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77、众生相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17 13:45: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站在灯火霓虹下的陈灼蕖,正等待着自己的队员迅速集结。

  庆尘和昆仑的七天努力没有白费,没有人对这件事情掉以轻心。

  时间行者学院里,那么多人给他们鼓励和支持,如果还有人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那就是真正的愚蠢了。

  然而,就在陈灼蕖等待的时候,整座城市的灯火已经熄灭。

  远方还传来了爆炸声,那是有人摧毁了发电厂的声音。

  她面色凝重起来,眼前正发生的一切,都在印证着那位小院长的推测。

  可是,电力中断的太快了,甚至还没来得及等他们集结完毕。

  陈灼蕖静静的观察着,她赫然发现城市并没有因为停电而陷入骚乱,路上的行人不过是骂骂咧咧几句,猜测着别是哪里旳变压器爆炸了吧。

  联邦的公民安逸了太久,就算财团之间的小规模战争,也从来都没波及到城市内部。

  所以,公民的反应是迟钝的。

  很快,她的副队长与队员纷纷集结,陈灼蕖郑重说道:“现在开始收集物资,我们的任务是去购买药品。”

  说完,陈灼蕖打开手机录下一句话,然后用最大音量开始循环:“10号城市将要爆发灾难,神代财团的导弹已经锁定这里,发电厂也已经被神代财团摧毁,所有人请尽快向城市外或者下三区逃离!”

  她没有说生物污染的事情,因为联邦已经太久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里的居民根本不会理解什么是生物污染。

  与其浪费时间解释,还不如用更加直接的手段恐吓路人,让他们产生恐慌的情绪立刻逃跑!

  这时,一名时间行者说道:“现在断电了,药店都没有办法结账,他们不会把药品卖给我们的。”

  “那就抢,记住不要伤人,我们只取抗生素离开,”陈灼蕖坚决说道。

  “抢!?这不好吧,我们是好人啊,怎么能干这种事情?!”一名时间行者说道。

  陈灼蕖犹豫了一下,然后再次坚定起来:“有人问起了你们就说是我指挥的,我是队长,责任我来承担。记住,一定要告诉店家,灾难要来了,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

  虽然抢劫药店本身是一件不对的事情,但陈灼蕖不想再浪费时间做其他的选择。

  说着,她从路旁抄起一个垃圾桶,砸向不远处的药店玻璃窗,带头冲了进去。

  店员惊慌失措,陈灼蕖挂在胸前的手机还在不停循环播放着语音。

  这时候,路上的行人正震惊的看着他们,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人把陈灼蕖播放的警告放在心上。

  他们只觉得这是有人趁着停电,想要趁火打劫。

  然而这里是第三区,打劫的行为必然会遭到pce安委会的严惩,不少路人都站在原地等待着pce的到来。

  一名时间行者对站定的路人怒吼:“快跑啊,要么去下三区,要么去出入境闸口,不要在这里等着了。”

  可是,人们无动于衷,大家见他们并没有拿出武器来,便围观着窃窃私语起来。

  然而,他们等待着的pce探员,并没有及时赶到,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这时,四十多人将药店里的抗生素洗劫出来,一名队员说道:“走吧,完成小院长给的任务了,我们去出入境闸口。”

  陈灼蕖坚定的摇摇头:“不去那里了,我们直接往下三区前进!启用b计划!”

  时间行者们愣住了,他们不知道的是,庆尘用两天时间安排了a计划和b计划,然后剩下的五天时间里,这位农务学院的院长依旧在殚精竭虑的思考着所有漏洞。

  其中一个漏洞便是陈灼蕖提出来的:“如果对方行动的比我们更快,根本就没有给我们反应时间,在我们穿越后直接开始动手怎么办?”

  当时庆尘问她:“神代为何要这么做?”

  陈灼蕖的回答是:“如果神代千赤知道老板你就在10号城市里呢?你已经破坏了他们无数的计划,他们如果知道你在那里,那么做出什么样的极端行为都不过分,起码如果是我知道你这个变数回到了10号城市,我一定会将你的所有挣扎都按死在摇篮之中,而且一定会将你这个将神代尊严按在地上踩踏的人,杀死在这座城市里。说不定,他们就等着你回归,然后穿越,用他们以逸待劳的计划,来粉碎你信息不对等的计划。”

  庆尘沉默许久,于是有了b计划的补充条件:“所有小队队长、副队长注意,一旦城市停电,那就说明神代千赤已经准备万全,出入境闸口一定被封闭了,所有小队必须第一时间改道,前往下三区!陈灼蕖,加20分。”

  战斗计划是个变量,它会因为各种因素涌现而不断改变。

  而庆尘剩余五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将一切变量考虑进去。

  这种时候,将那座时间行者学院里的精英们召集起来,集思广益,是他最好的选择。

  一个个时间行者小队,已经全部将a计划替换成了b计划。

  城市里的车辆,99%都是依靠云流塔供电的新能源车,此时城市的交通已经瘫痪,人们下车后站在自己车旁骂街、抱怨。

  时间行者们就穿梭在车水马龙的街头,不停的提醒着人们,10号城市已经被神代财团攻击。

  哪怕没有人相信他们。

  然而,还没等他们前进多远,便发现,街面上竟然已经出现了老鼠。

  鼠潮走上街头了。

  陈灼蕖看向身后的队员,冷声道:“谁一颗长生天都没吃的,把背包给我!所有吃过长生天、修行过的、打过基因药剂的,主动帮队友分担负重,不要让12岁以下的小孩子拿任何东西,我们必须快速从市中心穿插出去!”

  一名队员看着那突然出现的老鼠,喃喃道:“是不是已经来不及了。”

  ……

  ……

  pca联邦中情局内。

  原本因为加班而灯火通明的大楼,此时也灰暗了下来。

  只不过,中情局毕竟特殊,它的备用发电机将在5分钟后自动开启,那时,这里将重新恢复秩序。

  庆一独自一人坐在黑暗的办公室里,静静听着外面大办公室里因为停电而引起的骚乱。

  曾经的西瓜头少年已经把西瓜头剪掉了,留着和李恪一样的板寸,看起来干练了许多。

  这时,一名pce探员走进来:“老板,一位叫斯年华的女人来,说跟您有预约。”

  庆一在黑暗里抬起头来,窗外的月光在他眼廓处投下一片阴影。

  少年站起身来:“带她进来,要快。”

  斯年华踩着高跟鞋,迈着窈窕的猫步,腋下还夹着她名贵的手包。

  庆一见到她便笑出来:“先生近来还好吗?”

  斯年华说道:“没空寒暄了,停电是神代所为,他们将神代千赤的尸体放置在某一处下水道里,对10号城市造成了生物污染,现在他们打算毁灭这座城市。请尽快行动吧,他会在下三区等你。”

  庆一点点头,干脆利落的对pca探员说道:“庆桦,你去通知李氏的探员跟我们一起走,就说是他们独立董事的命令。杨旭阳,你去取那件东西。”

  说着,他转身朝门外走去:“所有人跟我走。”

  仅仅只用了5分钟时间,这支被庆尘调教过的队伍,在庆一带领下迅速离开了pca大楼。

  紧接着,李氏的探员也都走了出来。

  庆一往夜色里走去,斯年华跟在他的身后嘴角勾起笑容。

  庆一按下手中的遥控器,他背后的大楼骤然化作一团火球,连同着陈氏、神代、鹿岛的探员全部葬身在火海之中。

  他让杨旭阳去取的东西,正是一个用密封金属箱装着的高性能炸药。

  那本来是庆一打算在逼不得已时与其他人同归于尽的手段,此时用来毁灭那座大楼里的一切生命。

  庆一笑着看向斯年华:“先生还说什么了没有?”

  斯年华有些诧异,刚刚这少年的手段确实当得起情报一处活阎王的称呼,可是当对方提起庆尘的那一刻,笑容又是如此的天真无邪。

  “老板说了,让我第一时间就来通知你撤离,并让你想办法通知所有密谍司成员。”

  “第一时间吗?”庆一笑容更加灿烂。

  ……

  ……

  10号城市。

  下三区也因为电力系统损坏而陷入黑暗。

  就仿佛这里从来都不曾光明过。

  “让我来!老罗说了,只要我能把密钥之门开到那个地方,他就给我当媒人介绍对象,”小三吐出最近带来的金色真视之眼:“放心,我到现在还没谈过恋爱呢,肯定能开到那去。”

  “你可别开到禁忌之地里去了,”有人在黑暗里说道。

  “不会,”小三乐呵呵笑道:“我怕死,绝对不会开到那里去的。”

  密钥之门,巫师传承里最广泛使用的巫术之一,也是巫师的根基所在。

  它的原理便是,将那一枚费列罗大小的真视之眼,按在某扇门上顺时针拧动十圈,然后那扇门便会带你抵达任何想去的地方。

  那一定是你内心中最想去的地方,没有丝毫遮掩。

  这本来是巫师用来直证本心的巫术,当你在生活里茫然无措,不知道该去哪的时候,密钥之门会告诉你答案。

  一个人,一辈子只能开启一次密钥之门。

  但是,现在密钥之门流传近千年,已经被旁观者组织玩坏了。

  罗万涯跟这群生龙活虎的精壮小子全都承诺了,只要开在荒野上,别管开在哪,就一定给介绍对象。

  随着小三轻轻拧动真视之眼,面前的那扇铁门像是被真视之眼熔化了一样,烫出了红色的印记,宛如铁水。

  真视之眼缓缓嵌进门里,咔哒一声,密钥之门打开了。

  小三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步踏了过去。

  面前是空无一人的荒野与星辰,头顶的浩瀚星河格外灿烂与恢宏。

  小三退回门内:“幸不辱命……我特么真怕自己把密钥之门给开到第四区风情街去……来,下一個!”

  昆仑组织赠予家长会五枚真视之眼,所以他们将有五次打开密钥之门的机会。

  十分钟过去,五扇门里有四扇都开在了同一个地方,这就意味着他们成功了!

  所有家人都压力山大,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背负着无数条人命。

  这时,四十多名家人从密钥之门鱼贯而入,似乎在那边做着什么准备。

  小三用刀将铁门卸了下来:“行了,把门扛楼下去吧,开始安排下三区的居民撤离。”

  “该怎么劝他们呢?”秦书礼好奇道:“我来准备一份话术吧?”

  虽然秦书礼已经成为了金色家人,并且也在10号城市,但是罗万涯并没有带他登岛,所以秦书礼并不知道具体的安排。

  黑暗里有人在走廊内点着火把,小三笑了起来:“你问我的问题,我也问过家长。我还记的很清楚,家长当时用鄙夷的眼神问我:你是什么良民吗?你现在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了?”

  小三继续说道:“那时候我才意识到……对啊,我是社团成员啊。虽然我们是为了干好事才收保护费、整顿下三区,可我们就是因为自己的威慑力,才能把那些好事推行下去,不是吗?现在,我们要继续当残暴的社团成员了!”

  恐吓那些居民离开,总比让他们留在这里送命强。

  社团身份,就是家长会面对普通居民时的保护色,也许居民们不会理解家长会在做什么,但只要他们害怕家长会就可以了。

  此时,家长会的120名联络员已经趁黑,骑着柴油摩托车轰鸣而出,去召集那些分散在10号城市各个角落里的家人。

  如果不是因为开疆拓土分散出去太多,此时的家长会规模还得更大一些。

  要知道,10号城市和18号城市都是家长会的根据地,也是整个家长会向外扩张、输血的心脏。

  家长会想要遍地开花,离不开这两座城市的人才输送。

  这里的家人不是普通的家人,跟教练员没有什么区别。

  从这两座城市走出去的家人,地位也会更高一些。

  现在,一部分家人迅速在下三区边缘筑起沙袋工事,并用建筑用的速干混凝土迅速填堵所有下水道。

  还有一部分家人去将他们这段时间囤积的军火、药品,全都搬了出来。

  剩下小三这批人,则扛着四扇密钥之门,分成四批,气势汹汹的闯进了四栋大楼之中,将所有人驱赶到楼下。

  小三在楼下对天空连开数枪,惊的那些被赶下楼的居民瑟瑟发抖。

  小三猖狂的笑着:“所有人都不许睡了,给我挨家挨户的搜,全都带着家里的食物给我走进这扇门里。”

  居民诧异,这小三和那些社团联合会的成员,与以往的模样截然不同。

  以往的家人虽然凶狠,但面对普通居民还是和和气气的,现在不同,一个个全都面露狰狞之色。

  人群里,有人小声说道:“我就说社团怎么可能那么好,以前都是装的,现在才露出狐狸尾巴来啊!”

  “他们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走进那扇门里,他们是不是要把我们集体卖到哪里去?”

  小三听到他们所说的话,却面色丝毫未变:“别他妈的墨迹了,给我排成两列长队,两人并排往门里走,谁敢走的慢了,我打断他的腿!快点!”

  家长会成员一个个面色凶狠的挥舞着短刀,逼迫着居民一个个往里面走去,仿佛稍微有人犹豫一下,那些刀、枪就要往人身上招呼了。

  而且家人们一点也不客气,但凡碰见骂骂咧咧的大老爷们,上去就是一脚。

  这时,一位中年夫妇领着一位小女孩战战兢兢的走来,小三眼睛一亮,他伸手从兜里掏出几块糖来:“小霞,给你糖吃。”

  这是他在下三区刚认识的小女孩,非常可爱,小小年纪就说要励志加入社团联合会,以后一起帮助下三区的居民,惩奸除恶……

  可是,以往见到他都会甜甜笑起来的小霞,竟然一下子哭起来,她一边往密钥之门里走,一边说道:“叔叔好讨厌。”

  小三的动作僵住了,他缓缓合起手掌,看着小女孩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让人心疼极了。

  小霞的父母赶紧捂住她的嘴巴,想要在小三生气前带小女孩离开。

  可小三看着他们消失在密钥之门的背影轻声说道:“对不起。”

  下一刻,他再次狰狞的看向居民:“都给我走快点!我看谁在这磨磨蹭蹭,是不是想死了?”

  密钥之门背后,下三区的居民们原本以为会看到炼狱景象。

  结果进去之后,大家竟顺着一个‘滑梯’掉下山坡,山坡下的尽头,还有家人负责将他们一个个搀扶起来,然后再搀扶下一个从密钥之门钓出来的人。

  先前进入密钥之门的家人,要做的就是在密钥之门外的山坡上挖出一条滑梯,接应那些居民的。

  这也是庆尘交代的办法,极大的提高了通过效率。

  滑梯的尽头,还立着一块牌子:“所有居民大家好,我们是社团联合会,很抱歉半夜惊扰大家。但是没有办法,10号城市将迎来一场恐怖的灾难,那是神代财团策划的生物污染事件,导致城市内所有老鼠发生了变异,今晚停电与爆炸也跟此事有关,所以我们迫不得已将大家转移出来,一切都会在24小时候见分晓的。请大家稍安勿躁,在这里进行短暂的等待,稍后还会有人将水、物资运输出来……社团联合会宣。”

  那块解释语下方,还有人画了个爱心和笑脸。

  居民们愣了半晌。

  这里没有想象中的黑市商人来购买他们,也没有社团成员拿着武器继续威逼他们,只有一望无际的荒野。

  四扇门,四条滑梯,源源不断的将居民们输送出来,没有停歇过。

  密钥之门这边的家人,接到他们之后就没再管过,人手太少了。

  ……这跟他们想象的画面,完全不同!

  有居民想逃跑,但他们这时候想起近段时间与社团联合会的相处过程,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这就是信任基础。

  这就是家长会付出后得到的回报。

  小霞还不识字,她的父母将牌子上的话念给她听,小女孩一下就哭出来了,想要回去找叔叔。

  父母安慰道:“没事的,咱们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跟叔叔说对不起,好不好?”

  小霞用力的点点头:“好。”

  下三区里,有家人看着外面的街面,忽然呐喊:“鼠潮出来了!”

  他们眼前,那密密麻麻的老鼠正从下三区以外的街道下水井爬出来,它们拱开井盖,如潮水般向外喷涌。

  ……

  五千五百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

  s..book314382542253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