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19、庆尘,我冷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4-08 17:49: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倒计时640000.

  早晨八点钟。

  “咚咚咚,”庆尘敲响了秧秧的房门:“酒醒了吗,已经能在船上看到孟买的口岸了,我们准备收拾东西下船。”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了,秧秧刚洗完澡,穿好了一身运动服,正擦着她的头发。

  秧秧笑眯眯的问道:“今天想看我扎什么发型呢,可以选端庄的盘发,干净利索的麻花辫,青春可爱的双马尾……我都可以!如果梳成盘发的话,我可以带上黑色的平光眼镜配合你的喜好!”

  “你这一大早的都不消停……还是麻花辫吧,说不好什么时候就要打架了,”庆尘说道。

  “打架?你是担心昨天晚上太高调会导致行踪泄露?”秧秧问道:“下次,不用这样纵容我的。”

  “你不用顾虑这些,这一次表世界行程我早有安排,我做出旳选择,都是最正确的选择,”庆尘说道。

  “好,”秧秧安心的将头发吹干,她觉得自己与秦以以最大的不同在于,无论庆尘变成什么样,秦以以都能接受。

  而她自己则是太了解庆尘了,她了解庆尘的行为细节、思考方式、生活喜好,融入着庆尘的生活。

  她知道,庆尘昨天晚上愿意陪她疯一次,绝对是有了万全的准备。

  秧秧一边吹头发一边笑道:“你知道黑桃成员几乎每年都要回一趟火塘吗?”

  庆尘心里一咯噔。

  秧秧继续说道:“我穿越回去后,在火塘里见过秦以以啦,她如今是火塘神女地位很高,大长老把她宝贝的不行,对了,我还和她聊了好几天呢。”

  庆尘犹豫了几秒:“你们聊了什么。”

  “嘿嘿嘿,”秧秧笑着说道:“哪怕咱们没在一起,也不要在我面前提别的女孩子啊。”

  庆尘顿时就不好了:“明明是你先提的,怎么还倒打一耙呢。”

  古灵精怪的秧秧,确实让人有点招架不住。

  这时,秧秧梳好了麻花辫,然后拿起与命运无关的左轮手枪,毫不犹豫的对准自己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机括咔哒一声响起,并不响亮的枪声传来。

  秧秧浑身打了个寒颤:“这玩意也太邪乎了吧,是我倒霉还是怎么的,一开枪就是冷冻减速弹?庆尘,我冷。”

  庆尘看见秧秧的行动速度慢了下来,正常走路竟然都有僵硬的感觉,神情也不再像往日那么活泼。

  他疑惑道:“左轮手枪的威力这么猛吗?那岂不是紧要关头给敌人一枪,对方立刻就会丧失行动能力?”

  “这样走路太费劲了,而且别人看到了会感觉我很奇怪,庆尘,你背我吧,”秧秧说着跳上了庆尘的背:“昨天你就是这么背我的,我刚洗完头发,香吗?”

  庆尘身体一阵僵硬,洗发水的香味萦绕在他鼻翼之下。

  这时,外面传来其他游客的声音:“快看,有人在放烟花啊!这烟花是怎么做的,白天竟然也能如此璀璨。”

  秧秧:“……”

  庆尘:“……自己下来吧。”

  “好嘞,”秧秧麻溜的跳下来,继续收拾行李。

  庆尘痛心疾首的说道:“明明是烟花弹,干嘛骗我是冷冻弹,我们之间能不能多一些真诚?”

  “嘿嘿嘿,”秧秧浑不在意:“走吧,我收拾好了!”

  璀璨明珠号游轮在印度孟买靠岸,庆尘与秧秧两人背着巨大的登山包,与船上数千名登山客们一起下船。

  庆尘的登山包格外大一些,里面甚至还装着他的滑雪板。

  他们将从孟买出发,抵达印度新德里,与数以万计的游客从新德里出发,飞往尼泊尔。

  庆尘笑着问道:“现在有两个方案可以选,一个是乘坐罗万涯准备的王公快车号去新德里,总共7天6晚,另一个则是乘坐绿皮火车,和三哥们一起挂在火车上去新德里,一天时间就到,你选哪个?”

  “一个是7天,一个是1天,按照你的原计划是多久抵达新德里,”秧秧说道:“正事方面不用考虑我的感受,办正事要紧,我可是你的护道者啊,一切都以你的事情为优先!”

  庆尘笑着说道:“不管选哪个,我都有备用方案。”

  印象里,印度的火车都破旧不堪,还挂满了人。

  但印度的王公快车号不同,它是一趟孟买直通新德里的旅游专线,全车23节车厢,车里都是最顶级的装饰与服务,全车乘客84人,每天的房间费便是2500美金。

  最终,以七天六晚的速度,驶向目的地。

  期间,列车会在各个旅游胜地停靠十多个小时,以便车上游客能够去旅游景点畅玩。

  它就像是一列行走的五星级酒店。

  国内也有类似的列车,例如京城抵达莫斯科的k3列车,车票6000元还一票难求。

  例如北疆的新东方快车,有些车票甚至高达五万元。

  这就是罗万涯给庆尘准备的旅途,打算让老板去攀登珠峰前散散心。

  然而秧秧却笑着说道:“那既然来了这里就入乡随俗吧,咱们也挂火车上去!”

  “行,”庆尘笑着回应。

  这趟旅途,他仿佛忘了自己到底来干什么似的,硬是要陪秧秧玩到开心为止。

  当两個人挂在火车上时,微风拂面,两个人亢奋的大喊大叫,活脱脱像两个疯子。

  车顶密密麻麻的三哥对两人指指点点,像是在看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后来趁着火车顶上的三哥们上上下下,两个人竟还抢到了车头的位置。

  他们并排坐在车头,绿皮火车以80公里的时速缓缓北上。

  “时光如果停在这一刻就好了,”秧秧轻声说道。

  庆尘没有回应。

  秧秧在车上忽然问道:“郑老板、何老板还在鲸岛上,这次除了我以外,你还有其他的后手吗?”

  庆尘在风里笑着说道:“有。”

  ……

  ……

  王公快车里,一切装饰都充满了奢华的味道。

  地上铺着棕红色的地毯,墙壁上则挂着雅致的油画。

  第17节车厢,原本属于庆尘和秧秧的位置,似乎空了下来。

  待到列车开始行驶时,13节车厢、19节车厢,忽然有4人一同走了出来,分别从两边向17节车厢靠近过去。

  四名亚裔男人面色冷淡,手里也已经悄无声息的拿好了消音的枪械。

  他们装作正常经过的模样,却在抵达17节车厢门口时,忽然对里面一阵扫射,将车厢门打成了筛子!

  直到枪火停歇,才有人去开门确认目标是否死亡。

  但是,里面空空如也,并没有庆尘与秧秧的身影。

  四个人面面相觑,他们根据护照信息搜索到了订票信息,按理说,庆尘和秧秧两个人就应该在包间里面才对!

  其中一人拿起电话拨打出去,并用韩语说道:“老板,包厢里没有人,我们需要新的情报来追踪目标。”

  电话对面有人说道:“明白了,下一站撤离,选择最快的方式前往新德里待命。”

  “收到,”杀手回应道。

  他挂了电话,给剩余三名同伴使了个眼色,并迅速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然而就在他们经过16节包厢的瞬间,包厢门打开了,屋里仿佛有着不可抗力拉扯着他们,使他们毫无抵抗能力的摔进了包厢之中!

  那里面如同黑洞,将所有杀手吸进去,抹除了他们存在的痕迹。

  16节包厢门重新关闭,安安静静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

  ……

  新德里甘地国际机场。

  一位中国汉子正不停的看着手表,在他身旁,还有6名中国人背着登山包。

  这些人身上的衣物,都是‘始祖鸟’‘攀山鼠’‘凯乐石’这样的昂贵户外品牌,一个个看起来器宇轩昂,非富即贵。

  当然,攀登珠峰的花费不小,穷人也爬不上去。

  首先是设备,单说衣物,就要准备5000米海拔的冲锋衣,还有用来登顶的8000米海拔,抗寒零下40度的专业羽绒服、高山靴。

  每一样都价值不菲,林林总总加在一起8万元打底。

  其次,尼泊尔如今对于攀登珠峰者是有要求的,起码得符合‘5678’原则:攀登过5000米、6000米、7000米海拔雪山并取得证书,才能上8000米海拔高度。

  当然,想绕过这个标准也可以,那需要支付更高昂的费用,让导游帮你买通关系,庆尘和秧秧就额外支付每人35万元人民币,才有了入团的资格。

  不然,他们是不能攀登珠峰的。

  光是想要达到这个及格线,采购设备、车旅费、导游费,大概就得22万元人民币左右。

  再次,想要获得尼泊尔官方的登山许可,春季价格为1.1万美金,秋季为5500美金,其他季节则是2750美金。

  最后,加入一个靠谱的探险公司,基本都是按照每人35万人民币的标准收费,其中包含一个夏尔巴向导的费用。

  这林林总总的费用加在一起,绝对不是平民能够支付的。

  所以能出现在这里的人,都是在国内各地有显赫身份的人物,起码愿意花费百万元登一座山。

  当然,也有旅游团是只到5400米珠峰大本营几日游的,这种就相对便宜一些,费用在15万人民币左右。

  庆尘原本是想找单独的导游,这样就算出现什么危险,也不会再像剧组北上取景那次一样,连累普通人。

  但他后来发现了一些事情,换了另一个策略。

  甘地国际机场外。

  “小张,我听说,还没到的那两个年轻人,以前连5000米海拔的高度都没上过?”一位中年人对导游问道:“你们真是什么钱都敢收啊,也不怕他们在珠峰上出什么问题吗?”

  那位叫做小张的年轻人面露尴尬:“刘总,他们给的太多了……每个人多追加35万呢,其实换个稍微业余点的团队,也不需要给这么多。但您也知道,我是目前国内做南坡登顶最专业的,他们估计也是想找最靠谱的人吧。”

  “嗯?”被称作刘总的中年人愣了一下:“他们多大?”

  “听说情侣二人都是17岁,”导游小张解释道:“他们体能肯定都没问题,而且他们也保证了,如果在5400米海拔的拉练不合格,就不会再往上走了。”

  “17岁哪来这么多钱?自己还没工作,上哪拿一百多万去,”刘总的妻子有些好奇:“是哪家的富二代吗?”

  小张摇摇头:“这就不知道了,他们身份是保密的。”

  刘总的妻子说道:“年纪这么小就这样大手大脚啊。”

  然而刘总却忽然没好气说道:“我觉得他们比你儿子强多了,人家花一百多万是来登珠峰,你儿子花了一千多万就买辆跑车,天天跑学校里炫耀。人家这不比你儿子强?”

  刘总的妻子脸色立马变了:“我儿子不是你儿子?你有那么多钱还不让他花吗,就应该让他在上学的时候多当当渣男,等他见的女孩多了,毕业以后就不会被人用套路骗了。”

  刘总转过头去没说话,似乎是懒得争吵。

  这夫妻二人,刘总是要登顶的,他妻子则是只陪到5400米大本营,在那里等着刘总下来。

  团队里还有四人,三男一女,彼此互不认识,来自国内的天南海北。

  大家正互相自我介绍的时候,旁边有人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卡点过来的,没想到你们会提前到,应该等我们一会儿了吧,抱歉抱歉。”

  众人转头看去,赫然看见秧秧与庆尘二人背着巨大的登山包,两个人都用防风面巾遮住了脸,看不清具体模样。

  刘总是登山爱好者,庆尘与秧秧两人身上的冲锋衣,基本都是一万出头的,这个价位与他们额外支付的钱相比,反倒不算什么了。

  只是刘总有点好奇,这两位年轻人为何要把自己包裹的如此严实?

  一旁的小张看向庆尘:“你……你这个登山包里都什么啊,这是最大容量的登山包吧,可它是3000米海拔以下使用的啊,那里不缺氧,你负重高一点无所谓,但咱们这是去珠峰,光是徒步去大本营就要8天时间,海拔一路攀升,你会受不了的。”

  寻常人上4000米海拔就会开始缺氧了,随便蹦蹦跳跳就能产生高反。

  而庆尘一个从未上过5000米海拔的人,此时背着一个这么硕大的登山包,顿时在所有人眼里被定义为外行。

  不怪大家判断错误,换做是庆尘自己也会觉得有些离谱。

  可问题是,他总不能把雪板亮出来吧,到时候导游问起来,自己该怎么解释呢?

  就说自己要去8848米海拔滑雪?

  那特么还不如被大家当做外行呢。

  刘总看着庆尘和秧秧说道:“两位年轻人有野心是好的,总比在家里败家强,起码比我家那小子强。但登顶珠峰这件事情,真的要量力而为,我为了登顶的那一天,准备了两年时间,前前后后爬6000米海拔都十来次,你们这毫无经验的登山爱好者,真的别逞强。”

  刘总的妻子在一旁翻了个白眼。

  旁边还有一位年轻同伴也劝说道:“在缺氧环境下,脑子都会停滞,你们这样太危险了。你们这里面带的什么啊?”

  庆尘说道:“罐头啊,小火炉啊,冻干蔬菜之类的,听说住在那里一个月伙食很不好,东西都运不上去,所以我就自己带了点……”

  “你不是去享受生活的啊,”刘总无奈的摇摇头:“年轻人得能吃苦才行啊,登珠峰怎么能带这么多东西……”

  庆尘笑着解释道:“我觉得应该能扛住,放心吧,我体能非常好……真要扛不住了,我会丢掉一些东西的。还有,真上不去的话,我们就在珠峰大本营等你们回来了,不会逞强的。”

  秧秧在一旁也笑着帮衬:“对,他体力很好的。”

  庆尘:“……”

  他总觉得秧秧又在开车了,但他没有证据。

  小张导游叹息一声,他只希望这两位富二代到了珠峰大本营,能自己知难而退,千万别硬扛着去登顶……

  他看向所有人:“好了,我们现在办理值机、通过安检。大家一定要注意养精蓄锐,等抵达了加满德都,会有很漫长的考验等着你们。按照计划,我们将在5400米海拔修整7天进行冰川训练,然后先对c3点位的7200米海拔进行适应性训练,5天后返回大本营修整,为最后的冲刺做准备,我们预计将于5月2日完成登顶,在黑风暴到来前下山!出发!”

  飞机起飞、降落。

  一行人在加满德都短暂休整后,立刻出发,预计徒步8天时间抵达珠峰大本营。

  徒步第一天。

  小张导游在路上便关注着庆尘的体能,结果庆尘口口声声说着自己体能很好,却在第一天就出现了疲态。

  行进过程中,始终吊在队伍最后面,走路也慢吞吞的。

  这完全不是体能很好的样子啊!

  再往前走,海拔会越来越高,到时候身体的负荷也会越来越重的!

  他劝说道:“真的不要再坚持了,要是在这高海拔地区得了高山肺水肿,有再多钱也未必能救命。”

  面对劝告,庆尘却只是慢吞吞的回应着:“没事的,我还能坚持。”

  小张导游:“……”

  到了第二天,庆尘走路更加费劲了,甚至开始出现了摇摇晃晃的迹象。

  秧秧从他包里拿出了一些东西,放在了自己的登山包中。

  庆尘小声问道:“我装的像吗?”

  “像,下一届奥斯卡没你我不看。”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s..book314382567590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