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08、卡bug之主,庆尘!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4-02 19:03: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23号城市发生的战斗,调动了那么多的卫戍部队,毫无意外的上了新闻。

  前线的战争才刚刚暂停了两天。

  后方,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发生了一场惊世骇俗的抢人大战。

  三小时之间,郑远东在23号城市撤离了合计20名科学家,带走了合计670份专利文件。

  虽然专利资料并不齐全,大部分都被神代、鹿岛掌控着,但那些知识本就在科学家们的脑子里,只要他们在,10号城市就有重新开始的底气。

  20名科学家,相比起鹿岛监视的六百多名科学家数量,看起来很少。

  但问题是郑远东他们专挑序号靠前的抢,这一次,几乎把鹿岛那边最顶尖的科学家给抢完了。

  只要这些人来到10号城市,剩下的人用‘边角料’来形容也不过分。

  此时此刻。

  郑远东与路远两人在咒术作用下,化作两只飞燕,轻盈旳落在第九区的一间出租房里。

  飞燕落在地上,嘭的一声,羽毛飘散在空中化作光影,两人也显露出身形来。

  房间里有一位家人,他见到两人立马起身:“两位,门已经开好了,你们可以离开了。”

  “是从10号城市开过来的吗?”郑远东问道。

  “没错,”家人点点头:“终点在这里,在10号城市,由那里掌握开门与关门的权力。”

  与终点,两者有很大差别。

  可以掌握开门、关门,而终点没有这个权力。

  但如果是从10号城市大本营开密钥之门来这里,那么庆尘他们就可以随时掌控开门与关闭,只需要有一个人守在门的对面,确保门背后没有危险即刻。

  这样一来,10号城市将保留着前往每座城市的密钥之门,随时可去。

  比高铁、飞机都要方便多了。

  而且,这密钥之门还有一个隐秘的使用技巧,也是庆尘想着如何卡bug时想到的。

  回到10号城市卫戍部队营区后,路远好奇问道:“23号城市里有老板你这种高手去吸引火力,那20号城市怎么办呢。20号城市的家长会里,最多就是c级的小七等人,就算有紫兰星,也得再等一两个月才能b级吧,凭他们可接不走那么多科学家。”

  郑远东说道:“庆尘会亲自去。”

  路远愣了一下:“那他可比您拉的仇恨高多了……”

  郑远东拉仇恨,那是依靠杀的人足够多,给鹿岛造成了威胁。

  而庆尘就不一样了,庆尘弄死的神代家族成员太多了点……

  这要是去了20号城市,能拉着全城卫戍部队一起跑火车,要多壮观就有多壮观。可问题是,庆尘在神代地盘露面,还能活着回来么?

  郑远东笑着说道:“他好像没打算露面吸引火力,他只说自己在20号城市有别的办法。”

  ……

  ……

  此时此刻,20号城市第三区的某栋洋房里,负责监视科学家的八岐组织情报人员,正密切注视着街对面别墅区。

  洋房的电梯里,庆尘正平静的坐着电梯,他体内的电磁脉冲在一圈圈的冲击着,所处之处一切摄像头都只有被干扰的雪花画面。

  六层洋房里,住着12户人家。

  某位正在看成年节目的年轻人,正兴致勃勃的看着全息投影,结果全息投影这时候忽然看见投影里的男男女女开始模糊不清,就像是打码了一样。

  年轻人骂骂咧咧一句:“又下载错了?!”

  这时,庆尘已经来到八岐组织的门口,屋里的通讯频道已经被他切断,而他用带着尾戒的手在门把手上轻轻一拧,门便打开了。

  庆尘走进去将门关上。

  屋里的八岐组织情报人员惊恐万分,他徒劳的在通讯频道里呼喊着:“请求支援,请求支援,庆尘出现了!庆尘出现在我这里!”

  可是,通讯频道对面什么声音都没有,他的声音也一点都没有传出去。

  能电磁干扰的雷霆之力。

  能无声开一切门的权力尾戒。

  透明的提线木偶做刀。

  这些能力组合在一起,让庆尘成为这个世界里,秘密潜入刺杀的王者。

  而某位朋友给庆尘提供的所有八岐监视地点,则帮他精准的找到了这些情报人员。

  与郑远东的方式不同。

  郑远东是先带走人,然后带着鹿岛的情报人员跑。

  庆尘则是先杀了神代的情报人员,然后再带科学家走……

  只要把这些情报人员提前全杀了,不就没人知道他们的行踪了吗?

  神代要监视的科学家比鹿岛还多,神代境内所有著名科学家聚集在这里,总共1301名。

  这种数量的监视点共用六个通讯频道,是不可能每五分钟挨个对口令来确认情报人员有无异常的,最多是配上声纹系统来确认,说话的是否为情报人员本人。

  但庆尘的呼吸术刚好可以模仿声音。

  这时,他对面的情报人员想要开枪,可还没等对方扣下扳机,就已经被无形的刀给切断了手臂,紧接着刺穿心脏。

  庆尘暂停了电磁脉冲,他将神代情报人员的通讯纽扣式耳机贴在自己耳后,确定里面没有异常后便关闭了。

  他掏出手机拨打电话:“好了,小七、小五可以过来了。”

  下一刻,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别墅区门口。

  别墅里的科学家,一家12口人,以及32位团队成员纷纷跑出来,一个个大包小包的背着。

  小七和小五跳下商务车,拉开了后排的车门低声说道:“来,一个接一個的上车,上车之后往对面车门外跳出去就可以,那边有人接着你们。”

  这次的密钥之门,是直接开在车门上的,所有人上车后不用停留,直接往车子的另一边走,穿过对面那扇车门就可以了。

  简单,粗暴,高效。

  只见44个人陆续进入车辆,眼瞅着商务车硬生生装了44个人都没有超载的迹象,车胎也没有爆。

  待到所有人钻进去后,小七、小五两个人相视一笑,拉上车门便轰一脚油门离开了。

  庆尘平静说道:“这已经是最后一批人了,你们离开后去下三区,接引家人们撤离。小七,这扇门是你开的,你负责殿后关闭。”

  小七拿着手机愣了一下,然后展颜笑道:“家长您就放心吧,我一定确保所有家人安全撤离。只是……咱们才刚把下三区整合完,这么走有点可惜了。”

  庆尘摇摇头:“10号城市的那场灾难,已经将家长会暴露在财团的视野里,我们不得不走,接下来,各个财团都会展开一场对家长会的清洗行动了。好了,去吧。”

  “家长您呢?您不走吗,”小七好奇道。

  “我还要见一个人,之后会从昆仑留下的门里离开,”庆尘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直到此时,庆尘已经摧毁了47处监视点,合计接走490人,比郑远东所做的还要夸张。

  而且最关键的是,直到现在八岐组织竟然都还没发现,那47处监视点已经没了!

  庆尘在纽扣式通讯器上敲击了两下,将通讯频道打开:“白昼向各位问好。”

  说完,他将通讯器捏碎,转身下楼,往第四区走去。

  通讯频道里一阵慌乱,有人在怒吼着,要调查清楚是怎么回事。

  八岐组织已经知道了23号城市郑远东所做的事情,他们这边还庆幸着自己家没被偷呢,结果白昼就大摇大摆的来展示战绩了。

  太嚣张了!

  ……

  ……

  第四区车水马龙。

  神代云罗坐在一栋大厦的天台边缘,他身旁就是巨大的全息投影设备,五彩斑斓的光线在他身边汇聚,他则一边喝啤酒一边俯瞰着众生。

  他依旧一袭白色狩衣,仿佛天上仙人。

  咔哒一声,他身后的天台小门打开了,庆尘缓缓走过来并排坐下。

  “喝点?”神代云罗指了指身边的啤酒,还有整整一塑料袋。

  庆尘摇摇头:“10号城市百废待兴,欠你的那顿酒,现在还不能喝。”

  “那你来干嘛?”神代云罗不屑道。

  “来感谢一下,没有你提供八岐情报组织的监视点,我也没法这么顺利的带走那么多人,”庆尘笑着说道。

  今晚这场行动之所以能够顺利,就是因为神代云罗精准的提供了地址,让庆尘一一找上门去杀了所有情报人员。

  不然的话,但凡有一个监视点把消息传递出去,这次行动就会被神代察觉。

  庆尘觉得他和神代云罗的关系很复杂,一开始是敌人,现在却已经合作了不知道多少次,对方甚至还专门跑去南方战场上帮过自己。

  是敌是友,很难分辨了。

  李修睿老爷子在回忆那位神代好友时,也曾感慨过,这世界哪有那么多非黑即白的事情,财团里也有好人,平民里也有坏人,和一个人交朋友要看他的身份背景吗?

  如果能一起大醉一天,那就做一天的朋友也不错。

  庆尘问道:“之前被陈余击落时受的伤,怎么样了?”

  神代云罗嘴角微微翘起:“你在关心我?”

  “毕竟你是去帮我才受的伤,”庆尘解释道:“如果这都不关心一下,我也太没人性了。”

  “我可不是去帮你,我是为了眼珠子,”神代云罗将手里的那罐啤酒一饮而尽,然后打了个嗝。

  庆尘感慨:“原来女明星都爱得死去活来的神代贵公子,喝啤酒也会打嗝啊。”

  “仙女还得拉屎呢,”神代云罗翻了个白眼:“我的伤没事了。”

  “那你出现在战场上,神代财团没有对你问责吗?”庆尘好奇道。

  “问责了啊,关半年监禁,软禁在自己的住所里,”神代云罗笑着说道:“但看守我的人,有人敢和我动手吗?我天天出来喝酒也没见有人管我。而且,神代财团现在忙着巴结洋鬼子,也没空搭理我。”

  “那就好,对了,你对神代与海外势力勾结的事情怎么看?”庆尘问道。

  “还能怎么看,这个家族骨子里都烂掉了,”神代云罗笑了笑说道:“大人物不死,我们这些少壮派就很难掌权,只能战战兢兢的活着,小心自己别被当做某个大人物的躯壳。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海外势力比我们想象都要庞大,他们准备的太久了,也比联邦先完成统一。联邦内斗太凶猛,如今又被他们分化了五分之二,陈氏也不齐心……这仗联邦未必能赢。”

  神代云罗继续说道:“好在你的两手骚操作先是让北方发生了舆论战、罢工潮,现在又抢人大战,逼迫神代、鹿岛收回一部分兵力保护大本营,这才给庆、李两家争取了一些喘息的时间。但是,如果陈氏不愿意出兵,那么联邦战败只是早晚的事情,一年、两年?最迟三年。”

  说到这件事情,庆尘也沉重起来。

  这时神代云罗继续说道:“你想发展10号城市的心愿是好的,但问题是,当海外势力大兵压境,10号城市能不能保住都是一个问题。局势不一样了啊,如今对方只是来了第一批先锋部队,就把庆氏李氏打的节节败退,若是下一批增援抵达,联邦怎么赢?喝点酒吧,喝完就不会那么焦虑了。”

  “说了半天,就为了劝我喝酒吗,”庆尘挑挑眉毛:“我不能喝。”

  “没劲,”神代云罗一罐接着一罐的喝,直到酩酊大醉,在天台的边缘站起身来,如同走钢丝一般来来回回,好几次差点掉下天台,还是庆尘把他给拉回来才幸免于难……

  “喝这么多就能高兴吗?”庆尘不解:“这怎么喝完还发酒疯呢?”

  神代云罗站在天台上斜睨了他一眼:“庆尘啊,如果喝完酒之后,你还能不哭不闹不笑不打电话,最后还能保持清醒走回家去,这得有多孤独啊。这说明,这个世界上从来没人让着你,没人保护你,你只能学着自己坚强一点。”

  “庆尘,身体受不了酒精,可心需要啊,还是那句话,酒后最清醒的那个人,才最痛苦。”

  这时,天台的门打开了,神代空屿依旧是一头黑长直的秀发,她穿着黑色西装出现在天台上:“云罗哥,我来接你回家。”

  神代云罗看了庆尘一眼:“记住你还欠我一顿酒。”

  说完,他便醉醺醺的跟着神代空屿走了。

  留庆尘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天台上。

  不过,他没有离开,而是打算给神代财团留下一点惊喜。

  凌晨3点半钟,庆尘带着耳机潜伏进第一区,他若无其事的爬上一栋高楼,而切舍御免传承的总部心境道场,就在2公里开外。

  他抬头看了一眼星空:“月朗星稀,正适合杀人。”

  说着,庆尘匍匐在高楼的天台边缘,架好了以德服人狙击枪。

  轰隆一声,钨芯穿甲弹脱膛而出,如雷霆般奔向心境道场的暗桩哨岗。

  一枪接着一枪,切舍御免的心境道场外,12名哨岗接连死亡。

  神代财团得知这消息时,顿时就惊了!

  刚刚他们搜捕了庆尘好久,结果庆尘已经离开了现场,不知所踪。

  他们还以为庆尘装完逼就跑了,结果哪想到这货又杀了个回马枪!

  下一刻,切舍御免道场里的掌舵者立刻喊来了卫戍部队,前去包围庆尘所在的大厦。

  “布防!方圆五公里都给我布上,以免他使用降落伞、滑翔翼离开!”

  “开卫戍部队的装甲战车过来,把那栋大楼给我包围住!”

  “鹿岛刚刚分享了情报,他们离开的方式必须有人收尾关门,他现在就一个人,绝对不能让他再跑了!”

  “调动无人机、直升机、浮空飞艇!”

  神代成员们歇斯底里了,他们无法忍受有人竟然能在自己的大本营里,如此猖狂的杀人!

  神代卫戍部队密密麻麻的朝庆尘包围过去,无人机、直升机、浮空飞艇也轰隆隆的起飞了。

  这围剿力量如狂潮,飞行器上灯光犹如星河般密布在夜空里。

  庆尘仿佛没有察觉似的,一枪又一枪扣动扳机,短短20分钟之内,就足足杀死了数百人。

  就在神代的大本营里,杀死了上百位切舍御免传承者,还有数百位卫戍部队士兵,这种事情在以前,连半神们都只敢想一想罢了。

  毕竟半神也不是铁打的,也会死了!

  眼瞅着卫戍部队越来越近,庆尘也听见了武装直升机的螺旋桨声。

  他看了一眼时间。

  刚刚好。

  3

  2

  1

  “毁门,”庆尘平静说道。

  卫戍部队营区里,小三抡起锤子轰隆一声砸在一扇木门边框上。

  密钥之门开启的地方,会给门留下10厘米的边框,只要这边框破碎,密钥之门就会破碎。

  而那些从密钥之门里进去的人,则会瞬间从密钥之门里掉出来!

  也就是说,这门的是10号城市,庆尘从这扇门里前往20号城市。

  如果这扇门被摧毁,那么庆尘就会掉回到10号城市这个。

  这世上,没有庆尘卡不住的bug。

  他就是当代卡bug之主!

  20号城市夜空里,神代各方围剿力量已经到场,武装直升机上的金属风暴开始吞吐火舌!

  也就是这一刻,10号城市卫戍部队营区里传来,哐当一声,犹如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

  天台上的庆尘,凭空消失不见了。

  他就这么消失在了众目睽睽之下,像是给数千卫戍部队士兵表演了一场惊悚的魔术!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s..book314382561830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