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18、没事,有我呢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4-08 02:00: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们去赌场吧?”秧秧问道:“我白天在赌场里输了一万多块钱呢,我好想去赢回来,但是我不敢去。庆尘,你去帮我赢回来吧。”

  “不行,那里人多眼杂,”庆尘说道。

  “那我们去跳舞吧?我看到好多人穿着漂亮的衣服在那里跳舞呢,看起来好快乐啊,”秧秧问道。

  “我不会跳……”

  “我也不会跳啊!我们瞎扭嘛!”

  “我不去……”

  “那我们去喝酒吧?”秧秧问道。

  庆尘:“我不能喝酒,我要保持清醒……”

  “啊,我们的蜜月也太不完美了吧,这哪里像是出来蜜月旅行啊,分明身上还背着很沉重的枷锁呢,”秧秧嘀咕道。

  庆尘心说,这确实不是蜜月旅行啊。

  偌大的游轮里,数千人在船上狂欢,这本身就是游轮旅行的意义。

  但庆尘无法心无旁骛的旅行,他甚至也还有种即将挑战生死关的忐忑,以及对外界危险的警惕。

  无法收放自如。

  庆尘知道这种状态不对。

  譬如李叔同就跟他不一样,哪怕是世纪之战,他在师傅李叔同身上看到的也只有洒脱。

  不过,秧秧并没有责怪庆尘,她只是让庆尘陪她在酒吧坐一会儿。

  她坐在吧台上刚喝了半杯,便微醺的歪着脑袋看向庆尘:“喂,咱俩都是‘内测玩家’对吧?”

  庆尘愣了一下,这还是秧秧第一次开诚布公的承认内测玩家身份。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酒保,确定对方没在偷听,才点点头承认了。

  秧秧笑道:“你来了多少年?”

  “15年,你呢?”庆尘反问道。

  “我也是15年,说不定咱俩还是颜六元一起抱到表世界的呢,”秧秧笑着说道,说不定咱俩那时候就见过了:“哇,15年前就认识了,是不是听起来很酷。”

  庆尘认真说道:“我检索过小时候旳记忆,我是被单独抱过来的。而且,你成为内测玩家的时候应该已经加入黑桃了,所以我猜你是近几年才成为内测玩家的……”

  他已经打开了记忆宫殿上,最顶端的那扇门,看到了自己两岁以前的记忆。

  他看到颜六元将自己抱走,路上还为自己哼着摇篮曲,温柔又轻快。

  颜六元喂他吃东西,又将他举过头顶逗他开心。

  所以,庆尘对那位最接近神明的人,一直没有畏惧,反而多了几分亲近感。

  “没劲,”秧秧吐槽道:“我去洛城外国语学校之后还打听过你来着,据说当初有好些个小姑娘喜欢你呢,结果都被你这性格给劝退了,玛卡巴卡。”

  庆尘笑着说道:“我那时候哪敢谈恋爱啊,白天自己的饭都吃不饱,晚上还得去打打零工养活自己,别人谈恋爱都是要出去玩的,我没钱怎么出去玩。后来跟别人下棋,生活才慢慢稳定了的。”

  秧秧摇头:“钱不是爱情的基础啊。”

  “秧秧,你来表世界后一定生活的很好吧,你可以跨国漂流,你可以在靶场训练枪械,”庆尘认真说道:“所以你不知道没钱这种状态,会给人生造成多大的影响。你看到橱窗里的东西,会下意识的躲避,同学们说要出去玩的时候,还得小心翼翼避开你,免的伤你自尊。我也是15岁的某天,才突然看开的。”

  “15岁的那天发生了什么?”秧秧好奇问道。

  “忘记了,”庆尘笑着说道。

  “没劲,不想说就不想说,以你的记忆能力会忘记什么啊?”秧秧无奈的将杯子里一大杯威士忌一饮而尽。

  ……

  ……

  十分钟后。

  “喂,你酒量不好的话,就不要喝啊,”庆尘背着秧秧走在长长的走廊里:“我还以为你酒量特别好呢,那么大一杯威士忌直接灌进嘴里,结果三分钟就不行了。”

  秧秧乖巧的趴在庆尘背上,一动不动,这位姑娘少有如此安静的时候,平日里凶猛的像是老虎,此时却更像是一只小兔子。

  她在庆尘背上拱了拱脑袋:“庆尘,你累吗?”

  “累啊,谁活着不累呢?”庆尘笑着说道:“穿越以后先是忙着生存,然后被抓捕到了a02秘密军事基地,又要想着怎么才能逃出来。如今10号城市的灾难刚刚过去,又得想着如何发展它。如今有两个方向是我特别关注的,一个是a级基因药剂,另一个就是纳米机器人的,但生产纳米机器人的生产线非常特殊,我还不知道从哪里去搞呢。”

  秧秧忽然说道:“我也很累。”

  庆尘沉默了。

  秧秧趴在庆尘背上继续说道:“其实我是一岁时就觉醒了的,厉害吧。全家人都把我看做是未来的希望,刚刚4岁,他们就把千辛万苦的把我送去了火塘,希望可以为他们光宗耀祖。每次回家的时候,他们都不把我当做家人了,而是像神祗一样供奉着,还会跟聚居地的其他村民说,我是个天生的大人物。然后村民们还拎着他们最宝贵的东西,例如野猪后腿之类的,过来拜托我保佑,或者是帮他们解决问题。”

  秧秧继续醉醺醺的说道:“我每次回家都很仓促,然后还没跟父母说点什么,就又得离开了,黑桃也需要我。我不敢跟他们撒娇,因为那会让他们惶恐……你可能很难理解荒野人的思维,对于普通的荒野人来说,火塘和黑桃成员就是神了,不再是家人。”

  “力场觉醒者的身份,就像是我的一个诅咒,把我和家人撕裂开来,让我成为了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物。后来,颜六元来了,他让问我是否愿意去表世界,我当时很想离开那里,甩开别人用‘力场觉醒者’看我的目光。他当时答应我说不会太久,最多三年,于是我就答应了。”

  “来到表世界以后,我的一部分记忆也被他封印了,”秧秧说道:“那段时间过的很轻松,我出海漂流,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没了责任。”

  “穿越后,我的记忆逐渐恢复,然后回归了黑桃。随之而来的便是各种任务,各种责任。然后我得知……就在我前往表世界的三年里,联邦集团军的一次清剿行动中,我曾经出生的聚居地被捣毁了,我父母都被陈氏部队带去008号禁忌之地探路,死了。先前有时间行者猜测我是陈氏财团的,甚至有里世界的人也这样猜测,但并非如此,我跟陈氏有大仇,或者说我跟所有财团都有大仇。”

  秧秧轻描淡写的说着:“我在想,如果我没有成为内测玩家,他们就不会有事了。如果我没有觉醒力场能力,那我还可以多陪他们十几年……”

  庆尘忽然明白秧秧为何要致力于推翻财团统治了,原来仇恨才是她的动力。

  他也失去过亲人,所以他知道仇恨是一种什么感觉。

  他背着秧秧穿过船舱长长的走廊,直到尽头。

  秧秧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颜神……嗯,火塘和黑桃是这么称呼他的。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封印我记忆的,到现在记忆都还没完全恢复,如果有机会再见到他,真希望他能再封印一下我的记忆。”

  庆尘忽然说道:“是禁忌物ace-046,迟钝的剪刀,这件禁忌物在他手里。”

  联邦有两把著名的剪刀,一个是ace-026剪影,一个是ace-046迟钝的剪刀,前者用于战斗,庆尘打算把他赠予陈灼蕖,这位女卷王能力超凡,只控制自己有点可惜了,再给她一个剪影才能发挥她最大的潜力。

  后者,可以用于剪断记忆,只需要轻轻减下一缕头发,就能够让目标忘记很多事情。

  这是神明的利器,以至于如今的联邦已经很少有人记得颜六元这個人物了。

  庆尘说道:“如果下次有机会见他,我会问问他能不能帮帮你……”

  “不用了,”秧秧的脑袋在庆尘背上拱来拱去,把眼泪都擦干了:“都过去了,我还有很多事情得做,不能丢失记忆。对不起啊,一开始接近你别有用心了,我知道你能感觉到,但我要报仇。”

  庆尘忽然意识到,这位小姑娘其实和他是一样的,大家都早早的背负了彼此不该承受的责任,一路被人需要着。

  从穿越开始,秧秧就在不停的组织各种游行,还要负责搭起黑桃和骑士之间的桥梁。

  认识自己后,又成了自己的护道者。

  去岛国救下小真纪和自己,去巴伦支海上给自己当护道者。

  对方哪怕跟自己一起旅行时,也得肩负起护道者的责任,被自己需要着。

  可这位看起来坚强的姑娘,心里也有柔软的地方,也会像一个小女孩一样想念父母,也需要有人来保护。

  庆尘在走廊里忽然停了下来:“你想把钱赢回来是吗?”

  “嗯?”秧秧疑惑。

  庆尘忽然转身,大步流星的背着她朝赌场走去。

  “你不是怕人多眼杂吗?”秧秧疑惑。

  “不怕了,”庆尘说道:“今天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你想赢钱我陪你,你想跳舞我也去陪你,虽然不会跳,但我不怕出丑。德州扑克我不会,还没学过,但21点我能赢到天亮,这个游戏,看似是你和庄家对赌,然而它说到底不过是你一个人的数学游戏。概率就是获胜的关键。”

  秧秧忽然笑着问道:“那万一赌场见你赢太多了,不让我们下船怎么办?”

  庆尘说道:“能从a02秘密军事基地里杀出去的人,还怕杀不出赌场吗。”

  来到赌场,庆尘背着秧秧的奇怪造型,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他却没有管那么多,只是站在21点的12张牌桌前,瞳孔骤然收窄,不断的计算着每桌牌的点数,牌数,概率。

  扑克数量是有限的,荷官每次拆开两副新牌,任由赌徒们检查。

  然后荷官会打乱牌序,开始发牌,你得到两张,荷官得到两张。

  人头牌10点,最接近21点的人赢得筹码。

  这也就意味着,牌的总数是有限的,用出去的牌就会从牌桌上消失,剩下容易出的牌,就是凑齐点数的概率。

  发掉的牌是过去,未发的牌是未来。

  庆尘笑了笑:“找到合适的牌桌了。”

  秧秧疑惑:“你为何这么熟练?”

  “我父亲是个赌徒,我学习他喜欢玩的东西,然后赢他,并想尽办法告诉他,这张赌桌上只有天才和庄家才能赢钱。”

  秧秧问道:“然后呢,他听你的劝告了吗?”

  庆尘笑着说道:“没有,他只记住了我的最后一句话,当庄家才能赢钱……赌徒是无可救药的。”

  他背着秧秧,将女孩放在一个牌桌前的椅子上,自己则坐在旁边,丢出了一枚刚刚换好的筹码。

  一旁有白人哄笑起来,用英语说道:“小屁孩带着女朋友来学人玩大人的游戏,等会儿可不要哭着回去。”

  庆尘平静的看了他一眼,用流利的英语回应道:“你刚刚已经输了31万美金,如果我是你,就该看看自己手里的筹码还有多少,然后滚回自己的房间。你袖口有免费薯条的番茄酱,衣服上还有免费香槟洒落的痕迹,我猜你这两天在船上已经只能吃免费餐食了,对吗?”

  荷官开牌,庆尘赢。

  庆尘又丢了一枚筹码,荷官开牌,庆尘又赢。

  只是短短两局,就已经让荷官意识到不对劲了,尤其是刚刚庆尘对那位白人胖子说过的话。

  这时,身穿白色衬衣的中年荷官,竟然违反规矩的又拆开两副新牌,放入了发牌盒里。

  这是赌场用来应对‘算牌玩家’的手段。

  每个赌场都不缺天赋异禀的玩家,他们算牌能力超强。

  但能算两副牌的人,未必能算四副牌,牌越多,就越不好算。

  秧秧坐在一旁,用手托着下巴,看庆尘为自己展露神迹。

  她知道,庆尘是为她来赢钱的,没有她的话,这少年一辈子也不会坐在牌桌前。

  因为这少年是最恨赌徒的人。

  此时,庆尘接连赢了16局,已经引起了游轮赌场的注意。

  荷官也将4副组合牌换成了8副,可这依然无法阻止庆尘胜利的脚步。

  这张牌桌前围了越来越多的人,秧秧眼里却没有其他人,她知道身旁这少年不管在何处都能成为世界的中心。

  秧秧没有担心庆尘会成为庆国忠那样的赌徒,因为身旁这个人永远都知道失控的边界在哪。

  就在所有人继续期待庆尘赢下去的时候,庆尘留下了两枚筹码,然后将合计一千七百万的筹码全都推了出去。

  他将两枚十万的筹码放在秧秧手里:“走吧,已经把你输掉的赚回来了。”

  紧接着便带上女孩,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荷官开牌,庆尘输。

  赌场经理在对讲机中说道:“放他们离去,不要阻拦。”

  安保人员们撤离了,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躲过了一劫。

  庆尘带着秧秧来到舞会,他转头问秧秧:“你想跳舞吗?”

  “我不是想跳舞,我只是想开开心心的玩一场,”秧秧笑着说道:“哪怕我们回到里世界后,还要面对残酷的世界。”

  “行,那就跳,”庆尘冲进舞池里毫无规律的扭动着,秧秧看着少年像扭动的乌龟,笑得合不拢嘴。

  她知道庆尘其实很要面子的,如今对方能为她把这些面子都放下,很不容易。

  庆尘拉着她离开舞会:“舞也跳完了,你也笑开心了,现在去喝酒。”

  “嗯?喝酒是你的底线吧,毕竟保持清醒才能应对危险,”秧秧说道。

  庆尘神秘道:“没关系,我虽然不喝,但我能找人跟你一起喝。”

  回到酒吧,庆尘开始带着秧秧去凑各种酒局,他就像是22号城市里的金牌牛郎陈岁,

  如交际花般跟所有人相处却游刃有余。

  他用游戏灌醉了不知道多少人,连酒吧的大堂经理都怀疑,这是老板请来的酒托。

  原本酒吧里,大家都还是三五成群的小范围喝,最后被庆尘带着全都聚在一起玩游戏。

  所有人喝的五迷三道,最后在酒吧里喷洒香槟,高呼着庆尘的名字:“陈岁!陈岁!陈岁!”

  秧秧直到这一刻,才知道原来金牌牛郎的传说,是真的啊……

  她可是听江牧北说起,当初有富婆为庆尘一夜之间买酒六百万的坊间传闻……

  以前秧秧不理解,现在她理解了,22号城市的富婆们哪扛得住这种少年?!

  难怪黑天鹅餐厅的老板在餐厅被毁坏后就收手不干了,怕是庆尘在那里的一个月,让对方财务自由了吧!

  凌晨1点,庆尘和秧秧并肩坐在甲板上,看着黑色的大海,听着汹涌的海浪声。

  女孩不胜酒力的靠在少年身上,轻声说道:“谢谢你庆尘,我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庆尘笑着说道:“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你的仇总有一天会报的,陈余和陈氏我都要一并毁灭,只有旧世界死去,新世界才能在那片土地上生长起来。在你我的关系里,你不是单纯的被需要着,我也会保护你的。没事,有我呢。”

  “这可是你说的,”秧秧笑眯眯的说道。

  “嗯,我说的,”庆尘点点头:“但我有个疑惑,你几个小时前就醉醺醺的了,怎么后来又喝了十几杯威士忌,到现在都还没有醉倒……”

  ……

  五千字章节,抱歉这一章有点晚

  s..book314382567079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