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21、三界外的豁免判定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4-09 18:49: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穿越。

  世界重新亮起。

  大羽喋喋不休的说着:“让你给我叠点雨燕就这么难吗?还有,我给小羽写的信,你也给我叠成了小跳蛙。如果我有罪,那就让法律来制裁我,而不是让你来折磨我!”

  这时,大羽看了一眼庆尘和李叔同,闭口不了。

  zard耷拉着脑袋,很明显穿越之前,大羽就已经叨叨很久了……

  李叔同看向庆尘:“生死关顺利吗?”

  “还没完成,”庆尘说道:“鹿岛勾结了海外修行者来截杀我,目前只是试探了几次,估计是算好了穿越时间,不想在穿越之前动手。”

  李叔同问道,他看着徒弟脸上的逆呼吸术纹路:“你已经开启逆呼吸术了?”

  “假的冰纹,”庆尘解释道:“这一次,有人泄露了我生死关的部分信息,我怀疑也是那个傀儡师所为。所以,我发现端倪后就想用逆呼吸术试探一下。他们看到我开启逆呼吸术后,立刻选择了用敢死队动手,这说明那个傀儡师很了解骑士传承,甚至知道我们要开启逆呼吸术……师父,这个人藏的太深,很有可能还是个老古董,他不死,我们不会安宁的。请您帮我想想,都有哪些财团和组织,能够知道逆呼吸术这个细节。”

  说话间,他脸上的冰蓝色纹路褪去,显露出本来面目。

  逆呼吸术是个很关键的信息。

  庆尘在小张导游组织的沟通会里,显露逆呼吸术,就是想看看对方掌握了多少信息,现在他确认了,对方是知道逆呼吸术的。

  骑士生死关的地点,除了青山绝壁以外,被人知晓了也无所谓。

  青山绝壁作为骑士之路旳,在002号禁忌之地里,如果有人想来搞事情必死无疑,大家知道了也没办法。

  而其他的生死关……

  天下名山大川那么多,能完成生死关的地方少说上百处,只要隐匿行踪,你总不可能在上百个地方蹲守我。

  这一次你蹲到我了,那我干脆不挑战,直接换一个地方就好。

  但是逆呼吸术不一样,开启逆呼吸术的时间里,骑士是最脆弱的,如果当初大长老知道这个秘密,或许李叔同根本没法拿捏着对方当向导。

  这个信息泄露,是致命的。

  知情者甚至可以专门等着挑战开始时才动手,因为知情者很清楚,一旦挑战开始,那么就算杀不了骑士,也能断掉骑士的修行路。

  可问题是,逆呼吸术的信息,是从哪里泄露出去的呢,这样是否可以锁定傀儡师的情报网络?

  李叔同陷入沉思:“首先排除庆氏,庆氏知道我们三处生死关的挑战位置,但他们并不知道逆呼吸术。也排除神代、鹿岛自己掌握了情报,他们调查骑士很久,但并没有机会知道逆呼吸术这样的秘密。”

  李叔同继续说道:“剩下的陈氏、李氏,都出过好几位骑士,有人可能说漏嘴过。”

  庆尘看向大羽。

  大羽挑挑眉毛:“你看我做什么,我可不是什么劳什子傀儡师,而且我也不可能和鹿岛、神代联手。”

  “嗯?”庆尘疑惑道:“你跟鹿岛和神代有仇?”

  “我跟他们没仇,”大羽撇撇嘴说道:“不要尝试探听我的秘密。我知道你脑子好使,别用在我这里。”

  庆尘也陷入沉思。

  穿越早期,他在里世界战斗时,幻羽曾明确表示过对鹿岛、神代的敌对立场,对方甚至在群里说过这样的话语。

  但大羽是里世界陈氏的人,跟鹿岛、神代并没有天然的仇恨。

  所以,仇恨鹿岛、神代的,是表世界的第二人格,嘻嘻怪中羽!

  先前庆尘一直在猜测,大羽到底跟中羽说了什么,才让对方心甘情愿的进入休眠。

  现在想来,大羽说‘我不可能和鹿岛、神代合作’,那么中羽与大羽的交易,会不会与灭掉神代、鹿岛有关?

  不确定。

  庆尘摇摇头对大羽说道:“我不是怀疑你,因为你的年龄对不上,那個傀儡师能经营出a级傀儡来,起码也得四五十岁了吧。有据可查的操控傀儡事件能追溯到15年前,那个时候你才12岁,干不出那样的事情来。”

  “那你看我做什么?”大羽疑惑道。

  “你是陈氏的核心人物,我想问问你,你是否知道骑士逆呼吸术?”庆尘问道。

  “我不知道,”大羽摇摇头:“没听说过。”

  “看来,在陈氏也只有最少数人知晓,”庆尘说道:“如果信息是从陈氏泄露出去的,那么陈氏最核心成员里一定有傀儡存在,大羽,你要小心了。当然……这个傀儡也可能在李氏。”

  李氏出过12位骑士,李氏内部有人知道逆呼吸术是极有可能的。

  大羽听了之后神情一凛,先前他是看热闹似的看待这个傀儡师,但如今,他也意识到这个傀儡师的势力恐怕已经盘根错节,对所有人都是一个威胁。

  最关键的是,他们甚至还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将其他人变成傀儡的,防不胜防。

  万一有一天,他也被变成傀儡了怎么办?

  大羽干脆直接的问道:“如何杀他?”

  庆尘摇摇头说道:“这件事情,我来办。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要先解决鹿岛与海外势力的这次联手。”

  “有人帮忙吗?”李叔同问道。

  骑士是最喜欢打群架的,所以预知到庆尘将要战斗,第一件事情就问有没有人可以帮忙。

  庆尘回忆起那位云罗公子来:“有一位……朋友。”

  “有人帮忙就行,”李叔同说道。

  这时,天空有鸟类鸣叫,庆尘抬头看去,赫然是青山隼来了。

  青山隼鸣叫一声:“啾!啾!”

  (李叔同,老家伙们喊你回去,他们想到哪里还有禁忌物了。赶紧去想办法抢回来,可不要让庆尘那小子继续用这个事情拿捏大家了,等大家凑齐禁忌物,好好教训一下那小子……咦,庆尘也在,被他听到了。)

  李叔同感慨道:“你这傻鸟脑子里除了撩朱雀以外,还有什么东西?”

  庆尘看向他。

  “咳咳,”李叔同站起身来:“我这就带两个a级傀儡去002号禁忌之地。”

  说完,这位半神便追着青山隼离去了,头也没回。

  这时,zard看向庆尘:“左轮手枪呢?让我试试吧,我运气一向很好,说不定一枪就能晋升半神了!”

  庆尘摇摇头:“左轮手枪给秧秧了,待到她寻到机会突破a级或者半神,找到了自己融合世界意志的路,我再将左轮手枪拿回来。”

  “好吧,”zard有些惋惜说道:“那另一个禁忌物呢?话说我都还没有禁忌物呢,怎么没人送我个禁忌物……”

  庆尘打量着zard,对方像一个小孩子似的脸上充满了遗憾,还有一点委屈。

  时不时的眼光还瞟向大羽,充满了暗示。

  大羽坐在篝火旁看向天空,全当没有听见。

  已知大羽手里有两个禁忌物,一个是操控雨燕的,一个则是恶魔邮票,这两个东西是大羽的底牌,不可能给zard的。

  庆尘想了想,从兜里拿出了“禁忌物ace-043,心理医生的手术刀”。

  他对zard说道:“这个送给你,请好好珍藏,它是我哥哥送我的礼物之一。”

  zard愣住了:“这……可以吗?”

  “可以,”庆尘点头。

  他与zard已经合作很多次了,说实话没有zard的话,他恐怕已经死过一次了。

  zard曾以自己受伤为代价,帮他保住了紫兰星。

  也曾以手臂釉化为代价,帮他战斗。

  所以,庆尘早就把zard当做了真正的朋友,这段友谊的价值是禁忌物无法比拟的。

  zard感动道:“这就是我们的定情信物了对吧……电影里都这么演的。”

  庆尘说道:“……要不你还是还给我吧。”

  zard赶忙将手术刀藏在怀里,乐呵呵说道:“那可不行,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件礼物啊,竟然还是一件宝贵的禁忌物,以后我的生日就是今天了!”

  庆尘愕然:“这什么逻辑?”

  zard乐呵呵解释道:“小时候,其他小朋友都有生日礼物来着,就我没有,所以我那时候决定,哪天收到人生第一个礼物,哪天就是我的生日!这样,这个礼物就是我的生日礼物了!”

  庆尘听着这混乱的逻辑,忽然沉默了,他没想到一件礼物竟然对zard来说如此重要。

  而这位精神病患者,从小被自己的亲戚送到精神病院里,连一件礼物都可望而不可及。

  庆尘说道:“这件禁忌物是最适合你的,它创伤了敌人之后,会给对方造成无法愈合的伤口。对方余下的后半生,只能每天忍受伤口的折磨,时间久了,还会伤口感染,亦或是得败血症而死。而你,是免疫物理伤害的。”

  这件手术刀,庆尘是不能用的。

  三界外虽然可以豁免刀伤,可问题是三界外的收容条件是不能杀人。

  所以,鬼知道敌人中了刀伤之后哪天会死,庆尘总不能一直摘掉三界外等对方死去吧?

  zard拿着手术刀,宝贝的不行,最后小心翼翼的塞到了自己那个如同储藏室似的身体里:“谢谢老板!”

  这一次,大羽竟出奇的没有吐槽。

  zard又看向庆尘:“老板,你那个剪影呢,拿出来试试啊?”

  庆尘点点头,他从兜里掏出那把剪刀端详起来,剪刀通体银白色,就像是手术用的剪刀一样,造型并无特别之处。

  他尝试着剪断自己的影子,但是剪子从影子上穿过,什么都没有剪断。

  大羽皱眉:“假的禁忌物?”

  庆尘看了他一眼,默默的摘掉了三界外,这才重新拿剪刀将影子剪断!

  下一刻,他的影子竟然活了过来。

  庆尘只觉得,自己心里突然多了点什么,似与这影子心灵相接,影子是有一些自主行为意识的,但完全接受他的操控。

  庆尘操控着影子翻了几个空翻,然后又尝试了一下力量的极限。

  却见影子一拳捶在地上,庆尘只觉得自己本体的拳头一阵疼痛,而地面则以影子为中心,龟裂开来。

  “影子所感受到的疼痛,会直接传递到本体身上?”庆尘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的分析着:“实力是完全对比本体的,但是无法复刻能力。”

  这就相当于,庆尘随身带了一个a级基因战士,而且是很强的战士。

  这件禁忌物,本身也是他敢给鹿岛与海外势力设局的底气。

  庆尘、庆尘的影子,神代云罗、神代云罗的六位a级式神,这种联手,必然要让鹿岛和海外势力付出血的代价。

  这时,庆尘又在想一个问题,这玩意该怎么卡bug呢?

  要知道,有规则的地方,就一定有bug。

  没有任何一个规则可以制定的完美无缺,就像人类尝试着给ai人工智能书写底层逻辑一样,不管你写三大定律还是一万定律,聪明的人工智能总有办法绕过这一切。

  这也是如今学术界彻底放弃用底层逻辑约束ai的原因:人没有ai聪明。

  上一次人类文明断绝,也是因为人类尝试用最基础的手段应对人工智能,结果失败了。

  所以,当下学术界对于ai的畅想,反倒更像是任小粟与1的关系,父与女的伦理关系。

  庆尘盯着剪影,他现在拿到禁忌物,不卡到点bug,就有点心里痒痒。

  下一秒他看向zard与大羽:“既然可以剪自己的影子,那是不是也可以剪别人的影子?”

  zard眼睛一亮:“妙啊!快快快,把我和大羽的影子剪断,我也想操控影子玩!”

  庆尘走到两人身边,抬手便真的剪断了两个人的影子!

  只见两团影子分别糅合成一个圆形的黑影,而后立体的影子身体便‘生长’出来,从二维变成了三维。

  可是异变突生,那两个刚刚成型的影子,竟死死盯着庆尘,爆发出无穷的杀意来。

  在场所有人都是a级高手,自然能用第六感感知到这一切。

  大羽顿时就幸灾乐祸起来:“天天想着卡bug,这下卡到自己了吧?原来剪别人的影子,竟然会直接导致别人的影子追杀自己,我看你以后还卡不卡bug了。这是两个a级影子,你慢慢跟它们战斗吧。”

  可是,大羽把话说完之后,却发现庆尘不慌不忙的重新戴上了三界外。

  大羽:“???”

  于是大羽便看到,他和zard的影子只是盯着庆尘,却迟迟没有动手。

  是三界外的豁免效果出现了!

  按照剪影的判定,两个a级影子要杀庆尘,但三界外豁免了这个判定,导致两个影子尬住了!

  下一刻,却见那两个影子无法对庆尘动手,竟是骤然转头看向大羽和zard!更加愤怒的爆发着杀意!

  “卧槽!庆尘你可做个人吧,你们骑士都做个人吧!”大羽一下子从篝火旁爬起身来,转身往荒野上跑去,而那两个影子,则分别追杀着它们的主人而去!

  速度又快又急,动若雷霆!

  大羽怒吼:“庆尘,我跟你特么的势不两立!”

  却见zard和大羽在前面跑,两个影子在后面追,庆尘则跟在两个影子后面观察……

  两个影子愣是将前面俩人追出上百里地去!

  庆尘倒是不太担心这俩人的安全问题,毕竟影子是不可能战胜本体的,它们没有思考能力,也没有超凡能力,只有强大的体魄。

  说实话,庆尘属实没想到,这bug竟然还真被他用三界外给卡上了,以后遇到哪个半神,要是能悄悄剪了对方的影子,那自己岂不是多了个半神的帮手?!

  这个bug卡的可太有意义了啊!有多少敌人,就能产生多少影子来帮忙,敌人越多,影子就越多!

  三界外果然是个好东西!

  “你俩为啥不试着把自己的影子杀了啊?”庆尘喊话问道。

  此时,大羽一边跑一边喊道:“zard,你杀你的影子,我杀我的影子,一起动手!”

  然而zard却有些为难:“它是我的影子诶,它那么可爱,我怎么可以杀它……”

  “神经病啊,你和庆尘一样都是神经病啊!”大羽怒吼道:“这大半夜的应该在篝火旁边好好睡觉啊,闲着没事卡什么bug呐,你以后别再出馊主意了行吗!?你来杀我的影子,我去杀你的影子,这样总行了吧?”

  zard还是很为难:“可你的影子也很可爱啊。”

  大羽快被庆尘和zard给气死了……

  庆尘在后面缀着喊道:“别再犹豫了,一起动手。”

  说着,庆尘具现出黑狙来,以电磁加速模式轰出一枪,这电磁炮的威力猛烈如恒星,竟是一下子贯穿了zard影子的头颅!

  影子只顾着追杀zard,根本没有躲避弹道。

  轰隆一声,影子破碎后落在了地上,宛如一潭流水似的朝zard脚下汇聚过去,重新化作了正常的影子。

  这影子只要被击碎,就会重新化成新的影子。

  影子中枪后,zard大叫一声“哎哟!”

  他捂住脑袋,像是后脑勺上挨了一颗子弹似的,嘴里却还喊着:“谢谢老板!”

  大羽返身朝自己的影子迎去,他生气喊道:“不用你帮忙,我自己来!”

  说话间,他与影子交错而过,却见大羽在短短一秒之内连续出手十多次,拳拳击打在影子的要害之上。

  大羽顶着疼痛却面色不改。

  这得是心智极其坚定,且见惯了生死与疼痛的人才能做到的。

  可是,影子并没有死去,反而生龙活虎的反手给大羽还击了七八拳,差点打的大羽吐血。

  zard好奇道:“什么情况,刚刚击打十多次要害,这影子早就该死了啊。”

  庆尘思索片刻提醒道:“眉心!眉心才是弱点!”

  大羽气不打一出来,他最终还是要接受庆尘的帮助,只见他再次与影子错身而过,这位陈氏画师忽然展现出不符合画师身份的力量来,以食指如雷霆,凶狠的点在了影子的眉心之上。

  砰的一声,大羽的影子被戳中眉心之后也爆裂开来,重新化作正常影子随光而动。

  庆尘默默的看着……大羽不简单,对方似乎除了操控折纸的禁忌物、陈氏画师传承之外,还有其他的底牌。

  大羽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他没好气的瞪了庆尘一眼:“你下次卡bug的时候离我远点啊!睡觉!”

  “所以,这两人的影子也和我的影子一样,所受到的伤害也会以疼痛的方式反馈回去,但只有痛觉,没有真正的伤害,”庆尘分析道。

  三个人没再回篝火那边……实在离得太远了。

  他们原地修整,打算等天亮了再回荒野人聚居地,庆尘和幻羽两个人隔了有十多米远,谁也不搭理谁,距离感十足。

  ……

  ……

  天亮了,庆尘忽然听见了诡异的声音,他抬头看向天空,赫然见到有七艘浮空飞艇飞在高空,对方原本隐在云中,这时发现三人后立刻下沉,并用主火力炮口对准了地面的三个人!

  因为浮空飞艇太高了,连他们三名a级都毫无感知。

  庆尘刚要将另外两人喊醒,却见七艘浮空飞艇竟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落下。

  面对一艘甲级浮空飞艇的主火力激光炮锁定,就算是a级高手也很难躲开。

  这时,庆尘终于看清了部队番号,是陈氏麾下的第二空军!

  正是那支被李长青打散的部队!

  奇怪,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专门来针对庆尘的,还是来围剿聚居地的?

  此处距离聚居地已经有点远了,如果陈氏集团军是为了荒野人聚居地,不该出现在这里啊。

  陈氏舰队并没有直接攻击,而是继续下降着高度。

  “zard,大羽,醒醒了!”庆尘喊道。

  大羽起身揉了揉眼睛,惊喜道:“庆尘哥哥!”

  庆尘:“……”

  大羽和小羽的身份,怎么在这个时候突然切换,要了老命了!

  庆尘小声说道:“zard,等会儿利用土遁快速移动。”

  “可我土遁一会儿就要出来换气,15分钟移动的距离无法甩脱他们,”zard说道。

  庆尘说道:“没关系,先避开主火力炮火的锁定,重返地表后,立刻在头顶构筑砂墙掩护,给我机会试着把它动力舱打穿。”

  这支舰队由一艘甲级浮空飞艇、六艘乙级浮空飞艇组成,只要毁了甲级浮空飞艇,剩下的乙级未必能拿三个人怎么样。

  但是,想要打穿船体击中动力舱,以前黑狙是做不到这一点的,现在有了电磁加速,可以试试,却依然没有把握。

  也就是这时,浮空飞艇上有声音广播道:“地面的荒野人注意,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做无谓的反抗,等待集团军到来。”

  庆尘和zard相视一眼,不是冲着他们来的,而且对方要留活口!

  “集团军遇见荒野人留活口的唯一解释,就是他们要用荒野人探索禁忌之地!”庆尘低声说道:“有点奇怪,北方联邦还在内战,到底是什么样的禁忌之地,值得陈氏此时大动干戈,还将支离破碎的第二空军给派了出来。”

  这时,他们前方、后方竟然都有集团军围堵过来,陈氏集团军里,大量的难民被押解着前进过来,足有上千人,身上穿的都是生产基地的务农者制服。

  集团军有4500人,是一个野战旅的配置。

  庆尘愕然,先前大家还都装作务农者骗高氏兄弟呢,结果一语成谶(chen)了吗?

  陈氏真的劫掠了1129生产基地的务农者去探索禁忌之地?

  庆尘忽然说道:“他们要去火塘!zard,不要抵抗,我们混进去!”

  说着,他将三界外、提线木偶、权力尾戒、剪影、万能充电器、卫星电话全都塞进了zard的身体里。

  一支30人组成的作战班组逼近过来,小羽躲在zard身后,小心翼翼的看向这些人。

  一名士兵举起枪托就把庆尘砸倒在地,zard则老老实实按着小羽一起趴在地上。

  有人用坚硬的军靴踩在庆尘脸上,将他半边脸颊踩进了泥土里,冰冷的问道:“哪里人?”

  其他士兵开始搜身,确认他们身上没有可疑物品与武器,这才稍微放松了警惕。

  庆尘说道:“10号城市难民,我们从10号城市一路南下,逃到这里迷路了!”

  庆尘等人为了混到高氏兄弟身旁,全都换上了破破烂烂的衣服,还把脸上弄的脏兮兮的,此时却派上了用场。

  而且,高傲的大羽也休眠了,他们没有破绽。

  一名军官缓缓走来:“你们怎么从10号城市逃出来的?”

  “先前有人逼我们走过一扇门到了荒野上,他们说10号城市有灾难,让我们待在荒野上不要动,但我们觉得有问题,刚到荒野上就找机会跑了,”庆尘解释道:“长官饶命啊。”

  军官沉默片刻:“押到1129务农者的队伍里,一起带走。”

  庆尘嚷嚷着:“长官,我是10号城市的公民,把我送回去吧,我会重谢的!”

  军官冷笑着一脚踢在他肚子上,庆尘如虾米般蜷缩起来。

  军官说道:“你怕是回不去10号城市了!”

  那支30人的作战班组将庆尘三人押解到队伍里,陈氏集团军继续向西开赴,似乎并不知道南方还有荒野人聚居地的存在。

  ……

  七千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开始勤奋起来!

  s..book314382568449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