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03、从未赢过的人,赢了一次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31 00:33: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归倒计时60000.

  半神亲自为10号城市的增寿21年站台,在网络上掀起狂潮。

  骑士长寿之谜,也终于解开了……

  虽然那个直播看起来怪怪的,半神好像有点不高兴,像是被绑架了似的。

  但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绑架半神李叔同吗?肯定没有啊。

  所以直播是真的,骑士也绝对不会为了直播带货牺牲声誉……

  联邦公民们开始沸腾了。

  有女性想要移民10号城市,在职场里获得相对公正的待遇和产假。

  有家长想要移民10号城市,让自己的孩子在未来考试中获得一些优势,并享受免费的九年义务教育。

  有小商人想要移民去10号城市,获得税收减免。虽然10号城市宣布企业必须支付加班费,可是那里的小微企业征税已经降到3%了啊,加班费跟税收降低幅度一比,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每个时代里都有弄潮儿,他们而起,追寻着成功的机会。

  仅仅一天时间过去,联邦各个城市里就有数万人离开自己居住的城市。

  但是,各个财团也反应极快,就在当天夜里,李氏、陈氏、鹿岛、神代,纷纷卡死了各个城市的出入境审查。

  所有居民办理离境签证的时候,理由一旦是前往10号城市,一律拒签。

  有居民谎称自己是去其他城市,也一样被拒签,出都出不去。

  而且,各个城市旳议政中心还发布公告:近期非公务,联邦公民一律不得离开城市。

  尤其是那些高科技人才,全都上了各个城市的重点关注名单,只要他们在出入境闸口被人脸识别身份,就会立刻被卫戍部队劝返。

  10号城市卫戍部队会议室安静了下来,只剩下隔壁罗万涯跟卫戍部队士兵们谈心的声音:“大家来分享一下自己最难过的事情吧……”

  一时间,庆尘好不容易制定的那些策略全成了空谈。

  总统、副总统、议员们很清楚,没人能在财团严防死守之下,毫发无伤的带走那些科学家、企业家、高精尖人才。

  李叔同可以,但李叔同一个人能硬闯那么多城市吗?

  局面僵住了。

  总统找到庆尘问:“我们还要继续制定政策吗,我这边已经联系到了四位业界泰斗想来10号城市,有两个人心肺功能衰退的厉害,等不及了,可他们根本不可能离开城市。我听说,他们团队成员都被录入了人脸识别系统,还被监视居住了。”

  庆尘没有太意外,当年表世界二战之后,各国科学家其实都在面临这种情况。

  各個财团这么做,是打算完全将人才牢牢锁死在自己境内。

  庆尘淡定的喝了口水:“急什么,别怕。”

  议员们面面相觑:“老板,这怎么能不急呢?”

  现在最着急的并不是庆尘,而是那些议员。

  先前庆尘承诺他们了,只要能挖七个带着专利过来的业界翘楚,就会给他们增寿21年,且恢复自由身,现在他们努力了半天,结果全都变成了一场梦幻……

  泡汤了。

  议员们在会议室里眼巴巴的看着庆尘,心说我们确实能摇来人,可你接不走他们啊,这可不怪大家。

  然而庆尘却只是笑着说道:“各位手机已经全部加密了,只管放心的摇人,至于我能不能带走他们,那是我的事情,不用各位操心。你们接着打电话,只要确定了对方的意向,我就派人去接应,如果因为不可抗力接不走,一样算各位的业绩。”

  议员们亢奋起来了,他们纷纷拿起手机拨打出去:“喂,老李啊,半神李叔同在网络上那场直播你看了吧……对,没错,我已经亲眼证实了,而且10号城市百废待兴啊,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一个个议员们先是当了水军的话术顾问,现在又化身电话销售。

  庆尘站在会议室里,忽然有种……站在《华尔街之狼》电影里那间大办公室的感觉,满眼都是机遇与交易,谎与欲望……

  他默默思考着,首先这个计划还需要郑远东抵达10号城市才行,他需要对方的黑色真视之眼来进行“谨守秘密术”。

  其次,就是回归后与郑校长商量,如何利用密钥之门接人了。

  这次,李氏、陈氏、神代、鹿岛封锁边境,庆尘并不意外,他甚至理解李氏为什么这么做。

  李云寿和李氏枢密处要维护的是自家财团利益,就算他们跟庆尘再熟,庆尘也终究是个外人。

  他们不可能牺牲自家利益来帮庆尘。

  让庆尘比较意外的是,庆氏掌控7座城市竟全部开放,仿佛任由他贪婪的吸收人才一样,坐视不管。

  庆氏那些大人物一定能意识到,10号城市会挖走多少高精尖人才,但那七座城市就像是被人按了静音键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像是在把所有人才都拱手送给他。

  那些庆氏各派系的人呢,难道也开始支持他了吗?庆尘非常疑惑,但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那些人不知道这件事情会动摇庆氏的根基吗?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庆尘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

  该回归了。

  ……

  ……

  回归倒计时20000.

  何今秋行走于长街上,面色依然惨淡。

  他要离开10号城市了。

  如今他九支青玉心剑,一支刚刚修成无法战斗,其余八支均出现了裂痕,必须回到表世界用紫兰星才能修补。

  这一战他付出代价之大,除非同样修行青玉心剑的人,不会理解。

  何今秋俯瞰着下方,心里思索着自己所作所为是否值得。

  正思索间,路上一位行人忽然走到他面前:“您好,我见过您,之前我和家长会一起守第53段防线,当时防线崩溃了,是您的青玉心剑救了我们。”

  这位难民牵着自己的孩子:“快叫叔叔,谢谢叔叔救了我们。”

  那位六岁大的小孩子乖巧道:“谢谢叔叔。”

  紧接着,更多人认出何今秋来:“当时我也被一支飞剑救了啊,谢谢您,我当时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呢!”

  这一刻,何今秋忽然梦回十多年前,他和老班长刚刚从抗洪堤上下来。

  他们一个班的战士全都穿着迷彩背心,鞋子早就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大家一瘸一拐的踩着泥泞,回到防洪指挥部后面的帐篷里,所有人都茫然的坐着。

  太累了。

  这时,有大爷大妈偷偷钻进营地,他们怀抱着方便面、矿泉水、小面包、煮鸡蛋,然后热情的说着小伙子们辛苦了,你们都是英雄。

  英雄?何今秋回想那段时光,似乎自己离英雄这个称呼已经很遥远了。

  他和郑远东两个人并排坐在帐篷里,一边吃小面包一边嬉笑调侃对方,笑着笑着大家就靠着帐篷睡着了。

  现在想到那段艰苦的日子,何今秋只觉得苦中带甜。

  长街上人声嘈杂,何今秋沉默的看向所有人:“不用客气,应该的。”

  他转头回望长街尽头,决定暂时不去思考是否值得的问题了

  回归倒计时10000.

  卫戍部队营区里。

  “家长,人数已经清点出来了,”小三情绪低沉的说道。

  庆尘嗯了一声:“说说吧。”

  “昆仑阵亡人员632名,全部阵亡。”

  “时间行者原4811人,阵亡889人,幸存3922人。”

  “家长会原12329人,阵亡9417人,幸存2912人。”

  “各社团原46521人,阵亡31882人,幸存14639人。”

  巨大的阵亡数字汇报出来,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

  整座城市都经历了一场灾难,所有人心里都留下了一条难以弥合的伤口。

  庆尘看着面前的家人、学院时间行者、社团成员,轻声问道:“后悔吗?”

  小三等人相视一眼:“不后悔。”

  罗万涯忽然说道:“各社团幸存14639人,其中全员申请加入家长会。城市人口普查也做完了,城市剩余人口597万,其中有二分之一的难民都在申请加入家长会。”

  这就是世界给家长会的馈赠。

  庆尘还要求总统、议员、明星也都来听着汇报。

  好让他们知道,在他们惦记咖啡、威士忌、雪茄的时候,卫戍部队营区外面发生了什么。

  宋袅袅没有化妆,朴素的扎着一个马尾辫,看着少年站在人群面前,听着刚刚那些惨烈的数字。

  她只觉得这位少年督查,和她当初遇见时又不一样了。

  锐气依然在,却不会随时锋芒毕露了。

  庆尘看向面前所有人说道:“我们经历了一场灾难,这是我们在表世界很难遇到的,在此我想感谢在场的每一位。”

  “我感谢你们所有人都在灾难中,杀死了那个懦弱的自己。”

  “我感谢你们都成为了英雄。”

  “谢谢。”

  庆尘又看向队伍里,陈灼蕖、胡靖一带着小孩子们伫立着。

  他平静说道:“我接下来说的你们可能难以接受:这一次灾难里,你们是被保护的人,下一次,请你们像那些英雄一样,保护其他人。想要改变这个世界,我需要所有人都站出来,不要再懦弱的躲在所有人身后。”

  “各位过去的人生,就是在家长要求下不停的学习,他们总会告诉你们,你们只要好好学习就行了。”

  “但现在不一样了,恢宏的时代近在眼前,你们若无法突破与进步,就只能被淹没在时代里。”

  庆尘看向陈灼蕖与胡靖一、张虎宝等人:“半神李叔同那口云气都看到了吗,羡慕吗,想做到吗,那是人世间里所有捷径中,最远的那条路,想要,那就今晚用命去换吧!”

  陈灼蕖握紧了拳头。

  李叔同在远处默默看着,他知道庆尘为何要故意激怒这些时间行者。

  他也知道骑士在表世界的今晚,将迎来一个新的时代!

  倒计时归零。

  回归。

  ……

  ……

  世界黑暗下去,又重新亮起。

  就在时间行者们还在迷茫的时候,陈灼蕖已经转身朝绝壁处走去。

  胡靖一喊住她:“你要去哪?”

  陈灼蕖平静道:“挑战最后一处绝壁,你不去吗?”

  胡靖一愣了一下,然后沉默了。

  总共九面绝壁,如今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面绝壁,青山绝壁。

  但是按照挑战倒计时来看,只有63人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前八座绝壁挑战,严格来讲只有这63人还有能力完成挑战。

  这63人里,并不包括胡靖一。

  胡靖一这种笨学生,一次都没成功过。

  这时,陈灼蕖再次高声问道:“你不来吗?”

  “你们不来吗!”

  “你们甘心吗?”

  陈灼蕖倔强道:“你们想成为这个时代的失败者吗,你们还想被人保护吗,我在防线后面的医疗所里,眼看着他们前仆后继的死去,我想冲到防线上去,却又被家人们撵下来,那时候我就知道,我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变强!”

  张虎宝迟疑了:“我没完成第七、第八绝壁,想直接挑战最后一面绝壁。可是最后一面绝壁不能带安全绳,会死……”

  是的,骑士挑战是不能带安全措施的,所有人都要直面死亡。

  陈灼蕖转身离去,她的话回荡在夜空:“那就只当你们已经死在那场灾难里了,爬到那青山之上才能获得一次新生。记得小七哥说过的话吗?”

  胡靖一怔怔看着那位女卷王的背影。

  张虎宝忽然笑道:“她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只是小七哥说过什么来着?”

  ……

  ……

  当陈灼蕖来到青山绝壁面前时,庆尘已经等在那里了,她尊敬道:“老板。”

  庆尘问道:“此去生死未知,想好了吗?”

  陈灼蕖郑重点头:“我想好了。”

  鲸岛上起雾了,整座青山绝壁都像是被云雾包裹着,看起来格外巍峨与神秘。

  庆尘将一袋子镁粉和一柄匕首交给陈灼蕖。

  就在女孩接过镁粉和匕首的瞬间,庆尘忽然捏住了她的手腕,呼吸术,问心!

  却见陈灼蕖两颊骤然绽放出火焰纹路来,呼气如白箭!

  短短一分钟之后,女孩睁开眼来重复着自己刚才的话:“我想好了。”

  说完,她义无反顾的走向青山绝壁,沿着庆尘曾爬过的路,青云直上!

  庆尘沉默了,他只是想试试而已,却没想到这些人里真的有人能过问心。

  但不知道为什么,当他想到陈灼蕖曾经的行事作风,竟一点也不觉得特别意外。

  紧接着,张虎宝来了,没有过问心。

  梁蒙顺来了,没有过问心。

  叶函来了,没有过问心。

  张君立来了,没有过问心。

  庆尘没有失望,他知道这才是常态,人生中诸多苦,不是每个人都能正视的。

  那些不坚定的心,在挑战生死关过程里才能洗涤干净。

  庆尘数着,成功挑战第八面绝壁的总共有63人,但是来挑战青山绝壁的足有211人。

  他很佩服这些人,因为挑战青山绝壁没有安全绳,死了就是死了,一点回转余地都没有,敢站在这里的人,都是真的勇士。

  此时,胡靖一看着同伴们一个个爬上绝壁,他却还站在原地。

  庆尘看向他:“九死一生之路,没有安全绳,没有保护措施,想清楚了再开始。”

  胡靖一沉默片刻:“我想好了。”

  庆尘将镁粉和匕首递给他,胡靖一好奇问道:“匕首是干什么用的?”

  “上去你就知道了,”庆尘没有解释,他随意的将手指搭在胡靖一手腕上。

  刹那间,胡靖一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庆尘知道,那是承受不住问心的结果,人生中的所有苦,都会成为一柄柄利刃,割在胡靖一的心坎上。

  他刚要松手,结果却在即将松手的瞬间,被胡靖一另一只手死死抓住。

  庆尘愕然抬起头去,却见对方一边忍受痛苦,一边将他的手掌按在原处。

  庆尘轻声说道:“不松手,你会死。”

  胡靖一面色凶狠道:“那就死。”

  也就是这时,胡靖一似乎回到了小时候。

  ……

  ……

  教室里,有人拿着胡靖一的数学试卷,嬉笑道:“你数学怎么才考了21分啊,哈哈哈。”

  “来,大家看看胡靖一的卷子,你看前面选择题这么简单,他都没有做对。”

  胡靖一追在同学后面:“你们把卷子还给我!还给我!”

  推搡着,胡靖一不小心被同学推倒,脑子撞在了桌角上,血流不止。

  几小时后。

  教研室里,胡靖一的母亲站在他旁边,胡靖一脑袋上包着纱布。

  对面是班主任,正拧开保温杯喝下一口热茶。

  却听班主任悠闲道:“这次呢就是学生之间的打闹,我问了,是胡靖一先追同学的。”

  胡靖一的母亲低声说道:“可我家靖一说,是同学抢他卷子,还笑话他。”

  “你们家胡靖一真的不是学习的料,都五年级了,一直在我班里拖后腿,都快成全校的笑话了,大家笑话他也很正常啊。要我说这位家长,你要不要带他去测一下智力啊,实在不行就送到一些特殊的学校去。我这也是为胡靖一好,他看到自己不如同学也会着急,什么样的人就应该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

  胡靖一的母亲牵着孩子走在回家路上,走着走着,他说道:“妈,要不我转学吧,不然班主任老是喊你过来,我是真的学不会。”

  他母亲没有说话,只是牵着他继续走在夕阳里。

  直到太阳沉入地面,弦月挂上星空。

  “妈,你给我转学吧,我不想上学了,”胡靖一哭着说道。

  他母亲终于转过身来,默默的看着他:“你确定吗?”

  胡靖一愣住了,他只觉得这个问题像是悬在头上的刀,清冷又残酷。

  他母亲继续问道:“不上学了,不再努力了,就这样放弃,然后糊里糊涂过完这辈子,你确定吗?”

  “你小学是倒数第一。”

  “中学是倒数第一。”

  “高中还是倒数第一。”

  “打篮球打不过别人,踢足球踢不明白,别人痛骂你你都不敢还口。”

  “高三复习,你每天睡四个半小时,发誓一定要考上名校。可你半夜打着手电筒做数学题,凌晨4点半站在路灯下背书,熬了整整一年结果也只考了个野鸡二本。”

  “你清晰的意识到了,不管你怎么努力,你都是一个普通人。”

  “你前八面绝壁都失败了,每一次都失败,现在怎么敢去直接挑战第九面青山绝壁?!”

  “这样的人生,是不是放弃了会更舒服一些?如果人生重来一次,你会继续努力,还是放弃?”

  年幼的胡靖一站在夜色里,渐渐止住了哭声。

  他的面色也渐渐平静,并睁开眼睛:“人生这才哪到哪,死不掉的,就继续前进!”

  庆尘说道:“恭喜你。现在开始,是新的人生了”

  胡靖一怔怔的看着庆尘。

  庆尘给他勇气:“刚刚那一关叫做问心,211个挑战者里,只有你和陈灼蕖通过了。你不是一个失败者,起码这一刻你不是,去吧,保持着现在的呼吸节奏,此去青云直上,天高海阔。”

  胡靖一带上镁粉和匕首,一点一点向青山绝壁顶端爬去。

  所谓勤能补拙,胡靖一虽然不是最聪明的那个人,但他绝对是所有挑战者里最勤奋的那个人。

  他一次次练习着攀岩技巧,陈灼蕖什么时候休息,他都要再多练两个小时才休息。

  此时,那烂熟于心的技巧,终于派上了用场。

  胡靖一开始在青山绝壁上看到刻字。

  62米,周鹏留。

  83米,赵永一留。

  他这一刻才明白,原来庆尘让他们带着匕首,是为了让他们也在这座绝壁上留下名字。

  到99米的时候,他忽然听见一声惨叫声,却见一名挑战者哀嚎着摔落绝壁,掉进他们身下的白雾里,最终‘咚’的一声戛然而止。

  胡靖一害怕了。

  挑战者接二连三掉落,他们从所有绝壁挑战者身旁落下,那些惨叫声冲击着其余人的心胆。

  胡靖一身子开始颤抖起来,他害怕死亡,没人能无视死亡。

  在这绝壁之上,死亡就从所有人身边坠落,呼啸而过!

  放弃吗?

  这时,胡靖一抬头看到一百米处。

  “余生,尽是前路。”

  “庆尘留。”

  这是庆尘重新建造这座青山绝壁时留的话,也是他想对所有挑战者说的。

  当初庆尘原本可以一口气爬上四五百米留下名字,结果因为曹巍的弩箭追杀,因为山间狂风,在10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然而他也就是在这里看破了生死,选择顶着身后的威胁继续前进。

  胡靖一渐渐不再颤抖,他在99米处刻下自己的名字,然后继续向上攀登!

  367米,李叔同留。

  599米,任小粟留。

  胡靖一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也忘记了多少人从绝壁上掉落,他只觉得长夜渐渐过去,天色也渐渐亮起。

  再次抬头时,他看见那突出绝壁的岩石。

  这一瞬间,胡靖一终于明白,为何前八面绝壁要在尽头设置这样一处……几乎无法完成的障碍。

  胡靖一低头往下看去,身后仿佛是望不到底的深渊。

  原来这条路的尽头,真的有一个门槛,跃过生,跌落死。

  “你觉得他敢跃出去吗?”郑远东站在青山绝壁之下问道。

  “能过骑士问心的人,怎么可能过不去这道坎呢?”庆尘微笑着说道:“骑士的人生,不是一次一次战胜这个世界,而是一次又一次的战胜自己。而且,骑士先辈会给他指引。”

  下一秒,胡靖一如同当初的庆尘一样看到那句话。

  “人生当如蜡烛一样,从头燃到尾,始终光明!”

  他像庆尘当初那样,像所有骑士先辈那样奋力一跃,狠狠抓住了绝壁的边缘。

  那个人生里从未赢过一次的人,终于赢了一次。

  鲸岛上朝阳初升,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

  ……

  6500字章节,抱歉晚了一个小时

  s..book314382558988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