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96、禁忌物ACE-039,三界外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27 16:5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庆尘有一些不安。

  他总觉得所有环节里,还有一些疏漏。

  “师父,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死掉的并不是神代千赤?”庆尘蹲在神代千赤的尸体旁忽然问道:“神代千赤死亡时,所有人都认为神代云苍在他身旁,所以被夺舍的人就是神代云苍。但如果不是呢?”

  周围还是小三等人围剿鼠潮的喊杀声,神代千赤死亡之后,鼠潮就乱成了一团,仿佛恢复了本性似的只顾着逃跑,不再咬人。

  在这嘈杂的环境里,庆尘思忖着。

  现在能确定的是,死者确实是神代云苍无疑,首先死者是a级,神代云苍也是a级,其次,不落不落、飞头蛮都是庆尘见过的式神,归属于神代云苍。

  这属于是买‘满级、有装备、有宠物的大号’。

  神代洗号存在两种情况,第一种是a与b同为阴阳师,a夺舍了b,直接拥有了b的式神,比如,如果神代家主夺舍了神代云罗,那就会直接拥有百百目鬼,以及眼珠收集进度。

  第二种是,a是阴阳师,c不是阴阳师,那么a夺舍c后,继承c的躯体,体内也没有式神,需要重新从神代神桥中召唤,召什么都是随机的。

  这就是‘满级白板号’,几乎跟删档重练没区别。

  所以,不管神代云苍有没有被夺舍,反正现在死旳这个人肯定是神代云苍了。

  李叔同看着庆尘:“你现在想说,他并没有夺舍神代云苍,而是夺舍了别人?神代千赤也很可能没死?”

  “按照密谍司的情报,世纪之战后,神代千赤乘坐的那艘浮空飞艇在北方空军基地降落,然后神代云苍走出来宣布了神代千赤的死讯,”庆尘说道:“按照正常逻辑来思考,似乎神代云苍确实最有可能被夺舍,他是a级,又是嫡系血亲,具有神代权力继承的正统地位,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看,当然是夺舍他最正确。”

  庆尘:“但反过来想,既然所有人都觉得是神代云苍被夺舍,神代家主也不会放过神代云苍……那神代千赤如此谨慎的人,为什么还要这么干?神代千赤这不是把自己当靶子亮在明处吗?”

  庆尘继续说道:“我也没有证据啊,只是当这个答案太好猜的时候,总会让人有些不安。另外,那艘浮空飞艇上可有不少人,严格来讲能被夺舍的人不止神代云苍一个。当然,我就这么一猜啊。”

  庆尘在鲸岛上,曾将自己代入神代千赤的立场去考虑问题,如果他是神代千赤,那他就一定不会夺舍神代云苍,因为太好猜了。

  而且,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神代云苍就是神代千赤的时候,神代云苍一死,所有人都会觉得神代千赤真的陨落了。

  假死,金蝉脱壳!

  庆尘自己都是经历过假死脱身的人,自然很快就往这方面思考起来。

  所以,神代千赤夺舍的人,不是神代云苍。

  神代云苍这个嫡系亲孙,只是被自己爷爷推出来当靶子的。

  按照这个猜想往下思考,那就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神代云苍作为神代千赤的孙子,对爷爷的感情非常深,愿意假冒爷爷来制造一场假死,好摆脱神代家主的追杀。

  目前看来,神代家主对老祖宗的追杀是下死手的,神代千赤失去了半神实力,还真不好应付这么一个对手。

  假死脱身,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第二种可能是,神代云苍并不愿意配合这个计划,对自己爷爷也没有那么忠诚。那神代千赤完全可以用某个最心腹、最忠诚的死士来夺舍自己的孙子,然后让这位心腹死士来帮忙完成假死脱身的计划。

  在那艘浮空飞艇落地之前,可能、或许,进行了两场夺舍手术。

  一个是神代千赤夺舍某個躯壳的,一个是心腹死士夺舍神代云苍的。

  先前,12名安保人员里,有6名死士被当做了弃子,竟然丝毫没有去质疑自家老祖宗的动机。

  这种忠心程度,堪称史诗级洗脑大师水平。都洗到这个程度了,神代千赤想派某个死士来秘密执行假死计划、送死,也完全能够做到,有人愿意为他去死。

  反正,如果是庆尘自己换成神代千赤,他夺舍谁,都不会夺舍神代云苍。

  目标太大了。

  那么按照这个思路继续往下想,如果来的真是替死鬼,就会有三个目标。

  第一个是控制鼠潮,让鼠潮成为神代千赤最大的助力。

  第二个是控制失败,被导弹洗地。但没人知道他藏在地底,都以为他死在导弹轰炸中,从此他便可以销声匿迹、暗中谋划。

  第三个是被人发现藏在地底,然后死士吞毒自尽,从此神代千赤依然销声匿迹、暗中谋划。

  最忠诚的死士能不死最好,可要真是死了,也没办法,总归要销声匿迹养精蓄锐才行。

  李叔同皱起眉头,他赫然发现……庆尘分析的虽然缺失了一些信息,但却更加符合他对神代千赤的认知!

  而且,这一次神代千赤死的也太容易了。

  要知道李叔同为了杀神代千赤,在北方潜伏了好些时日,结果对方谨慎的连神桥都不出。

  现在呢?莽一波,然后死了。

  李叔同郑重道:“这一次,我会派出信差们好好侦查北方动向,尝试着找出一些端倪来印证你的猜想。”

  庆尘点点头:“我也会责令密谍司暗中调查此事的,但愿他真的死了。但如果真的没死,恐怕会有更大的阴谋……10号城市陷落,谁的收益最大?”

  李叔同想了想问道:“你?”

  庆尘哭笑不得:“师父,咱这说正事呢。”

  “我很认真的啊,如今这城防空虚,很快庆无的父亲庆忌还会把城防系统交给你,”李叔同说道:“到时候,整座城市都是你的,600万属民本就是工人,也能帮你维持工厂的正常运转。可以说,如果你不是我的徒弟,我会怀疑这件事情是你策划出来的……”

  庆尘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样啊……

  “那除了我呢,谁会希望联邦彻底混乱起来?”庆尘疑惑道:“鹿岛肯定不希望,因为他们半神刚死,陈余肯定也不希望,因为他正处于弱势期。那么就剩下神代、李氏、庆氏……不对,还有一方!”

  李叔同凝重道:“海外势力?”

  “没错,”庆尘忽然说道:“我们早就知道海外触角开始伸向联邦,神代甚至为他们打开了国门,如果说这时候谁最希望联邦混乱,那一定是海外势力无疑。那如果神代千赤制造灾难与海外势力有关,那我猜,他现在很有可能就在海外势力的空军舰队里,他们说不定已经抵达联邦了!”

  庆尘怔了半晌。

  这场战争并未结束,因为主战场从来就不在10号城市!

  从一开始,10号城市的灾难对于联邦全局来说,也不过是一个引子罢了。

  “师父,现在用什么手段能通知到庆氏与李氏?”庆尘问道。

  李叔同挑挑眉毛,看向身后不远处:“庆忌,躲那里偷听半天了,出来吧,说正事。”

  身穿白麻衣的中年男人走出来,丝毫没有偷听别人说话的羞耻感,仿佛一起都是理所当然的,他将一个黑色硬盘交给庆尘:“这是控制城防系统的枢纽钥匙,你保管好。挡下一支野战旅还是没问题的,玩好了说不定能拦住野战师,就是金属风暴该维保了,子弹也需要填充。几个小时后庆野、庆驱就能带人赶到……如果不是暗影之门只能一次过两个人,其实我现在就可以把他们带来。”

  庆尘焦急道:“现在没空盘点战利品了,请您务必尽快告知庆氏与李氏部队,战场上可能会出现第五方势力!”

  庆忌转身撑开暗影之门就走。

  ……

  ……

  北方战场,庆宇坐在权杖号空中要塞的指挥官坐席里,静静看着面前的全息沙盘,纵观整个的战场局势。

  全息沙盘上,蓝色区域代表他们的占领区,红色区域代表沦陷区。

  战争已经爆发8天时间,截止今天为止,鹿岛与神代虽然主动发起战争,却被打得节节败退。

  但庆宇作为火种军校20年来成绩排名第一的毕业生、庆氏集团军前线司令员,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神代和鹿岛到底哪来的底气发动战争?

  就算是想依仗10号城市的鼠潮,可庆宇只要一声令下向10号城市投掷导弹,这鼠潮也就灰飞烟灭了。

  他没投掷,是因为他做出不投掷的选择,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放弃了那个投掷的选择。

  神代和鹿岛应该能想到这茬吧?不该这么愚蠢才对。

  这时,通讯频道里,前线庆氏第一空军舰队指挥出现在全息频道里:“长官,已经击溃鹿岛空军部队,是否向北方追击?现在是我们将优势转化为胜势的最好时机,我可以立下军令状,72小时内摧毁鹿岛所有空军基地,只要让我进入射程,他们的激光天幕拦不住我们的导弹,计算时间根本不够。”

  庆宇皱起眉头:“距离前进基地太远了,继续深入的话会拉长补给线,回来吧,我们稳扎稳打不要冒进。”

  “收到,”那位指挥官并没有反驳,庆氏是一支令行禁止的部队,庆宇就是整个集团军的大脑,没有人会反抗他的命令。

  庆宇低头沉思着:“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就在此时,权杖号里有暗影之门撑开,庆忌从里面走出来说道:“向后方撤退,小心有第五方势力出现。”

  庆宇疑惑道:“家主的命令吗?给我电子密令,我核对后就立刻撤退。”

  “没有密令,”庆忌摇摇头:“这是庆尘的决定,不是家主的。他认为,北方天空会出现海外势力的舰队,而且是蓄谋已久的作战计划。”

  “等等,就算他已经上位,但他现在也不过是密谍司的负责人,我是前线总司令,他凭什么命令我,我俩是平级!”庆宇说道:“目前为止,我只接受家主的命令。”

  不是庆宇分不清形势,也不是庆宇不认可庆尘。

  而是财团、军队并非过家家,哪怕你是太子,也不可能指挥所有军队啊,说不定连庆氏内部的国策顾问都指挥不了。

  现在庆氏连影子都没有确定。

  大家给投名状归投名状,那是表明立场的,但不代表他们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家主没有退位之前,太子永远都只是太子,而已。

  不是庆宇不忠诚,而是规则如此,不然就全乱套了。

  庆忌想了想说道:“你只当这是一个恳切的建议吧,你是前线指挥官,你来决定。”

  庆宇坐在指挥坐席上,紧紧盯着全息沙盘。

  几十息后,他突然冷声说道:“通知李氏,我方怀疑雷达距离以外还有疑兵,打算退回前进基地稍作修整,并派出远程无人机侦查敌情。”

  说完,他看向庆忌:“这是我身为前线司令做出分析后的决定,与他庆尘没有关系。”

  “明白,”庆忌撑开暗影之门便离开了,10号城市百废待兴,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然而就在庆忌离开3小时后,北方正在撤退的庆氏舰队忽然传来消息:“长官,北方遭遇庞大的空军舰队,与联邦集团军制式浮空飞艇完全不同,疑似海外参战……我们发现了两座空中要塞!正尝试着摆脱他们的雷达锁定,按照撤离计划,应该有60%部队能够安全撤离!”

  通讯中传来轰鸣声,权杖号空中要塞里,所有人都能想象到,庆氏第一舰队遭遇两座空中要塞时的壮烈!

  那里已经发生了新的战争!

  庆宇愣住了,两座空中要塞悄无声息的抵达联邦?可如今庆氏与李氏加起来,总共能用的也不过一座权杖号!

  还好他下令撤退,不然今天第一空军舰队怕是要全军覆没!

  不行,现在已经不是进攻或不进攻的事情了,他们要在前进基地建立新的防线,防备那支舰队南下。

  这必须依托地面的防空设施!

  但庆宇还是有点疑惑,庆尘又是如何猜到会有舰队参战的,在此之前庆氏和李氏侦查过无数次都没发现这支新冒出来的舰队,对方的隐蔽工作极强。

  可庆尘甚至都没上前线,就猜到了这个结果?

  来不及想那么多了,战争才刚刚开始。

  ……

  ……

  10号城市,剿杀鼠潮的战斗已经临近尾声。

  密谍司成员、家长会与社团成员开始维持城市治安与秩序。

  要知道,全城近六百万人重新回到这里,而他们面对的是一座空旷城市、数不清的空旷商店与银行,有些人难民会动歪心思。

  这种时候,必须有人用强有力的手段,让秩序安定下来。

  家长会也确实做到了。

  庆尘和李叔同坐在一处高楼的天台上。

  “北方战争我们没机会插手,想再多也没什么办法,所以还是别想了,”李叔同说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是分内的事情,10号城市的灾难里,你已经做的足够好了。可能你会觉得还不够好,但在我看来你才17岁,起码在我的认知里,没有任何一个17岁的少年能像你一样。”

  “再有两个月就18岁了,”庆尘叹息。

  “还很小呢,”李叔同笑着说道。

  “师父,把那个神代云苍种在002号禁忌之地里,难道不会产生新的规则吗,这样做会不会有点冒险了,”庆尘想了想说道:“据说127号禁忌之地是鹿岛财团的自留地,里面有一些丰富的物产,要不种在127号禁忌之地也可以。”

  这与当初骑士祸祸10号禁忌之地是一样一样的。

  庆尘还是觉得这样做更靠谱一些。

  李叔同笑着说道:“001号、002号禁忌之地是不一样的,那里是否产生新规则,得由老家伙们表决才行。不然002号禁忌之地的规则,早就上百条了。”

  庆尘怔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样,世界树树冠下的墓碑,可有上百座了,但那里的规则却只有十多条。

  “老家伙们可以自己决定规则?这么草率的吗,”庆尘疑惑。

  “001号也是如此,”李叔同说道:“这件事情,可能和一件禁忌物有关,也可能与神明特许有关,总之这两个禁忌之地非常特殊。所以,骑士如果杀了比较重要的人物,都是趁着禁忌裁判所还没来,带着尸体就跑,反正他们也不敢进002号禁忌之地里收容,他们有几条命都不够老家伙们玩的。”

  庆尘之前听哥哥说过,禁忌裁判所想要收容茶园来着,结果一直没敢去。

  刚穿越的时候,他还以为禁忌裁判所像规则一样,想收容谁就收容谁呢,结果现在看来,这收容对象也是有选择性的。

  太难的咱就不收了吧……

  庆尘看向远方的城墙,神代千赤死了,但是禁忌裁判所并没有出现,八成是被金属风暴挡在了城市之外……

  “这一次倒是收获了一个禁忌物,”庆尘说道:“现在还没完成全城搜索,等完成了就能找到鼠王的位置,那个禁忌物ace-022蚁后,好像用处挺大的……等等,禁忌物ace-039三界外,应该还在这座城市里吧!?”

  庆尘眼睛一亮,应该就在鼠王最早出现的飞鸟大厦下面啊!

  带上就能够豁免一切禁忌物判定,这种东西或许才是庆尘在个体战斗力方面的最大收获吧!

  ……

  晚上11点还有一章,求订阅,求月票

  s..book314382554660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