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23、008号禁忌之地!新的规则!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4-10 18:23: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zard悲愤交加:“你们一群大老爷们欺负一群女人算怎么回事,有种就冲我来了,我奉陪到底!”

  这句话,愣是给那些陈氏士兵都整不会了。

  士兵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确定zard说的“冲我来”,和他们理解的“冲我来”是否一样……

  庆尘这边耐心的安慰起陈家章:“他不是骑士……”

  陈家章稍微放心一些:“信差?”

  庆尘想了想:“不是,是朋友。”

  其实他也没法给zard一个很好的定义,zard对他自己的定义,就是庆尘的信差。

  但庆尘对zard的定义,更多的则是朋友。

  陈家章愣神半晌:“信差的话……还好。”

  这位骑士前辈差点以为是自己淡出江湖太久了,所以看不懂骑士这个组织了。

  别说陈家章,一旁的那些难民看向zard,眼神里也是又惊异,又敬佩,极其复杂。

  庆尘叹息,他不可能让zard这时候从陈氏部队里杀出去,头顶的甲级浮空飞艇,还利用反重力装置漂浮着,主火力火炮始终对着地面,保持开启状态。

  另外,据他估计这陈氏部队里最少也有十多名陈氏画师,c级到a级不等。

  庆尘也很想直接杀出去,但关键是杀不出去。

  他们还不能当出头鸟。

  只有到了8号禁忌之地,利用视野的遮蔽来阻碍甲级浮空飞艇发挥,然后再利用规则与视野盲区,将这些士兵一一剿杀。

  那时候,有禁忌之地旳茂密树冠掩护,陈氏悬于头顶的威胁将形同虚设。

  此时,四位班组长过来查看。

  他见到是手下士兵想要消遣,便只是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毕竟侵犯几名早晚会死的难民女人,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

  几名陈氏士兵看着zard哄笑起来:“有人要充英雄吗?来,我让你看看逞能的代价,把他给我吊起来,打他一夜!”

  就在这说话间,zard即将使用能力将这些士兵活埋之前,庆尘右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我来解决。”

  zard默默看着庆尘的背影,一阵感动。

  老板果然是那个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人啊。

  可他刚这么想着的时候,庆尘却踉踉跄跄的穿过人群,跑到四位班组长面前:“长官们,这里的难民已经很惨了,请放过这些女人吧,各位真要想消遣的话,就带走我那个兄弟……”

  zard:“???”

  陈家章:“???”

  zard听到庆尘这么说,才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自己先前好像想岔了什么。

  原来那些士兵带走女人,是要凌辱她们啊,他还以为是要毒打她们呢。

  陈家章也懵了,这特么是骑士?这个刚刚还安慰自己的骑士,比那个脑子不好使的zard还离谱好吗?

  陈氏士兵们也懵了,这俩难民在班组长面前闹幺蛾子,怕是活不过今晚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班班组长刘鹏生对士兵说道:“把那个逞英雄的给我们带到帐篷里面去!”

  陈氏士兵:“???”

  此时,刘鹏生又对士兵们说道:“你们万一闹得难民哗变,小心我当场枪毙你们,都给我滚回自己的岗位去。”

  说完,四位班组长拉扯着zard就往帐篷里走去,zard无助的看向庆尘,却发现庆尘对他点点头。

  zard有些不解,这点头是什么意思?

  进了帐篷,刘鹏生忽然开口说道:“好好睡一觉吧。”

  zard大惊失色:“长官,这可不兴睡啊!”

  刘鹏生没好气道:“我是庆尘,这几个班组长被我控制了,正好外面睡着不舒服,你就在这里睡觉,我守在外面。”

  白天的时候,庆尘的注意力就一直在那四位班组长身上,想听清他们的名字,观察他们的说话习惯、语气,并一一记在脑海里加以区分。

  一二三班的班组长喜欢说脏话,四班的班组长喜欢用反问句,庆尘已经观察的差不多了。

  有了这四个班组长,庆尘就能控制120人编制部队,确保难民们日子好过一些。

  起码熬到8号禁忌之地。

  现在肯定是逃不掉的,一旦他试图纵容难民逃跑,头顶的舰队便会立马发现了。

  ……

  ……

  第二天清晨。

  zard从帐篷里慢慢走出来,在门口伸了个懒腰,四位班组长则跟在他身后走出来,正扎着腰间的皮带。

  难民们惊疑不定的看向两人,看zard的眼神是又敬佩又同情。

  zard回到难民人群里去,有人小声问道:“你……你没事吧?”

  zard不明所以:“没事啊,睡得挺舒服,睡帐篷比在泥地里睡觉好多了。放心,你们路上不会再吃大苦了,班组长答应我会约束好士兵的。”

  难民们肃然起敬。

  整個难民营的画风,突然奇怪了起来。

  四位班组长这边对所有陈氏士兵交代道:“上级嫌我们行进速度太慢了,你们组织难民里的青壮劳力制作担架,把那些老人给抬上前进。另外上级要求人数不能再减少,要是让我看到你们虐待这些难民,小心你的皮!”

  这支120人的部队,俨然已经成了庆尘的部队,而陈氏的其他部队,还对此一无所知。

  吃早饭的时候,陈家章凝重的对庆尘说道:“小子,老家伙们把提线木偶给你了是不是?”

  庆尘笑着点头。

  陈家章顿时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们现在真的这么变态呢。对了,李叔同就你一个徒弟对吧?”

  庆尘一听这话,便知道这位师伯是真的在消沉酗酒,而不是某种伪装。

  对方如今连002号禁忌之地都不好意思回了。

  庆尘忽然问道:“师伯,我有点好奇,就算无法突破逆呼吸术,您依然是a级高手,不至于消沉成这副模样吧。你我都是通过问心的人,心智应该是全天下最坚韧的,我不理解您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当初陈传之又是如何扰乱您生死关挑战的,他怎么知道您在哪里进行挑战?”

  陈家章沉默片刻:“你师父没跟你说过吗?”

  “没有。”

  陈家章说道:“我与陈传之从小在陈氏学堂便是至交好友,也是堂兄弟里关系最好的。那次生死关,我请他来做我的护道者,却没想到他临时下了毒手,如果我不逆转呼吸术,就要死在那里了。但他准备很充分,12幅画作傍身,我拿他没有办法,只能暂时逃离。”

  陈家章:“他还警告我不要再回陈氏,不要试图夺权,不然会杀死我的父母。我与他相交27载,哪知道人心隔肚皮。”

  陈家章继续说道:“你师父李叔同本与陈传之妹妹相恋,最终也因为我的事情,把这段感情给断了。”

  庆尘愕然,难怪师父成为半神之后,第一时间就打上门去。

  若不是有陈传之妹妹这层关系,或许师父当时就把陈传之给杀了。

  李叔同留了陈传之一命,于是陈氏欠了李叔同一个人情,才有了陈余在世纪之战的出手。

  所以,师伯陈家章并不是因为骑士之路断绝,才消沉的,而是因为至交好友的背叛,以及对李叔同的愧疚。

  陈家章说道:“我近些年想明白了一件事情,逆呼吸术应该有方法可破……一旦你被逆呼吸术带上枷锁,那么只要继续将骑士八项生死关全部完成,依然可以强行打破这个枷锁。可惜的是,我没这个机会了。”

  “没机会了?”

  陈家章解释道:“我多年前以逆呼吸术完成了第六、第七项生死关,但这第八项水之生灵我没机会完成,也就无法打开逆呼吸枷锁。”

  逆呼吸枷锁,便是保持逆呼吸术进行挑战时,强行扭转为正呼吸术,脸上冰蓝纹转为火焰纹,从普通人恢复巅峰的战斗力。

  但从此,基因锁上便多了一道枷锁,此后就算完成单项生死关也没法突破实力级别。

  庆尘忽然问道:“我很好奇,是否能请a级水元素觉醒者来操控内陆湖泊,强行制造三十米海浪?”

  陈家章摇摇头:“三十米海浪如十层楼那么高,还要能将这么高的海浪平推上千米,这样一个海浪打过去能淹没一座小镇,a级水元素觉醒者是做不到的,得要半神来造才行。但联邦历史上,水元素半神就两位,一位叫周其,一位叫张雨,那都是几百年前、上千年前的人物了。”

  庆尘仔细思索,他好像确实没听说过联邦有什么水元素觉醒者。

  但是……海外有么?

  如果海外有的话,是否可以把对方抓过来,给李叔同、陈家章过生死关用?

  当然,那也得等他半神了才能去抓……

  “师伯,您就打算这么一直酗酒下去?”庆尘问道。

  陈家章出神道:“庆尘啊,以前我们看的小说故事里,神仙犯了错误就会被贬到凡间,你说这人间得有多苦。我们只不过是苦中作乐罢了,何必再去自讨苦吃呢。”

  庆尘沉默了。

  正当庆尘与陈家章说话时,一名传令兵小跑过来,对四位班组长下达命令:“开拔,继续前进,预计明晚8点钟抵达8号禁忌之地外围。届时将有可能在禁忌之地内与火塘发生遭遇战,命令你部驱使难民走在最前面,探索规则。凡遇火塘成员,格杀勿论。”

  庆尘心神一凛,这陈氏集团军,果然是冲着火塘去的!

  他面色凝重,若是火塘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遭遇这种级别的正规军,哪怕是知晓禁忌之地规则也会吃大亏。

  ……

  ……

  8号禁忌之地的西边,正有一支越野车队自西向东行驶,目标便是8号禁忌之地。

  就在越野车队旁,还有一支马队护航,那马匹不是凡俗物种,身高竟比高大的火塘人还要威猛一些。

  若是寻常马匹放在它们身边,看起来就像是小矮马似的。

  十余位年轻男子身穿皮袍骑在马上,随着马匹的颠簸,他们脖颈上的骨节挂饰撞击在一起,哗啦啦作响。

  最前方则是少女秦以以骑在黑色的马王背上带队,护佑在越野车队旁边。

  少女披散的头发上,还用红蓝玛瑙发饰扎出了十多个小辫子,她坐在马上,不知道何时竟出神了。

  一旁越野车上,大长老按下车窗,看了少女一眼吆喝道:“小祖宗诶,回回神,马上就到8号禁忌之地了。咱们在禁忌之地外面休整半天时间,然后再进去。到时候直接去摘果子,把车子装满了咱们就回去。”

  秦以以看了大长老一眼说道:“等摘完果子你们回去吧,我想出去玩一阵子。”

  “你是咱火塘的神女,你要去哪里玩啊?”大长老急眼了:“这刚刚开春,咱们还有四个禁忌之地的植物要采收呢,我年纪大了,你得赶紧熟悉这些业务才行啊。以后等你当了大长老,也得带着族人们去禁忌之地采收呢。”

  “我不想当大长老……”

  “神明钦点的,你不当谁当啊,”大长老没好气道:“别老想着那小子了,他要心里有你的话,早就来火塘找你了。结果呢,你去北边为他打生打死,被李叔同坑、被庆氏影子坑,最后你连他的面儿都没见到,这不是欺负人呢吗?小祖宗啊你听我说,咱不做上赶着的买卖,他要不来火塘,你也别去找他,听到没有?”

  秦以以嘴巴一撇:“听不见!”

  说着,她双腿一夹马腹便驱使着马王蹿出去了,离大长老所在的车辆一百多米远,不想听大长老婆婆妈妈的唠叨。

  这时,一位二十岁出头的神子见状,立刻驱马追了上去:“以以,外面的男人有什么好的,一个个娇气的不行,哪里有咱们火塘的汉子豪放给劲?联邦的男人,见点血就大惊小叫的,给一拳能捶的他们嗷嗷叫,有什么好的。”

  秦以以斜睨了他一眼:“这是你们的偏见,他可跟你们想的不一样。”

  秦以以回忆着,当初庆尘双脚都走出血泡了,还是能眉头都不皱一下的给李叔同搭帐篷铺床、劈柴。

  庆尘明显是不一样的。

  而且最关键的是,庆尘好看啊!

  那位神子倔强道:“联邦男人都一个样,没点担当。他若来火塘找你,整个火塘只要是经过割角礼的勇士,都会找他比武的。我猜他肯定不敢来。”

  秦以以没说话,如今全天下都知道她喜欢庆尘了,但庆尘喜不喜欢她,她不知道。

  但这个也不重要,她喜欢就可以了。

  秦以以看了那位神子一眼:“你们先能打得过我再说吧,到时候你们要敢欺负他,我就帮他揍你们。”

  神子挠了挠头:“他要躲在你身后,那我们可就更瞧不起他了。”

  “谁稀罕你们瞧得起啊,”秦以以翻了个白眼:“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改改看不起联邦男人的毛病,联邦也有很厉害的人物啊,比如他师父李叔同,当年大长老都被李叔同捉走了呢。”

  神子疑惑道:“咦,大长老可不是这么说的,大长老说他们是朋友,当年他只是去给朋友当一次向导。大长老还说李叔同并不厉害,其实他单手就能打过对方了。”

  秦以以回头看了一眼大长老的车辆,大长老慢慢将车窗按了上去,全当什么都没有听见。

  但问题是,大长老很久以前也吃过九条龙鱼来着。

  秦以以大概知道,为什么火塘人会瞧不起庆尘了。

  毕竟大长老单手就能打过庆尘的师父啊……

  此时,火塘人已经远远看到了8号禁忌之地的轮廓,众人欢呼起来了,都惦记起8号禁忌之地里美味的蛇肉、兔肉来。

  ……

  ……

  倒计时780000.

  陈氏部队终于抵达008号禁忌之地边缘。

  这008号禁忌之地论规模之庞大,堪比003号禁忌之地,它自北向南横贯了一整条山脉上千里,成为了陈氏踏入西南疆界的天然屏障。

  而且,规则繁多,已知的规则就有7条,未知的还不知道有多少条。

  就连火塘来这里,也不是对这禁忌之地全知全能,而是借助了风隽花花粉才能安然无事。

  据说这里之所以如此凶险,是因为上个文明纪元里,这里本有一座城市,当时被一群“实验体”入侵,导致庆氏不得不扔下一颗核弹,最终将城市夷为平地。

  这些实验体,甚至还与神明任小粟有些关联。

  任小粟本是骑士,他在父亲任禾的带领下完成了八项生死关挑战,成为了a级超凡者。

  然而他却身患癌症,被任禾送去了火种公司的研究室,寻找抵御癌症的方法。

  当一切方法用尽,却依然无法阻挡癌细胞扩散全身。

  最终火种实验室铤而走险,冒险选择了让任小粟与癌细胞共存。

  癌细胞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它无序生长,且寿命没有极限。

  寻常细胞分裂几十次后就会自然衰变,导致人类苍老,可癌细胞不会,理论上它甚至可以永生。

  只是,它的多细胞核、异形细胞核对人体危害极大。

  当时火种研究室的负责人提出一个构想,如果能控制癌细胞有序生长,那么当任小粟与癌细胞共存时,便是任小粟永生之时。

  后来火种成功了,任小粟凭借骑士的强大身躯扛过了癌变阶段直接化身神明,可他那时候的身体依然很脆弱,扛不住精神意志与世界同化的进程。

  于是,任小粟的父亲去为儿子抢来了禁忌物ace-004黑色真视之眼,以这件禁忌物来压制任小粟的精神意志过快增长。

  这样一来,任小粟完全可以等自己身体更强大的时候,再自行解锁精神意志。

  这综合因素加在一起,才造就了里世界的唯一神明。

  骑士之躯、黑色真视之眼、癌症、火种的治疗技术,缺一不可。

  当初半神颜六元和任小粟是同一个实验室的病友,也是火种公司那位负责人的儿子。

  负责人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请求任小粟给颜六元移植骨髓,这才造就了任小粟、颜六元这对里世界最强兄弟,这也是颜六元精神意志与世界同化85%还没有灰飞烟灭的原因。

  颜六元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神明的人,只是,他也已经到了将要身躯崩溃的边缘,只能勉强用黑色真视之眼压制着自己的精神意志,每压制一段时间,才有能力重新出世。

  而那个实验室里,还有茫茫多的实验体,它们则是治疗失败的结果。

  他们虽然也与癌细胞共存,却成了不人不鬼的模样,对蛋白质格外渴望,如丧尸般席卷城市,屠杀平民。

  最终,庆氏扔下一枚核弹,连带着城市与数十万实验体一并毁去,造就了如今的008号禁忌之地。

  一城之人,不晓得里面藏着多少超凡者,所以至今没人知道008号禁忌之地到底有多少规则。

  能够安然无恙进出这里的,也只有火塘。

  此时,庆尘这边的120名士兵,全都带上了随身的战术记录仪,可以随时录制视频。

  他们作为前锋,要跟随难民一起,第一批进入008号禁忌之地。

  因为在禁忌之地里不能讨论规则,所以一旦发现有人触犯了规则,那么他们胸前的视频就会将这个触犯规则的过程,实时传输给后方汇总、总结,以此来分析规则到底是什么。

  不能提规则,禁忌之地不喜欢有人讨论它。

  在传令官的催促下,一千三百多名难民,被120名陈氏士兵驱赶进008号禁忌之地。

  庆尘与陈家章相视一眼,彼此点了点头。

  就在他们刚刚进入禁忌之地20分钟,一名想要快速逃离的难民,骤然倒在地上抽搐不止。

  实时视频里,有士兵要验证是否死亡,二班班组长忽然说道:“我来亲自验证。”

  说着,他蹲下身子,以手指覆在死者脖颈大动脉上:“确认死亡。”

  后方,陈野狐站在禁忌之地以外的地方,默默注视着指挥车里的监控屏幕,他凝重道:“难道在008号禁忌之地里不能跑的太快?一旦超过25公里时速(百米冲刺14秒成绩),就会触犯规则?”

  十余位作战参谋也在不停的分析着视频,可那视频里的难民,并没有做其他出格的举动。

  陈野狐问道:“这个难民的姓名、年龄,是否有独特之处,先前有没有疾病史?”

  有个禁忌之地是专门不让姓王的进,有个则是超过45岁不能进,还有个是规定c级以上超凡者不能进。

  最离谱是124号禁忌之地,得过前列腺炎的人不能进。

  所以,分析规则是一个很综合、很复杂、很具体的事情,财团掌握着一套分析流程,这些难民除了庆尘这几个临时加入的,都有一整套建档信息。

  而探索人员的基数越庞大,也就越容易全面分析规则。

  一名作战参谋回答:“长官,人脸识别完成,这个难民叫李跃进,他名字中的三个字与其他难民均有重叠,排除姓名因素;妻子姓名也无忌讳,排除妻子因素;年龄是37岁,难民中有人与他同年同月同日生,排除出生年月因素;有疾病史,但队伍里有129位难民和他有过同样的病史;……长官,排除各种因素了。但暂时无法确定是否被戴过绿帽子,这个因素需要接下来审问他的妻子。”

  曾经有个禁忌之地非常古怪,伴侣出过轨的,进入禁忌之地会触犯规则……这种判定是有先例的。

  “暂时不考虑这种因素,一千三百多名难民,里面伴侣出过轨的太多了……所以真的是因为跑动太快吗?”陈野狐平静的点点头:“先记录下来作为接下来的行动准则。”

  ……

  六千五百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s..book314382569185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