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83、杀死懦弱的自己,成为英雄吧!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20 17:3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归倒计时1600000。

  距离此次穿越到现在,也不过才刚刚过了八个小时而已。

  庆尘头一次觉得穿越竟是如此难熬。

  “前进!”庆尘冷声说道。

  六百多名难民跟着他快速穿过马路,来到庆尘一早就定好的目标银行门口,大门敞开着,里面有七具惨白的尸骨。

  “梦阡,一旦有老鼠盯上你就要告诉我,”庆尘说道。

  他和张梦阡站在门口,分别以自身的第六感来确认是否被老鼠盯梢。

  “速度,速度,跑起来,不要说话!”庆尘不断的安排着难民进入银行大门,待到平安无事之后,才与张梦阡闪身其中。

  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庆尘终于可以放松片刻。

  连续八小时的高强度神经运转,让庆尘此时感到一阵疲惫:“刘冲,去把银行里的备用发电机毁了,以免有人失了心智的去启动它,招来鼠潮。我们在这里休整四个小时,等鼠潮转移后就直接往下三区突破。”

  刘冲问道:“老板,下三区没有沦陷吗?”

  庆尘思索了两秒:“不会沦陷的,那里有可以信任的人守着。”

  家长会不会让他失望的。

  庆尘转身对所有人说道:“休整期间,所有人不得大声喧哗,也不许靠近闸门。该离开的时候,我会通知你们。储粮室的东西,没我允许谁都不能碰。”

  难民们坐在银行冰冷旳地面上,几名成年男性借着自己身强力壮,抢了银行里仅有的几张长椅躺在上面,完全无视老人和儿童。

  庆尘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去管。

  这时,银行行长的办公室里传来挣扎声,似乎是一个女人被捂了嘴,正努力发出呼救。

  有人压低了声音在里面说道:“你也看到我帮大家一起抵挡鼠潮了,路上你要遇到危险我可以救你。这世道已经乱了,你得依靠男人。”

  那声音虽小,却逃不过张梦阡和庆尘被龙鱼加持过的耳朵。

  庆尘眼睛都没睁的说道:“小梦阡,去把屋里男人的胳膊打断,嘴堵上……记得先堵嘴。”

  鹞隼刘冲愣了一下,老板竟然没有让他出手,反而是让那个14岁的小男孩去处理。

  而那个小男孩也习以为常,似乎并不觉得这有什么。

  张梦阡点点头,他随手拿起地上的灭火器朝屋里走去。

  很快,屋里便传来一声沉闷的哀嚎,然后戛然而止。

  女明星王文文收拢着自己被撕烂的衣服,一瘸一拐的从办公室里跑出来,捂着嘴在一旁哭泣。

  她的高跟鞋早就丢掉了,在路上换上一双死人的运动鞋,不太合脚。

  周结衣看到这一幕,竟是直接朝庆尘走去,却被刘冲提前挡下,刘冲回头看向庆尘:“老板?”

  刘冲是懂事理的人,他完全可以让周结衣离开,但他担心老板还有其他的想法……

  周结衣隔着刘冲,对庆尘问道:“你能保护我吗,我可以……”

  庆尘闭着眼睛平静说道:“离开。”

  他甚至没有听完对方说什么,也没有任何解释与安慰。

  周结衣抿着嘴唇,她又看向先前那位保镖刘冲,却见对方已经不再是往日卑躬屈膝的模样,正一脸严肃的盯着自己:“请离开。”

  这时,张梦阡拎着灭火器走了回来,他看了周结衣一眼说道:“不要做多余的事情,老板自然会救你们出去。”

  夜晚降临,庆尘原本打算先出去探探路,结果这时候他竟忽然听见远处有鼠潮行军。

  他骤然抬起手臂,银行大厅里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庆尘缓缓起身站在银行门前,透过百叶窗朝外面看去。

  只见密密麻麻的鼠潮,竟是直奔下三区而去。

  庆尘愣了一下。

  这些鼠潮要去攻击下三区了!

  如果小三他们按照自己的计划来,那么下三区此时一定是整座城市里最难啃的骨头。

  而鼠王现在指挥着一部分鼠潮腾出手来攻击下三区,这说明鼠潮马上要进入第三阶段了!

  这时,庆尘竟看到10号城市明明已经进入初春,天空却飘下雪花来,温度也比白天降低了许多。

  倒春寒来了。

  庆尘回忆着自己看过的气象资料,联邦历年来出现倒春寒的几率是57%,夜间气温会降到3度以下,那时候家长会抵御鼠潮会非常难熬。

  春雪会在地面立刻变成泥水。

  落在人的身上,会把衣服打湿。

  不知道家长会是否做好了准备?

  ……

  ……

  回归倒计时1440000。

  午夜。

  第九区防线后面,一名家人正靠着沙袋坐下,嘴里咬着像是蜡烛一样的蛋白棒,他仰头望着天上的大雪,低声道了一句:“倒霉。”

  他对身旁一起坐在地上的小三说道:“三哥,快去给家人们找点防寒的衣物,不穿点衣服,晚上大家都熬不住。另外让难民带一些去荒野,不然前面穿过密钥之门的人要冻死在外面了!”

  早上的气温还在24度,现在气温突然降低直逼零下,很多难民穿着单衣,要是没有衣物怕是得冻死在荒野上。

  然而一旁的小三一边嚼蛋白棒,一边说道:“早就让金色家人秦书礼准备好了,就在防线后面那栋楼里放着呢。来之前家长都交代过了,他说联邦历史上有百分之……多少来着?反正他说了气候有可能受北方寒流影响降温,一定要小心防寒保暖。”

  先前家长会组织居民撤退的时候太仓促了,家人们总不能凶神恶煞的逼大家离开去割腰子的时候,还提醒大家把衣物穿上吧,那样会显得很诡异。

  残忍中还透着一丝人文关怀,会让居民们很错乱。

  那时候家长会的首要任务是逼居民离开,其他的事情只能先放一放。

  小三淡定的继续嚼蛋白棒:“你说咱们家长是不是诸葛亮转世啊,给你三个锦囊妙计就能让你化险为夷,怎么啥事都能让他想到了呢……”

  旁边的家人小声说道:“其实诸葛亮也没那么厉害,就是搞内政比较在行,你明显是被三国演义误导了……”

  “就你懂得多,”小三一巴掌拍在对方后脑勺上,然后高声对远处喊道:“陈灼蕖,胡靖一!我们这边守防线,你们来给大家发衣物!回去了给你们一人加50分!”

  陈灼蕖看了他一眼:“这一次我不要分。”

  “诶?为啥?”小三愣了一下。

  陈灼蕖平静道:“这是所有人类出于道义都应该做的,是我义务之内的事情。”

  小三挠挠头:“分得这么清楚吗。”

  说实话,小三到现在还没学会如何和陈灼蕖相处,这小姑娘有一条自己的行为准绳,与世俗不同,与大多数个体的行为准绳都不同。

  所以当她的准绳与世俗的准绳碰撞在一起时,对方直来直去的性格会碰得你生疼。

  但这也是陈灼蕖的个人魅力所在,喜欢她欣赏她的人,会特别欣赏,例如小七。

  不喜欢她的人,则会觉得她太不懂做人,例如小三。

  每个人都有每個人的理由,但陈灼蕖似乎并不在乎,她觉得没有谁能让所有人喜欢。

  “甭管怎么样,先把防寒衣物发下去,”小三挥挥手说道:“不把衣物发完,你们晚上没饭吃啊,快点行动!”

  然而就在此时,小三骤然听见自己背后的黑暗长街上有奇怪的声音传来。

  他赶忙站起身来,眯着眼睛努力往黑暗中看去,并拿起对讲机问道:“各个高楼岗哨注意,告诉我街面情况!”

  对讲机里传来声音:“没有异常!”

  小三愣了一下,他突然高声吼道:“不对,敌袭,所有人回到自己的作战岗位,准备拼命了!”

  下一刻,对讲机里忽然有人高喊道:“鼠潮!小三,鼠潮来了!它们一直利用建筑物的视野遮挡行进,避过了岗哨的视野!”

  另一处岗哨也在对讲机里说道:“我这边也出现鼠潮,它们全面进攻了!”

  要知道这是巷战,家长会确实可以在高楼上设置岗哨,可岗哨的视野也会被无数的建筑遮挡。

  而那些鼠群竟是已经聪明到,学会了如何规避岗哨的视野。

  它们不再在街上蜂拥着如同潮水奔涌,而是贴着楼宇之间的阴影快速行军,想要打下三区一个猝不及防!

  所以,直到鼠潮离得很近了,才有岗哨发现它们的踪迹!

  小三头皮发麻:“这他妈的还是老鼠吗,这是特种部队吧!草草草!守住防线谁也不许退,让它们冲破了防线,后面的难民都得死!”

  鼠潮已经在黑暗里涌现,距离他们仅仅只剩下四百米,转瞬就会抵达。

  那瘦小的老鼠身躯行军时,竟在地面上跑出了万马奔腾的感觉。

  然而这时,小三忽然看见身边不少家人都在瑟瑟发抖。

  这些家人并没有参与过真正的灾难与战争,就算打社团,也有小三他们这样的金色家人冲锋陷阵,所以他们看见如此恐怖的鼠潮,无可避免的害怕了。

  这些家人,几个月前可能还是个小商小贩,亦或是工厂的工人,一辈子连鸡都没有杀过。

  更没有面对过灾难。

  小三深吸一口气,拿起对讲机凶狠怒吼:“各位,家长说这个世界需要新的英雄,就在这一战里,把那个懦弱的自己一起杀死,成为英雄吧。开火!”

  下三区火线长鸣,巨大的枪械声震耳欲聋。

  火力压制将鼠潮拦在了距离防线150米的地方,可是鼠潮根本不害怕这密集的枪火。

  前排鼠群死了,后排很快就会跟上。

  小三某一刻觉得,这一批鼠潮有些奇怪,它们的行动并不如昨天晚上见到的迅速,就像是没有进化完全似的……

  等等,离得近了他才发现不同来,那些行动更加快速的老鼠都是深黑色,而面前这些则是灰色。

  “我明白了,这鼠潮竟是用进化不完全的老鼠来故意消耗我们的火力,”小三苦涩道。

  可是,他就算知道鼠潮的意图,难道还能不开枪吗?

  必须战斗到底!

  慢慢的,鼠潮开始逼近防线,它们硬生生用命铺出了一条血路来!

  家长会手里的枪械只有几千支,家人则有一万两千多名,再加上社团成员,总共五万人,拥有枪械的不过十分之一。

  太难了。

  小三眼瞅着鼠潮继续靠近着,便再次怒吼:“有枪械的省着用,没有枪械的也准备顶上!”

  下一刻,楼宇之间数万社团成员竟在家人带领下,一个个手持菜刀冲了出来,人群中还有人找不到菜刀,竟是提着凳子便跟着冲上前线。

  鼠潮来到防线之前,却见它们轻松一跃便跳上了防线,小三放下枪械从腰间抽出两柄菜刀来,对着防线沙袋上涌出来老鼠疯狂劈砍。

  家人们发了疯的挡在防线前面,劈砍着老鼠。

  心中越是恐惧,劈砍的越是用力。

  只不过,恐惧渐渐变成了愤怒,手臂也渐渐不再颤抖。

  有老鼠扑在家人身上,却见这名修行了准提法的家人竟直接将老鼠扯下来,塞进嘴里咬断了老鼠的脖颈。

  鲜血从他嘴里汩汩流出,像是来自地狱。

  防线后方,居民们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只有鼠潮真正来临时,大家才能真正明白家人们凶神恶煞的面目下,隐藏着对这世界怎样的热爱。

  这些正在战斗的人,把生的希望优先留给了他们。

  这时,密钥之门旁边有家人怒吼:“快快快,继续前进不要停,这是他们用命给你们争取的时间!”

  陈灼蕖和胡靖一等时间行者在一旁,将一摞一摞衣物塞在难民手中:“带过去后一定要优先给老人妇女儿童发放,谢谢了,大家继续前进不要停留!”

  直到此时,下三区的难民也才刚刚撤离九分之一!

  太少了!

  然而也正是这个时候,队伍里一些年轻人忽然离开了队伍,负责维护队伍秩序的家人愣了一下,刚准备把年轻人踹回队伍,却看见年轻人神色渐渐坚定:“我不走了,给我菜刀。”

  家人愣了一下,然后高喊道:“给他菜刀!”

  那年轻人拿了菜刀之后,朝着队伍里一名少女喊道:“过这道门之后给我父母说,谢谢他们。”

  说完,他便转身拎着菜刀奔赴防线。

  慢慢的,又有一些年轻人从队伍里走出来:“给我菜刀!”

  “给我菜刀!”

  菜刀发完了,就发凳子,没有凳子了,就发平底锅。

  这支队伍没有先进的枪械,也没有特别严密的组织架构,可在危难时刻,人数不仅没有大幅减少,反而还在慢慢增多!

  小三看着越来越多的陌生面孔来到防线,他想,或许这就是家长所说的,当你真诚的面对这个世界时,这个世界一定会给你回报。

  对讲机里有人喊道:“a3防线有点扛不住了,请求支援!”

  整个下三区的防线被分为了50段,每段都有段长来负责,a3防线距离小三他们只有六百米的距离。

  小三在对讲机里说道:“稍等,马上就到!”

  说着,他便打算拎着菜刀冲过去。

  这时候,身后大楼上的某扇窗户里,骤然有八支青玉心剑穿透雪幕飞出,呼啸着飚射至防线即将崩溃的地方。

  只见那八支青玉心剑如割草一般,贴地收割着鼠潮的生命,来无影,去无踪。

  a3防线爆发出一阵欢呼,有超凡者出手了!

  小三豁然回头看向楼上,却见那位身穿灰色西装,手持黑色权杖的何今秋,正站在一扇落地玻璃窗前。

  在他身旁,还有一位中年女人和年轻人。

  小三没想到这位何老板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先前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对方是什么时候来的。

  下一刻,对讲机里又有人说道:“鼠潮后方有骚乱!”

  所有人定睛一看,却发现那原本训练有素的鼠潮大军后方,竟然开始渐渐崩溃了。

  原本连绵不绝来到防线的鼠潮大军,竟是渐渐的稀少了起来,仿佛一条河流突然被人截断了源头!

  什么情况?

  小三吼道:“给我拿望远镜!”

  说话间身旁家人递来夜视望远镜,小三赫然看到四个人在鼠潮中身影交错移动,每一次交错,都仿佛有无形的刀丝将四人中间的鼠潮拦腰割断。

  那四人在鼠潮之中就像是万千鼠海之中如屹立在海面上的礁石。

  ……等等,四人中间那位不正家长吗?

  小三喃喃道:“家长来了……家长来了!走,跟我走,去接应家长!”

  那些还没有见过庆尘的家人们振奋起来:“我跟你去!”

  说话间,庆尘身边的三具傀儡身上已经爬满了老鼠,它们找不到傀儡身上的脖颈,便开始疯狂的随便撕咬。

  傀儡身上的疼痛不断传递到那三名拳手心里,可他们却无可奈何,庆尘便是要燃烧他们所有生命的意义。

  鼠潮这时竟放弃了防线,反而纷纷返身朝庆尘包围过去,它们似乎知道,吃掉这样一个人,比吃掉一万个普通人还管用!

  小三看见这一幕便急了:“快快快,快救家长!”

  然而刹那间,他看到庆尘隔着鼠潮与自己对视一眼,那平静的眼神里没有丝毫恐惧。

  “等等,别出去,”小三也不知道突然从哪涌出来的信心,此时的家长并不需要他们的救援。

  电光火石之间,庆尘确认所有鼠潮都向自己奔赴而来时,忽然弯下腰去,双手触摸着被雪水湿润的泥泞。

  “三灾。”

  少年双瞳金黄,海量的雷霆从他双掌之中接引泥泞与水份,金色的雷光蔓延游走,光芒万丈!

  那金色电弧在地面上疯狂跳动,它们穿透着鼠群的身体,仿佛苍穹之上一道雷霆落入凡间,降下真正的天灾。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s..book314382546261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