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94、跪下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26 18:00: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神代千赤知道,没有什么计划,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可饶是他做好了失败的准备,此时败走,仍然让他难掩愤怒。

  在他想来,最有可能导致他失败的原因,是财团们直接不惜代价扔下巡航级导弹,毁灭一整座城市。

  如果成功了,他就获得东山再起的资本。

  如果失败了,他损失的也不过是一个禁忌物ace-022蚁后、一个禁忌物ace-039三界外。

  成事者,损失两件禁忌物又算什么?

  但神代千赤有些接受不了的是,财团们甚至都没有投掷导弹,他的计划就失败了。

  “老祖宗,我们护送您离开,”一名安保人员说道:“您先稍等片刻,我们抵达地面后没有安全隐患了,您再出来。”

  神代千赤点点头:“你带五个人去,注意安全。”

  “明白。”

  安保人员打开安全屋的电梯井,然后顺着电梯缆绳向上爬去。

  神代千赤默默的看着,直到安保人员爬出50米电梯井,他忽然拧动安全屋桌子上的一个台灯,打开他背后一扇一米见方的暗门来。

  “撤离,”他冷漠的说道:“你们先进去,通道的尽头是下水道。现在鼠潮已经被我控制,不会危险了。”

  安保人员似乎并没有因为神代千赤出卖了六名同伴而感到愤怒,他们都是被完全洗脑的死士,愿意为了‘大业’而牺牲。

  眼见着剩余的六名安保挨个爬进暗道,他也屈身往里面爬去,那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仿佛看不见尽头。

  地面上,六名安保人员从电梯井里钻了出来,他们小心翼翼的检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定没人后,便以战术队形往外面突围。

  “警戒,是否有敌方目标存在?”安保人员低声说道。

  “2号位未发现敌情。”

  “3号位未发现敌情。”

  “4号位……”

  这支被神代千赤当做诱饵的作战小队快速行进,其中一人返回大厦,对电梯井内喊道:“地面安全,可以出来了!”

  然而他说完很久之后,地底都没有人出来。

  基因战士明白了,他端举着冰冷的枪械归队:“老祖宗已经从其他地方撤离,我们是诱饵。”

  “明白,”安保队长说道:“向11点方向移动,我们现在是弃子,去寻找衣服换上,准备混入下三区难民里,他们无法识别我方身份。”

  这些安保人员训练有素,哪怕知道自己被当做弃子了也没有丝毫在意,而是立刻做出了最明智的决定:下三区即将胜利,那里有数百万人,只要能换上平民衣服混入人群,没人能将他们给甄别出来。

  大厦外的六名安保小队快速前进着,然而就在第二个十字路口处,忽然有八人出现,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神代麾下的基因战士们心神一凛,果然已经被盯上了吗,看来,老祖宗的决定是正确的。

  安保队长低声道:“快,以速度优势拉开距离,我们诱饵作用已经起到了,不要恋战。”

  说着,这支安保小队立刻返身,准备从另一个方向离开,甩开堵住他们去路的八个人。

  然而他才刚刚转身,竟然又看见八个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来时的路上。

  十六个人,硬生生将他们堵在了这条小路之上。

  周围高楼耸立,无处可逃,这是算好的封杀之地。

  安保队长见状便冷笑:“来截杀我们?自不量力,都杀了,然后再继续前进!”

  要知道,这支安保小队里,每一名士兵都有b级以上实力,这种级别的精锐部队在战场上,遇到寻常部队都是想走就走,想打就打,一不合就碾压别人。

  他们在联邦集团军的时候,一个個最少也是少校军衔了,精锐中的精锐!

  所以,安保队长这时已经狰狞起来,他打算杀了人再走,一样来得及。

  “开火!”

  说话间,六名安保士兵扣动扳机,枪火在长街上迸发。

  他们一边开火,一边分为三三两组,分别朝长街两端迎去,打算以三对八,快速解决战斗。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安保队长忽然觉得有些奇怪了。

  只因为长街两端那十六人不退反进,竟然以极其强悍的身手,判断着他们的弹道,并加以规避。

  这个速度……是b级?

  安保队长的脑子懵了一下,什么情况?

  他还以为自己这完全由b级基因战士组成的队伍,已经可以碾压眼前的寻常部队了,可眼前这部队并不普通啊。

  16个人,竟然人人都是b级!这得是什么人才会在混乱鼠潮里,藏着这样的队伍?

  “不好!”安保队长怒吼:“收缩队形,以防御为主。”

  安保队长已经开始后悔了,他从一开始就做出了错误判断,分为三三两队去解决别人,简直就像是送死的决定一样!

  所谓“来截杀我们?自不量力!”这种话,说的太草率了!

  差点把长街两端的密谍们给听笑了,没有笑出来那是大家训练有素,保持着对战场最大的尊重。

  这密谍组成的队伍是什么水平?人均b级,合计30人。

  此时,六名神代安保小队快速集合在一起,然而还没等他们想好对策,临街大楼上骤然响起枪声,竟还有4名密谍早就埋伏在了大楼两边,就等着他们汇聚在一起做防守姿态,然后一梭子全端了。

  砰砰砰!

  清晨的枪声在空旷街道上格外清脆,那六名神代安保人员还在思考如何对付长街两端的敌人,结果被一起暗算了。

  子弹疯狂扫射在他们身上,将四人没有防弹保护的大腿、小腿、胳膊,打成了筛子。

  不由自主的倒在地上苟延残喘。

  因为防弹衣、防弹头盔保护的太严密,以至于他们现在想死都死不了。

  闫春米惊奇道:“咦,他们脖颈竟然都加装了仿生纳米皮肤,这玩意值钱啊,咱们都还没加装呢。”

  一旁有密谍解释道:“他们人少嘛,不用花那么多钱,咱们人数这么多,老板要是给咱们全都装上仿生纳米皮肤,怕是要心疼好一阵子了。”

  六名安保队员躺在地上喘息着,心中一阵愤怒,人多了不起吗?

  视野里,闫春米缓缓走到六名安保队员面前:“好像全是基因战士,一个超凡者都没有。”

  一名密谍惋惜道:“一个种茶的肥料都没有吗?”

  基因战士的原理是在基因上做加法,也不会造成生物污染,禁忌裁判所都不会对他们进行收容。

  真正的超凡者,喜欢把基因战士排挤到觉醒者、修行者以外。

  超凡者也是有鄙视链的。

  那名两条大腿都被打断的安保队长狞笑:“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现在这些语羞辱没有任何意义!”

  “是吗?”闫春米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以为你现在能死?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吗?我们是密谍司的密谍,所有敌人落到我们手里,不说出点秘密来是死不掉的。你有没有听说10号禁忌之地有个规则:午夜之前必须告诉它一个秘密才能活下去?我们密谍司也有一个规则:说出10个秘密,才能好好的死去……咦,那咱们密谍司是不是也算禁忌之地了?大凶的禁忌之地啊。”

  密谍们微笑不语,六名安保队员心中一阵寒冷,这些人是密谍司的密谍?他们太清楚庆氏密谍对神代是什么态度了,如今神代靖丞被养在猪圈里的谍照,还时不时被密谍们故意放出来,那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闫春米笑着说道:“都拖走,这都是老狐狸身边的心腹人物,看看能不能在老板回来之前审出来点什么。”

  “庆一会不会有事,他可能就守在神代千赤那边,”一位密谍担忧道。

  “不确定,希望老板来得及赶过去,”闫春米说道。

  ……

  ……

  庆一此时正和9名密谍分散在方圆两公里的高点,守着几十个下水道出口。

  正侦查时,一个井口被人从内部顶开,一名安保人员跳出井口,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这座空旷城市。

  下一刻,安保人员抬头向四周望去,想观察是否有狙击手。

  庆一立刻在天台缩回头来……果然被他守到了!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

  他知道,a级是不可被凝视的,而神代千赤如今夺舍的等级,大概率是a级!

  这时候庆一有点懊悔,他虽然是密谍,但那是因为他身为影子之争候选者的缘故,实际上他并没有接受过密谍司最正统的训练。

  庆一也曾问父亲,能不能找个像李云镜那样的高手来训练他,结果庆坤表示根本没那个必要,上位者不需要那么强的武力值。

  他知道,这是父亲生怕他武力值太高了跑出去打打杀杀。

  庆坤就他这一个儿子,平日里最讨厌的就是庆一提起修行……

  庆一慢慢探出脑袋来,他跟隔壁大楼上的密谍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这里有情况,赶紧去报告给先生。

  而他自己则疯了一样往楼下跑去。

  神代千赤要转移了,前面没有密谍的监视,若是放任对方这样大摇大摆的撤离,很有可能在偌大的城市里失去目标。

  庆一要去跟踪,这样一来起码能知道神代千赤去了哪里。

  他知道先生心中有恨有愤怒,不杀了这个神代千赤,恨意与怒意是不会化解的。

  这会儿的庆一并没有恐惧情绪,他只觉得自己终于派上了用场。

  而且,庆一心中也是有愤怒的。

  “本来想把pca中情局给打理好,然后去跟先生邀功,结果你老小子放点老鼠,把我好不容易经营的一切全毁了,”庆一碎碎念的一边下楼一边嘀咕着:“今天不弄死你,别说先生心气不平,我心气都会不平……”

  他快速来到街口,用自己为数不多的间谍知识,小心翼翼的跟踪着神代千赤七人。

  路上,庆一还小心翼翼的用匕首割下自己衣角,一片一片的丢在路上,为密谍司与先生指引方向。

  割着割着,好好的作战服都快成露脐装了。

  神代千赤一行人头也不回的快速朝南方移动,速度极快,庆一也是勉强才能跟上。

  他有点急了,可别真让这些人给跑了!

  从计院街,一路追到方物街,庆一硬是追了十多公里。

  这时,神代千赤一行人拐过一个街角,庆一原本打算继续追踪呢,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转身就逃跑。

  可这一转身,便看到身后百米处,式神般若正慈悲的看着自己。

  般若有两张面孔,一是慈悲,二是狰狞,面带慈悲时招招避开要害,面带狰狞时招招追求一击毙命。

  这所谓的慈悲,也是假慈悲。

  不止是般若,还有酒吞童子、大天狗,也一并堵住了庆一的所有去路。

  “有意思,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都敢来跟踪我了,”长街拐角处,神代千赤重新拐了回来,他冷笑着说道:“你家大人难道没有给你说过,只要距离够近,就算你不正眼盯着a级高手,对方其实也有机会用第六感感知到你吗?”

  庆一嘴唇有点颤抖,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他依然冷笑着回应道:“我家大人可没说,狗也会有第六感。”

  神代千赤笑了,他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子竟然也敢口出狂:“我方才回忆了半晌,总觉得你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来你是谁。也是刚刚才记起来,你应该叫做庆一,对了,你如今什么实力了,有b级吗?”

  庆一心中一凛,他忽然意识到,这神代狗贼竟然要夺舍自己再次翻盘。

  没错,这就是神代千赤的打算了,既然在神代内部已经很难翻身,那何不加入庆氏彻底改头换面呢?眼前的庆一是影子候选者,只要足够厉害,未来成为庆氏家主也说不定!

  而且,他如果夺舍庆一,只要伪装成功就能获得庆坤的支持!

  庆一的嘴唇渐渐不抖了,他冷笑着站直了甚至:“狗改不了吃屎,天天夺舍自己子孙还不够,竟然还想夺舍你爹,不孝子。我后面还有人呢,我一旦失踪再出现,必然会被怀疑,而且我是c级,你压根夺舍不了,夺舍了也会慢慢变成傻子。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梦里什么都有。”

  这会儿庆一也做不了什么,c级与a级阴阳师厮杀,就算他是先生那样精彩绝艳的人物也不可能翻盘了。

  与其做无谓的挣扎,还不如先骂个痛快。

  谁也没想到,庆一这小子的骨子里,竟还有几分他父亲那种混不吝的气质。

  神代千赤也不再废话,他说道:“那也无所谓,带走你一样可以成为重要的筹码,据我所知,庆坤还挺在乎自己儿子的。”

  说话间,般若、大天狗、酒吞童子一同围了上去,却见它们仿佛三位一体般组成三角阵型,封堵着庆一的所有去路。

  庆一心中黯然:“先生……”

  他只觉得有点遗憾,怎么才刚刚跟先生重逢,这就要分别了呢。

  三名式神的身形呼啸而至,眼看着就要来到庆一面前。

  可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忽然从街边的窗户中跳出,稳稳的落在了庆一身边。

  那身影抚摸着庆一的脑袋,笑着轻声说道:“跪下。”

  庆一头顶一暖,差点就听话跪下了,可他很快才意识到那两个字不是对自己说的,而是对式神说的!

  只见那三名围攻而至的式神,竟然在接近他的一瞬间,全部停下了身子,然后对他身边的那个身影进行参拜大礼!

  那两个字仿佛有什么魔力似的,犹如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天生威压。

  只需要轻声说一句“跪下”,天下皆跪!

  庆一惊喜的抬头:“先生!?”

  他看着庆尘的侧脸,只觉得先生脸庞刚好被朝阳照射着,金灿灿的有光芒存在。

  某一刻庆一内心都放弃了,他剩下所能做的,就是保留自己身为庆氏子弟的尊严,不给父亲丢脸。

  但他没想到,先生及时赶到了。

  庆尘笑道:“割衣服留线索做的好,不然还真的让这个狗东西给跑了。不过下次可以先割袖子,不然肚脐露在外面会着凉。”

  ……

  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s.bqkan8.53407_53407977682628692.html)

  .bqkan8..bqkan8.

  s..book314382553668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