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78、下三区的避风港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17 23:19: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漆黑的午夜。

  下三区长街上,家人们用一口口架起来的铁锅,燃起了旺盛的篝火。

  黑暗与火光交汇中,是混乱与血腥。

  下三区以外的区域,到处都是尖叫声,哀嚎声。

  此时此刻,下三区的居民被家长会用刀枪逼到了街上,然后那些还没来得及进入密钥之门的居民,看见潮水一般的老鼠涌出。

  大家慌乱了,尖叫连连。

  小三在街上突然吼了一嗓子:“所有人都别慌,社团联合会成员听好了,一旦鼠潮敢往下三区来,直接开枪打它们!”

  说完,他又拿起一个对讲机吼道:“刘赫你人呢,武器呢?”

  “来了来了!”刘赫带人从居民楼里抬出一箱箱的军火和药品来。

  居民们愣住了,这么多军火?是要打仗吗?!

  他们都没想到,社团联合会竟然拥有这么彪悍的武装力量!

  眼瞅着家长会这边囤积的子弹都是几十箱、几十箱的往外搬运,然后分发到家人们手中。

  不止是家人,当初整改下三区的时候,光是被收编旳社团成员就有四万多人。

  如今,各个社团里罪大恶极的核心成员都在踩缝纫机,还能再次改造的则合并进入社团联合会,分管着上百个社团。

  家长会是上百个社团的大脑,而那些社团全都供他们驱使。

  所以,家长会在这里下三区的势力,不仅仅是那一万两千名家人,还有四万多名社团成员。

  这数目,堪比10号城市的卫戍部队!

  虽然社团成员不如卫戍部队训练有素,但数量看起来唬人。

  原本家长会是打算慢慢将这些社团成员转化成新的家人,只是还没来得及。

  小三在对讲机里说道:“各个社团带人过来领取武器,敢让我看到你们欺负平民,头给你们拧了。刘赫,你运送药物进密钥之门,尽快转移物资和水。”

  药品是分批采购的,家人们接到罗万涯通知后,闲着没事了就独自去药店买点抗生素,然后囤积在一起。

  军火一半是收缴下三区社团的,一半是分批从10号城市的黑市上买到的。

  家长会一直有条不紊的从黑市上囤积军火,为了以后的战斗,直到影子把黑市打击掉……

  说实话那会儿家人们是忧愁的,心说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

  那时候,家人们已经猜到家长的身份了,也知道家长就是下一任庆氏密谍司的老板,所以虽然影子破坏了他们的计划,但谁也没说什么。

  现在,一个个家人分配好武器,准备和鼠潮战斗,如果不是时间太过仓促,他们甚至想在区与区之间挖出一条护城河来。

  金色家人秦书礼来到小三旁边:“鼠潮从地下冒出来以后先攻击了第六区,并没有直接攻击我们。但是,它们有一批老鼠并未离开,还在黑暗里盯着我们,似乎有什么图谋……对了,武器肯定是不够的,自动步枪只有一千多支,咱们人数加起来却有几万人。”

  小三咬咬牙:“没有枪的就用刀,没有刀的就去找个凳子,砸也得把老鼠砸死,家长说了,让我们必须守住龙鳞路、联盟路、滨河路这三条生命通道,你我死也得死在这三条路上!”

  秦书礼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放心,我来组织。”

  小三继续说道:“还有那些正在踩缝纫机的,你知道该怎么处理吗?”

  秦书礼怔了一下,然后说道:“放心,我来处理。”

  说着,他转身命令家人们往各个大楼里走去,搜集居民们留在家中的菜刀。

  面对鼠潮的,就是这么一支连武器都凑不齐的‘部队’。

  秦书礼带了十多人,慢慢朝瑞鑫大厦走去,所有罪大恶极的囚犯都被家长会关押在那里踩着缝纫机、叠着纸盒,以劳动改造的方式为家长会创收。

  这里的每个囚犯身上都有命案,要么割过别人器官,要么贩卖过儿童,全是罪大恶极到家长会都不相信他们会悔改的人。

  秦书礼进入大楼后高声说道:“家长会的跟我走。”

  大楼里原本还有一百多名家人充作守卫,此时也跟在秦书礼身后,如特种部队般对整栋大楼进行渗透。

  有守卫问道:“金色家人,这是要干什么?”

  “处决所有囚犯,”秦书礼冷声说道。

  这位原本在表世界洛城开着小工厂的老板,不知何时也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负责守卫这栋大楼的家人们愣了一下,那些囚犯现在都手无寸铁,现在却要直接处决他们?

  这虽然合理,但起码不人道。

  秦书礼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现在没空给你们解释,这是家长的命令,不要心慈手软。”

  处决重刑犯是庆尘的命令。

  只因为家长会面对鼠潮都未必挡得住,根本不可能浪费人手和火力来继续看管这些囚犯。

  可如果这些重刑犯没人看管,若让他们从这里逃出去,恐怕会有许多无辜平民会被这些人伤害。

  那才是庆尘不想看到的事情。

  所以,乱世用重典,快刀斩乱麻就是庆尘的选择。

  不得不说,庆尘在穿越倒计时的最后五天,做了太多的思考,他要补上所有细节,然后做出一個个无情的决定,哪怕不被理解。

  瑞鑫大楼里响起密集的枪声,秦书礼等人快步前进,处决了一个又一个房间里的重刑犯,杀人如麻。

  心也渐渐冰冷。

  ……

  ……

  下三区外,有一拨鼠群没有去攻击第六区的大楼,也没有急于去攻陷下三区,它们就在下三区防线不远处的黑暗里安静等待着。

  没人知道它们在等什么。

  下三区后方的居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不知道有鼠潮出现。

  前方看到鼠潮的人群里,忽然有居民说道:“这些老鼠会不会在等地下的同类从我们后方杀出来啊?我记得有人说过,狼就是这么狩猎的。狼群会让一批狼在正面吸引注意力,然后其他的狼群则绕到后方!”

  居民听了心里一惊,他们回头去看自己身后的下水管道和井口,却愕然发现……下三区竟是没有一丁点鼠患。

  他们隔壁第六区的井口都被拱开了,源源不断的冒出老鼠,看得人头皮发麻。

  要知道,往年闹蚊虫鼠患的时候,下三区都是重灾区啊,因为这里太脏太乱太差了。

  可现在,偏偏最脏乱差的下三区屁事没有,井口也安安静静的,没有丝毫动静。

  刚刚那个说话的居民挠了挠头:“也可能是我猜错了?”

  小三摇摇头:“你没有猜错,它们确实就在我们脚下。”

  地底的下水管道里,就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还有密密麻麻的鼠群正在急行军。

  它们带着莫名的仇恨,打算在下三区卷土重来,将这个残杀过它们同伴的地方吞噬、淹没。

  它们要从内部撕裂下三区的防线。

  只不过令鼠群有些意外的是,它们在地底找了好久,原本应该通往地表、马桶、地漏的管道,竟然都消失不见了。

  不,准确的说是……全都被速干混凝土给堵死了!

  要知道联邦建筑行业是最出色的行业之一,不然也没法叠一百多层的大楼玩。

  那速干混凝土里有特殊化学成分,10秒速干,扛7级地震,拆迁都得用特殊化学试剂溶解才行。

  这东西用来堵下水道跟玩一样。

  正好家长会一直在搞基建,遇到危房还会负责修修补补,所以混凝土材料剩的还有很多,全用在这上面了。

  鼠王对下三区是有仇恨的,因为它一开始就打算拿脏乱差的下三区当粮仓,进而辐射整个城市,结果没想到第一站就失败了,最后只能将目标转向第五区。

  如今它卷土重来,心想这么庞大的鼠群一定会复仇成功吧,结果……它们连出口都找不到!

  此时此刻,鼠群分散在地下来来回回的寻找着出口,也有老鼠尝试着将混凝土挖开,可它们扣了半天,指甲都抠断了也没能把下水道抠开。

  家长会实在是把下三区防的太彻底了,鼠王压根就不知道这群家人为了评先进能有多疯狂!

  鼠群分散在地下二十多分钟,愣是没有找到一个能从内部进入下三区的口子。

  而且,鼠群行进着忽然嗅到了食物的气息。

  一些老鼠本能的去寻找食物,然后便看到下水管道里的米粒。

  有老鼠吃了几口,当场就暴毙了,那是家长会灌注混凝土之前放的毒鼠药,本着能杀多少是多少的原则,家人们把市面上能找到的毒鼠药都倒进下水系统里面了。

  一只老鼠吃药后暴毙,旁边的老鼠竟然扑在它身上撕咬,想要分食同类。

  可它们还没咬几口,也跟着一起暴毙了。

  除了鼠王以外,整个族群里的老鼠智商都未完全开化,所以光是这批毒鼠药就在看不见的地方杀了数百只老鼠。

  直到鼠王发现异常,才指挥地下的鼠群快速撤离。

  地面上,又有近千名家人手持军火严阵以待,数万名社团成员拿着菜刀,守着龙鳞路、联盟路、滨河路,大厦上还有岗哨。

  最终,鼠群竟然没有选择继续攻击下三区,反而如潮水般向着其他区涌去了。

  鼠王已经开启了智慧,那智慧似乎与来自神代千赤尸体的大脑。

  在它权衡下,鼠潮如今仍然不算完全体,没有经过更充分的繁殖与进化,这种时候跟一个准备充分的下三区死磕,可能会耽误它的整体推进进度,所以还不如先吞噬了其他地方,再来对付这个孤立无援的下三区。

  这时,下三区的居民都愣住了,什么情况?鼠潮怎么退走了?

  紧邻下三区的第六区里,有人在大厦上观察到这边一片安宁,并没有被鼠潮攻击。

  有人壮着胆子组织了一批人向外冲,目的就是要一口气冲到下三区去。

  可是,这数百人才刚刚冲出大厦,眼瞅着距离下三区的防线只剩下两百多米,却不知哪里冲出来数千只老鼠,朝他们凶猛的涌来!

  防线内,小三等人借着火堆的光亮看见这一幕。

  居民们也看见了这一幕。

  只见那些人刚冲出来就被鼠群围住,然后被鼠群给重新逼退到远处的黑暗之中。

  夜色里,有人对着下三区防线呐喊:“救命!”

  还有难民被老鼠扑倒,然后缓缓拉扯进了大厦的阴影与黑暗之中。

  紫色家人刘赫说道:“不能去,我们自己的防线都不稳。家长说了,看到信号时出去打开通道,接应鲸岛上的时间行者们,现在没见信号,我们不能贸然出去。你忘了家长的b计划了吗,一旦使用b计划,想要救全城的人就已经是痴心妄想了,我们必须优先保存自己。”

  然而小三却冷声道:“你没理解家长的意思,家长虽然让我们守在这里,但他打心底里是想救全城居民的。现在鼠潮才刚刚涌出来,还没繁殖到更多数量,我们可以救人。”

  “太危险了,”刘赫拉住他:“不能去!”

  小三看着他认真说道:“咱们家长会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就是为了自己活命吗?放心,现在鼠潮还不成气候!刘赫你留下,第二队的人,跟我走!”

  小三想起家长曾说过的话:“但这就是家长会存在的意义,老罗,家长会只有真心实意的帮助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才会愿意帮助我们。如果世界与命运需要我们在这场浩劫中牺牲,才能证明我们改变世界的真诚,那我不介意自己也成为这牺牲者里的一员。”

  家长都可以牺牲,他又有什么不能牺牲的。

  说着,小三竟带着数十人,杀进了面前的黑暗之中。

  枪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刘赫心都拧紧了默默看着,直到黑暗里枪声停歇,他的心渐渐沉入了谷底。

  枪声听了,大概率意味着……

  还没等他想明白,却见那黑暗里突然传来脚步声,小三肩上扛着两个小孩子,其他家人也扛着人,一同朝光明出跑来。

  小三怒吼道:“准备射击,我们越过防线就把那些老鼠全杀了!”

  所有家人狂奔着,他们身后还跟着上千名难民一起奔跑。

  小三带着他们跨过防线,放下两个小孩子就打算开枪反击。

  可家人们愕然发现,一旦靠近防线,那些鼠群竟然便不再追击。

  有家人在防线后面欢呼起来,但小三赶忙制止了:“各单位抓紧时间休息,接下来我们还有一场硬仗。”

  居民们听到小三的话便疑惑了,这些社团成员,好像知道会发生什么,而且已经准备好了要与这些老鼠进行战斗?

  这时候大家再回忆社团联合会驱赶大家的行为,不像是要卖掉他们,反而更像是要带他们避难。

  从头到尾,这些社团联合会的成员也只是嘴上骂骂,再过分一点也不过是往天上开枪,撑死了往男人屁股上踹一脚而已。

  女人和小孩、老人,并未遭到这些凶神恶煞的社团成员欺辱。

  这时,小三对居民们高声解释道:“大家先不要害怕,所有下水道都已经被我们堵死了,这段时间咱们利用灭鼠专项整治行动,排查了所有可能通过老鼠的地方,绝对不会有疏漏,大家请尽快有序的撤离……”

  说到这里,小三可能是觉得自己凶神恶煞的人设有点要崩的迹象,他赶忙又凶狠起来:“都他娘的给我动起来,谁敢耽误了队伍前进,老子现在就开枪打死他!”

  前后态度的差别,给居民们搞的一愣一愣的,只是,大家不再那么排斥家长会的安排。

  下三区以外到处都是哀嚎声的夜空里,原本被人唾弃的下三区反而成了真正的临时避风港。

  120名家长会联络员奔走在城市各个角落,于是越来越多的家人开始向大本营聚集,慢慢缓解了人手不足的问题。

  那些家人们凶神恶煞的组织着数百万居民迁徙,小三则眉头紧锁。

  他们有四扇密钥之门,以目前的速度来看,应该可以达到每秒通过两人的效率,四扇便是每秒通过8人。

  一个小时3600秒,每小时撤离28800人。

  下三区聚集着10号城市一半以上的人口,通过家长会户籍统计,足有631万人之多。

  所以,想要将下三区居民全部撤离,最少也得9天时间。

  可鼠潮会给他们9天时间吗,不会的,按照家长估算,鼠潮最多3天就能将上六区屠戮殆尽了。

  家长会现在只能尽可能的将居民撤走,然后期盼着联邦集团军的支援早些到来。

  小三靠在防线上点燃了一根烟,默默看着居民的队伍快速前进。

  密钥之门背后,人们也渐渐明白10号城市正在发生什么。

  而那些刚刚还对他们凶神恶煞的社团成员,面对灾难时并没有选择逃走,而是把生机留给了他们。

  ……

  ……

  一名希望传媒的记者悄悄躲在队伍里,跟随着下三区居民撤离。

  他原本是来调查下三区异常的,现在却被家长会给恐吓到了楼下。

  因为某次夜里路过的事情,这位记者看到本应该一片黑暗的下三区,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的灯火辉煌起来,于是他不由自主的走进这里。

  还没等他看个够呢,又遇见家长会执法。

  记者亲眼见证着家人们在一栋大楼里,连续端了两个小偷窝点,围观的居民拍手叫好。

  夜里行人们乐呵呵的聚在街道上聊天,女人还敢夜里2点钟一个人走夜路。

  要知道,哪怕是在第四区、第五区、第六区,女人在12点以后也是不能这么走的,随便经过一个小黑巷子,可能人就没了。

  记者下意识的看向下三区的小胡同,那里安装着监控,还贴着“不许随地大小便,不然游街示众”、“不许犯法,犯法必被抓”“我在看着你”这样的标语,监控还来回逡巡着,震慑力极强。

  他走进去闻了一下,果然没有尿骚味!

  要知道,哪怕在第三区的某些小巷子里,也会有人大小便的。

  当时这位希望传媒的记者都懵了。

  这还是他认识的下三区吗?下三区不是应该非常危险、非常脏乱、非常黑暗吗,咱们眼前的下三区变得完全不同了呢。

  这件事情,一定有问题。

  记者在下三区租了房子,想要近距离体验下三区的生活。

  慢慢的,他开始了解社团联合会,认识了主要人物。

  后来,他还通过其他渠道,发现联邦似乎各个城市的下三区都在发生蜕变,然后那些重叠的核心人物渐渐付出水面……

  记者开始明白,上百个社团组成的联合会背后,是一个叫做家长会的庞然大物,干掉了10号城市、18号城市的机械神教。

  其实他的调查早就能成稿了,但是记者犹豫了,只因为他很清楚,财团现在只是没发现下三区的改变,以及家长会的蜕变。

  财团只是习惯了眼高于顶,所以不屑于低头去看下三区。

  但如果希望传媒报道出来,就一定会导致家长会曝光,到时候会发生什么?记者很清楚后果。

  所以,他把稿件烧掉了。

  虽然这件事情早晚会曝光,但他宁愿让它晚一点曝光。

  再后来,记者定居在下三区了,他感觉在这里住着,甚至比他在第五区还要舒服一些。

  马上就要轮到这位记者进入密钥之门了,他看着那个正独自靠在沙包掩体上抽烟的小三,忽然离开了队伍。

  刚离开队伍,旁边就有一位家人踹了他一脚,并凶狠问道:“干什么?不想活了是吧,给我滚回队伍里去!”

  还有一名家人维持着队伍的秩序:“后面的人补上,都给老子走快点!”

  记者被踹的跌坐在地上,但他并没有生气,只是站起身来拍拍灰尘,然后看着小三说道:“我是希望传媒的记者,我在联邦第一集团军102旅当过兵,我想留下来跟你们一起战斗。”

  小三愣了一下:“你他娘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记者点点头:“我叫高文,我愿意留下来,我也知道接下来可能会面对什么。”

  这位希望传媒记者,想要留下来参加战斗,并将自己亲身所见所闻记录成故事。

  ……

  今天两章11500字,求订阅求月票。

  这个大高潮虽然我很想节奏加快,但是我想把所有细节都写好,只能多写一点字,让节奏慢慢来,大家也包容一下

  s..book314382542841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