……”

  zard:“……”

  庆尘:“……跑啊!”

  说话间,三个人在前面一顿玩命逃跑,大羽则在后面狞笑着追赶,四个a级高手就在这禁忌之地里展开了一场生死追杀,惊的那些野兽都一阵慌乱逃跑。

  四个a级是什么概念?财团在小规模作战时,最多也就聚集四名a级!

  008号禁忌之地里,一阵鸡飞狗跳,大羽生生追杀了他们上百里地。

  最后还是陈家章拉下面子:“小伙子,抱歉抱歉,你别把这事放心上啊,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的……鹅鹅鹅鹅鹅……”

  大羽本来都快消气了,陈家章这一笑,硬是又追杀了一百多公里。

  从晚上追杀到日出。

  陈家章实在有点遭不住了,他被酒精掏空的身体已经无法持续作战,只能绷着脸连连道歉。

  大羽冷笑道:“再敢笑出一声来,给你们全杀了!”

  “不笑了不笑了,”庆尘和zard摇头说道。

  陈氏画师积攒一生的怒气,确实不是他们能扛住的……

  大羽冷声问道:“还有什么事情,是我应该知道的。”

  “没了没了,”庆尘说道:“其他的你看我们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吧。要出丑也是我们先出。”

  “呵呵,”大羽狰狞说道:“以后再让我发现这种事情,大家就同归于尽吧。”

  “好的好的,”庆尘这时看向附近:“咦,我认识这些植物。”

  这些植物在李叔同给他植物资料上出现过,名叫斐丽果,三年开花,三年结果,能稍微改善一些修行天赋。

  这玩意非常稀缺,资料上甚至没有记载过一個人最多能吃多少颗,因为实在太少了,吃一颗就算是天赐的机缘。

  所谓天赋,就是指人体内经脉的贯通程度。

  如果你身体经脉是乡间土路,那你修行的自然会慢一些。

  如果你身体经脉是高速公路,甚至是高温超导磁悬浮,那你修行就会像李彤雲一样,事半功倍。

  而这个斐丽果的作用,大概就是“修路”。

  此时,三颗斐丽果植株就像是三颗草莓苗一样待在地上,看起来格外可爱,果子如车厘子一样,都已经熟透了。

  “快快快,把这三颗连根刨走,”庆尘交代zard:“咱们这种运气也是没谁了,感谢大羽,不是他追着咱们跑了两百多里地,还遇不到这种东西呢。”

  008号禁忌之地太庞大了,想遇到这种东西也很难得。

  就像是山中采参客一样,其实山里的人参很多,但你能不能遇到是另一回事。

  禁忌之地里都是无主之物,遇到就是赚到。

  庆尘想了想安排道:“这三株斐丽果要以露水浇灌,每天破晓时都要有人守着灌溉一滴。这三颗果实……可以先给大羽吃,先让大羽看看吃到多少颗能达到极限。”

  大羽愣了一下:“给我吃?你有这么好心!这别是什么有毒的东西吧。”

  “你去看看胡氏情报机构的第394期,上面有对斐丽果的详细记载,”庆尘说道:“咱们……现在是朋友嘛。不光是斐丽果,还要给你紫兰星助你修行来着。”

  大羽心中一阵别扭:“鬼跟你是朋友。”

  其实庆尘做这个决定,也是深思熟虑过的,首先大羽和zard、小羽是深度绑定的,小羽非常喜欢荒野人聚居地,如果有大羽这样的高手去帮忙,那里的人也能更安全一些。

  其次,大羽明显和陈余分属不同派系,大羽如果有朝一日能够晋升半神,那么大羽这一脉也就有了和陈余分庭抗礼的基础。

  庆尘怀疑,大羽的身份可能非常高,这货说不定还是陈氏家主的儿子,不然怎么能够同时拥有三件禁忌物当底牌?而且件件都如此有用!

  所以,他不光要给斐丽果,还要给紫兰星!

  刚刚,大羽虽然追杀了他们两百多里地,但手里的画轴却一直没有拧碎,这说明其实大羽也认可了彼此的队友身份,不会没轻没重的打打杀杀了。

  除非中羽出现。

  庆尘继续交代道:“斐丽果这种东西,每次成熟以后,三分之二用来繁殖,三分之一用来吃,这样能将收益最大化,不需要多久,它的产量就会很高了。然后最好是全力供一个人吃,一个修行天才比一百个修行废物都强,有紫兰星的辅助,就是几何增长。待到大羽吃完,下一个给南庚辰吃,接下来依次是刘德柱、小三、小七、小五、南宫元语……”

  庆尘规划着,一旁的陈家章听他爆出来一长串名字,而zard还在认真的记录着,他疑惑不解:“现在咱们的规模都这么大了?”

  大羽在旁边冷笑:“现在形容骑士,得用‘窝’来衡量了,一窝一窝的,比母猪生崽都快。”

  “啊这,”陈家章怔然:“时代变了吗?现在有多少骑士了?”

  庆尘谦虚道:“我的徒弟有一百多个吧,对了,师伯你有几个徒弟?”

  陈家章:“……”

  “走吧,我们距离陈氏部队太远了,没办法很好的掌控他们的动向,”庆尘说着带头往回走去。

  ……

  ……

  八小时之后。

  火塘上百人的队伍缓缓从树林里走了出来,他们每人背着一个采药竹篓,看起来就像是山里的采参客。

  大长老眉飞色舞的说道:“当年我找到斐丽果的时候,就像你一般大呢。那时候火塘的大长老是‘降初罗布’,把他高兴坏了。他说我是被上天眷顾的人,所以开始把我当大长老培养。我在21岁的时候,就成了咱火塘的二长老,风光无限啊。”

  秦以以问道:“斐丽果对咱们火塘人也有用吗?”

  “当然有用了,”大长老乐呵呵笑道:“咱土生土长的火塘人,每三年都要选三个天资最好的孩子,由神明指定,然后喂下斐丽果,这样等他们完成割角礼,接受神明洗礼的时候就能获得更多的力量了。以以啊,等采完斐丽果,你就带着我们在禁忌之地里随便走走,看看你的运气怎么样,走上三天三夜,你能遇见什么,咱们就采什么。”

  火塘进禁忌之地采药是有讲究的,前三种是他们定好了目标去采,例如斐丽果,他们直奔过来,采完未知。

  采完前三种,剩下的就必须选一个神子、神女赌运气,遇到什么就采什么,没遇到就算了。

  哪怕你知道珍稀草药的位置,也不能再去了。

  这是火塘历年来的习俗,意味尊重自然,收敛人类的贪婪天性,不竭泽而渔,给大自然修养生机的机会。

  这种方法或许矫情了些,但火塘这么多年,都秉持着这个习惯从未打破过。

  然而就在大长老抵达斐丽果旁时,看着地上那三个空空如也的树苗坑……

  “谁?!谁?!”大长老怒吼起来:“谁把我斐丽果给挖走了,啊?!”

  每三年来采一次斐丽果,已经是火塘的固定科目了,现在,斐丽果竟然被人连根挖走了!

  太过分了吧,你摘果子也就算了,连根挖走算怎么回事?!

  这时,一名神子俯下身子,拈起一点土放在嘴里细细品尝:“大长老,这个坑挖开最多八个小时,对方应该还没有走远,我们能追上。”

  “追!”大长老怒吼道:“让我知道是谁挖走的,非杀了他们不可!”

  众人骑上高头大马,纵马往庆尘等人离开的方向追去,一位中年火塘人在前面赤足狂奔带路,这是火塘最优秀的猎人,也最擅长寻找猎物踪迹。

  禁忌之地内的植被茂密,人要从这里经过,必然会踩踏地面的青苔、矮草,还会折断灌木树枝。

  在很多人眼里,这里是苍茫的森林之海,但对火塘人来说,这里一切都是线索。

  秦以以好奇道:“谁会知道斐丽果的地点,不是说008号禁忌之地里,没有人敢来了吗。”

  大长老迟疑片刻说道:“可能是骑士!”

  “嗯?”秦以以疑惑道:“何以见得?”

  “我也没什么证据,只是他们喜欢干这种自己吃肉、汤都不让别人喝的绝户行为,”大长老说道:“我觉得就是骑士干的,其他人没他们这么缺德……晦气!”

  然而说到这里,大长老却发现秦以以眼睛一亮,分明高兴了起来。

  他没好气说道:“小祖宗诶,人家把咱们火塘的宝贝都挖走了,你高兴个什么劲。”

  秦以以说道:“或许不是他们呢?毕竟每年探险者几万人,光是整个联邦的荒野猎人就有十多万,也不一定就是骑士嘛,我倒希望是骑士来着……”

  此话一出,旁边的神子们都忿忿不平起来,他们都想赶紧找到抢斐丽果的人,看看到底是不是骑士。

  如果真是那个庆尘,他们就可以和对方掰掰手腕,让秦以以看看是骑士传人厉害,还是他们火塘的汉子厉害!

  火塘人纵马追了几个小时,却在一处小溪前断了追踪的线索。

  那位中年猎人说道:“他们可能是涉水过去了,我们得去对岸继续找线索才行。”

  “追,弄死他们!”大长老说道。

  隔了十多分钟。

  小溪旁边的泥土之下,zard以觉醒能力开辟的地下堡垒中,四位a级还躺在里面。

  先前大羽追杀所有人,从晚上追杀到早上,搞得大家都一夜没睡,这会儿所有人都正补觉呢。

  这地下堡垒内部有十多个平方,顶上只留了几个仿造‘知了’爬出地面的孔洞来呼吸。

  大羽问道:“什么人?竟然在禁忌之地骑着马?”

  庆尘平静分析道:“不是陈氏部队,行进方向不对,陈氏部队内也没有马匹。”

  陈家章忽然说道:“是火塘,我以前跟踪过他们,想看看这008号禁忌之地里有什么秘密来着,结果被他们给发现了。”

  庆尘:“……”

  你们这样惦记人家火塘,人家不喜欢你们也很有道理啊。

  他耐心劝道:“不要老打人家火塘的主意嘛,火塘人都挺不错的,咱们骑士要跟人家和睦相处才对。”

  陈家章没好气道:“没大没小的,少来教训你师伯。”

  这时,庆尘说道:“zard,把地堡打开,我要去追上他们。他们这么走下去,一定会和陈氏部队撞在一起的,我得把他们给拦下来。”

  “好嘞,”zard说着将地面打开。

  大羽没好气道:“要去你们去啊,我要再睡会儿……”

  说话间,他便发现地堡里已经只剩下他自己了。

  大羽犹豫了两分钟,最终还是骂骂咧咧的跳出了地堡。

  ……

  ……

  火塘一百多人的队伍纵马快速行进着,不得不说,在这种地方,马匹可比机械化部队好用多了。

  只不过,大长老越前进,越觉得有些不对劲:“我们虽然找到了痕迹,却是反向的,有人从这条路狂奔去了斐丽果那边……应该是四个人,行动非常迅疾且仓促,以他们步伐频率与跨度来看,这四人竟然全都是a级的体质?骑士现在也没有这么多人吧,陈家章和王小九已经好久没出现过了啊。还有……他们跑这么快干嘛,难道是知道我们的计划,要跟我们抢斐丽果?”

  四个a级同时出现,身边还没有随从的情况非常少见了。

  这时,大长老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低声说道:“下马!以以你看好马匹,它们不能有事!”

  却见他从腰间抽出黑刀来,压低了身子往前面潜行过去,他佝偻的背部,刚好与茂密的灌木齐平。

  他悄悄扒开灌木,往前方打量过去,赫然看到陈氏部队正缓缓向前推进,工兵营的士兵还在用工具测绘着地图。

  这时,一名陈氏士兵跟战友小声说了点什么,然后快速朝树林深处跑来。

  只见他松了松裤腰带,纵身一跃抓住了树枝,然后居高临下的看见趴在灌木丛里的火塘一百多号人,士兵人都傻了,甚至忘记了岔开腿的动作,就这么直勾勾的在树上挂着,被一百多人怔怔注视着。

  他在风中凌乱了。

  他整个人也是懵的:这个士兵在干嘛,是发现了我们吗,可是你发现我们了,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是在挑衅吗?

  不怪大长老反应不过来,实在是眼前这一幕太过匪夷所思。

  还好小以以没有跟过来!不然眼睛都脏了!

  下一秒,陈氏士兵怒吼:“敌袭!火塘!”

  大长老抽刀将他一分为二,然后匆忙向后退去:“上马上马,撤离,这是陈氏的集团军!”

  只见陈氏士兵听见呼声后,蜂拥而至,枪火在禁忌之地里迸发,激烈如大年三十晚上的鞭炮,亦或是春天的惊雷。

  火塘人也拿出自动步枪来还击,可他们才一百多人,陈氏的先遣部队则有五百人,火力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快快快,头顶说不定还有他们的空军部队,千万别被激光制导了,一旦被锁定必死无疑,”大长老对集团军的作战方式很熟稔(ren),只因为联邦集团军开发那一条激光制导、激光炮打击的快速响应、空中支援地面的方式,本就是为了针对禁忌之地这种地形的。

  大长老回头看了一眼,他已经看到有人拿出了激光制导射筒。

  他目眦欲裂,要让对方完成远程激光制导,他们最少要死一半人:“你们先走,我来挡住他们!”

  可话音刚落,远处狙击枪声响起,那名手持激光制导射筒的军官身上,立时爆出一捧血雾来。

  狙击枪不断轰鸣着,庆尘也顾不得隐藏身份了,全力帮火塘掩护。

  不过,陈氏也未必能猜到是他,毕竟联邦里狙击手很多,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做到火力掩护。而且,以前他都习惯直接用钨芯穿甲弹,而这次则选择普通子弹混淆视听。

  至于对方能不能猜到是他,就由陈氏去猜吧。

  这时,陈家章也出现在火塘众人面前:“快走,陈余说不好就在天上,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大长老悲愤交加:“果然是骑士,遇到你们准没好事!”

  众人边战边退,而庆尘的狙击枪,竟是一个人将四百多名士兵压制的放缓了追击速度。

  ……

  两章万字,求订阅,求月票

  感谢,渤渤、gary欧阳、?~七欲~?、胡sir123、昂首挺胸的长颈鹿、古城旧梦老街巷、读者1511226506670530560、书友20170919185321125、r1,这些同学成为新盟。

  老板们大气,祝老板们身边没有骑士

  s..book314382570440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