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75、接管指挥权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16 16:53: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午夜,庆尘睁开眼睛。

  他身边,是放着成筐的长生天果实。

  小七等人则含着紫兰星叶片,正盘坐在他身旁修行,牢牢的将他守护在当中。

  “院长你醒来啦!”

  庆尘朝着话音传来的地方看去,赫然看到小羽正蹲在地上玩泥巴,而zard正在旁边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小七等人睁开眼睛,庆尘说道:“你们继续修行。”

  小七又闭上眼睛。

  “你们怎么大半夜的还在这里,你还把小羽接过来了?”庆尘问zard,他也不知道那玩泥巴的水是哪来的。

  小羽天真无邪的笑着说道:“院长哥哥,zard哥哥说你白天的时候透支了太多精力,所以这个时候必须守在你旁边才行,岛上还有很危险的坏人呢。”

  庆尘愣了一下,他看向zard:“坏人是指禁忌森林里的生物,还是指……何今秋?”

  zard乐呵呵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坏人,就是这么跟小羽说,方便他能听懂。”

  “你在防备谁?”庆尘笑着问道:“战争要塞里有小七他们守着我,寻常人可杀不进来。”

  “我在防何今秋。你都这个身份了,敢杀你的肯定也不是寻常人,小七他们现在还太弱啦!”zard挠了挠头说道。

  小七等人嘴角抽搐了一下,不过zard这样旳高手说他们太弱,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只能当做没有听见就行。

  庆尘问道:“你为何觉得何今秋有危险?”

  zard:“昨晚你们在为时间行者寻找生路,但他明明在岛上,却没有站出来说帮忙。之前战场上也是的,郑老板帮我们战斗到最后,但何今秋很早就离开了。我不喜欢他。”

  庆尘知道,zard只是思维比较跳脱,但不是傻。

  那跳脱的思维背后,有着自己的逻辑与行为准则。

  而现在,zard简直就是人间清醒啊。

  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昨天庆尘为了复刻10号城市以及规划99条线路,耗费了大量的精神,这两件事情都是他规划的时候看起来很轻松,但实际上要整理归纳的信息太多了。

  而zard似乎也知道他透支精神,于是干脆带着小羽半夜住在了这里守着他,以免被人暗算。

  毕竟庆尘现在掌握的力量已经初具雏形,不管是农务学院里的植物,还是他麾下的组织,都已经极其惊人。

  如何防备恶意都不算过分。

  庆尘在午夜的农务学院里轻声说道:“谢谢了。”

  “没事,你承认我是最可爱的灵魂就行,”zard乐呵呵笑道。

  庆尘疑惑:“你跟叮咚都无法交流,他是怎么称赞你的?”

  “表情!”zard自信说道:“我能从表情看出他的意思。”

  庆尘重新躺回了椅子上:“走近科学这节目早晚有一期是拍你的……”

  zard有些惊喜:“真的吗?”

  “对了,大羽下一次什么时候出来?”庆尘问道:“你可要好好劝他,不要在荒野聚居地里搞什么破坏。”

  “上一次大羽也是透支了精神,我估计不等个十多天,他是很难再出来了,”zard说道。

  庆尘疑惑:“他们三个共用一具身体,难道没有共用精神意志吗?”

  “没有,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zard说道:“小羽最弱。”

  “谁最强?”

  zard沉默了片刻:“中羽最强。”

  “明白了,难怪大羽说如果有一天被逼急了就放他出来,拉全世界一起下地狱,”庆尘说道:“你们回去休息吧。”

  严格来讲,精神病患者的精神意志大概率比正常人强悍。

  而小羽很弱,那就意味着中羽格外强。

  至于大羽,那本就是里世界的正常人,天赋虽然好点,但还比不上精神病。

  zard问道:“老板你不再睡会儿了?”

  其实庆尘才睡了短短四个小时。

  他回到农务学院之后虽然躺在椅子上,却一直在思考一件事情:如果他是神代千赤,既然做出了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那该如何将利益最大化。

  又或者说,神代千赤为何敢做出这种事情?!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恶心的思考方向。

  因为庆尘想要先侦破对方的心思,就得让自己的思维完全腐化,站在神代千赤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才能得到答案。

  庆尘很抗拒这样做,可只有这样,他才能知道神代千赤到底想做什么。

  庆尘摇摇头:“不睡了,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不做完我没法安心睡觉。”

  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庆尘给郑远东打去电话:“郑校长,让小鹰他们来搬运长生天果实吧,另外,让所有时间行者集合,我要做备用计划了。”

  郑远东:“备用计划?”

  “嗯,”庆尘说道:“我心里不踏实。”

  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继续争分夺秒的思索着什么。

  现在,农务学院已经彻底变成了战争学院,它所做的事情,就是为接下来的里世界战争,做最充足的准备。

  农务学院里哪种植物对下一次穿越的时间行者最有帮助?

  不是提升反应速度的初夏,不是提升抗寒能力的问寒,就是长生天的果实。

  如今长生天的每日产量在七百多颗,哪怕中间再移植两次,平均到4811名时间行者身上,也不过每人一两颗。

  就是这30斤-60斤的力量增长,也许便能让一个人在混乱的灾难里活下来。

  但问题就在于,4811名时间行者里还有1358名12岁以下的小孩子,他们单吃一两颗是绝对不够的,起码没法让他们在乱世里自保。

  那些小孩子,是庆尘最大的心病。

  没过一会儿,小鹰过来敲门,他们将几筐长生天果实搬运到宿舍区外的广场上。

  小七站在所有人面前说道:“为了提高大家的生存几率,学院决定给大家发放长生天的果实,都别急,按照种植计划,我们能保证在这次穿越前给每人配发一颗。”

  时间行者们面面相觑,竟然还有这种好事?

  可是,当大家想到,只有特别危险的情况,学院才会这么做吧?

  然而下一秒,小七继续说道:“不过,这长生天也不是免费给的哈,只能算是提前预支。来,大家把学院app打开,点开首页就能看到一个长生天贷款计划。每一枚长生天呢都是100积分,大家可以办理分期还积分的业务,年化利息非常划算,只有3.57%,可以分3期、6期、12期。也就是说,现在手里没有积分也没关系,大家可以先吃了再给钱。”

  此话一出,广场上所有人面面相觑。

  什么鬼东西,学院里怎么还整上分期贷款业务了……

  一枚长生天也能分期的吗?

  大家惊疑不定的时候,小七还在旁边吆喝着:“你的积分并不是消费了,它们只是换一种形式陪伴在你身边,那力量是实打实长在你身体里的。而且,早吃早享受啊,大家赶紧办理分期贷款手续,办完了举手,我去给大家发长生天。今天的份额有限,先到先得。”

  时间行者们哭笑不得,这怎么还搞起销售话术来了。

  路远看着这一幕,对身旁的郑老板吐槽道:“这还得是白昼才能干出的事情啊,把消费陷阱都给整到学院来了,我属实是没想到……不过我能理解他们也是好心,让庆尘那种以前抠门的选手,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长生天来估计也很心疼吧,他们明天还要登岛132人,那些人可都还没吃长生天呢。”

  一年3.57%的利息,也就是欠一年也才3.57积分,根本没多少,随便什么任务都能跑回来了。

  换句话说,庆尘等于是暂时把家长会的配额,让给了学院,只为了让眼前的时间行者们多存活下来几個。

  所以路远吐槽归吐槽,但他很清楚庆尘做出了怎样的选择。

  时间行者们也都领情,他们很清楚这时候能占一枚长生天的配额,意味着什么。

  郑远东说道:“他这一次,甚至没有给那些绝壁挑战者特权,而是一视同仁……庆尘真的有些不同了。”

  他思索片刻,找到小七低声说了些什么。

  紧接着,小七对胡靖一和陈灼蕖说道:“你们在10号城市的合计22人,郑院长那边特许给你们多一颗长生天名额,免息,后续完成挑战可以从里面扣除。”

  陈灼蕖明白了,这是农务学院对挑战成功者的优待,虽然说他们也得花费积分,但问题是现在长生天一人一颗都未必够分,能给他们挤出来第二颗已经很不错了。

  要放平时,多分一颗可能不算什么。眼下大难临头,能多分一颗就能增加几分保命的机会。

  她知道,学院这是希望他们都活下去。

  农务学院做出了让步,学院自然也要对农务学院青睐的学生进行特殊照顾。

  然而陈灼蕖摇摇头,她看着夜色中那些仓皇的小孩,那些小学都还没毕业的孩子。

  她忽然说道:“我虽然喜欢钱,喜欢财物,喜欢抢,喜欢卷,但我只拿我应得的东西。谢谢院长和校长的好意,还是把这些优先权给孩子们吧。不过,距离穿越还有五天多的时间,够我完成好几项挑战了,属于我的奖励,一颗都不能少。”

  说完她便转身来到巨大的城市沙盘前,继续记忆着属于自己的撤离路线。

  小七看着那个飒飒的背影。

  旁边胡靖一等人也说道:“先把长生天给小孩子们吧,我们有我们获得长生天的方式。”

  也就是这一刻,4811名时间行者的人群中,有人站起身来:“我已经是基因战士了,把我的配额让给小孩子吧。”

  又有人站起来:“我也是基因战士,把我的也让给小孩子吧。”

  那些小孩子是学院里跑积分的弱者,很多项目跟他们都没什么关系,也跑不赢别人。

  一旦真的爆发灾难,1358名小孩子,力量、耐力最多是成年人的三分之一,他们能活下来十分之一就不错了。

  有小孩子眼眶红红的:“谢谢学长学姐!”

  广场上有人笑着说道:“谢什么,我们总不至于跟小孩子抢东西吧。院长,优先给小孩子分够两颗吧,剩下的让初中时间行者再优先获得。反正我们最近也一直在学院里锻炼,体能都不差的。”

  此时,当面对灾难,大家才知道学院鼓励他们运动是多么的重要。

  “举手投票吧,同意把长生天优先让给这些学弟、学妹的举手!”

  哗啦啦,广场上的时间行者,竟把手举起了一片云。

  郑远东无声的看着这一幕。

  或许,这才是他建立时间行者学院的意义。

  此时此刻,庆尘也来到那座巨大的沙盘模型面前,他没有去管长生天的分配,而是平静说道:“所有队长和副队长出列,今天晚上,我要给你们规划第二条线路。”

  “第二条线路?”小鹰疑惑道:“干什么用的?昨天晚上那条线路要作废吗?”

  “不作废,第二条只是备用,”庆尘说着便点了陈灼蕖出来:“当你们如果发现自己无法顺利从南方边境出入闸口撤离时,我需要你们立刻沿着中州大道一直向东前进,到下三区之后立刻寻找社团联合会,那里会有人接应你们……我要你们完全听从他们的指挥,在他们的安排下隐蔽,甚至协助他们战斗。”

  这下时间行者们忽然慌乱了一下。

  先前大家以为只要记住路线,那么趁着事情还没有变的更糟糕之前,就完全有机会离开10号城市。

  毕竟,回归之前的10号城市都还是正常的啊,4811名时间行者也不过死亡16名而已,这个死亡率说明真正的威胁远还没有靠近。

  可现在看来,好像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庆尘所担忧的危机感,让他们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们很有可能走不掉!

  “院长……”一位女生胆怯的问道:“我们走不掉吗?”

  “我不知道,我只是做好最坏的打算,有些事情我还没法确认,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庆尘说道。

  郑远东在一旁沉默了两秒忽然说道:“我明白你在想什么了。这场灾难既然是神代千赤这位半神精心谋划,既然他手里很有可能拿着禁忌物ace-22蚁后,那么对他来说这场灾难最大的收益就是让所有居民死在城市里,供养鼠潮。”

  庆尘愕然的看了郑老板一眼,整座时间行者学院,唯有这位郑老板依然能跟上自己的思维跨度。

  没错,这就是庆尘用六个小时思考的结果。

  他给自己设置了一个问题,然后得出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答案:如果他是神代千赤,就一定会想办法让全城居民死在城市里。

  对方选好了拳王决赛、青禾校招的时机,这本身就是10号城市人数最大的时候。

  为什么这么做?

  神代千赤、未被收容的半神躯体、禁忌物ace-22蚁后,当这些零星的线索串联起来时,庆尘已经想明白了。

  先说神代千赤这位老谋深算的半神。

  这个过程里,只有禁忌物ace-039三界外,能帮助神代千赤躲过禁忌裁判所的判定,不然尸体早就被禁忌裁判所收容了。

  这也说明,神代千赤蓄谋已久。

  这位半神寿元将尽,急需神经元接驳夺舍来续命,但他还是去参加了那场极其危险的世纪之战。

  一个已经通过夺舍存活了两个世纪的苟活之人,怎么会突然莽了一波然后突然暴毙呢?

  这不合情,也不合理。

  所以庆尘猜想,神代千赤一定还活着!

  庆尘推测:对方在参战之前就选好了夺舍的对象,并开始计划利用自己的尸体做文章。

  对方假死金蝉脱壳后,再用自己的尸体来供养鼠潮,这就是对方真正的计划。

  然后,庆尘既然断定了神代千赤没有死,那就再来思考神代千赤的处境:如果对方已经夺舍成功,那么现在一定是他最弱的时候。

  神代千赤本身就与神代家主不合,他在夺舍后降级,就必须用极端手段来保护自己。

  不然一旦被神代家主找到机会,他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那么,神代千赤用来保护自己的手段,肯定不是赶紧修行,毕竟他就算再努力,想要重回半神都需要漫长的时间。

  神代千赤等不了那么久,神代家主也不会等那么久才发现端倪。

  神代千赤的时间非常紧迫。

  所以,造一个世界上最庞大的鼠潮,再用禁忌物ace-022蚁后来控制,足以让他重新屹立不倒。

  那是足以毁灭一座城市的鼠潮,是比半神还要恐怖的力量。

  禁忌物ace-22蚁后,此禁忌物可以让所有群居类的生物,都把宿主当成是群族的主人,包括而不限于老鼠,狮子,鬣狗,蚂蚁,蜜蜂,白蚁等等。

  使用方法未知。

  现在的鼠潮,完全符合这个禁忌物的规则。

  一旦鼠潮形成,且受到神代千赤控制,那么这场恐怖的灾难将不仅仅是10号城市的灾难,还会演变成全人类的灾难。

  到时候再想杀神代千赤,恐怕就很难了。

  再加上神代财团勾结西海岸境外势力,试图制造混乱来颠覆联邦格局。

  计划推进到这里时,神代千赤的所有计划就完成了一个闭环。

  而鼠潮则是神代千赤重新掌握资本与底牌的最重要一环。

  这样一个老谋深算的人,怎么可能允许10号城市的居民在他计划成功之前逃离?所以神代千赤一定有后手在等着。

  这就是庆尘为什么要多做一个备用线路的原因,他怕时间行者们逃不出去!他怕整座城市的居民都逃不出去!

  要知道,10号城市被高耸的围墙阻拦着,围墙之上还有金属风暴,想要进出就必须依靠边境出入闸口,他怀疑那里已经被神代千赤安排了人手。

  一旦无法从边境出入闸口撤离,那么所有人就必须向下三区逃亡,依靠家长会的力量组织防线,然后等待李氏、庆氏集团军的支援到来。

  本来庆尘以为,对方可能会选择在拳王决赛的时候开始,用那场馆里的10万人来供养鼠潮。

  这个猜想已经足够大胆了。

  但现在庆尘认为,那座场馆也不过只是开始,神代千赤的目标是整座城市……

  如果真是这样,那神代千赤只要察觉有人开始尝试逃离,就一定会采取更极端的措施。

  庆尘叹息,又是个死局。

  不是他不够聪明,而是对方谋划了太久,从世纪之战开始之前,这个计划就开始悄然进行了。

  庆尘仓促应战,只能是被动的做出选择。

  他看向郑远东:“昆仑现在身处10号城市的有多少人,郑老板你在那里吗?”

  郑远东叹息:“昆仑在10号城市还有六百多人,但是我不在。”

  他正和路远在北方城市带着家人们开疆拓土,准备拿下20号城市的下三区。

  庆尘说道:“我要接管这六百多人的指挥权。”

  这句话突然撕裂了人们的情绪,连那些吵杂的时间行者都停下讨论。

  路远下意识的去看郑远东,庆尘要夺权?

  然而郑远东并不在意,他只是反问庆尘道:“你考虑好了吗,这时候接管指挥权的人才最痛苦。你要做的选择,可能并不会被人理解。”

  庆尘点点头:“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郑远东回头招来一位年轻人:“碘伏,你过来,接下来你的一切行动听庆尘指挥。”

  那个代号碘伏的年轻人郑重点头:“我明白,全力配合。”

  结果,庆尘刚接手指挥权便冷静说道:“我需要所有10号城市的昆仑成员,第一时间往发电厂赶去,保护好那里,也一定会有人去破坏那里……哪怕是用生命。如果我们穿越之后,我还来得及指挥庆氏密谍司,那么会有人去增援你们。但如果穿越之后通讯被人立刻断绝,你们就会孤立无援。但你们就算是死,也得死在发电厂里。”

  所有人惊愕莫名,碘伏一时间无法回答。

  倪二狗听到庆尘所说的话顿时一惊,他没想到庆尘接管指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让昆仑成员去送死。

  他怔怔问道:“为何不让你的家长会去?”

  庆尘看了他一眼:“在第一个方案里,家长会协助密谍司对整座城市的居民完成撤离。在备用方案里,一旦大家无法离开城市,家长会就必须留守下三区,为所有人守住一片净土,并帮所有想要逃往下三区的人打开鼠潮的缺口。所有人都可以退,但我保证他们不会退。”

  其实倪二狗、路远和郑远东现在都算是了解庆尘的,这一次庆尘绝对没有什么自私的想法,对方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基于“让更多人活下去”的目标。

  家长会留守下三区就能完好无损吗?不能。

  他们负责的接应任务,同样残酷。

  或者更加残酷。

  就像郑远东所说的那样,这场灾难注定会有牺牲,而那个指挥别人去前仆后继牺牲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指挥者要用最清醒的头脑,做出最正确的决定,然后开始忍受漫长的指责与自责。

  倪二狗叹息一声说道:“对不起,是我误会了,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再质疑你的决定。”

  “没关系,你的质疑都是合理的,我接了这个指挥权自然做好了被质疑的心理准备,”庆尘回应道,他看向碘伏,冷声说道:“有没有问题?”

  碘伏站直了身子:“没有问题!”

  那座城市不能熄灭。

  一旦灯火熄灭,城市陷入黑暗,那座偌大的城市就会成为鼠潮的游乐场。

  郑远东看着城市沙盘前的那个少年,对方已经开始渐渐成长为参天大树了,就像是002号禁忌之地里那颗为生灵遮风避雨的世界树一样。

  ……

  6500字章节,晚上11点前还有一章,求订阅,求月票

  s..book314382541177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