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07、抢人!S级巫术重现人间!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4-01 23:47: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23号城市在凌晨两点钟时,依然灯火辉煌,直到凌晨四点钟,狂欢的人群才会散去。

  对于里世界联邦人来说,夜晚是用来狂欢的,反正他们的睡眠时间早就被缩短到4个小时了。

  联邦战争好像并未对这里的繁华造成什么影响,各个财团也小心谨慎的,将战争范围控制在荒野上。

  郑远东在街道上行进着,他默默的计算着庆尘给他的路线。

  家长会来到23号城市以后,并不是只发展下三区,他们还要伪装成平民,将这里的街道、pce安委会哨卡、卫戍部队分布点的全部摸清。

  而郑远东现在走过的路线,就是庆尘精心设计好的,卫戍部队不知不觉的在他沿途之中全部出动,只为了抓捕这一个人。

  第二区里,一场宴会正在进行。

  宴会在第二区金碧灿烂旳乐天酒店顶楼,一位身穿晚礼服长裙的女明星,正坐在一架三角钢琴前,手指在琴键上跳跃。

  银色的长裙上缀满了钻石,看起来异常明亮夺目。

  舞池中,西装革履的男人邀请女人一起跳舞。

  舞池周围,还有上百人端着香槟,笑容满面的交谈着什么。

  在宴会厅外面,守卫着数十名卫戍部队士兵,就连厕所门口都有两人把守着。

  此时,一位清洁工推着工具车到来,并对卫戍部队说道:“您好,我来打扫厕所,更换香氛。”

  卫戍部队士兵用探测仪在他身上检测,并对工具车进行了严格细致的检查。

  “进去吧,”士兵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时,四名中年人有说有笑的结伴而来,他们看了一眼士兵:“我们需要被检查吗,上个厕所而已。”

  那两名卫戍部队士兵赶忙解释道:“您几位不用的。”

  这几位是鹿岛监视居住中,排位3号、4号、18号、19号的科学家,也是23号城市的社会名流。

  如果不是现在情况特殊,鹿岛一般不会得罪他们。

  即便是监视居住,也会客客气气的。

  四位科学家继续有说有笑的走进厕所里,士兵则在外面听着他们的笑声。

  没过一会儿,清洁工推着工具车离开了,而厕所里,科学家们爽朗的聊天声还在继续。

  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位士兵小声问道:“他们进去多久了?”

  “5分钟了!”另一位士兵回答道。

  “有点不对,在哪聊天不行,怎么跑这里聊天来了?我进去看一眼!”

  士兵从肋下拔出手枪来,快速推开门往里面走去,可是这时候的厕所里哪还有人?这厕所里,只剩下小便池上放着的一部手机,正开启功放,播放着一段聊天录音。

  士兵顿时惊了,他一一打开卫生间的每一扇隔间门,里面空空荡荡的,只有其中一扇门上留着个圆洞。

  就这么五分钟时间,四位重量级科学家全部不翼而飞!

  “不好,刚刚那个清洁工有问题,封锁大楼,寻找那个清洁工!”士兵打开通讯频道怒吼起来:“封锁电梯,我们在166层,他来不及离开!”

  可这个时候,清洁工根本没有去乘坐电梯。

  这位家人已经来到166层之上的顶楼天台,穿过宽广的直升飞机停机坪,来到天台边缘纵身一跃。

  紧接着,他拉开自己背后的降落伞,潇洒的从空中离去。

  卫戍部队士兵在窗户里发现他身影时,便立刻呼叫卫戍部队来封锁地面,对这位家人实施抓捕。

  可是,这里的卫戍部队已经被某个疑似半神的目标给吸引走了一大半,剩下一小半则被调到了23号城市鹿岛李氏官邸,拱卫着真正的权力者。

  不是这些科学家不重要,而是狗命更重要。

  如果这位真是半神级别,那鹿岛李氏官邸没有正规军保护,怕不是要在今晚一起团灭了。

  ……

  ……

  与此同时,23号城市的第四区,‘横罗’音乐大厅里,正有一支交响乐团在进行一场精彩的演出。

  舞台上,乐团的小提琴声轻快昂扬,大提琴声低沉婉转,台下坐着数百位上流人士,如痴如醉的欣赏着音乐。

  其中,还有1号、7号、9号等十四位科学家,每一位都是极其重要的学术界泰斗。

  他们身穿礼服,领口打着蝴蝶结,身旁的太太虽然年纪也大了,但一个個都气度不凡。

  同一时间,有14位重点监视的科学家,忽然一同参加了某场音乐会,这件事情本身就不同寻常。

  鹿岛情报部门已经第一时间,对整个音乐大厅进行了布控,数百名士兵把守着各个进出口,携带的装备都荷枪实弹,随时都能开枪射击。

  也就是这严密布控下,正有数百人穿插在行人中,快速朝着横罗音乐大厅靠近过去。

  抵达大厅正门时,这数百人交换了眼神,一起带上了一枚红色的徽章。

  他们分散开来,有人从正面拾阶而上,有人则从侧门包抄。

  正门处,上百位家人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二十只防爆盾牌,一起举在面前,如一堵墙似的快速突进着。

  负责守卫正门的120名卫戍部队士兵看到来者,立刻开枪,并高声喊道:“敌袭!请求支援!”

  子弹如疾风骤雨般击打在防爆盾牌上,而那些防爆盾牌则被c级家人、d级家人举着,纹丝不动。

  卫戍部队也举起防爆盾牌,准备正面对抗。

  刹那间!

  砰的一声,远处楼顶竟然还有狙击枪声响起,一击贯穿了防爆盾牌,将后面的卫戍士兵打死。

  这防爆盾牌虽然防弹,却不防狙击子弹!

  下一刻,那负责正面入侵的上百名家人,立刻从身上掏出手枪来,乱枪将门口的守卫阵型冲乱,稳扎稳打的躲在防爆盾牌后,一边等着狙击枪手帮忙火力压制,一边缓缓突进。

  侧门处,家人们干脆直接举起防爆盾牌一阵乱冲!

  家长会的通讯频道里,路远冷静说道:“已夺取正门。”

  很快,有人说道:“已夺取侧门。”

  路远:“清扫内部障碍,注意盾牌防护,他们没有携带重武器,防爆盾牌足够应付所有乱局了。外面的人封锁路面,10分钟后收缩到音乐大厅里进行撤离。”

  一声令下,街道上有两千多人快速集结过来,封锁了路面。

  这支队伍里,不仅有家人,还有昆仑成员。

  狙击手也是昆仑的,枪法惊人。

  这一支队伍,算上街道上伪装的行人,比卫戍部队还多好几倍……

  接引科学家的行动到这里,已经从偷人,变成了明抢!

  而且,这也不再是一场单纯的抢人行动,庆尘和郑远东还要将这批人全部撤离到10号城市去。

  家长会已经引起各个财团的注意,再不走,很有可能被全部关在城市里,围捕、追杀。

  此时撤离,就是最好的选择。

  卫戍部队士兵呼叫着增援,可这个时候,卫戍部队已经不知不觉的被郑远东拉扯远了。

  他们立马分出500名精锐放弃了追捕,转而朝音乐大厅方向支援过来,预计15分钟内抵达。

  23号城市的出入境闸口缓缓落下,城墙上的金属风暴全部启动,鹿岛打算来一个瓮中捉鳖,将这支数千人的队伍牢牢锁死在城内。

  数千人,总不可能也不翼而飞吧?!

  ……

  ……

  短短5分钟内,路远已经带人完成了横罗音乐大厅的入侵。

  他蒙面站在舞台上,高声说道:“各位观众不要慌乱,我们只是要带走几个人而已,只要各位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不会有任何人受到伤害。”

  说着,家长会成员搀扶着科学家们快速离开,往后台走去。

  这些人,都是总统与议员们邀请的,然而他们对增寿21年的事情仍旧存疑,所以就抽签选出13号科学家去10号城市印证。

  在10号城市,13号科学家亲身经历了神奇的灌顶,于是给这些人打去电话,将他们聚集在一起,一并带走。

  说实话,当音乐会开始时,当他们看到鹿岛在往音乐大厅增派卫戍部队的时候,大家就已经绝望了。

  在鹿岛地盘上,有谁能从数百名卫戍部队士兵手里带走他们?

  想想就觉得根本无法完成。

  然而当战斗开始之后,这些科学家看到上千人把卫戍部队打的节节败退,人都懵了。

  这支负责带走他们的队伍里,c级就好几名,d级更是一堆一堆。

  卫戍部队这边,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子弹打完了就只能等死。

  也是卫戍部队低估了战斗的烈度,他们以为在这座鹿岛政治中心城市里,就算发生战斗也就是小规模的,毕竟这里是鹿岛的大本营啊!

  然而谁能想到,对方为了带走十多名科学家,竟然在城市里发动了小型战争!

  而且,特么的这些人以前藏在哪里啊?这也太恐怖了吧!

  后台。

  密钥之门已经开启,这一次倒是比以往都顺利,直接开在了10号城市的卫戍部队营区内。

  路远在通讯频道里说道:“撤离!”

  话音一落,门外的家长会、昆仑成员,如潮水一般涌入音乐大厅。

  所有人有条不紊的,从音乐大厅后台里的密钥之门通过。

  这一切行动不知道谋划了多久,当行动开始的那一刻起,所有战术指令都如同行云流般丝滑。

  最后,唯独留下路远一个人,没有离开。

  有昆仑成员从密钥之门里折返出来,焦急问道:“路队,你在等什么,走啊?!”

  路远笑道:“你们继续前进,密钥之门是我开的,得由我来关闭。”

  昆仑成员听到这句话便是一愣,他很清楚这时候留下意味着什么。

  巫师传承里流传着一句老话:不要做那个开门的人。

  意思简单易懂,开门的人要负责关门,那是被全世界遗弃的人。

  但是,这世上总有这样的人,愿意做那个最后关门的人,为所有人殿后。

  路远看着下属悲伤的表情笑着说道:“放心,老板为我做好了计划,我不会死的。”

  ……

  ……

  鹿岛的增援部队抵达了,他们看着空空荡荡的音乐大厅正门,找来目击者询问道:“他们人呢?!往哪个方向去了?”

  “他们全都进去了啊!”目击者线人回应道:“我亲眼看到,他们数千人的队伍全部进入音乐大厅了。”

  卫戍部队指挥官心里咯噔一声,完了!

  这里被劫持了!

  一瞬间,指挥官脑海里闪过‘银行被劫持后绑架人质’的场景,他还以为家长会和昆仑是要据守这里,来跟鹿岛谈条件!

  要知道,音乐大厅这种地方得是上流人物才能来的,也就是说,音乐大厅里数百名观众全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让他怎么强攻?

  可还没等这位指挥官想好强攻计划的时候,音乐大厅正门里,竟有数百人冲了出来。

  指挥官怒吼:“所有人都给我控制住,一个都不准放跑。”

  副官说道:“这些可能都是音乐会的观众。”

  “歹徒也有可能藏在这些人里,”指挥官继续怒吼:“给我全都控制起来,一个个审查身份!”

  这位指挥官,要把一切逃离这里的方式都给封堵住。

  但是他感觉有些奇怪,难道里面的歹徒并没有打算劫持这些人质吗?

  他找到一位税务管理委员会官员问道:“那些进去的歹徒呢?”

  这位官员急促道:“他们带着一些科学家进入后台了。”

  “全进去了?”

  “对,好几千人,全进去了!”

  指挥官心中暗叫不好,他赶忙带人往里面冲去:“跟我冲!”

  然而等他冲到音乐大厅后台里时,那里已经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了。

  旁观者组织是低调的,他们手中持有的真视之眼,以及巫师传承,一直以来也都很神秘。

  很少有人知道密钥之门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密钥之门的原理是什么。

  一开始,卫戍部队怀疑是庆氏暗影之门在接人,但暗影之门只能掌握在一个人手里,他们心想这种方式你接走一两个人还行,想大面积的接走科学家也不现实。

  而现在,全城多点开花,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科学家接引行动,这就不是暗影之门能做到的事情了。

  比暗影之门还恐怖啊!

  “完了,全完了,数千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劫了人,还逃跑了!”指挥官心中一片灰暗,他知道迎接自己的,将是情报审查机构的严厉问询,他后半辈子都要去监狱里度过了!

  “给我审查外面所有人的身份,一个都不许放跑,”指挥官面色狰狞的说道:“我怀疑,还有歹徒藏在里面!”

  他回忆着刚刚下属传来的消息:一位清洁工在厕所里接引了四位科学家,然后从容撤离。

  这件事情里包含着一个极其重要的信息,接引人自己是无法通过某种神秘方式离开的!

  不然,那个清洁工根本没必要用降落伞逃离。

  指挥官找到了真相:“快,给我核对身份,我要知道这个计划的所有秘密!”

  此时此刻,路远藏身于那些上流人士之中,西装革履。

  他先前蒙面,就是为了这一刻不被别人认出。

  可是,与他想象的不同,这些上流人士并没有冲出卫戍部队的封锁圈,而是被一起控制了起来……

  “草,完特么犊子了,”路远心中苦笑。

  正当此时,他忽然听到街道尽头有引擎轰鸣声传来。

  紧接着,路远便看到自家老板郑远东,正狂奔着引动数千名卫戍部队驾车围追堵截,朝自己这边冲来!

  “卧槽,”路远惊叹。

  卫戍部队指挥官看到这一幕便惊了:“快,设置防线,不要让他逃了!”

  这位引动着全城卫戍部队的男人,才是他们今晚必须抓住的目标!

  “开火!”指挥官下令。

  只见郑远东手握黑色真视之眼,高喊:“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卫戍部队指挥官:“?”

  几个意思,这么严肃的气氛里,你突然说这种话?

  刹那间,所有人来不及多想,只觉得自己突然飞了起来。

  不,不是飞起来了,而是方圆百米内的重力场发生翻转,地面成了天空,天空成了地面!

  士兵们在空中感受着失重,所有人都惊恐的朝天空“坠落”!

  又是一瞬间,整个世界的重力场恢复正常,在场所有士兵都从六米高空落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郑远东已经来到路远身边,笑着说道:“跟庆尘猜的差不多,你果然没能跑掉。”

  “现在呢,怎么跑?”路远焦急问道。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郑远东念到。

  卫戍部队指挥官爬起身来,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疼痛着,然后,他便眼睁睁看着路远、郑远东的身影,化作数百只灰色的飞燕,朝四面八方飞去。

  待到飞燕散去,原地已经没有人了。

  郑远东一夜之间,接连使用两个s级巫术,一个a级巫术,宣告着巫师传承重现人间,那个最神秘的传承重新入世了!

  23号城市一片狼藉,家长会、昆仑仅仅用了3小时,便接走了20位科学家,而且每一位都是学术界的泰斗。

  鹿岛损失惨重。

  ……

  两章万字,

  s..book314382561148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