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术 674、小院长

小说:夜的命名术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更新时间:2022-03-15 22:57: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宿舍区被封锁了,非10号城市的时间行者,暂时不能随意出来走动。

  而宿舍区门前的广场上,4811名时间行者惶惶不安的站着。

  虽然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回归后那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为所有人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他们看见郑校长面色沉重,而郑校长身旁的那位少年……咦,那不是白昼的老板庆尘吗?!

  在此之前,绝大部分人都在等着庆尘出现,想看看这位传奇时间行者长什么样子,可是谁也没见过庆尘。

  大家都还以为这位白昼之主不屑于来时间行者学院呢。

  庆尘的出现,甚至分散了一部分女生的紧张情绪,她们窃窃私语着,讨论着与庆尘有关的事情。

  然而郑远东没时间让他们消化情绪了,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击穿这些时间行者的情绪,让他们产生恐惧。

  只有恐惧,才能激起时间行者们的求生欲,才能让他们知道,学院如今所做旳一切不是演习、不是玩笑。

  郑远东缓缓说道:“各位时间行者,你们所在的10号城市,现在正处于极其危险的状态。目前我们怀疑有人在10号城市的下水系统里,放置了一具半神尸体对整座城市造成生物污染,导致老鼠大规模变异、繁殖。”

  “回归时你们也听见尖叫声了,那是因为已经有16名时间行者在城市里遭遇老鼠攻击,并且死亡。上次回归的时候他们还活蹦乱跳的跟你们一起跑分,这次回归却已经变成了一具枯骨。”

  说着,倪二狗和路远他们,竟然抬着十六具白骨来到所有时间行者面前,瞬间将蒙在上面的白布掀开。

  时间行者们惊吓的纷纷后退,然而这就是郑远东要的结果。

  如果是其他事情,他还可以等面前的孩子们慢慢成长,但现在没有机会了,如果这些孩子不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恐怕就没有机会成长了。

  这时,人群中的陈灼蕖忽然问道:“郑校长,我们应该做什么?”

  当这句话一出,很多昆仑成员愕然发现,即便是面对眼前的白骨,这位卷王依然保持着冷静与理智。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她应该做什么。

  郑远东用沉重的语气说道:“我现在要求你们在学院的安排下,结成互助小组,学院会根据你们平时表现情况来拟定队长。我要求你们下次穿越后,务必听从小组队长的指挥,在第一时间用所有金钱去购买物资,然后向城市南方的边境出入闸口移动,离开10号城市。”

  郑远东:“不要去城市的阴暗角落,不要去人少的地方,这将是你们保命的第一原则。”

  虽然昆仑和白昼都决定将这件事情告知其他财团,但现在是回归时间,他们要尽可能详细的先把时间行者安排妥当。

  而这个队长来指定谁,毫无疑问肯定是积分最高的那个。

  学院的积分系统是全面的、综合的评价体系,一个能获得最高积分的时间行者,必然要比其他人更加优秀、强大。

  4811人,将被学院分成96支队伍,每队50人左右,他们将分别去采购物资,然后离开城市。

  学院开始划区域来给时间行者们分配队伍。

  然而庆尘却忽然说道:“等一下,队伍由我来分配,逃离路线也由我来指定,采购物资地点也由我来指定。”

  时间行者们和昆仑成员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庆尘竟然会在此时站出来。

  路远挠了挠头好奇道:“我们做的有什么问题吗?”

  庆尘摇摇头:“没有问题,从开始封锁现场到现在,学院做的无可挑剔。只是我能做的更好,让我来吧。”

  如果是平时,庆尘可能会选择藏拙,可能会谦虚一下,但人命关天的事情容不得他矫情。

  庆尘说道:“你们先等我一下。”

  说着,他回到战争要塞里并喊来了小彤雲与神宫寺真纪。

  他蹲在地上说道:“真纪,还是我来画,你在宿舍区门前的广场上具现一个沙盘模型出来。”

  说完,他趴在巨大的纸张上,根据自己在庆氏密谍司那里看到过的10号城市卫星地图,一模一样的复刻在纸上。

  宿舍区外的广场上,时间行者们、昆仑成员们,眼瞅着一座巨大的10号城市的沙盘模型慢慢出现在他们面前。

  沙盘模型是竖起的,如一块黑板似的方便所有人抬头观看。

  一座座高楼在他们面前拔地而起,第一区、第二区、第三区……

  有时间行者说道:“等等,第二区连街道上的树都一模一样,我记得那排树,确实是泡桐。”

  “还有街道上的门面,招牌也都一样。”

  这时候,大家终于意识到,这是真实的3d沙盘,所谓真实便是没有虚构的成分,一切都可以做为现实中的参考与指导。

  时间行者们豁然看向那座神秘的战争要塞。

  当10号城市以像素级被复刻出来的时候,他们仿佛正在经历着一场城市的兴衰变迁。

  “这是要干什么?”有时间行者疑惑道。

  下一刻,庆尘从战争学院里走了出来,神情里有些许疲惫。

  他拿着一支激光笔,在地图上画出一片区域来:“住在这片区域的时间行者出列。”

  四十多名时间行者缓缓走去,大家面面相觑着。

  庆尘头也不回的说道:“路远,你给他们指定队长,然后所有人都过来看,我要求你们从各自家中出来后,立刻到光电街的这家便利店门口集合,由队长统计各自身上的钱财,在便利店里采购水、蛋白棒、合成肉食罐头、糖、打火机。能买多少就买多少。”

  庆尘移动着激光笔在城市里画出一条路线来:“你们从光电街出来之后,一直顺着紫云路南下,你们那里很好打出租车,所有人分批打车然后前往边境出入闸口,记住告诉司机不要走七星街,因为那里虽然最近,但是夜里8点以后到凌晨2点都会十分拥堵。”

  说着,庆尘面无表情的看向身后时间行者:“有记住的吗?”

  时间行者愣了半晌,面面相觑:“您刚才说的虽然不快,但有点复杂。”

  这时,一位十七八岁的时间行者站出来:“您好……您……”

  时间行者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庆尘,叫庆尘同学?叫不出口,人家明显跟自己不是一个档次了。

  干脆不要脸一点直接叫老板?好像有点唐突。

  庆尘看着他说道:“可以称呼我为院长,农务学院的院长。”

  鲸岛的午夜里,时间行者先是一愣,然后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在此之前,很多时间行者在学院app里寻找农务学院院长的信息,尤其是在大家知道那些神奇商品是从农务学院流出来的以后。

  但是,不管他们如何搜索,农学学院的院长身份已然是个迷。

  庆尘、农务学院院长,并称为时间行者学院内的两大神秘人物。

  可大家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两个神秘人物就是同一个人。

  太奇怪了,一个才刚刚17岁的少年,却做了一院之长!这真的是他们的同龄人吗?

  庆尘打断了时间行者们的思路:“你有什么事情?”

  刚刚那位出列的时间行者弱弱的说道:“院长……我能记住你刚刚画的路线,我知道该怎么走。”

  庆尘点点头:“很好,你做副队长,协助队长进行撤离工作。”

  在庆尘的配置里,一个组织协调能力、思维能力最强的人当队长,一個熟悉线路的当副队长。

  他挥挥手示意对方退回队伍,并用激光笔在沙盘上又画了一块区域:“这片区域的时间行者出列。我要求你们在芳草街的药店集合,用你们的所有积蓄购买户外应急用品,然后穿过凯旋西路……记住,不要走九都大道,那里很堵,而且我怀疑那里也是鼠潮的重灾区。能记住线路的,出列。”

  这时,陈灼蕖站了出来:“院长,我能记住。”

  “还有吗?”庆尘平静的问道:“还有能记住的出列。”

  另一名学生出列:“院长,我能记住。”

  “很好,你当副队长,”庆尘看向陈灼蕖:“你本身就是队长,队员的身家性命不能全押在你一个人身上,你死了,副队长还可以带着大家继续前进。副队长死了,起码大家还有你这个主心骨。”

  众人心中一凛,这位年轻的小院长,依然将情况往最坏的方向考虑了。

  陈灼蕖原本听到庆尘要再找一个认路的人时,还以为庆尘是不信任她,结果听到庆尘的安排便立马服了:“我明白了,院长。”

  庆尘点点头,继续分配下一组。

  路远站在沙盘旁边皱眉看着,说实话他想象不到庆尘到底拥有着怎样的脑子,竟然能将10号城市的所有路况信息、线路全都了然于胸。

  一开始他还有些不服气对方接管安排时间行者的任务,但现在他也服了。

  而且,路远也发现了自己先前的错误,他之前光看凭感觉来分配小组区域,可是当沙盘出现时,他才发现自己有多么愚蠢。

  要知道里世界城市是立体的,有些大厦的88层,甚至是其他大厦的1层,同一个地理区域的学生,可能得坐浮空飞车才能快速与其他人汇合,不然就得绕很远的路。

  而庆尘分配时,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路远明白,庆尘也是因为意识到这个问题,才打断他的。

  他回忆起穿越事件之初,自己跟踪着那个背影走过一个又一个路口,而对方还只是一个普通学生,却能轻松摆脱他们的交叉跟踪,连红绿灯都好像在帮助对方一样。

  其实,感受这种计算能力最深刻的不是路远,也不是这群时间行者,而是神代云合,他很清楚与庆尘在城市里战斗时,那种仿佛与世界、命运为敌的感觉。

  不过,也不是路远愚蠢,正常人面对庞大的里世界都市,都会犯这种错误。

  此时,所有时间行者就在宿舍区外的广场上,等待着庆尘一组又一组的分配着小组与副队长,并告诫副队长要在剩下的六天时间里,每天都必须带着队长来温习三遍路线,必须铭记于心,因为线路就意味着生命。

  从午夜到天亮,从早晨到中午。

  足足12个小时,庆尘才给99个小组安排好了所有线路。

  时间行者们被分配好小组以后,就可以回宿舍休息了,但庆尘却硬生生在这里站了12个小时。

  所有人都能看见庆尘眼中深深的疲惫。

  但他一分钟都没有休息过,一分钟都没停过。

  而且大家忽然发现,从昨天夜里到今天中午,虽然庆尘已经开始出现疲惫的神色,可头脑却始终清晰。

  4811个时间行者,他们对自己所居住的区域是最熟悉的,他们也知道,庆尘没有出错过一次。

  早些时候,还会有时间行者不太服气,大家在网络上看到白昼之主的相关信息时,很多人都会说他不过是运气好,恰好在大佬身边,也有人说他是被大佬帮扶才能有如今的成就。

  但只有亲身经历过的时间行者,才会意识到那是一个怎样恐怖的头脑。

  连陈灼蕖这样的卷王在旁观了庆尘四个小时候后,也第一次产生某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她不断尝试着将庆尘说的每条线路、注意事项都记下来,看看自己能跟着庆尘的思维走多久。

  结果,到了第四个小时的时候,她就完全跟不上了,脑子也因为记忆了大量信息而开始变的混沌。

  她只能叹服,并庆幸自己未来要跟随的老板,是一个比自己还强的卷王!

  这谁能卷得过?

  陈灼蕖在凌晨四点半的时候离开了,胡靖一问她去哪里,她说要去继续挑战绝壁。

  旁边的时间行者有些诧异,她这时候竟然还有心思大半夜去挑战绝壁……

  陈灼蕖则若无其事的看着其他人:“不然呢?坐在这里等死吗?所有分配完小组的挑战者都别站在这里傻愣着了,都跟我走。没分配完的,等院长分配小组之后也到绝壁那边集合。”

  也不知道为什么陈灼蕖现在就像是那群挑战者的领袖,没人站出来反驳她的话语。

  郑远东到凌晨两点的时候就走了,当时倪二狗还问他不需要在这里主持局面吗,郑远东的回答是:庆尘在这里就够了。

  这便是郑老板对庆老板的信任,他发现庆尘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帮时间行者们活下去,说实话,这件事情彻底改变了他对庆尘的看法。

  今天晚上庆尘就像在大厦将倾时,忽然站出来想要力挽狂澜的人一样,将一个个不太服气的人变的心悦诚服。

  唯独小七这些家人,则是从始至终的向庆尘投去钦佩的目光,这就是他们的家长啊!

  中午,一切分工结束。

  一个个小组的队长、副队长站在沙盘前面,记录着各自的路线,连带着队员也有不少自发过来记录,万一队长和副队长都死了,他们也能顶上。

  庆尘慢慢走向战争学院,回到了自己的躺椅上入睡。

  孙楚辞等人默默的看着,他们知道庆尘做了什么,并由衷钦佩。

  神代空音面对着大家将食指竖在嘴唇上,示意大家干活的声音小一点,千万别吵到庆尘睡觉。

  她看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但只是静静的看着,什么也没做。

  这时,闭着眼的庆尘说道:“开始移植第三批长生天果实,记得全部留下来,我要提前分配给10号城市的时间行者。孙楚辞,你去告诉路远,我提前发出去的长生天果实都算是赊账,等那些时间行者活下来了,记得做任务拿积分给我补上。”

  农务学院里的时间行者们都哭笑不得,都什么时候了,老板还是那副地主老财的模样啊。

  不过,他们意识到庆尘的工作还没结束,这位老板还在不停的计划着。

  ……

  今日两更一万字,求月票