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701、落子天元,分输赢,定生死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29 23:2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类都会为了延长寿命做出努力。

  有人打1200万一针的药来治病。

  有人每个月吃五万块钱的靶向药。

  有人吃人参、吃虫草、喝鹿血。

  寿命是所有人都避不开的话题,因为人终有一死。

  生命太过短暂,人们在最不懂事的时候,挥霍了最宝贵的青春,在渐渐懂事的时候挥霍了中年,然后在晚年才追悔莫及。

  太多人在老了以后喜欢说……人生如梦。

  是的,人生确实像一场大梦一样,一眨眼就过去了。

  庆尘看向那位切切实实感受到青春重返的总统:“宁先生,感觉如何?”

  总统怔怔的看着自己手背,皱纹消失了许多,平日里有些喘不上气的毛病也好了许多,他呆呆的望着庆尘,热泪盈眶:“这是怎么了?”

  刚刚那一刻,庆尘把手掌放在总统头顶的时候,总统还以为这位少年要打开自己旳天灵盖呢。

  哪想到,竟发生了如此神奇的事情。

  “先擦擦眼泪,”庆尘说道。

  总统赶忙用袖子把眼泪擦去。

  这位总统热泪盈眶倒不是因为感动,而是庆尘的骑士真气属性太辣眼睛。

  庆尘笑着说道:“准提法有灌顶一说,只要接受灌顶便可以增寿21年,那股真气会留在你的身体里,激活你慢慢衰退的身体机能,重新达到一种新的平衡,另外,你的细胞端粒体也会……”

  他咔咔咔的编了一大堆,后来实在编不下去了。

  说实话,庆尘也没仔细研究过准提灌顶为何会延年益寿,反正能增寿就完事了。

  总统愣了半晌:“修行之事,如此神奇?”

  庆尘问道:“如今10号城市百废待兴,据我所知这座城市是按照2000万人规格建造的超级城市,可现在才只有堪堪六百万人,你说我用21年增寿为条件,能招揽人才到这里为我服务吗?”

  总统还是怔怔的看着面前少年,心说:打算开挂了是吧!

  他整理了一下思绪,擦了擦眼泪说道:“能,只要这件事情是真实有效的,我敢保证绝对会有人源源不断的到来,尤其是那些富豪、高龄医生、高龄科学家,这些人年纪太大了、器官衰退,如果能让他们重返青春,大多数人都是愿意付出高昂的代价,甚至是他们的一半资产!”

  千万不要小看人类的求生欲!

  庆尘点点头:“宁先生回去休息吧,你们接下来还会很辛苦的。”

  10号城市是他的第一个大本营,他要给这里经营起来。

  起码,要尽快脱离依赖庆氏的状况。

  “老板,罗万涯到了,”庆野在一旁说道。

  庆尘眼睛一亮。

  ……

  ……

  北方出入境闸口处,庆尘带着小三等人夹道欢迎。

  罗万涯才刚下车,庆尘就热情的走过去握住他的手:“辛苦了啊老罗!”

  “老板,您有什么事情就直说,您这样我有点害怕,”罗万涯还是精明,他一见庆尘这态度,就知道有不少麻烦事等着自己呢。

  庆尘拉着他往城市里走去,笑眯眯的说道:“这10号城市百废待兴,但你也知道我是一名骑士,骑士怎么能够俗务缠身?那还是骑士吗?”

  庆尘这会儿已经打定主意当甩手掌柜了,他不可能留在这座城市里蹉跎一生,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经营一座城市这样的事情,留不住他。

  此时,罗万涯听到庆尘这么说,顿时脑子都麻了,他赶忙说道:“老板,这么多事情不能交给我一个人吧,不能给我这么大的权力啊!”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不是权力不权力的事情,而是我信任你,”庆尘笑着说道:“pce安委会、pca中情局由庆一统领,城防与卫戍部队由庆野统领,司法方面由庆驱统领,10号城市家长会党务之后由小七来负责,他和秦书礼一正一副,你就专心忙你的政务,只当自己是10号城市市长就行。”

  罗万涯听到这里松了口气,他还以为庆尘要把这些东西全交给自己呢,要知道这历史上有太多人的死因都是权力太大、功高盖主。但现在,庆一、庆野、庆驱、小七、秦书礼来分担,自然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老板您想要把10号城市发展起来?”罗万涯问道:“发展是离不开人的,可联邦居民不喜欢移民,很多人会在一座城市里住一辈子。”

  庆尘继续说道:“我打算用准提灌顶来振兴10号城市的经济,你觉得怎么样?”

  “嗯?”罗万涯愣了一下:“用准提法赚钱吗,我觉得可能有不少富人都会愿意出一个亿、十个亿来买吧,可这就像是石油一样的资源,用完了也就用完了,那些来灌顶的富豪并不会留下来为城市做贡献,不是长久之计啊。”

  庆尘笑了笑:“你以为我是要拿准提法卖钱吗?当然不是的,这是一个成体系的事情。走,跟我先去见一个人。”

  罗万涯愣住了,这大半夜的竟然还要搞政务?

  几人乘坐车辆来到青禾大学,校长卢隐公笔直的站在校门口。

  庆尘下车后意外道:“卢校长不必专程迎接,我年纪小,受不起。”

  卢隐公摇摇头:“我站在这里迎接你,是因为你们救了一座城市六百万人,还有青禾大学5411名师生。在这件事情上面,我卢隐公个人尊严与荣辱不算什么,就算是给你跪下都无所谓。”

  “哦?”庆尘意外道:“但是卢校长话里有话。”

  卢隐公认真说道:“把话摊开了讲,你半夜与我约定见面,看起来非常急迫……应该是为了庆氏吧?我知道很多财团觊觎青禾大学的学术与专利,想要据为己有,我也知道你救了我们,但青禾大学的知识是宝藏,它属于全联邦公民,我不能让某个财团据为己有。”

  卢隐公继续说道:“而且,青禾大学的招生是不会给财团特权的,一千年前是这样,一千年后还是这样,它作为千年名校,不会为某個财团的子弟敞开大门,也不会让那些纨绔子弟来镀金。所有人都必须公平公正的参与考试,我不能给你们特招名额。”

  这都是各个财团在过去提出的条件,但青禾从来没有接受过。

  这位卢校长八成是以为,庆尘半夜过来是为了庆氏的利益。

  庆尘乐了:“那卢校长能给什么?”

  “我能做主转让60个专利,这是对你们的感谢,”卢隐公认真说道:“别的……没法给。”

  庆尘摇摇头:“这些我都不要,不要专利、不要特招名额。”

  这次轮到卢隐公意外了:“那你们要什么?别希望我像那些政客一样为你们站台。”

  卢隐公在青禾大学当了30年的校长,在联邦内名望非常高,高的离谱。

  庆尘笑着说道:“我的条件只有两个,第一个是希望青禾大学今年招生,可以为本地10号城市户籍学生,降低20分录取门槛。”

  “什么?”卢隐公这次真的意外了。

  庆尘提出的这个条件,跟庆氏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些财团纨绔子弟来考试的话,别说降20分了,就算降200分,他们也考不上。

  “今天白天的时候,我看到卢校长一直在带着学生帮忙搬运物资,还帮助西三区的难民重建家园,”庆尘认真说道:“看着一切,我相信卢校长是有公心的。如今10号城市百废待兴,我希望可以吸引更多人来到这里,重建家园,也希望改变一些事情。”

  卢隐公疑惑道:“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希望青禾大学可以扩招20%,”庆尘郑重说道:“上大学太难了,考大学也太难了,我目睹过很多考生因为考不上大学,最终去了工厂蹉跎一生。我不是说当工人就不好,而是那些人里明明有非常努力、非常聪明的学生,只是这独木桥太窄了,他们走不过去。”

  与表世界的盲目扩招不同,里世界走了一条更极端的路,现在,庆尘只是希望彼此中和一下,让青禾大学能够教育出更多的人才。

  如今联邦七所大学,除了火种军校、青禾大学相对独立一点之外,其余五座大学都是为各个财团服务的,几乎一毕业就进入各个财团工作了。

  庆尘现在的策略,就是想办法将青禾大学,变成10号城市的大学,为10号城市提供人才。

  庆尘说道:“而且我不是让青禾盲目扩招,我希望青禾可以建立师范类学院,帮我培养出一批优秀的基础学科老师来。”

  “等等,你要这么多老师干嘛?”卢隐公更不解了。

  庆尘认真说道:“我昨天审核了一下10号城市30年来账目,非常混乱,几乎所有市长背后都有一个庞大的灰色产业链条,财政收入几乎有40%不知所踪,还有20%用于城市内各种浮夸的公务开销、接待费用。我决定把这些收入找补出来,然后给中小学提供九年义务教育。这样一个义务教育的产业,需要优秀的老师填充进来。”

  庆尘确实没有什么治理城市的经验,但他有表世界前人总结出来的道路与经验。

  卢隐公忽然说道:“我前段时间听说,下三区有社团挥舞着棍棒,把学生都赶回了学校,这是你们干的事情吗?”

  “是,”庆尘点头。

  卢隐公沉思片刻:“我输了。”

  这时,李叔同微笑着从校门里走出来:“给钱。”

  卢隐公叹息一声用手机转了一千块钱过去,庆尘目瞪口呆。他没想到自己离开了拳台,师父竟然还能利用自己赚钱。

  “师父,你们赌的什么?”庆尘问道。

  李叔同笑道:“我与卢隐公是多年好友了,他当年来青禾考学路上遇到荒野人,还是我救的他,离开城市之前,我打算和他聊聊。正聊着你就来了,他对财团有偏见,而且他观察了,10号城市物资都是庆氏免费提供,所以认为你来找他,一定会代表庆氏开条件的。我嘛,当然是无条件信任自己徒弟了。卢隐公,怎么样?”

  卢隐公沉默几秒:“不愧是骑士,我没有从两个条件里看出任何与财团有关的私心,只看到了一个想改变世界的公心。你的条件,我答应了……不过,你想单靠学校来招揽人才移民,恐怕不够吧。”

  庆尘笑着说道:“当然不止是学校,我现在还要去另一处地方,把商业的事情给落实了。”

  “现在已经凌晨3点钟了,”卢隐公有些意外:“你不用休息吗?”

  庆尘转身离去,摆摆手:“时间不等人,我一刻都不想等。”

  李叔同和卢隐公二人并肩而立,他们看着庆尘离去的背影,风尘仆仆。

  卢隐公忽然问道:“你上哪找的这么一个徒弟,比你强多了,比你有责任心。当初想要改变世界,我和姓秦的,还有程啸劝了你那么久,但你一点都不觉得这个世界好与坏跟你有什么关系,只想安安心心当个武夫。你这种人,怎么能找到这种徒弟。”

  没人知道卢隐公也参与了八年前的事情,程啸被囚禁在秘密监狱八年,也没有把他给交待出来。

  李叔同丝毫没有在意对方语气中的贬低之意,他乐呵呵笑道:“别人送上门的便宜徒弟,我刚好捡了个便宜,现在银杏山上那位,怕是要气死喽。”

  ……

  ……

  庆尘带着罗万涯回到卫戍部队营区,敲锣打鼓的把议员们统统喊醒,拉到会议室里。

  议员们看着会议室里惨白的灯光惊恐万分,还以为这是要对他们进行秘密枪决了!

  “别紧张,别紧张,”庆尘指着罗万涯说道:“这位是10号城市的未来市长,大家认识一下,以后会常常打交道的。”

  一位议员小心翼翼问道:“您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我要现在通过一项临时法案,”庆尘认真说道:“10号城市要鼓励小微企业。过去财团把小微企业的税定得非常高,赚100万甚至要给联邦交55万,反而一些大公司都能拿到税收政策,1个亿才交300万的税,这样一来谁还敢创业?现在我们要降低小微企业的税收,鼓励各地的人才都到我们这里创业。”

  曾经的税收政策就意味着,小商人根本活不下去,只能依托在财团的怀抱里生存。

  只有让10号城市改变这个税收政策,才能让普通人的商业焕发活力。

  议员们面面相觑,庆尘所说的这一切,跟财团的利益完全违背了啊!

  有人小声问道:“您不也是庆氏财团的吗?为什么要通过这样的法案……上一个提出给小微企业减税的议员,被沉塘了啊,财团不会同意的。”

  庆尘笑了笑:“他们忙着打仗呢,谁有空管我?而且想通过法案还不容易吗,选票不就在各位手中?来,现在举手投票,提示一下……我希望看到各位全票通过。全票通过了有威士忌喝。”

  罗万涯:“……卧槽。”

  这位黑色家人还是刚来10号城市,他也没想到老板现在控制着所有政治资源,谋划着要搞一个大事情出来。

  议员们默默的举起手来表决,庆尘看向角落里一位中年男人:“你为什么不举手?”

  那中年男人身体抖了一下:“我……我是副总统,不参与议会表决。”

  庆尘没好气道:“我不管,举起手,老罗拍个照片,证明他们表决过了。”

  罗万涯默默拍照,庆尘拿来看了一眼,照片里议员们的表情要多苦涩,就有多苦涩。

  庆尘嘀咕了一句:“你这拍照技术也不行啊,跟法医学的摄影技术吗。”

  罗万涯心想这能怨我的拍照技术吗,是那些议员本身的表情就难看啊……

  庆尘转头笑眯眯的对议员们说道:“好了,大家可以休息了。”

  重新空旷起来的会议室中,庆尘继续说道:“教育、商业,都定下来了,现在我们说户籍政策。往后10号城市的户籍要有独立政策,想拿到户籍就得分三种情况。”

  “第一种是特殊待遇,首先青禾大学学生可以直接落户,其次是医疗、工业、科技、信息技术方面的高精尖人才需要评级,专利有价值的这些人也可以直接落户。”

  “第二种是在10号城市效力7年,缴纳7年社会医疗、养老保险,获得7年居住证,交税7年,才能落户。”

  “第三种是投资,投资过千万,且年交税超过的平均水准三倍,连续三年,能够得到户籍。”

  庆尘笑道:“得到户籍之后,才有资格获得准提法增寿21年。当然,如果是60岁以上高龄的各行业翘楚、泰斗,定居后即刻获得灌顶,前提是带着他们的专利过来……老罗,如果要卖灌顶资格,那就是一锤子买卖,变成沙特买卖石油了,我要的是长久之计。”

  庆尘没有说的配套政策还有很多,恐怕整理成一百页纸都说不完,那将是一整套10号城市的复兴计划,全方位的!

  而增寿灌顶,则是所有人都会追求的终极目标。

  想要增寿,就来给10号城市做贡献,贡献够了自然就能获得寿命。

  在表世界海城、京城,几百万人为了一个户口拼命的工作、纳税、交社保,就为了一个人上人的户口。

  而里世界10号城市不光能落户,还能增寿。

  罗万涯迟疑道:“我相信很多科研人员都会想来,但问题是……各个财团不会放人吧,我听说有些高科技人才想出入城市,都没法通过出入境闸口呢。”

  “我们有密钥之门啊,”庆尘意味深长的说道:“其实暗影之门更方便,但我指挥不动那位大佬……密钥之门够用了。”

  “那我们该怎么让全联邦的人民都相信,灌顶确实可以增寿呢?”罗万涯好奇道:“这玩意好像不太好印证。”

  庆尘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但还需要准备一下,得坑一个人。”

  ……

  ……

  银杏山上的午夜。

  身穿白麻衣的庆忌拾阶而上,他来到那座小屋门前:“老板,我回来了,事情基本都办妥了。”

  “嗯,进来吧,”老人仿佛不用睡觉似的,还在借着月光下棋。

  他面前的围棋棋盘上,刚刚落子不久,一条黑龙坐卧于棋盘中央,以天元开局。

  围棋有金角银边草肚皮的说法,天元是起步便落子棋盘正中心,看似占尽了便宜,可实际上极其吃亏。

  庆忌看了一眼便说道:“老板,你把10号城市这个政治中心给他,就跟落子天元没什么区别,看似占了便宜,其实未来却是大家角逐之所,他会吃亏的。以ai统计数据来看,开局走天元,比走星位,胜率要掉6%左右。”

  老人难得笑了笑:“你一个武痴,竟然还去关注ai的统计胜率。”

  庆忌老老实实说道:“想赢您一局。跟您下了30年的棋,我一局都还没赢过。”

  老人笑着摇摇头:“可惜你太不懂变化,脑子也是僵的,只懂打打杀杀。你说落子天元开局是臭棋,那是因为棋盘上空无一物,落子正中心,四处孤立无援。但你要明白啊庆忌,我给他的那张棋盘,是我走了一半的。”

  老人给庆尘的局势,不是让庆尘白手起家,而是为庆尘早就做好了准备的。

  此时再落子天元,便是要定胜负、分生死、见输赢了!

  “一局棋我下了十多年,人生有几个十年?”老人轻声说道:“该收官了。”

  庆忌好奇道:“老板,你觉得把10号城市就这么甩给他,他能学会治理吗,才三个月时间会不会太仓促了。另外,他会继续借助庆氏么?”

  老人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李叔同、李修睿、小准给他的馈赠太多了,我也不知道他还需不需要庆氏……但是那又怎么样呢,还是那句话,他在哪里,哪里就是新的庆氏。”

  “北方的战乱呢,您怎么看?”庆忌问道。

  “海外蛮夷以为可以将神代这狼崽子踩在脚下,怕不是会被反咬一口,”老人从棋盒里又拿出一枚棋子落定右上角:“我们先试试驱狼吞虎吧。”

  ……

  六千字章节,求订阅,求月票

  s..book314382557655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