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81、灾难初始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19 17:29: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都靠近过来!成年男性把老人、小孩、妇女围在中间,所有人找附近趁手的东西打老鼠,不要让鼠群靠近人群!”庆尘呼喊着:“还在屋子里的人,速度出来和我们汇合,必须离开了!”

  他以提线木偶为刀,如影般穿梭于长街,一切试图靠近的老鼠都被锋利的提线木偶一刀两段。

  以庆尘的速度,竟是将人群护的密不透风,不过他没有再尝试使用雷霆之力,留作底牌。

  因为他不知道神代是否在这座城市里埋伏着正规军,如果有的话无矩才是他面对热武器的真正底牌。

  提线木偶在黑夜里彻底无影无形,它从老鼠身上划过,庆尘只觉得丝线毫无阻碍的从老鼠身上切过。

  割开皮肤与肌肉,斩断骨骼与筋膜,老鼠顷刻间灰飞烟灭。

  这时候庆尘惊异的发现,此时的提线木偶竟然在主动献祭那些鼠群的尸体,原本忌口旳禁忌物跟了他许久后,竟然开始荤素不忌,什么都吃了!

  那提线木偶献祭鼠群时,丝线增长的很慢,可庆尘分明察觉到,它的第四根丝线确确实实在增长。

  经历了002号禁忌之地一战后,提线木偶的第四根丝线马上成型,只差分毫。

  庆尘忽然在想,若是将这满城的鼠群献祭,是否能直接让提线木偶长出九根丝线来?

  不过,庆尘现在来不及关注自己的收获。

  第四区长街上的难民大概还有三百多人活着。

  老人、女人、男人、小孩。

  拳手、赌徒、观众、商贩、服务员。

  各色各样的人都有,庆尘想让他们收缩在一起,紧紧抱团来保护老弱妇孺。

  此时鼠群还在各个酒吧、居民楼、拳馆里面肆虐,那里才是人类最多的地方。

  所以街道上的人,只要大家团结一些还有可能活着离开。

  庆尘将鼠群的繁衍数量定义为三个阶段。

  他在鲸岛上时,曾对时间行者们说:“回归之前的鼠群属于第一阶段,它们刚刚吞下神代千赤的尸体,正处于繁衍的初期。这个时候它们并不敢光明正大的上街攻击人类,只能在阴暗角落里慢慢蚕食人类的边界。”

  “穿越之后我们可能会面对鼠群的第二阶段,那时候老鼠会走上街头,有组织有纪律的开始攻陷各个城区,它们会尝试着将人赶到街上亡命奔逃,又或是将人驱赶到楼里变成瓮中之鳖,都有可能。记住,这个时候鼠群的数量还不足以覆盖全城,甚至只能覆盖三分之一,它们攻击人类的目的就是进食。如果遇到了第二阶段,那就必须团结起来边杀边跑,只有抵达下三区才能暂时安全。”

  “然后就是第三阶段了,那个时候鼠群已经消灭了城市里过半的人类,它们的族群翻了五倍甚至十倍,10号城市将成为它们的领地。这个时候,我们除了死守下三区等待救援以外,别无选择。”

  在庆尘看来,现在只是第二阶段,只要大家团结一些就还有生的机会。

  可是事与愿违。

  队形收缩时,几名强壮的拳手竟然往人群最中心挤去,一旦有老鼠扑向他们,他们就将身边的人挡在身前当盾牌,甚至还会把女人推出去吸引老鼠的注意力。

  一名拳手身材高大魁梧,他轻松的将一个老人提在手中,用老人当着自己的护盾。

  几名强壮的拳手一边逃命自保,还一边对庆尘喊着:“快跑啊,不要在这里停留了!不要等酒吧里面的人!”

  庆尘面色渐冷,他救人,是因为他在计划中安排了无数人去死。

  六百多名昆仑成员,一万两千名家人,所有人都在为他的目标而豁出性命。

  那些人正在前仆后继的死去,庆尘想到这一切,便无法继续自私下去。

  不然的话,他当初跟碘伏、罗万涯、小三说过的话,就都成了虚伪的笑话。

  庆尘想当好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个烂好人。

  他拉住一名形容枯槁、貌似赌徒的人问道:“这三个拳手你认不认识,押没押过他们?”

  赌徒点头:“我认识他们,他们都是陆地巡航级的拳手,这三個孙子都喜欢打假赛……”

  “叫什么名字,”庆尘怒吼道。

  “陈川,吕池,王甘,”赌徒吓得立马将自己知道的名字全部说出来。

  提线木偶条件苛刻,如果是正面战场上他根本没机会去问士兵的名字,所以提线木偶就只能当刀用。

  而这三位有名有姓的拳手,正是庆尘最需要的木偶!

  下一刻,庆尘已经挤开人群来到这三名拳手身边。

  拳手意识到不对劲,想要挥拳迎击庆尘,可他看到的只是庆尘冰冷的神情。

  却见少年只是轻轻偏过头去,便轻松无比的躲过了挥来的拳头。

  陆地巡航级?

  那都是庆尘玩剩下的东西,不知道多早以前,他就是18号城市的陆地巡航级拳王了。

  这听起来唬人的称呼,也不过对应着d级超凡者而已。

  刹那间,庆尘手中的透明丝线骤然分开,极其巧妙的缠绕在三名拳手手腕上。

  提线木偶亢奋着。

  每个丝线的尽头,都像是小蛇一般张开了嘴巴,狠狠扎进了三名拳手的手腕静脉血管里。

  这几个月以来,它都被庆尘当做刀用。

  提线木偶曾经的历任主人里,有两位都将丝线分出了18根,那才是它最巅峰的状态。

  现在,提线木偶为了让庆尘想起它本来的功能,它连老鼠都吃!

  太不容易了!

  这货终于记起自己身为禁忌物本来的功能了啊!

  人群慌乱中,根本没人注意到庆尘到底做了什么,紧接着那三名拳手就自告奋勇的杀出了人群,巡视在人群周围,保护所有人。

  鼠群包围过来,可这三个人临危不惧,一边喊着大家不要怕,一边以极快的速度分别作战,竟是硬生生给鼠群给挡了下来。

  刚刚被庆尘问话的赌徒,只觉得三名拳手忽然厉害了起来……

  不是突然勇敢起来,是实打实的厉害起来。

  运力发力契合着某种规律与节奏,呼吸频率与动作爆发完美的协同在一起,哪怕是外行都觉得赏心悦目。

  赌徒心想原来你们这么厉害,你们特么的之前真是在打假赛啊!

  但赌徒不知道的是,三名拳手突然厉害起来,不是因为他们本身厉害,而是因为庆尘在一心四用的操控着他们。

  这时,有老鼠跃起,想要隔过这三人扑进人群中,逼迫人群散开。

  可那老鼠飞在空中时,竟被不知名的利器给割成了两半,再下一秒,老鼠的尸体在空中化为灰烬。

  献祭了。

  又有几只老鼠飞扑,可那夜色里仿佛有人用刀丝拉成了一张割命的网,以庆尘为轴心,以三名拳手为支点,牢牢将难民护在当中。

  这一切都发生在黑暗里,庆尘犹如一名棋手,捏着三枚棋子一心四用。

  那苦练双手魔方多时的一心多用之术,也终于派上了用场。

  庆尘喊道:“大家不要慌乱,就像我们一样主动防御鼠群,它们也不过速度稍微快了一点,并没有那么恐怖!所有成年男人都给我站出来,要是让我看见谁躲在小孩和老人后面,就立马杀了他!”

  此时10号城市是黑暗与恐惧的,难民们听到庆尘的话就像是被打了一剂强心针,终于有十多名男人愿意站出来帮忙一起杀鼠。

  其中,12名都是年轻人,只有2名中年人。

  剩余的中年男人,竟是仍旧选择躲在人群里看别人厮杀。

  庆尘心里升起不安来,街上的老鼠越来越多,他们辛辛苦苦杀了半天,人群也没能前进多少米。

  就在此时,临街的一处私人会所里,有人慌乱、尖叫着冲了出来。

  一开始冲出来的是服务员,紧随其后的还有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身边还有两位身穿金色亮片晚礼服、脚踩高跟鞋的女人。

  四名保镖保护在这些人身旁,神色匆匆,他们用蜡烛照亮着光线,帮雇主指引道路。

  难民们借着光线看见那两名女人便惊诧喊道:“王文文,周结衣!”

  王文文和周结衣两人都是联邦出了名的女明星,算是联邦影视圈的一线花旦了,谁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撞见两位女明星跟大家一起逃难。

  庆尘倒是认识那两名女明星身旁的中年男人,13号城市选区的国会议员陈陆文!

  这议员是陈氏旁支,也是陈氏在联邦政治中心的代表人物之一,演讲振奋人心颇具煽动力,前几天刚刚通过了一项就业法案。

  在电视镜头前,陈陆文曾慷慨激昂的表示,联邦就业率会立刻提升,人民的生活也会幸福起来。

  四名保镖护送着雇主和两位女士汇入人群之中,小心翼翼的躲藏着。

  庆尘不用看就知道,私人会所里一定也爆发了鼠潮。

  联邦的那些个私人会所为了防鼠、防蟑螂,下水道都是专门处理过的反式地漏,老鼠一般情况下根本爬不上来。

  但他们低估了鼠群的暴虐与智慧,老鼠竟是生生拱开了被封死的地漏,攻陷了这家私人会所。

  庆尘看了一眼那四名保镖,对方应该是佩戴着枪械的,于是庆尘喊道:“保镖过来帮忙,我们一起杀出去!”

  四名保镖身形刚动,却被陈陆文严厉道:“你们是谁的保镖?给我守在身边,哪里也不许去。”

  庆尘皱起眉头,他隔空喊道:“不出来帮忙大家都得死,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杀出去!”

  陈陆文冷笑着对保镖说道:“不要听他的,你们只需要保护我们三个就可以了,刚刚断电的时候李凌已经去找卫戍部队来接应了,他们应该马上就到!”

  断电的时候,陈陆文并没有慌乱,而是第一时间以国会议员的身份让人跑去寻找卫戍部队。

  那部队里有陈氏安插进去的军官,不可能放任他这个国会议员出事。

  庆尘面色渐冷,但卫戍部队将要抵达是一个好消息。

  城内五万卫戍部队驻扎着,有国会议员派人去求救,对方必然会派兵过来接应。

  只因为,议员们就是这座政治中心城市的主角。

  “老板,我想到防鼠潮的办法了!”人群里有人喊道。

  庆尘回头看一眼,只见人群里张梦阡正脱下衣服,用自己随身带着的匕首将衣服割成四条,然后围在那四个小孩子的脖颈上。

  小男孩已经发现,人类颈部大动脉是所有老鼠的优先攻击目标,只有这样才能高效解除人类的反抗能力。

  所以,用衣服缠绕在脖子上,是一种很好的保护措施。

  一旦保护好脖颈大动脉,哪怕身上被老鼠咬几口也不至于立马死去,如果时候能及时治疗、注射疫苗,伤者大概率能活下来。

  张梦阡自己也不过是个14岁的小孩子而已,此时却在危乱中照顾起别人来。

  庆尘一边操控提线木偶阻挡鼠潮,一边说道:“做的好,在场所有人立刻脱下外套围住脖子,不要给老鼠一下咬死你的机会!”

  难民们慌乱下纷纷照做。

  一名负责外围的年轻男子刚刚把外套围在脖子上,就见到一只老鼠从漏过的缝隙里钻到他脚底,拉扯着他的衣服一路往上爬去。

  可是,等它爬到脖颈处,却发现根本没有下口的地方。

  老鼠想要将衣服咬破,但那牛仔衣太结实了,它咬了好几口也没能将层层衣服咬穿。

  气急败坏之下,它只能一口咬在年轻人耳朵上,生生咬下一块肉来!

  人群中难民看到这一幕,大家一边帮忙拍打老鼠一边喊道:“有效,这个办法真的有效!”

  只要老鼠不能一下子把人咬死,那人就还有反击的机会!

  说话间,远处传来车辆引擎的轰鸣声,只见十多辆柴油越野车飞速行驶过来,车上的数十名卫戍部队士兵携带着自动步枪,对沿路所见到的鼠群疯狂扫射。

  越野车后排还架设着重机枪,一分钟便能打出六百发子弹来。

  居民们在慌乱无助之下看到卫戍部队,眼睛都全部亮起来了:“快快快,卫戍部队来救我们了!”

  说着,所有人纷纷朝着卫戍部队方向冲去。

  可庆尘却心中暗道不好,这些卫戍部队似乎根本没明bc市里正在发生什么,他们甚至没意识到这场鼠灾根本不是短暂的,而是一场真正的灾难。

  这种时候,十多辆越野车根本无济于事,用机枪扫射鼠群虽然能杀死不少老鼠,可这种行为实在太高调了。

  庆尘很清楚,这10号城市里的卫戍部队虽然装备精良,可在财团有意操控下,不准他们参与实战,不准他们参与演习。

  只因为,曾经第六任总统,尝试着使用10号城市卫戍部队,作为自己的武装力量对抗财团。

  财团将此事镇压之后,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所以,更多的时候,这支卫戍部队更像是政治中心里的一个精致摆设,并没有真正的实战经验。

  这样的一支部队,根本挡不住鼠潮!

  最关键的是,一支几十人的高调部队,也不可能带着三百多人前往卫戍部队营区,这些人眼里只有那位国会议员,一旦接上议员,就会立刻撤离!

  卫戍部队并不是来救难民的,他们会把所有想要求救的难民全部害死!

  而且,卫戍部队来的方向,与下三区刚好相反。

  庆尘也不可能和他们去卫戍部队营区,他必须去和家长会汇合,与家人们一起战斗!

  这时,庆尘高声喊道:“不要过去!别过去,卫戍部队不会带着你们一起走的,危险!他们不是来救我们这群人的!”

  可是,一边是拳手,一边是联邦卫戍部队,难民会如何选择?

  迫不得已之下,庆尘操控三个傀儡开始挥拳殴打难民:“都给我退回去,谁也不许去靠近那支卫戍部队!”

  他以一己之力拦下了所有难民。

  人群中,有女人哭喊道:“你在干什么啊,快让我们过去,你想害死我们吗?”

  所有人都向庆尘和三名拳手投去了惊恐、不解的眼神。

  但庆尘并没有解释那么多:“不要过去,他们这点兵力根本救不了我们!”

  陈陆文被裹挟在人群之中,眼看着自己无法靠近卫戍部队便怒吼道:“你们几个疯了吗,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都特么给我让开!保镖,给我开枪打死他们!”

  四名保镖伸手到肋下,可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庆尘已经来到保镖身前,眨眼的功夫就把所有人的枪械给缴了。

  正当四名保镖愤怒时,却见卫戍部队所在的十字路口处,竟有如同黑潮一般的鼠群骤然出现,连围攻庆尘他们的鼠潮,也丢下了这三百多难民,朝着卫戍部队冲去。

  这支卫戍部队太高调了,一路上不知道射杀了多少老鼠,终于引起了鼠王的注意。

  庆尘环顾四周,他没有见到鼠王的踪迹,这说明对方完全有能力对鼠群进行远距离控制。

  这是一个不好的消息,人类的通讯断绝了,鼠群反而有着更高效的沟通能力,这便是鼠王在跨入超凡领域后的能力吗?

  只见茫茫多的鼠潮,悍不畏死的顶着重机枪扫射,朝着卫戍部队翻涌过去。

  转瞬间便将那十多辆越野车给包围住了!

  刚刚还对庆尘叫骂的难民愣在原地,哪怕他们只是没有参与过战斗的普通人,也知道这支卫戍部队要完了!

  枪械轰鸣着,那些士兵所持的枪械也就带着三十发弹匣,重机枪的弹匣也不过1200发子弹。

  火力压制的时候倒是痛快,可鼠群却是他们弹药数量的几十倍、几百倍,根本打不完。

  士兵们更换弹匣的时候,火力稍微停歇便被鼠潮彻底淹没。

  直到这一刻,难民们终于停下脚步,不再朝卫戍部队方向冲去。

  他们想起庆尘刚刚所说的话,顿时把庆尘对他们拳脚相向的事情给忘记了,面露感激。

  庆尘高声喊道:“所有人不要说话,趁着鼠潮围攻卫戍部队,立刻跟我走!”

  他快速跑动起来,三百多难民在他身后发足狂奔。

  女明星王文文拉着陈陆文的保镖:“你来背我!”

  说着,她便跳到了保镖的背上,到了这种时候她甚至还舍不得脱下自己的高跟鞋!

  另一名女明星周结衣跑着跑着,高跟鞋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掉了,光脚踩在地上。

  她看到王文文的举动,便有样学样的也趴到另一名保镖背上:“背着我,活下来给你两百万!”

  刚刚爆发灾难,这世间的权势与金钱还有作用。

  但是庆尘知道,不需要多久,人们心中固有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都会统统被生死之间的危机颠覆掉。

  庆尘冷声催促道:“都给我闭上嘴巴默默的跑,谁也不准高声喧哗,我不说停谁也不许停!”

  这个时候陈陆文已经不说话了,只能低着头跟在队伍里面逃跑,他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黑夜里,庆尘一边观察环境,一边尽全力听着各条街道上的动静:“左转!”

  说着,他带领难民在十字路口往左转去。

  “右转!”

  “停下!闭嘴!”

  庆尘的身形戛然而止,所有人都不明所以,下一刻,隔壁街区响起鼠潮行军时的密密麻麻脚步声。

  那坚硬锋利的爪子与地面接触的声音,听得所有人毛骨悚然。

  张梦阡吃力的将四名小孩揽在自己怀中,用胳膊捂住他们的嘴巴,不让他们发出声音。

  难民们惊恐极了,甚至忘了呼吸。

  “继续前进!”

  队伍再次行动起来。

  庆尘的目标非常明确,趁着鼠群还在分散觅食的时候,先带着人群回到第六区去。

  那里与下三区接壤,想要抵达下三区,只需要再跋涉三十多公里穿过第六区就可以了。

  而且,第六区是最先爆发鼠潮的行政区之一,他就是从那里过来的。

  既然是最先爆发的地方,那么鼠潮很可能已经将那里吃干抹净。

  没有食物的鼠潮绝对不会在一个空荡荡的区域停留,它们会有组织有计划的入侵其他行政区。

  那么,曾经最危险的地方,现在反而可能最安全。

  这时,难民们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前面带路的少年仿佛能未卜先知似的,躲过每一次鼠群行军。

  左转、右转、停止前进,这一声声命令渐渐成为了难民们脑海里的潜意识命令。

  人类就是这样,在慌乱无助的时候,队伍里一旦只剩下一个声音,那不管这个声音是对是错,他们都会盲从。

  庆尘计算了一下距离,他们还有二十多公里才能抵达第六区,这段路程将是最难熬的。

  跑动间,一名中年男人忽然看见街边空空如也的金店。

  他愣了一下,拉扯了一下自己老婆的胳膊,示意对方也看过去。

  黑乎乎的金店里没有人,应该也没有老鼠,如果有的话,前面带队的那个少年应该早就提醒了。

  老鼠这种东西,早晚都会被联邦集团军消灭的,可金子却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免费拿到!

  就在庆尘这一次驻足等待、躲避鼠潮时,这对中年夫妇竟然在黑暗里悄悄脱离了人群,往金店里跑去。

  刚刚进入金店,男人还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确认没有听见一丝异响后才催促道:“快快快,装金子,装完赶紧跟上队伍!”

  他们想打开柜台,可柜台都上了锁。

  夫妻二人在地上柜员尸体的衣服口袋中找到钥匙,打开柜台便将一串串金项链塞进自己的兜里,直到将所有兜全部装满才结束。

  两个人亢奋着、恐惧着,巨大的利益已经冲昏了他们的头脑。

  房贷、车贷,一切都解决了,光靠这些金子,他们就能过起上流社会的生活。

  女人的脖子上、手腕上,已经满是金饰,看起来就像富贵的土鳖。

  心满意足的男人渐渐恢复理智说道:“好了不要再装了,赶紧回到队伍里,有钱也得有命花。”

  可是,当两人悄悄走出金店的时候,却发现外面的街道不止何时已经变的空空如也。

  那原本应该在街上躲避鼠潮行军的队伍,早就不见了踪影!

  “怎么办!他们去哪里了?”妻子开始感受真正的恐惧了。

  “快快快,往前跑两步,找他们!应该还没有走远!”男人说道。

  两个人往十字路口跑去,可刚到那里,他们便听到了密密麻麻的抓地声。

  夫妻二人缓缓回头,赫然看见鼠潮如黑水般滚动翻涌过来。

  他们往回狂奔,却根本跑不过鼠潮。

  下一刻,黑色的潮水将两人连同金子一起淹没。

  短短10秒之后,鼠潮继续前进,露出了地上的两具白色骸骨,以及骸骨手腕上、脖颈上的金饰。

  庆尘当然听见了他们离队的动静,但菩萨尚且不渡傻逼,他自然也不渡。

  他所做的这一切只是求无愧于心,对得起昆仑与家人们的努力,如果6天之后回到鲸岛,有人问,大家都在前仆后继的死亡,你这个指挥官在做什么。

  庆尘不想让那时候问出问题的人失望,也不想让那些从未质疑他决定的人失望。

  ……

  七千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s..book314382544795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