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84、时不我待!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20 23:37: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遍地金色雷光要比电影特效还要绚烂。

  庆尘的头发被鼓荡的气流向天空吹拂而起,瘦削的脸颊线条,在雷光中显得格外立体。

  那金色的电气向天空冲腾,方圆五百米范围内,成为了鼠潮的生命禁区!

  所谓三灾,有小三灾:刀兵、瘟疫、饥饿。

  也有大三灾:火灾、水灾、风灾。

  而万神雷司的呼吸术第一节叫做至道、第二节叫做气数、第三节就叫三灾九厄,意为“雷为世间一切法,主宰生与杀”。

  庆尘此时施展着万神雷司四节呼吸术,他只觉得体内雷浆奔腾,渐渐的他脸颊两侧竟生长出了金色雷纹,双眼也成了彻底的金色。

  不再是瞳孔深处,而是整个眼眸都流淌着金色光芒,不像是人类,更像是神明。

  呼吸。

  庆尘嘴中呼出一口气来,也蕴含着雷霆。

  如果说骑士呼吸术最大的作用,是帮助骑士战斗时调理身体机能的平衡,产生大量内啡肽,让骑士能将100%的身体素质,发挥出200%的作用,并且战斗更加持久。

  那么万神雷司旳第四节呼吸术,就是另一个极端,它的作用就是无限放大体内潜力,让体内滚滚雷浆能在最短的时间爆发。

  一个细水长流,一个只争朝夕,两个极端。

  防线后面,家人们看着战场当中的那个‘神明’一举击杀数万鼠潮,有人低声说道:“这就是咱们的家长吗?真是家长?”

  小三麻木的点点头:“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见家长全力出手,我现在就有点想不通,a02基地的那些孙子怎么敢关押他……”

  家长这个词汇,在家长会是神秘且神圣的。

  大家知道,是家长的计划,要将各个城市的下三区变成了新世界。

  大家亲眼见证着这个世界,在他们的努力下慢慢好起来了。

  小三给大家加油打气的时候,总会说别让家长对我们失望,我们要加油。

  那时候也会有人想,大家连家长都没见过啊。

  而现在,他们没有让庆尘失望,庆尘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陈灼蕖、胡靖一默默的看着这一幕。

  胡靖一说道:“我听你说过,只要登上最后一面绝壁,就能跟随他,是这样吗?”

  陈灼蕖点点头:“不然他为何花费那么多人力、物力、财力培养我们?”

  胡靖一向往道:“那是不是以后也能变的跟他一样厉害了?!”

  “那你想多了,”陈灼蕖叹息道:“就算你走了跟他一样的路,也没法像他一样厉害。”

  金色雷光缓缓收敛,庆尘起身缓缓朝防线走去,双手均是泥泞。

  他将提线木偶的四根丝线全部伸展出去,将地上那烤得焦糊的老鼠尸体全纷纷献祭。

  一头又一头老鼠化为飞灰,庆尘所过之处,街道竟是又干净了起来。

  献祭一头老鼠所得的收益极小,然而这是几万头老鼠,仅仅一战就让庆尘的提线木偶生长出来第五、第六根丝线。

  第六根也只差一点点便能成为完全体。

  他身后,张梦阡正气喘吁吁的带着难民们赶来。

  来的人只有一半,剩下一半则是觉得自己在银行里待着就挺安全,只需要等待联邦集团军过来支援就行。

  张梦阡没有跟他们争辩,只带走了想走的人。

  他对难民们说道:“冲过去,到防线后面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庆尘来到防线后面,看向小三:“伤亡大吗?”

  小三神色一暗:“一万两千名家人只剩下八千多人,有些是没能从城市里召集回来,有些则是死在防线上,还有一千多人是因为害怕,混进密钥之门逃跑了。”

  庆尘点点头说道:“不用管那些逃跑的,面对这种级别的灾难,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是他们的自由,只要不给我们背后捅刀子就好了。现在才刚刚过一天,鼠潮就已经进入第三阶段,我们接下来还有硬仗要打。”

  “家长,联邦集团军什么时候能到?”小三充满期望的问道。

  庆尘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距离我们最近的联邦集团军应该在710公里外,我在穿越之前就委托几个人把这里的情况传递出去了,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里正发生一场灾难。按照浮空飞艇的速度,如果有人想要支援,那他们早在20個小时以前就出现了。所以,现在还没有看见援军就说明……不会再有援军了。”

  其实庆尘早在20个小时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这10号城市,已经成为了一座孤城。

  他们必须自救。

  小三喃喃道:“为什么没人来救我们?他们难道不在意这里的生命吗?”

  庆尘思索片刻回答道:“我们不是被放弃的,我相信庆氏和李氏如果没有极其重要的原因,一定会来。那么能够牵制住庆氏和李氏两家的原因很浅显了,我猜神代和鹿岛一定对南方发动了战争,将庆氏和李氏牵制在主力战场动弹不得。如果再严重一点,说不定陈氏都正在派兵来到中原,这个时候一城之地的得失,甚至都不重要了。”

  所有家人们听了都一阵绝望。

  庆尘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其实他可以骗一下家人们,但是他不想这样。

  这些人把性命交到他手里,毫无保留的信任着他,所以有权知道真相。

  庆尘平静说道:“我知道你们很难接受这个现实,但我只给你们两个小时的时间收拾心情,绝望够了,就把胸膛重新挺起来,看看你们身后的难民。你们……现在是他们的英雄。”

  小三茫然回头看去,却看到越来越多下三区年轻人从队伍里走出来,找家长会领武器、领任务。

  他搓了搓脸笑道:“草,我知道了!”

  也没说他知道什么。

  ……

  ……

  “家长会的力量,远要比我想象的更加庞大,厉害,”何今秋笑着缓缓走出大楼,带着身后的中年女人和年轻人。

  庆尘看向何老板,默然不语。

  何今秋笑道:“现在是否还继续那场交易?”

  “继续,”庆尘说道:“我在鲸岛说的一切都还算数。”

  在上次回归的七天里,庆尘为所有人计划好了一切,最终只留了一点点的时间为自己做了个备用计划。

  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遇到意外,但哥哥和嫂子的仇必须报,所以他必须多做一手准备。

  在小三和陈灼蕖眼里,庆尘已经成为算无遗策的标准答案,但只有庆尘自己知道他距离影子的境界还相差甚远。

  他所能做的不过是,多做备用计划,将一切变数考虑进去。

  所以,在穿越倒数最后一天的正午,庆尘找到何今秋提出了一个交易:用三十六份紫兰星来换胡氏情报机构寻找、护送袁阳的遗孀。

  只不过,有点意外的是何今秋当时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下来,他说胡氏的情报人员也是人,他怎么能够让情报人员冒着危险去城市里送死?而且,他们也未必来得及。

  真要救那遗孀的话,必须得何今秋亲自出手。

  他确实在10号城市,但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一路杀到那座大厦去,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来得及。

  庆尘不确定何今秋这是真的为难,还是讨价还价的戏码,他只想给自己留个备用计划,于是他问:怎样才能让何老板亲自出手?

  但何今秋并没有答应下来,也没有说自己的条件。

  何老板只说:试试看,成功了再来谈条件。

  那一刻庆尘知道,这场交易如果成功,那么代价一定很大。

  这世上,免费的,才是最贵的。

  这是表世界游戏场商给玩家们上的第一课。

  可不管代价多大,这件事情都对庆尘太重要了,他必须给自己加一层保险。

  所以这也是庆尘为什么给张梦阡说“还有一线希望”,他赌何今秋只是想要讨价还价,其实对方已经有把握完成这场交易了。

  庆尘问道:“何老板想要什么?”

  “三十六份紫兰星,还有禁忌物ace-004,黑色真视之眼,”何今秋说道。

  当时庆尘内心一惊,因为这禁忌物ace-004何其宝贵,怎么可能用来仅仅交换一条线索。

  郑远东与庆尘当初的交易内容是,庆尘为时间行者学院找到正统修行之法,郑远东则用黑色真视之眼来交换。

  所以,虽然庆尘还没拿到那枚石头,但也只是短暂的借给昆仑使用,郑远东必须在一个月内将真视之眼交给庆尘。

  它已经属于庆尘了。

  现在,何今秋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这东西。

  何今秋笑道:“是不是吓了一跳?放心,这禁忌物我只用6个月时间,之后就还给你。所以,真实条件是禁忌物ace-004的六个月使用权。”

  庆尘:“成交。”

  其实,哪怕何今秋真的永远要走这枚石头,他也会给的。

  “两位,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他吧,这样一来也就还掉我的救命之恩了,另外,我还会赠送二位价值五千万的金条,让你们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何今秋笑吟吟的说道。

  袁阳的遗孀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来:“袁阳没有害过人,但是曾有神秘人找到他想要定制一份神经毒素药剂,要求必须有268种神经毒素混合,毒素必须能杀死a级超凡者。但是袁阳并没有答应他,后来平静了好一段时间。结果有一次,袁阳在某个10号城市晚宴上再次遇到了他,他是那场宴会的侍应生。”

  庆尘愣了一下:“这个人见袁阳的时候没有遮挡过面目吗?”

  这样一个人伪装成某个宴会的侍应生,怕是又有了新的暗杀目标,这是一个专业的杀手,怎么会以真面目去见袁阳?

  “遮挡了,”袁阳的遗孀说道:“袁阳是听出了他的声音。”

  那场宴会里,袁阳正在与朋友交谈,他听见不远处一位侍应生对一位女士说道:“小姐,您的香槟。”

  袁阳认出了这个声音,身体骤然僵硬。

  那个侍应生回头间发现了他的反应。

  袁阳没有在那场宴会里过多停留,匆匆离去了,连夜开始准备跑路的事情。

  他知道,一份想要杀a级以上的神经毒素药剂意味着什么:这就是权力漩涡里的暗杀事件!

  庆尘拿过那张照片,那是上流宴会里的一个监控视频截图,图片里的男人在三十岁上下,模样英俊,只是那英俊中总有一种病态的感觉。

  他在回忆里捋着一切线索,并忽然觉得有线索完全对不上。

  不过他并没有阻止:“你继续说。”

  袁阳的遗孀说道:“袁阳安排我们母子之后就失联了,他交代我们不要尝试着联系他,一旦联系了大家会一起死。结果第二天我在上班的酒吧看见袁阳,一开始我以为是已经没事了,所以来找我。可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袁阳跟我约定的是,如果安全,他就在吧台点一杯教父,如果还在危险之中,需要我立刻逃离城市,就会点一杯莫里亚蒂。但袁阳那天点了一杯平时常点的猩红玛丽……”

  “我怀疑那个袁阳已经不是本人了,所以没敢过去搭话,而且那个袁阳很奇怪,说话有点机械,跟他平时的语调不太一样,像是在刻意模仿,或许能骗得过别人,但是骗不过我,”袁阳的遗孀说道:“但奇怪的是,后来我又悄悄去袁阳工作的地方观察过,我看见他上班下班,跟没事人一样。当时我还怨恨过他,心想他是不是编了个故事想甩掉我和孩子。可是某一天,我远远的看着他,前一秒他还在原地,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

  庆尘松了口气,对上了。

  在他记忆的线索里,影子找到了所有神经毒素专家,唯独找不到那个叫做张成的人,所以他才会怀疑张成被杀人灭口。

  如果袁阳早就知道内情,那影子应该能从他口中审出点什么才对。

  按照袁阳遗孀所说的逻辑:有人找到袁阳制作神经毒素药剂,袁阳因为害怕卷入纷争拒绝了。后来袁阳认出了杀手的身份,于是被杀手重新找上门来杀人灭口,并制作了一个傀儡。

  杀手知道袁阳还有个情妇,但不知道是谁,于是就按照袁阳的生活轨迹,用傀儡去钓鱼。

  好在袁阳的遗孀比较机警,而且事先有暗号,所以没有上当。

  本来他们也可以直接杀了袁阳灭口,但这样做,会被影子顺着这条线一路挖下去,找到袁阳的情妇。

  所以,因为他们没有找到袁阳情妇的原因,他们只能制造那具傀儡以袁阳的生活轨迹继续生活,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样就算傀儡被影子抓住,那也只是个正常的神经毒素专家,并没有什么异常。

  影子也就不会继续深挖袁阳这条线了。

  庆尘低头思索着,仅从目前看来,他对袁阳遗孀的口供还是将信将疑,但起码有了新的目标。

  而且,这个线索……其实让他联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可以制造傀儡的庆原。

  以庆原的年纪,肯定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

  可如果那个能够制造傀儡的人,其实是庆原的父亲呢?

  庆尘暂时还不能下结论,但他可以通过照片来找人了!

  他看向何今秋:“谢谢了。”

  “不用谢,”何今秋笑吟吟的说道:“公平交易,童叟无欺。我就在鲸岛上,郑老板把黑色真视之眼给你的时候,记得通知我。”

  庆尘叹息一声:“好。”

  他喊来小三:“安顿好这对母子,让他们跟居民一起排队离开城市,另外让那边的家人看好他们。”

  “明白,”小三点头。

  庆尘又喊来陈灼蕖:“我让你负责清点的事情,做了吗?”

  陈灼蕖扎着高高的马尾辫,看起来格外干净利索:“清点了,99队时间行者,现在只到了42队,其中38队出现了减员,但因为线路规划的好,并没有重大损失。”

  庆尘心情沉重了一下,竟然还有57队没有抵达。

  这时,小三急促道:“该不会全都出事了吧?”

  “不会,”庆尘摇摇头:“我后来在沿途给他们规划了7个避难点,如果遇到鼠潮封路,就躲进去避难,不会所有人都出事的。小三,这里交给你了,我去接他们回来。”

  小三愣了一下:“家长,你刚刚才经历一战啊,还是我们去吧,我和秦书礼带人去,你在这里指挥战斗。”

  庆尘摇摇头:“你们指挥的很好,这里不需要我。而且,只有我能记住所有避难点,也只有我能一个个找过去。”

  小三焦急起来,刚刚那一战里,庆尘确实凶猛。

  可是在三灾之后,小三分明在庆尘眼中看到了浓浓的疲惫,对方带着三百多个难民奔逃了这么久,又经历一场大战,现在怕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57个队伍,每支队伍都有7个预备的避难点,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庆尘要找遍399个地方,才能找到所有队伍。

  而现在,10号城市里的鼠潮已经到了第三阶段,庆尘再次返回,未必能活着回来。

  陈灼蕖劝阻道:“我记住了所有避难点,我可以带小三他们去。”

  庆尘愣了一下:“你能记住?”

  陈灼蕖解释道:“嗯,其实大多都是银行网点,很好记。”

  庆尘摇摇头:“就算你能记住也不可以去,你太弱了。”

  陈灼蕖点头,承认了这个现实。

  小三在一旁说道:“家长,要不休息一下再走吧!”

  庆尘转身朝防线外面走去:“这里拜托你们了,鼠潮恐怕很快就会卷土重来。我也想休息,但时间行者学院的那些孩子们等不了太久,时不我待。”

  昆仑六百多人还身陷在城市里,为了他的命令寻找一个线索。

  他怎么能休息。

  ……

  今日万字更新,求月票,求订阅。

  感谢,我真是麦兜兜,成为白银盟。

  感谢,名字不要太長這樣就好、宝塔镇山妖xxxx、精忠报国牛肉君、solitude24,这些同学成为新盟。

  老板们大气,祝老板们看的小说和连续剧都是大圆满结局

  s..book314382546606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