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93、还有一战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26 15:00: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骑士的旧时代里,骑士是个体战斗的巅峰。

  李叔同曾与影子试过手,哪怕同为半神的影子施展时间领域,李叔同也能够轻松以强大的生命力场挣脱出来。

  与陈氏上一代半神陈传之战斗,那画中神佛拼了命也摸不着李叔同的衣角,还得是漫天诸佛结阵才能拦下这位骑士领袖,最后还没拦住。

  当初创始人任禾游历欧洲,大巫师罗素的咒语都还没念完,就被任禾以速度吊打,咒语根本念不出来一句完整的。

  最后导致巫师集团罗素,闭关苦修无声快速施法,最后还没修出来……

  神代和火塘也不用说了,大家都被虐过。

  骑士是一个古怪的传承组织,他们没有势力归属,跟大多数财团也没有利益冲突,却让全世界半神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全是弟弟。

  但问题就在于,骑士只有个体战斗能力,面对一支野战师的时候,大概率会被人数拖垮,因为大家都没什么群体作战能力。

  反观其他可达半神的传承。

  陈氏:画师传承,半神有漫天诸神,积蓄近百年力量,一人可当百万师。

  胡氏情报机构:御剑传承,半神二十四青玉心剑,午时一到,天下问斩。

  李氏:摘星传承,半神是可摘天上星辰的谪仙人,抬手间陆沉十里。

  庆氏:武道传承,半神以武入道,举手投足牵引天地意志,挥拳间方圆百米空间震荡。

  火塘:神明赐予,半神有图腾伟力加持,一刀可开山峦,力劈千军。

  旁观者:巫师传承,半神手握真视之眼可冰封十里,天降陨石。

  神代:阴阳师传承,半神能控制12式神对正规军展开一场屠杀。切舍御免传承虽强,却没有直通半神旳道路,全靠运气。

  哪怕是鹿岛李秉熙这样的弱者,也能极端的分出48个a级分身,绞杀战场。

  这些传承虽然有强有弱,可一旦进入半神都能无惧小范围正规军作战了,起码不用自己慢慢一个个杀。

  所以,骑士在没有了人数优势后,面对群体厮杀时,一直存在着致命的短板。

  这也是骑士组织正渐渐淡出历史舞台的原因。

  直到庆尘的出现。

  先是李恪、胡小牛,再是神宫寺真纪与学院挑战者,直到现在张梦阡的出现。

  短短几个月里,眼瞅着骑士如同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

  其中,还伴随着几位转职骑士,和上百名信差。

  严格意义上讲,恒社是上一代的骑士信差组织,而家长会、共济会、影子部队等等,都是这一代的骑士信差组织。

  非常庞大。

  但是,庆尘给骑士组织带来的蜕变,不仅仅是数量上的。

  当初他在奥穗高岳上星如雨的那一口云气,开启了骑士的群伤时代。

  准提法第一节呼吸术压缩骑士真气,并产生质变的手段,让李叔同如今拥有了令所有人感到恐惧的能力。

  百万鼠潮,一口云气便杀了,这是何等恐怖的手段。

  这注定是个属于骑士的时代,只是还需要再等一等,等年轻的骑士们全都成长起来。

  到时候一人一口云气,或许神代就没了。

  当然,那是最理想的状态。

  此时此刻,下三区防线最大的危机解除,那百万鼠潮被一口吹尽,所有难民看李叔同的身影时,都像是在看神仙。

  李叔同此举,对于提振士气来说,简直是神来一笔。

  而且李叔同并未离去,他继续站在那座楼上,以秋叶刀击溃零散的鼠潮,阻断鼠潮的来路,就像是将江河截流了一般。

  没了源源不断的鼠潮,防线压力顿时缓解!

  小三等人在防线上兴奋的呐喊:“你们看到没有,那是我们家长的师父啊!他来救我们了!”

  “半神李叔同,那是我们家长会的太傅啊!”

  家人们一边砍着老鼠,一边眉飞色舞的往脸上贴金,仿佛身上的伤都不疼了,给身旁那些难民说得一愣一愣的。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半神的风姿,他们都亲眼看到了!

  准确讲,李叔同拥有云气之后第一次出手,就是在近百万人面前施展。

  他站在那座高楼上谁都能看见,仿佛展现神迹一般。

  而那些只剩下钢筋的楼体结构,每时每刻都在提醒大家,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难民忽然问道:“你们家长会还收人吗?”

  “收啊,肯定收,”有家人矜持道:“不过想加入家长会,也得经过审核的,表达出意向后,组织上会先观察你三个月,然后你写入会申请书,组织上将你纳为预备家人再观察三个月,如果表现还不错,那就会成为正式的白色家人。”

  这是近来罗万涯新定下的政策,以此来把控队伍的纯粹度,起码有個门槛才行。

  家长会现在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了。

  难民们听了条件以后陷入沉思,这怎么加入社团还很难的样子?但人就是这么尿性,越难,大家就越想进。

  大家始终觉得:想骗你的人才会不设门槛呢!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难民摩拳擦掌,等着活下来之后就向家长会提出意向。

  就在此时,一位家人看着那大楼,皱了半天眉头说道:“等会儿,那个被吹剩钢筋的房子,不是我家吗……”

  “等咱们把老鼠都杀了,上三区的房子还不是随便挑?别心疼你家房子了,太傅吹你家房子,那是你家祖上积德了……”

  “你这都什么跟什么……”

  越来越多的人从密钥之门里跑了出来,冲到防线上,硬生生将防线给推了回去!

  不止如此,有些人杀红了眼,甚至还升起了反攻的心思,想要全城杀鼠!

  好在小三保持着理智,将他们全都拦了下来:“就算要反攻也不是现在,需要我们休息好,制定了完整的策略才可以。”

  不过,甚至就连小三也会在想……是不是真的可以反攻了?

  在此之前,所有人都在想着逃跑、撤离、死守,连庆尘都对结果不抱乐观态度,始终觉得只有杀死鼠王才能结束这场灾难。

  结果,一枚穿刺导弹也没能杀死鼠王,那鼠王都不知道躲去了什么地方。

  可是,如今会不会还有另一条路……把老鼠杀完?

  只要让鼠王成了光杆司令,那他们这五百多万人,慢慢在城市下水道里找那个瑟瑟发抖的鼠王就好了,管它躲到哪里呢,早晚都能把它给揪出来。

  有半神李叔同坐镇,这鼠王被找到了就是一个死啊,没有其他悬念。

  到时候,把它养成宠物,都不用管它乐不乐意。

  前提就是,难民们愿意跟大家一起战斗!

  这是人民的力量!

  小三把秦书礼喊了过来:“你去密钥之门背后做宣传工作,让大家都回来吧,百万鼠潮被灭,咱们跟鼠潮这一战已经赢定了,再来多少老鼠都不够太傅一口吹的。然后,你把回来的难民编成100队,咱们准备带队反攻了,搜索全城,开展除鼠害消杀工作,帮家长把那个鼠王给揪出来。”

  到时候,10号城市可就是家长会的地盘了。

  全联邦24座城市,有一座唯独属于家长会,这听起来就很厉害啊。

  多少年了,多少势力想要挤开五大财团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可谁都没成功过。

  而现在,财团没有摧毁这座城市,鼠潮虽然杀人不少,但还留存了五百多万人,城市内的建筑完好,设施齐全,工厂都在,千载难逢的机遇就在眼前。

  仅这一城未来的税收,就足够家长会的开销了!

  事实上,小三确实想对地方了,那位银杏山上的老人协商各方没有投掷导弹,不单单是为了保全庆尘的性命,而是要为庆尘留下一座完整的城市。

  10号城市的老鼠只杀人,不破坏设施,这里甚至不需要繁复的灾后重建!

  这件事情肯定会导致各方反对。

  可李氏是庆尘的盟友,庆氏也不会反对,神代是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没资格阻拦,鹿岛想拦也没能力举兵南下,陈氏在南方修养元气。

  届时影子麾下部队驻扎过来,立马就可以把这件事情变为既定事实。

  等庆尘重新任免城市官员之后,其他财团说什么都晚了。

  此时此刻,影子部队已经抵达10号城市八百公里外,不止是庆野、庆驱的那支基因战士特种部队,还有一支野战旅,这原本都是影子的嫡系。

  除此之外,庆氏军队全部在北方集结,抽不出手来占领这里,庆宇抵达前线成为司令后就只有两个任务,一个是拦住鹿岛、神代南下,一个是将所有庆氏派系约束在战场上。

  那位老人算准了时机,给了庆尘一份小小的礼物。

  在他看来,这是庆尘的城市,不是庆氏的。

  但这一切的发生,他其实都是在顺水推舟,就仿佛所有人努力之下,机缘巧合的成就了庆尘一城之主的地位。

  小三低声道:“快去办吧,我们必须尽快反攻,除去鼠害。不能让其他财团用‘除鼠害’的借口来到这里。这座城市,是家长的了。”

  秦书礼也是眼睛一亮:“我这就去办,放心,24小时之内,我一定给你先编出30支可堪调度的轻壮队伍来。”

  这时,难民们把小三他们这些作战很久的家人拖下防线来,让他们先休息一会儿。

  压制鼠潮、半神亲至的喜讯,也开始传到密钥之门背后的荒野上。

  所有人都说,不用跑了,要胜利了!

  越来越多的难民返回,以至于家人们还得在密钥之门旁边维持秩序。

  小三狼狈的坐在一张小板凳上,被一群女孩按在凳子上给他包扎。

  这时,那位叫做小霞的小女孩,跟着父母回到了下三区,她来到小三面前低声道:“叔叔对不起,之前是我误会你了。”

  她还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说出这声对不起了。

  还好,大家并没有失去一切。

  ……

  ……

  第四区,密谍组成的精锐部队已经抵达。

  庆尘远远看着面前的两座大厦:“目前还无法确定哪座才是神代千赤的藏身之地,不要分散兵力,随我进去搜索。”

  “注意,神代千赤身旁还有一支安保部队,目前无法确定人数,大楼内一旦发现可疑人物,立马击毙,不要相信任何人,哪怕是女人,小孩。这两栋大楼都被鼠潮搜索过了,不可能活下来普通人。前进。”

  说着,精锐部队跟在庆尘身后,先搜索较矮的那栋大楼。

  庆尘在最前方做突破阵型的箭头,所有人跟在他后面,负责完成每间房子的搜索工作,柜子、床下、天花板,没有死角。

  然而一小时之后,所有人都确认,这栋大楼里并没有目标存在。

  “休整15分钟,继续搜索另一栋,”庆尘说道。

  可又是一小时过去,他们惊愕的发现,两栋大楼里都没有目标存在。

  庆尘回忆着自己对建筑外立面的观察与测距,又计算着自己在建筑内的尺寸观察……

  一开始,他还以为这栋大楼是大楼套小楼:也就是外部建造实际占地1500平,但其实内部空间一层只有1300平,还有200平都被隐藏在了暗道里。

  很多间谍安全屋,都是这么建造的,很难察觉。

  但庆尘核算后就发现,这两栋大楼并不存在这种情况。

  不过他并未多说什么,而是带着密谍司部队毫不犹豫的撤离了。

  庆一好奇道:“先生,会不会是神代千赤已经撤离了?”

  密谍们都不敢说话,现在谁会闲着没事质疑自己的新老板?这种话,只能由更亲近的庆一来说。

  庆尘面色平静,没有说话,只是带队往外走去。

  直到大家全部离开大厦300米后,庆尘才忽然说道:“没有错,就是这里。”

  “如果我是神代千赤,我会选择哪里作为自己的隐蔽地点呢,我需要防备什么?”庆尘说道:“我需要防备鼠潮的攻击,我需要隐藏到鼠潮规模成熟,达到禁忌物ace-022的收容条件,我要……我要防止各个财团发疯了一样往城市里投掷炸弹!”

  庆尘在这10号城市里,就见过一个可以躲避穿刺导弹、巡航级导弹的地方:焦糖酒吧地下50米-80米处,老沈的资料库,那看似简单的资料库外,全都是抗震的合金、隔音结构!

  庆一曾说要掩护老沈撤离,老沈却说自己根本不用走。

  那是老沈的骄傲,要是密谍司存放原始资料的地方,可以被老鼠随意突破,被导弹随意打穿,那密谍司也不用玩了。

  那安全屋的密闭措施,甚至能独立供氧一个月,连毒气弹都防。

  所以,如果说,这栋大楼里面也有一个这样的安全屋,那么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

  庆尘说道:“我怀疑刚刚那栋大楼里还有隐蔽的摄像头,所以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我用余光观察过,1楼电梯井有被人徒手掰开过的手印。”

  当时庆尘没有去贸然拉开电梯井,因为他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安全反制措施。

  这种安全屋,进出都大概率只有一条路,他们攻下去是找死,但里面的人,早晚都是要出来的。

  庆一问道:“他会不会一直躲在里面不出来啊?”

  “不会,”庆尘摇摇头笃定道:“如果他控制了鼠潮,那他一定会跟着鼠潮撤离到荒野,他很清楚,待在这里只能等死。当然,如果他不出来,我也有办法。”

  庆一问道:“这个安全屋会不会有通道连接着下水道?我要不要去带人守着各个路口的下水道,防止他们从地下撤离?”

  “嗯,守着去,小心老鼠,”庆尘说道。

  庆尘挥手示意,30人的小队立刻分散开来,抵达最佳的隐蔽作战位置。。

  庆尘在楼宇后的一片阴影里坐下,他知道自己现在最该做什么,也知道他的目标是谁。

  神代千赤不死,他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还有一战。

  最后一战。

  ……

  ……

  下水道里,一只灰眼黑皮老鼠,已经随着数百只同伴来到鼠王身旁。

  只见那鼠王臃肿的躺在宽阔下水道的脏水里,身躯如小山一般魁梧,几乎将下水道都撑满了。

  它不停的进食着,爪子拿着血肉不停往嘴里塞去。

  那只灰眼黑皮老鼠叼着一只人手,缓缓的靠近过去,就在鼠王伸处爪子去拿它嘴里的人手时,这灰眼黑皮老鼠竟跳上了鼠王的手臂,一路朝鼠王颈后跳去。

  鼠王想要控制它停下,却发现这灰眼黑皮老鼠根本不受控制!

  灰眼黑皮老鼠的眼球里,仿佛有蛆虫蠕动着,它在鼠王后颈一口咬下,腹中那白白胖胖的蚁后从它嘴里钻出,挤开鼠王的皮肉钻进了它的身体。

  蚁后来到鼠王的脊椎处,白色的身体上伸出了数百只细细的白色触手,扎进了鼠王的脊椎骨节,将彼此牢牢捆为一体。

  鼠王愤怒的嘶吼着,它想反手将那蚁后从血肉里抠出来,可它根本够不着。

  下一刻,无数的老鼠在鼠王驱使下,爬到了鼠王背上,将鼠王的脊背皮肤咬开。这是鼠王在控制自己的子民来帮忙找出那个诡异的东西。

  可是,即便老鼠们找到了以后和它的触须,也根本无法伤它分毫!

  禁忌物不可损毁,不可破坏!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鼠王的眼睛一会儿变成灰色,一会儿又变回黑色,直到它终于无力的倒在下水道里。

  那黑色的瞳孔终于被灰色占据。

  另一处地底,神代千赤手里捏着一块血红的木头紧闭双眼,他忽然站起身来笑道:“成了!”

  在这地底安全屋内,12名安保人员枕戈待旦,他们听见此话立刻眼睛一亮:“恭喜老祖宗!”

  神代千赤笑起来:“终于等到了这一刻……等等,不对。”

  安保人员面面相觑。

  怎么不对了?

  神代千赤面色狰狞道:“老鼠的数量为什么只剩下四分之一了?不好,李叔同过来了,骑士什么时候拥有了这么恐怖的群伤能力!”

  这禁忌物ace-022蚁后,竟然可以让神代千赤控制鼠王后,搜索鼠王的记忆,并像鼠王一样,看到鼠潮看到的景象。

  神代千赤在鼠王记忆里,看到李叔同喷吐那一口云气时,手都颤抖了一下。

  骑士这种个体天花板的存在,竟然还拥有了如此恐怖的群伤能力?这世上还有道理吗?!

  按照他的计划,如果各个财团在城市里扔下导弹,那他就会离开安全屋再去其他城市寻找机会,如果各个财团没扔下导弹,那他就会以牺牲一半鼠潮为代价攻破下三区,拿那里当做粮仓,快速繁育出新的鼠潮来。

  只需要三天时间,他就可以带着鼠潮北上,届时李氏、庆氏都得死,神代财团内部许多中立派都会重新倒向他。

  可现在意外发生了,下三区防线顽强抵抗,杀了他一批鼠潮,李叔同出现竟然又杀了他一批鼠潮,眼瞅着剩下的鼠潮力量,根本就不够攻破下三区了啊!

  “放弃下三区!”神代千赤冷声道:“必须让鼠潮尽快撤离了,只要躲到荒野上,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荒野上的食物虽然没有下三区多,可这是鼠潮的唯一活路。

  等鼠潮到了荒野上横扫野兽与动物,不出三个月他就能重新拥有一个庞大的鼠潮。

  没法北上了,神代千赤必须为自己保留力量。

  下一刻,鼠王在下水道里爬起身子来,缓缓往下水道的出口爬去。

  下三区防线里,小三这边刚刚回到防守队伍里,却看到鼠潮正如退潮似的纷纷离去。

  逃跑了!

  鼠潮分散开来,分头朝着壁垒的四道闸口跑去,想要通过那里离开城市,再在荒野上汇合。

  小三看着鼠潮退去,人都懵了。

  赢了?

  赢了!

  “不对,”秦书礼忽然说道:“这鼠潮想跑,不让它们就这么跑了,必须一口气杀绝,不然还会有卷土重来的一天!”

  小三也反应过来了,他跳上防线沙袋,用沙哑的声音喊道:“把命令传递出去,所有人按照编队,跟着我们搜查全城,不要让老鼠跑了!”

  说话间,所有难民跟着家人们冲出了防线,如洪流一般向外涌去。

  10号城市没有等待联邦集团军的支援,但他们仍旧获得了胜利。

  财团还等着下三区防线崩溃后投掷炸弹。

  神代千赤还以为鼠潮足以灭绝一座城市。

  历史从来都是属于人民的,但总是有人会忘记这一点。

  希望传媒记者高文,满面激动的看着这一幕,他举着相机,不断将眼前这一幕幕画面拍摄下来。

  满脸灰尘的小女孩坐在废墟里,提着卷刃菜刀的大婶奔走于街道,男人提着凳子冲在人群中,家长会围着衣服割成的围巾冲在最前方。

  天亮了,雪停了。

  天边朝阳的金光,将整座城市笼罩其中。

  所有楼宇都变成了金色,阳光也泼洒在难民们身上,暖洋洋的。

  高文忽然抹了抹自己的眼角,这一瞬间,他感受着自己从未见过的生命力,在10号城市喷薄而出,与朝阳相得益彰。

  ……

  ……

  鼠潮还在奔逃着,完全不回头的执行着神代千赤的逃跑计划。

  第四区的电梯井里,一只白色的灯笼飞上天空,就像是一个信号灯塔。

  式神,ats-271,不落不落!

  10号城市出入境闸口处,一名身穿黑色作战服的阴阳师手持望远镜,冷冷的注视着那天空上的不落不落,他知道,这是老祖宗给他的信号,要开闸了。

  这座物理隔绝网络、独立备用电力的城防系统,只能由人从内部掌控,外部是掌控不了的,所以这名阴阳师始终等待在这里,等候着老祖宗的命令。

  如今,命令来了。

  阴阳师转身朝控制室走去……

  当他踏入控制室的那一刻,骤然觉得身后有些异样。

  来不及多想,他体内本命神桥的式神尽出,纷纷涌向身后那不速之客。

  空间震荡起来,阴阳师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开始疼痛难忍,仿佛与空间一起共振起来。

  却见一只手从暗影之门里伸出,死死捏住了他的脖颈。

  庆忌面无表情的从暗影之门里走出来,掐着对方的脖颈,如同摔打玩偶似的,用这阴阳师的身体将围攻而来的式神一一荡开。

  而后,他轻松从容的提着阴阳师往合金闸门上砸去,一下又一下,直到这阴阳师浑身骨骼断裂!

  七窍流血!

  “无趣,”庆忌将阴阳师丢在脚边,像丢一只破布袋。

  这时,庆忌忽然想到自己曾经有个朋友最喜欢说‘有趣’二字,而他则最喜欢说‘无趣’二字……

  他摇摇头,径直走向控制室拔掉了阴阳师插入的设备,换上了自己带来的设备。

  一瞬间,全城金属风暴停歇,1秒后,金属风暴又全部重新启动!

  此时此刻,它们要锁定的生物特征不再是人类了,而是老鼠。

  庆忌神情寂寥的走出控制室,他将双手拢在袖子里,站在往日里热热闹闹的出入境通道上,看着远处被金属风暴打死的人类骸骨。

  谁也不知道这用来守护人类的金属风暴,到底在七天时间里打死了多少人。

  庆忌看着这一幕,心想自己果然不该思考这种问题。

  当一把刀就好了,不要当一把会思考的刀。

  不然会误了道心。

  这人世间的纷纷扰扰……真的很无趣。

  第四区的地下安全屋里,神代千赤凝重道:“我们也必须撤离了。”

  ……

  七千字章节

  s..book314382553541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