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87、密谍司的投名状!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22 17:40: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鼠潮又来了!”岗哨上有人扯着嗓子怒吼道,说着,还用铁棍用力的敲击着手里的平底锅。

  那高楼上的声音沙哑,似乎声带下一秒就会承受不住压力断掉。

  敲击声三短一长,这是鼠潮来袭的信号,数量比上次更多,上次只有两短一长!

  庆尘抬头,赫然看见张梦阡。

  这应该是小梦阡自告奋勇去当岗哨,鼠潮可以贴着阴影走,可他只要站在显眼的地方,鼠潮只要看他一眼就会暴露无遗。

  这就是小梦阡的第六感。

  防线上留守的家人,听见张梦阡示警,里面也跟着怒吼起来:“鼠潮来了!”

  一声又一声怒吼,绵延着传递向远方。

  正在睡觉的家人,顿时坐起身来,下意识的就去摸身边菜刀。

  有些正在医疗点包扎伤口的伤员,起身就走,也不顾身上还没扎好的绷带,害得临时护士追在他们后面跑。

  不止是家长会,还有数万难民也终于拿起了武器,打鼠潮的时候一起挥刀,打完鼠潮一起包扎。

  很多年轻难民都开始问家人:如果活下来,怎么才能加入你们?

  家人们则矜持说道:也不是谁想加就加旳,得考核。

  防线上的所有人与联邦集团军不同,他们在几天前还彼此不认识,今天却聚在一起同生共死。

  没有训练有素的士兵,只有为了一口气战斗的人。

  庆尘皱眉问道:“距离上次鼠潮过去多久?”

  庆一:“一个小时。”

  “基本上组织起一波就冲过来了,”庆尘叹息道:“接下来的攻击会更加绵密。”

  “先生,鼠潮已经被神代千赤掌控了吗?”庆一好奇道。

  “不清楚,但我猜还没有,现在老鼠断断续续的来,仍旧是打算消耗我们的精力,将我们拖垮。如果神代千赤已经掌控的话,鼠潮会更加疯狂,鼠王还会心疼自己的子民,神代千赤可不会心疼老鼠。他只要得到了下三区,自然可以补充新的食物,繁衍更多的老鼠出来。”

  这时,鼠潮已经汹涌而至。

  下三区的防线竟是在一瞬间,被冲溃了好几处。

  那些家人们、难民们太疲惫了,已经没法做到像一开始那样生龙活虎。

  庆尘往防线崩溃处跑去:“救人。”

  可还没等他们支援过去,却见防线后面竟又冲出来一群中年人,他们脖子上围着衣服,挥舞着凳子将防线补上、手忙脚乱的将老鼠砸死的,然后又把防线推了回去!

  庆尘看到这一幕慢慢停下脚步。

  家长会用生命慢慢感染着所有人,让他们明白……

  新世界需要每个人都杀死曾经懦弱的自己,成为新的英雄,这可能就是家长会存在的意义吧。

  密谍司成员们也冲在前线,他们以强大的实力组成机动部队,哪里出现缺口,就补向哪里。

  不知道杀了多久,不知道多少人被抬往后方。

  据秦书礼不完全统计,6天时间,下三区已经死伤超过13万人,有家长会的家人,也有难民。

  回归倒计时222901。

  “庆一,我们杀出去,”庆尘平静说道。

  “嗯?先生不等鼠潮退去吗,”庆一头皮发麻。

  “不等了,昆仑等不了,”庆尘说道:“密谍司!”

  “在!”

  庆一身后的29名密谍司高手喊道。

  “出发吧,”庆尘说道:“第一个目标就是pce总部,接应昆仑组织撤离。”

  庆尘看向小三:“能扛住吗?”

  他问第二遍了。

  小三点点头:“能。”

  哪怕小三已经双臂带伤,但依然语气坚定,毫不犹豫。

  “死守。”

  庆尘也依然是这两个字,无需多。

  此时此刻,防线外有上百万鼠潮,春雪飘飞。

  庆尘来到防线前。

  呼吸。

  一口云气喷吐而出,那漫天飞雪竟是倒卷如瀑,晶莹的雪花在还没落地化成水之前,化作一片片刀锋,从鼠潮的肌肉骨骼间割去。

  这一口云气,竟是将他面前的鼠潮‘洗’的一干二净,大雪飘过,地面唯剩下数千只鼠群的惨白骸骨!

  密谍司高手们默默看着,他们原本还以为需要拼了命厮杀,护送这位新老板出去冒险,结果他们却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以一己之力,在鼠潮里开出了一条通道!

  “杀!”庆尘怒吼道。

  这一声怒吼仿佛战争号角,吹醒了密谍们久违的杀心。

  他们在城市里待的太久了,没有太好的对手,很少遇到危急时刻,以至于让很多人都忘了,密谍司到底是个怎样强大的暴力情报机构。

  “杀!”

  包括庆一在内,30名密谍身穿黑色作战服,义无反顾的跟着庆尘往外杀去,所过之处,一时间竟没有鼠群能近他们的身。

  这些人面对鼠潮甚至没有选择枪械,而是手持密谍司特制合金仪仗刀。

  面对难以计数的鼠潮,相比于有限的弹药来说,他们更信任自己潜力无限的身体!

  下一刻,这支30位密谍司高手组成的战术渗透小组,在难民的注目之下,就在鼠潮来袭汹涌的时刻,跟着庆尘一起杀出了防线!

  他们杀出去之后,鼠潮宛如涨潮的海水,重新围合上来。

  “杀出去了……”有难民怔怔道。

  竟然杀出去了!

  这特么也太凶了吧,难怪小三说那位老板能够单手吊打神代,难民们竟是选择相信了小三的说法!

  整条颓败的防线顿时振奋起来,小三哈哈大笑道:“这就是家长啊,杀!”

  ……

  ……

  庆尘带着30位密谍,快速前进着,他负责开辟前路,而密谍们在负责守住左右与后方。

  没有任何取巧,就这么在鼠潮当中不断前进,密谍司成员将仪仗刀挥舞的水泼不进,亮闪闪的刀光在凌晨月光下熠熠生辉。

  庆尘的提线木偶在空气中来回切割,将一片片鼠潮化作飞灰。

  眼看着第六根透明丝线已成,第七根都将要长出一半。

  “不要恋战,保留体力,”庆尘说着便开始加速,鼠潮不断包围过来,结果它们围上来的速度,竟还没庆尘等人突破的快。

  那包围着庆尘等人的鼠潮包围圈,越来越薄,最终被他们给杀穿了!

  “走!”庆尘当先狂奔起来,他们跑动的速度极快,鼠潮主力部队根本追不上!

  这支30位密谍组成的部队c级起步,平均b级,而鼠群再怎么进化也不过是f级中等水平。

  所以他们哪怕是遇到鼠潮主力,庆尘这支部队也完全有能力逃跑了。

  现在的情况,跟庆尘之前那种带着普通人逃逃逃的情况,完全不同。

  庆尘就这么带着密谍们一路冲杀出去,或许是鼠群在这几天里,还没见过这么勇的队伍,竟然一时间被冲蒙了。

  它们停在原地两秒钟时间,这才想起来要继续追!

  “左转!”庆尘喊道。

  “右转!”

  “继续前进!”

  10号城市的地图早已烂熟于心,庆尘也早已规划好一条前往pce安委会总部的道路。

  密谍们感觉跟着这位老板真是轻松,只需要砍砍杀杀,完全不用动脑子的。

  这种感觉,简直太痛快了!

  回归倒计时142920。

  庆尘已经看见了pce总部大楼:“加速前进,进入之后立刻寻找接警部,速战速决,救出昆仑成员后就立刻撤离,鼠潮还在跟着我们。”

  庆尘带着小队快速来到pce总部内部。

  然而让庆尘惊讶的是,这里并没有爆发大规模战斗的迹象。

  进入总部大楼之后,庆尘快速检视着环境:只有探员骸骨,没有昆仑成员骸骨。

  这不对,如果昆仑成员被困在这里,面对海量的鼠潮不可能不死人。

  庆尘来到接警部,这里所有文件柜都被打开了,说明昆仑成员来过,毕竟就算难民来这里,也根本不会去翻pce总部文件的。

  他又去设备间查看。

  备用电源被人启动过,这说明有人事后尝试过开启电脑。

  庆尘查看接警部里的32台电脑,里面的轻薄插片式硬盘被带走了。

  联邦的硬盘薄薄的像一张扑克牌,即插即用,可就这么一张薄薄的卡片能储存128pb。

  1pb=1024tb。

  1tb=1024gb。

  这种硬盘存储堪称海量。

  “奇怪,他们已经顺利抵达这里,也拿走了我要的硬盘数据,甚至没有发生战斗,那为什么没有准时回到下三区汇合?”庆尘说道。

  “先生,会不会是走岔了,他们走了另一条路与我们擦肩而过?”庆一问道。

  “不会,我走的路,就是我给他们规划的路线,”庆尘摇摇头:“他们没有打算去下三区,而是去了其他地方。”

  可是,昆仑会去哪里呢?

  pce总部里到底出现了什么状况,最终导致昆仑抛弃了原有的计划?如果没有鼠潮追杀,还有什么能阻挡他们?

  这时,负责搜索整栋大楼的密谍过来汇合:“老板,大楼里所有人都死了,我刚刚在地上找到了这个,然后确认了一下监控部的硬盘也全都被损毁了。”

  庆尘看去,对方手上赫然是被人拧得粉碎的插片式硬盘!

  这绝对不是昆仑拧碎的,在昆仑到来之前,就有人摧毁了这里的硬盘,他们不希望有人提前分析出鼠王的位置!

  神代千赤!

  是那头像老狐狸一样的神代千赤!

  “先生……”

  庆尘凝声说道:“安静。”

  他的瞳孔骤然收窄,里面透出金色的光芒来。

  那强大的大脑,前所未有的超速运转着,他将进入大楼后一点一滴的细节全都收入脑中,整理分析。

  刹那间,目光越过身前的密谍,投射在密谍身后,仿佛那密谍本不存在似的。

  密谍顿时汗毛都竖起来了,他只觉得自己被人看穿!

  在少年眼中,现实与虚幻渐渐重叠。

  庆尘仿佛正看到昆仑成员们悄无声息的潜入进来,他们从外面带进雪水来,在地面上留下脚印。

  碘伏命令下属去启动备用电源,而他则带人渗透到接警部,翻箱倒柜的寻找着一切需要的资料。

  备用发电机启动了,大楼重新灯火通明。

  碘伏打开了电脑,却发现电脑根本无法正常启动,他这才发现电脑一体机背后的插片式硬盘已经被人损毁。

  怎么办?

  庆尘低声说道:“碘伏,如果是你遇到这种绝境你会怎么办?”

  虚影中。

  “不行,必须找到相关的线索,必须完成庆尘的命令,”碘伏说道:“他还在等我们!”

  有昆仑成员说道:“可这里没有他要的东西。”

  碘伏:“那就找可以替代的东西给他!”

  庆尘轻声说道:“对,以你们的性格,不完成任务是不会撤离的,你们一定帮我去找新线索到了。”

  眼前的虚影,这一切都是庆尘根据线索猜想的。

  那么,如果真如他所想,昆仑一定是去找新的线索了,对方要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务,找到鼠王或是神代千赤的线索!

  可昆仑成员会去哪里找呢?

  这时,庆尘说道:“交通管理局,那里会自动储存近三个月以来的交通监控录像,作为地图分析、车辆分析数据,昆仑去那里了。”

  只有那里,才能找到可以替代的东西。

  下三区没有监控,其他区是有的,庆尘也只需要其他区的监控,他可以通过监控来观察街道。

  “可是,这里的硬盘都已经被损毁了,交通管理局的硬盘可能也是一样的,”庆一说道:“神代千赤如果思虑如此周密,不会错过那里的。”

  这时,庆一忽然看见庆尘疲惫的神色,对方鼻翼之中忽然流出鼻血来,那是大脑过载的后果!

  “先生!”庆一焦急道:“你没事吧,要不先找地方休整一下?”

  庆尘却没有理会他:“对啊,昆仑能想到的,神代千赤一定也能想到。昆仑一定会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们会去哪里呢。”

  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博弈,是一场谁先想到制胜点谁就能赢的游戏。

  庆尘看向天花板,到底还有哪里是常人想不到,却能找到监控录像的地方。

  没有了!

  只有交通管理局还能找到!

  昆仑成员本该撤离的,但他们选择用命去赌,赌对方还没有来得及损坏,所以他们只能拼了命的超越时间,比敌人早一步抵达那里!

  “走,去交通管理局,”庆尘说道:“不管结果如何,都要去看看。”

  这支队伍离开一个小时后,,鼠潮大军追寻着气息赶到,可它们似乎永远都慢庆尘一步。

  ……

  ……

  回归倒计时100209。

  离开pce总部大楼之后,庆尘只感觉到脑袋一阵眩晕,还好庆一及时搀扶住他,恳求道:“先生,你真的需要休息了,不然的话如果我们赶到交通局大楼需要一场大战,你却已经筋疲力尽,昆仑成员一样会死。”

  庆尘沉默了两秒,聆听周围的声音,最终选择了最优解:“原地休息一小时。”

  庆一说得是正确的,不管他如何着急,都必须让自己拥有一战之力。

  他原地坐下:“不要进入建筑内休息,小心鼠潮包围大楼,就在这里休息,一旦遭遇鼠潮就走。”

  庆尘又看向面前的密谍司高手们:“不好意思,还得你们跟我一起去死地冲锋陷阵。其实,我也没法保证你们能不能活着回去,我甚至没法保证自己活着回去。”

  这时,一名身穿特种作战服,带着黑色面巾的女人拉下了自己的面巾笑道:“老板,您这说的哪里话,身为密谍司成员,生死早就置之度外了。庆凌那货都能跟您出生入死,我们又有什么不能呢。”

  闫春米,这是庆尘最早认识的那位鹞隼。

  这女人是联邦的三线女明星,还是密谍司的密谍,只因为庆尘到来所以自己降了一级,给庆尘当了鹞隼。

  她本来是想审视庆尘,看看这位新老板有没有资格成为老板。

  结果这位新老板压根就没有借助密谍司的意思,直接把他们甩到一旁,搞出了那么多大事情。

  她曾三番五次找影子,希望影子能跟庆尘说说,多重用一下她,她很厉害的。

  然而影子每次都笑着拒绝:你自己都还没给他交投名状呢,他如何信任你,我早就告诉你了不要耍花样,他很厉害的。

  那一刻的影子神情骄傲,让闫春米那时候就察觉到某些端倪。

  现在,闫春米重新回到庆尘麾下,打算交出投名状。

  庆尘笑着看向她:“你竟然也在,我太疲惫了,竟然没听出来你的脚步声。”

  闫春米摇摇头笑着说道:“老板没听出来很正常,我以前都穿高跟鞋的,可性感了,走路声音都不一样呢。”

  “说人话,”庆尘说道。

  闫春米严肃起来,她从自己大腿外侧的战术口袋里掏出一只耳朵来:“老板,这是庆闻的右耳。他在灾难之初就想要撤离去卫戍部队那边,我在半路截杀了他,他死了,他的耳朵就是我给您成为密谍司司长的贺礼。”

  庆尘愣了一下。

  庆一:“卧槽。”

  “辛苦了,”庆尘说道。

  他知道,闫春米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很轻松,可庆闻是什么人?是影子候选者之一,还是庆芸唯一的宝贝儿子。

  影子之争里规定,影子候选者的护道者最高c级,可对于庆芸这种不择手段的人来说,怎么可能没有b级高手暗中保护自己的独生子?

  就算出现a级,庆尘都不奇怪。

  而闫春米,竟然能在这种混乱之下截杀庆闻,这说明闫春米本人的实力非常强悍啊!

  庆尘问道:“庆闻身边有护道者吗?”

  “有,b级,”闫春米认真说道:“一起杀了,当然不是我一个人杀的,是您麾下的十二鹞隼一起杀的。老板,从今天开始我们可就踏上不归路了,您可不要再抛弃我们了啊。”

  庆尘点点头。

  闫春米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其他密谍司成员的面,说出他们截杀庆闻的事情,这就已经与另一个派系不死不休了。

  投名状,就是指不给自己留后路的意思。

  但凡闫春米与另一個派系,有一丝和解的可能,那都不叫投名状。

  而闫春米也挺狠,一出手就挑了个最厉害的影子候选者来杀。

  从此就没有回头路了。

  “各位,还有什么是我应该知道的?”庆尘反问。

  一旁还有一位密谍说道:“其实我们也想去杀庆原来着,但后来发现根本找不到他。本来都找到线索了,可鼠灾开始后我们摸过去截杀,却发现那不过是个傀儡。”

  庆尘沉思,又见庆原傀儡,可这到底是庆原的能力,还是庆原父亲的能力?

  如果是庆原父亲的能力,那他就要在复仇这件事情上,着重调查庆原父子了。

  他摇了摇头:“你们还想一起杀谁,一起说了吧?”

  一位密谍说道:“我是想杀庆诗来着,结果她早就离开10号城市了,她父亲在几天前就接走了她,时间非常巧合,目前我无法得知庆诗的父亲是否提前知道了这场灾难。”

  “庆幸身边有他父亲庆宇安排的高手,第一时间护送他利用浮空飞艇离开了,”一位密谍遗憾道。

  庆尘沉默半晌说道:“你们不负我,我不负你们。”

  说完,他闭上眼睛开始用骑士呼吸术调理着身体机能。

  密谍们神情一凛,这就是新老板的承诺了!

  一个小时后,庆尘睁开眼睛站起身来。骑士呼吸术让他的精力已经恢复大半,身体内大量的内啡肽让他所有身体机能都快速平衡着,这就是骑士呼吸术的神奇之处。

  它让骑士们像是永远不知疲倦的超人。

  庆一问道:“先生,不再休息一下吗?”

  “不休息了,”庆尘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现在的头发有点扎手了。”

  “那要不我还留回西瓜头吧,不管李恪怎么说了!”

  “不用,现在就挺好,”庆尘笑着说道:“庆一长大了啊。”

  说完,他看向密谍们:“各位,接下来,拜托了。”

  密谍司众人神情坚毅,保持着沉默。

  “出发,我们距离交通局还有七个小时路程,期间每小时休息10分钟!”

  庆尘这一次没有再选择躲避鼠潮,而是在没有遇到鼠潮主力的情况下,就直接碾过去。

  这样速度最快!

  ……

  六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求月票

  s..book314382548896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