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82、暴风雨前的宁静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19 23:19: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停下。”

  庆尘在一处建筑物的阴影里停住脚步,所有人在他身后跟着停下。

  经过几次实验,所有人已经开始学会跟着他照做。

  这时,队伍里有人说道:“老爷子你怎么了?”

  庆尘回头,他发现一位老人因为体力不支累倒在地上,老人哀求道:“别丢下我,你们带我一起走吧!”

  庆尘平静的看着陈陆文的四名保镖:“你们分出一个人背他,能背女人自然能背老人,在这里短暂修整之后,继续出发。”

  王文文、周结衣这两位女明星在保镖背上,只当什么都没有听见。

  陈陆文本能的想要反驳,但他很聪明的选择了闭嘴。

  没有了卫戍部队的支援,没有通讯、没有交通工具,他很清楚现在自己只能依靠这个发号施令的少年。

  陈陆文觉得,他现在只要有一辆车往僻静的地方走,很容易就能闯过鼠潮的封锁抵达出入境闸口。

  但可惜的是,这城市里99.99%的车辆都是电车,使用着无线充电的技术,车内电池容量小旳可怜,在车商纷纷减配的当下,能跑出一公里就不错了。

  庆尘趁着休息时间,回头问道:“你们里面,有没有叫杨乃馨和袁功的人?”

  难民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他要找这两人干嘛。

  只有张梦阡知道,老板是想找神经毒素专家袁阳的遗孀。

  没能抵达那座大厦寻找线索,是老板此时最大的遗憾。

  庆尘重复问道:“如果有人叫杨乃馨、袁功,请你带着你的id卡站出来,我保证带你们活到联邦集团军支援的那一刻。”

  可是,还是没人出来。

  张梦阡有点替老板难过:“没希望了吗?”

  这位给所有人做好计划的人,却没能为自己做好计划吗?

  然而庆尘却摇摇头:“不确定,还有一线希望。”

  张梦阡愣了一下,他们正在逃往第六区,距离那座大厦已经越来越远了,所以他不知道这一线希望从何而来。

  只是,当他想到这位老板的性格,以及对方越来越像那位影子的行事作风,总感觉事情似乎并未结束。

  难民们躲在大楼的阴影里,所有人喘息着,这是灾难之中难得的片刻平静。

  这时,陈陆文在黑暗中慢慢走到庆尘面前,很客气的说道:“您好,我想商量个事情。”

  庆尘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陈陆文低声说道:“我想以您和您手下的身手,一定是归属于某个财团的势力,我先前没见过您,那肯定不是陈氏的。但是没关系,从逃亡到现在,队伍从三百多人一直汇聚成了四百多人,接下来人数说不定还会越来越多。您肯定知道,想带着这么多人活下去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我想跟您做个交易,不如您只带着我们几个人一起离开,我代表陈氏愿意与您背后的势力进行利益置换……就像是鹿岛先前和庆氏做的交易一样,我们可以出让一点点核心技术。”

  陈陆文姿态放的很低。

  他现在还不确定庆尘的级别,但他的四名保镖里有一名c级,其余三名都是d级。

  那位c级保镖说,看不清这少年的实力,刚刚他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夺了枪。

  也就是说,面前的少年很有可能是b级。

  陈陆文没有往a级去想,一方面是a级太少见,另一方面也是a级很少单独行动。

  当然,就算庆尘只是b级,也强过他所有保镖。

  再加上庆尘此时能够提前听到鼠潮动向的能力,陈陆文知道自己想要活下去就必须依靠眼前这个少年。

  所以姿态又低了一些。

  庆尘靠在墙上运转着准提法呼吸术第一节,快速的恢复着自己灌注提线木偶时消耗掉的骑士真气,他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是让我抛下所有人,带着你和你的女明星走?据我了解你也不过是个陈氏用来站台的人,有什么资格许下承诺?你该不会以为我只是个普通的情报人员,不懂你们财团的门道吧?”

  这时,庆尘指着陈陆文对难民们说道:“这个人想和我做交易,让我只带他走,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想法。”

  难民们惊了,他们没想到这個电视上光鲜亮丽的国会议员,竟然会做如此龌龊的事情。

  群情激奋,他们真的很怕庆尘丢下他们不管。

  “小点声,”庆尘面无表情的说道:“想招来鼠群吗?”

  难民们又迅速降低了声调。

  陈陆文见庆尘这么做,便有些急促的说道:“你背后的财团如果知道你为一群平民,放弃了跟陈氏交易的机会,你又如何交代?”

  庆尘看向他,疑惑道:“你是一直都没有看清楚我的脸吗?那你现在好好看看我,看看我到底是谁。”

  陈陆文愣住了,先前城市里灯火熄灭,再加上庆尘一直背对着所有人,他一直没机会看清楚庆尘的长相。

  现在,天空灰白即将破晓,一抹微白的光从东方照来,刚好照在了少年的脸上。

  陈陆文终于看清了这少年的模样……庆尘!

  密谍司新一任领袖,骑士下一任领袖,庆尘!

  陈陆文身为陈氏在政治舞台的代人之一,虽然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但怎么可能不认识庆尘是谁。

  而且他还知道,就在不久前,自家太上皇陈余,刚刚与鹿岛联手对这位庆尘进行了一次围剿!

  那场战斗至今没有被曝光,联邦各个媒体甚至只知道李秉熙忽然陨落,却不知道为何陨落!

  国会议员是联邦最光鲜亮丽的职业,他们出入着上流场所,为财团代,女明星攀不着真正的财团大人物们,就只能往他们身边凑。

  可是这种‘大人物’,在庆氏密谍司领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傀儡终究只是傀儡,如果在同一宴会出现,陈陆文甚至不配跟此时的庆尘说话,能跟庆尘说话的必须也是陈氏真正的大人物才行!

  如果在宴会上陈陆文主动去找庆尘搭话,在财团内部会被看做是不懂规矩。

  庆尘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普通时间行者了,而是一位光靠身份就能吓倒一大片人的真正大人物。

  而且这些身份并非虚名,都是他实打实用命拼出来的。

  只是陈陆文想不通,这么一位密谍司的大人物,怎么会跑这种地方救一群难民。

  财团大人物难道不该视人命如草芥吗?!

  庆尘当然不在乎什么规矩不规矩,他只是想让陈陆文看明白,陈氏的一个傀儡,还没有资格来跟他谈交易。

  他也不会跟陈氏任何人做交易。

  “回到人群里吧,”庆尘冷笑着说道:“我没有直接杀了你,你就应该感恩了,我还留你有用,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会找你的。”

  陈陆文面色惨白,两位女明星低声问道:“怎么了,他拒绝了交易吗?”

  陈陆文低声道:“闭嘴!”

  这时,难民们也发觉陈陆文的异样了,他们好奇,这少年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国会议员也哑口无,吓的踉跄后退。

  于是,难民们也看清了庆尘的模样。

  这不是那位从a02基地里杀出来的庆氏狠人吗?!

  但难民们跟陈陆文的反应不一样,他们看到庆尘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得救了!

  这位狠人甚至能在a02基地那种对地方,带着九百多人活下来,现在自然也能带着他们活下去!

  庆尘平静说道:“继续前进,长时间运动之后不要休息超过五分钟,更不要坐在地上,不然接下来你们跑都跑不动。”

  说着,队伍继续前进。

  天色渐渐灰白,庆尘带着难民走走停停,终于花了四个小时的时间,才带着难民来到第四区与第六区的边界。

  只要穿过第六区的三十多公里路程,他们就能抵达下三区。

  这一路上庆尘也带着三名傀儡杀过小股鼠潮,鼠群分散在城市各处,他想躲避所有鼠群是不可能的。

  而且,时不时还会有新的难民引着鼠群过来投奔。

  好在庆尘一直相对低调,并没有引起鼠王的注意。

  难民人数慢慢达到了六百人。

  他们在庆尘身后安静的等待着,难民们还会告诉新加入的难民:一定要听指挥,我们就是靠着听指挥才活下来的。这位是庆尘……对对对,就是那个杀出a02基地,绑走神代靖丞的庆尘。

  如今,a02基地和神代靖丞,已经成为庆尘名声的背景板,被永远钉在了耻辱柱上。

  庆尘抬起右臂。

  不用他再多解释什么,六百多人的急行军队伍便在长街上停下。

  庆尘静静的听着。

  已经到第六区了,但是鼠潮进食的效率并没有庆尘想象的那么快,他甚至还能听见某些建筑里,还有老鼠啃噬血肉的声音。

  但是庆尘的策略没有错,第六区现在的鼠群数量,已经远远低于第四区了。

  他打算带着难民找一栋没人的建筑停下,一方面是大家行进超过六个小时,难民需要休息,等恢复一些体力才能继续前进。

  另一方面是,他猜测只需要再休整一段时间,第六区的鼠潮数量便会更少。

  找个地方避避风头,才是他们当下最好的选择。

  就在此时,他们身后忽然响起轰鸣声。

  所有人诧异的看过去,却发现陈陆文已经坐在了路旁的一辆越野车里,一名保镖正打开机盖发动了引擎盖下的柴油机。

  那是一辆荒野猎人的车,为了在荒野上提高生存能力,这种越野车上尽可能的减少了电子设备,降低了故障率。

  并且,引擎甚至可以手摇发动,以免亏电后无法点火。

  也不知道陈陆文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在路边碰运气似的找到这么一辆车。

  这位国会议员坐在车辆后排,一边观察着庆尘的表情,一边对保镖说道:“快快快,上车,赶紧离开这里!”

  保镖们丢下两个女明星赶忙钻进车里,王文文和周结衣挣扎着爬起来拉开车门:“议员,带我们一起走啊!”

  可是陈陆文一脚踹在王文文身上,将她踢开:“没看到车上只有五个位置吗?刘冲,快上车!”

  陈陆文看向自己的c级保镖组长,但他惊愕的发现,刘冲静静的来到庆尘身边站定,对他的话完全无动于衷。

  刘冲看向庆尘:“老板,密谍司麾下鹞隼向您报道,行动编号127……”

  庆尘点点头:“不用背编号了,我看过你的资料,记得你。”

  这一幕看得陈陆文头皮发麻,原来自己身边一直都有庆氏密谍司的人!

  陈陆文咬牙关上车门,哪怕是空出一个位置,也丝毫没有带上王文文、周结衣离开的意思。

  这时候保镖和车速才是最重要的,在这种人的世界观里,只要能活下来,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王文文与周结衣绝望的跌坐在路旁,看着车辆驶离,两人反应也很快,没有了保镖们的帮助,她们又将目光投向了庆尘。

  但庆尘没有搭理他们,只是低声说道:“让这辆车把前面的鼠潮吸引走,我们就立刻前进。”

  他当然发现陈陆文想逃。

  按照原计划,庆尘要用提线木偶操控陈陆文录下视频,由陈氏的政治代人来揭露神代财团的阴谋。

  这才是庆尘留下对方性命的原因。

  但现在,第六区近在眼前,那里却还有数千只老鼠正在进食,必须有人把鼠群引走才行。

  不然就算庆尘把鼠群都杀了,恐怕也会引来鼠王的关注,到时候谁都别想活。

  下一刻,轰鸣的车辆声在街道上炸裂,那些原本正在进食的老鼠,纷纷睁开猩红的眼睛,朝着车辆离去的方向前进!

  “前进!”庆尘抬步便走。

  他已经看到了庆氏银行在10号城市的本部,这银行足以让六百多名难民休息、喘息几个小时了。

  等到第六区的鼠潮全部奔向其他行政区,那时候就是他们抵达下三区,与家人们汇合的时候。

  家人们答应他用性命守住下三区生命通道,庆尘不能让他们孤军奋战。

  庆尘过十字路口时,看了一眼正追逐着越野车离开的鼠潮,他总感觉真正的危机正在慢慢临近。

  ……

  ……

  荒野猎人的越野车上,陈陆文回头看着身后的鼠潮,使劲拍打着司机的座椅:“快快快,草,别让那些老鼠追上来!”

  一名保镖说道:“老板,我们跟着他们的队伍或许就能活下来的,那个庆尘很厉害,他既然能带着那么多情报人员从a02……”

  就连保镖都觉得,跟着庆尘的存活几率应该更大一些才对。

  陈陆文怒吼:“你们懂什么,陈氏前几天才在荒野上围剿过他,鹿岛李秉熙就是在那一战里死的,陈余也丢了半条命,陈氏损失了两支空军舰队,一支野战师,这么多人都没能杀了他,你以为他会放过我吗?他留着我,肯定还有其他的想法,你们也会跟着一起死的!所以我们不能留在那里,留在那死路一条,逃跑还有一线生机,快,往出入境闸口开,只要能离开城市就还有活路!”

  保镖们听闻这个秘辛,顿时惊愕了,那位庆尘竟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生猛!

  要早知道是这样,他们就应该丢下陈陆文的,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鼠潮似乎对所有车辆都抱有巨大的敌意,黑色的潮水在他们身后如同滚雪球一般聚集起来,保镖甚至没有勇气去看后视镜。

  “车里还有多少油?”陈陆文说道。

  “满油!我刚刚看了,后备箱里还有两桶油,绝对是够的!”

  “太好了,”陈陆文惊喜道:“离开了城市以后就往7号城市开,我们回大本营!”

  越野车渐渐靠近出入境闸口,他们甚至在车里已经远远的看到了高耸巍峨的城墙。

  可是开车的保镖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看着道路的尽头,出入境闸口方向堆积着数以千计的人类骸骨,密密麻麻的十分骇人。

  那森森白骨应该是鼠潮啃食剩下的,可保镖们想不明白,这里为何会堆积着这么多尸体,而且是有规律的散落了一圈。

  “老板,有点不对劲。”

  “冲过去!”陈陆文说道:“不要停!”

  轰隆一声,越野车撞开了前面那座骨墙,一根根白骨被撞的粉碎,翻飞在天上。

  下一刻,保镖忽然看到500米外的城墙上,恐怖的金属风暴竟然主动调转方向,牢牢的锁定住了他们的行动轨迹!

  轰鸣声迸发,却见金属风暴喷射出暴雨一般的子弹幕布,黑色机械上退出一枚又一枚澄黄弹壳在城墙上铺了厚厚的一层。

  只用了一秒钟时间,金属风暴便将越野车打成了筛子!

  陈陆文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最后没有死于庆尘之手,没有死于鼠潮,反而死在了人类工业文明的骄傲里。

  那鼠潮靠近过来,将越野车给淹没了。

  而城墙上刚刚还凶猛喷吐的金属风暴,此时却像是睡着了一样,对鼠潮视若无睹。

  这里死了太多的人。

  无数难民想要逃离城市,却被阴谋拦在了城墙之下。

  ……

  五千字章节,今日一万两千字更新,求月票

  目前还是铺垫阶段,大家不要急

  ******

  s..book314382545256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